2020-05-23 14:11:53

接着,神父又将同样的话,问道白芷兰,此时白芷兰,正强忍着那份感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白芷兰还是没能忍住,眼泪缓缓流下来,声音颤抖着说道:“我愿意。”

神父满意的点点头,说道:“接下来,两位新人可以开始交换信物了。”

白芷兰愣了一下,身上并没有准备戒指,只见陆玄策从怀里,慢慢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静静的放着两个戒指。

白芷兰惊喜的看向他,原来,刚才陆玄策离开的时间,是去买这个了。

陆玄策将这戒指稳稳的放在白芷兰手上,很合适,这么多年过去了,陆玄策还是清楚的记得白芷兰的指围。

白芷兰面色微红,五年前未曾做完的仪式,完成了,这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

“好,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前面的五年,是我对不起你,从现在开始,我需要你放下之前的所有一切,做我的妻子,瑶瑶的母亲,咱们一起迎接新的生活。”

白芷兰的眼泪不受控留了下来,如洪水决堤,下面的信徒,都被这一幕完全感动,个别人还热泪盈眶起来。

陆玄策缓缓抱住白芷兰,这一刻,这个女子将五年收到的所有委屈,完完全全的发泄了出来,这五年之中,被人误解,一切偏见,白芷兰都只能默默承受,她没有诉说的对象,只能埋在心底。

五年之后,她心心念念的男人回来了,虽然变了许多,但还是依旧让她的眼睛发光。

陆玄策一言不发,默默感受着怀中女子的悲伤,两人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陆玄策早就已经认定了白芷兰的身份。

陆玄策摸了摸白芷兰的头发。

“没事了,我在这呢,还有这么多人等着咱们呢,多不好意思。”

陆玄策的声音温柔,白芷兰有些错觉,好像回到了五年之前。

拭干脸上的泪水,两人热烈的拥吻了起来,下面的人一阵欢呼,他们并不知道两人的身份,只是发自内心的对两人真诚的祝愿。

神父也满意的点点头,伴随着周围人的欢呼,两人完成了仪式。

仪式结束之后,两人回到了车上,白芷兰依旧没有从刚才的激动中平复过来。

“没想到你现在还会准备突然袭击了,今天早上我还以为出什么事情了”

“本来是想给你个惊喜,但是暗示有点太明显,只能硬着头皮上了。”陆玄策微笑着,对白芷兰说道。

这个想法,在他刚回到青州,看到白芷兰的第一面,这个想法就开始在脑海中酝酿起来,要不是九难突然得到了春菊图的下落,昨天下午两人就来教堂了。

“我先换下衣服,这个装扮根本没有办法出门的。”

白芷兰对陆玄策说这,转身来到后排,开始换起了衣服,就这个时间,迎面突然走来一个彪形大汉。

这个人的动作十分缓慢,但是气势很足,而且眼神狠戾,刚出现在陆玄策视野当中的时候,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陆玄策,陆玄策感觉有点奇怪,多年的军旅生涯,让他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有着非常高的预知力。

“芷兰,你先留在车上,我下车去看看。”

还没当白芷兰反应过来,陆玄策已经打开了车门,走下了车。

那名男子,已经站在了距离陆玄策两人很近的位置,脸上的神色依旧还是那么狠厉。

“你是谁?”

陆玄策看着面前这个男子,语气变得有些冰冷,显然,这个男子并不是来祝愿两人的顺利完婚。

“这你不用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我是来杀你的就行了。”

话音未落,那名男子挥出一拳,直击陆玄策的门面。

这名男子,是赵无极父亲的贴身护卫,名为赵预,自小被赵家收养,跟赵无极感情亲如手足,知道那天陆玄策不仅动手打了他,还让他自杀谢罪,赵预决定,将这个男人直接杀死。

先发制人,这个男子很聪明。

就在那威势极为惊人的一拳,即将打到陆玄策脸上的时候,却被陆玄策轻松的截了下来。

赵预没有想到,自己包含愤怒的一拳竟然直接被接了下来,但是同为武道高手,他的反应也是十分迅速,当下调整身体,直接对着陆玄策的胸口又是一顶。

可是,除了躲闪之间,两人拉开了距离之外,赵预的攻击手段根本未曾奏效。

落在地上的赵预,眼神一凌,面前这个身穿正装的男子,确实很有实力。

“但是,你敢欺负我弟弟,你真是活到头了!”

