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3 14:41:48

蒋倩略微诧异,完全没想到周仓居然会伸张正义,对他的印象也从牛皮糖好转到了跟屁虫。

可惜焕哥不知道周仓这是用自己讨好蒋倩,不然指定要呼他一巴掌!

临涣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奔腾了起来,这孙子穿的人模狗样,怎么脑子却和狗比起来也不逞多让呢,不!简直是侮辱了狗狗,这就是头猪!不过涣哥也不屑于跟一头猪哔哔赖赖,继续盯着屏幕时不时的发出大笑,一脸惬意的抿着咖啡。

周仓看见这幕神色阴沉许多,就连声音也低沉了下来:“这位同事,现在是上班时间,你这样违反公司规定不太好吧。”

凛冬集团算的上是东海第一企业,得罪的人已经够多了,并不怕再得罪一个。周仓很巧妙的利用了这点,毕竟你虽是大少不好直接撕破脸,但你要频频违反公司规定,那凛冬也不会怕你。你要被开除了还能在这享受生活么?

可周仓不知道的是,焕哥可是昨晚把总裁都骂哭了!就连董事长都对焕哥毕恭毕敬的,怎么可能会在意被开除?

临涣眼神中流露着不屑加轻蔑加嘲讽,毫不在意的继续看着狗血剧,眼神三连击直接让周仓怒火四起。这些自诩成功人士的男人,最见不得的就是这种表情,可以说毫无免疫力。

周仓也没当场发作,冷笑一声后走出业务七组办公室。心中万分阴沉,之前见过许多这般猖狂的大少,到最后无一例外全都老实滚蛋,凛冬集团是你能放肆的地方?

“垃圾。”临涣淡淡的骂了一句,恢复了笑眯眯的样子。

蒋倩因临涣纨绔导致的愤怒消失殆尽,内心暗喜不已,她从之前的种种过往中就知道了周仓是个伪君子,不过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周仓被气的那幅模样。而且只是短短的几次交锋就落了下风,真是丢大了人。看他那样子肯定是去找张强举报了,不过肯定没戏。就连自己去找张强都没法说上话,哪怕跟闺蜜孔清梦告状他依然还在公司,足见其身份之神秘。

果不其然。五分钟后周仓在张强那碰了一鼻子灰,脸色更加阴沉了。

暗骂张强是个老混蛋,你一个凛冬集团的业务部长怕一个什么狗屁大少?凛冬就是东海的天!你这个登天路上的把门人怕一个登天者?真是窝囊废。还说什么临涣身份不一般,最好不要惹他。对,他从张强那得知了焕哥的真名。咬了咬牙后周仓脑袋一亮,凛冬集团的业务部不是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吗?这规矩也让很多大少望而却步。当即就决定使用这个方式,邪笑了起来。

“临涣,我们凛冬集团不养闲人,我看你这样无可事事,就给你一个任务。你要完成了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回到业务七组办公室后,周仓走到临涣的面前淡淡的说道。显然要利用规矩将临涣驱逐出公司了。

不养闲人?我寻思不是你们董事长把我供着?临涣心里十分不满,怎么回到龙国后是头猪都能踩老子了?你算个什么东西,索性也就不理会周仓,将脚放回了地上。

周仓心里冷笑不已,终于知道怕了?下一秒周仓彻底爆发了,临涣放下脚的原因居然是这集看完了进入下一集,然后又把脚交叉的放到了桌上。

“临涣!”

周仓怒吼一句,让同层的其他业务部小组办公室都完全听到这一声,纷纷都走到七组办公室门口,数分钟内就围了个水泄不通。

段正珍和王铁也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看了过去,这个周仓平时素质挺好的啊,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难道他是个仇富的人,看不惯临涣仗着身份浑水摸鱼?可人家就是有钱啊,你拿他能怎么办,想到这两人都摇了摇头,周仓的心智还需要磨炼啊!

蒋倩脸色也不是很好看,虽然乐意看到周仓生气,但现在办公室都处于被围观的状态,甚至有不少其他组的员工都走进室内看热闹了,俗话说得好,家丑不可外扬。但又不好驱赶其它组的员工,毕竟自己只是七组的组长,其它组的人自己可管不上。

周围人看到临涣这幅样子也不爽起来,这明显就是混日子的大少,毕竟大多数人都暗地对富人有着一种仇视心理,不就是投胎投的好点吗。猖狂什么!而且凛冬集团是你能嚣张的地方?一时间周围都窃窃私语了起来。

“估计又是哪家的大少,真嚣张!”

“真放肆,这可是凛冬集团,事情要闹大了把他家公司都给打垮!”

“是啊,不过我们可惹不起这大少,还是小声点。”

“六组的同事,那个人之前是你们组的周方吧。”有人认出了周方,指着他问道。

“对啊,他之前在追我们的销冠蒋倩,现在也来七组了。”

“他之前比起销冠也