赵预愤怒的大喊,直接冲着陆玄策又是一拳。

陆玄策则摇了摇头,面前这个人他已经知道是谁派来的了,赵预的水平大概有个七品上的实力,外界看来倒是很有希望,但是现在面对陆玄策这个宗师,还是不够看。

陆玄策负手而立,面对赵预打来的一拳不为所动,拳头切身之时,陆玄策手腕极速抖动,直接撞在赵预的小臂处。

清脆一声,赵预的小臂直接断裂。

赵预咬紧牙关,训练的时候并没少接触这种伤痛,他能忍受,但是面前这个男子竟然这么轻易就打断了他的手臂,让他更加愤怒。

不经思索,赵预再次冲上前,打算打陆玄策一个措手不及。

陆玄策倒是没想到,他竟然能够忍受,神色一滞,赵预以为陆玄策有些慌乱,跳起来直接打击陆玄策的太阳穴处,打算一击毙命。

陆玄策同样起身,一脚踹在赵预胸口处,赵预像断线的风筝直接飞了出去。

赵预的功夫跟底子都不错,但是他的常年跟在赵无极父亲身边,脾气性格都有些被影响,所以才会败得这么惨烈。

陆玄策擦擦手,走到濒临昏迷,嘴角带着血液的赵预身边。

“回去告诉赵无极的父亲,接下来还剩五天,就那天之事,赵无极必死无疑,你就留在这吧,教堂会有人发现你的。”

说罢,转身便离开了这里。

赵预意识混沌之时,听见了陆玄策的话语,想挣扎着起身,但是浑身力竭,昏迷了过去。

赵家书房中,赵无极的父亲赵泰正在神色阴晴不定的,等待着赵预的行动,突然出现的废物小子,竟然敢口口声声说,让自己的儿子自杀谢罪,根本就是没将赵家放在眼中!

赵泰实在忍无可忍,只能先行让赵预去教训这个混蛋小子,以洗赵家之威名!

这会功夫,赵预应该找到了陆玄策。

就在这时,赵泰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赵泰拿起电话,看到是赵预打来的,心中不由得一喜,心想肯定是有好消息了,赶紧按下了接听键。

“预儿,怎样,那个陆玄策是不是被你搞定了?”

赵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边一个女声给打断了。

“病人家属是吗,病人现在正在市医院,马上准备手术,情况有点危机,请您赶快过来。”

那边声音很是嘈杂,是不是传来几声沉闷的声音,很明显,赵预出事了。

赵泰明显还没反应过来,电话中传来几声安慰的话语,以及护士的呼喊,可是赵泰这边根本没有反应,挂断电话的提示音,直接把赵泰带回现实之中。

此时,赵泰双眼发红,喘着粗气,直接将面前实心红木的书桌掀翻在地,只见那桌子腾空转了几圈,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听闻巨响,门外的佣人们纷纷赶往书房,发现了一脸不悦的赵泰,赵无极也听见了父亲房间中发出的声响,来到门前,本想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到赵泰此时的状态,只好保持沉默。

第十六章 迟来的婚礼仪式

接着,神父又将同样的话,问道白芷兰,此时白芷兰,正强忍着那份感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白芷兰还是没能忍住,眼泪缓缓流下来,声音颤抖着说道:“我愿意。”

神父满意的点点头,说道:“接下来,两位新人可以开始交换信物了。”

白芷兰愣了一下,身上并没有准备戒指,只见陆玄策从怀里,慢慢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静静的放着两个戒指。

白芷兰惊喜的看向他,原来,刚才陆玄策离开的时间,是去买这个了。

陆玄策将这戒指稳稳的放在白芷兰手上,很合适,这么多年过去了,陆玄策还是清楚的记得白芷兰的指围。

白芷兰面色微红,五年前未曾做完的仪式,完成了,这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

“好,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前面的五年,是我对不起你,从现在开始,我需要你放下之前的所有一切,做我的妻子,瑶瑶的母亲,咱们一起迎接新的生活。”

白芷兰的眼泪不受控留了下来,如洪水决堤,下面的信徒,都被这一幕完全感动,个别人还热泪盈眶起来。

陆玄策缓缓抱住白芷兰,这一刻,这个女子将五年收到的所有委屈,完完全全的发泄了出来,这五年之中,被人误解,一切偏见,白芷兰都只能默默承受,她没有诉说的对象,只能埋在心底。

五年之后,她心心念念的男人回来了,虽然变了许多,但还是依旧让她的眼睛发光。

陆玄策一言不发,默默感受着怀中女子的悲伤,两人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陆玄策早就已经认定了白芷兰的身份。

陆玄策摸了摸白芷兰的头发。

“没事了,我在这呢,还有这么多人等着咱们呢,多不好意思。”

陆玄策的声音温柔,白芷兰有些错觉,好像回到了五年之前。

拭干脸上的泪水,两人热烈的拥吻了起来,下面的人一阵欢呼,他们并不知道两人的身份,只是发自内心的对两人真诚的祝愿。

神父也满意的点点头,伴随着周围人的欢呼,两人完成了仪式。

仪式结束之后,两人回到了车上,白芷兰依旧没有从刚才的激动中平复过来。

“没想到你现在还会准备突然袭击了,今天早上我还以为出什么事情了”

“本来是想给你个惊喜,但是暗示有点太明显,只能硬着头皮上了。”陆玄策微笑着,对白芷兰说道。

这个想法,在他刚回到青州,看到白芷兰的第一面,这个想法就开始在脑海中酝酿起来,要不是九难突然得到了春菊图的下落,昨天下午两人就来教堂了。

“我先换下衣服,这个装扮根本没有办法出门的。”

白芷兰对陆玄策说这,转身来到后排,开始换起了衣服,就这个时间,迎面突然走来一个彪形大汉。

这个人的动作十分缓慢,但是气势很足,而且眼神狠戾,刚出现在陆玄策视野当中的时候,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陆玄策,陆玄策感觉有点奇怪,多年的军旅生涯,让他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有着非常高的预知力。

“芷兰,你先留在车上,我下车去看看。”

还没当白芷兰反应过来,陆玄策已经打开了车门,走下了车。

那名男子,已经站在了距离陆玄策两人很近的位置,脸上的神色依旧还是那么狠厉。

“你是谁?”

陆玄策看着面前这个男子,语气变得有些冰冷,显然,这个男子并不是来祝愿两人的顺利完婚。

“这你不用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我是来杀你的就行了。”

话音未落,那名男子挥出一拳,直击陆玄策的门面。

这名男子,是赵无极父亲的贴身护卫,名为赵预,自小被赵家收养,跟赵无极感情亲如手足,知道那天陆玄策不仅动手打了他,还让他自杀谢罪,赵预决定,将这个男人直接杀死。

先发制人,这个男子很聪明。

就在那威势极为惊人的一拳,即将打到陆玄策脸上的时候,却被陆玄策轻松的截了下来。

赵预没有想到,自己包含愤怒的一拳竟然直接被接了下来,但是同为武道高手,他的反应也是十分迅速,当下调整身体,直接对着陆玄策的胸口又是一顶。

可是,除了躲闪之间,两人拉开了距离之外,赵预的攻击手段根本未曾奏效。

落在地上的赵预,眼神一凌,面前这个身穿正装的男子,确实很有实力。

“但是,你敢欺负我弟弟,你真是活到头了!”

赵预愤怒的大喊,直接冲着陆玄策又是一拳。

陆玄策则摇了摇头,面前这个人他已经知道是谁派来的了,赵预的水平大概有个七品上的实力,外界看来倒是很有希望,但是现在面对陆玄策这个宗师,还是不够看。

陆玄策负手而立,面对赵预打来的一拳不为所动,拳头切身之时,陆玄策手腕极速抖动,直接撞在赵预的小臂处。

清脆一声,赵预的小臂直接断裂。

赵预咬紧牙关,训练的时候并没少接触这种伤痛,他能忍受,但是面前这个男子竟然这么轻易就打断了他的手臂,让他更加愤怒。

不经思索,赵预再次冲上前,打算打陆玄策一个措手不及。

陆玄策倒是没想到,他竟然能够忍受,神色一滞,赵预以为陆玄策有些慌乱,跳起来直接打击陆玄策的太阳穴处,打算一击毙命。

陆玄策同样起身,一脚踹在赵预胸口处,赵预像断线的风筝直接飞了出去。

赵预的功夫跟底子都不错,但是他的常年跟在赵无极父亲身边,脾气性格都有些被影响,所以才会败得这么惨烈。

陆玄策擦擦手,走到濒临昏迷,嘴角带着血液的赵预身边。

“回去告诉赵无极的父亲,接下来还剩五天,就那天之事,赵无极必死无疑,你就留在这吧,教堂会有人发现你的。”

说罢,转身便离开了这里。

赵预意识混沌之时,听见了陆玄策的话语,想挣扎着起身,但是浑身力竭,昏迷了过去。

赵家书房中,赵无极的父亲赵泰正在神色阴晴不定的,等待着赵预的行动,突然出现的废物小子,竟然敢口口声声说,让自己的儿子自杀谢罪,根本就是没将赵家放在眼中!

赵泰实在忍无可忍,只能先行让赵预去教训这个混蛋小子,以洗赵家之威名!

这会功夫,赵预应该找到了陆玄策。

就在这时,赵泰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赵泰拿起电话,看到是赵预打来的,心中不由得一喜,心想肯定是有好消息了,赶紧按下了接听键。

“预儿,怎样,那个陆玄策是不是被你搞定了?”

赵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边一个女声给打断了。

“病人家属是吗,病人现在正在市医院,马上准备手术,情况有点危机,请您赶快过来。”

那边声音很是嘈杂,是不是传来几声沉闷的声音,很明显,赵预出事了。

赵泰明显还没反应过来,电话中传来几声安慰的话语,以及护士的呼喊,可是赵泰这边根本没有反应,挂断电话的提示音,直接把赵泰带回现实之中。

此时,赵泰双眼发红,喘着粗气,直接将面前实心红木的书桌掀翻在地,只见那桌子腾空转了几圈,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听闻巨响,门外的佣人们纷纷赶往书房,发现了一脸不悦的赵泰,赵无极也听见了父亲房间中发出的声响,来到门前,本想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到赵泰此时的状态,只好保持沉默。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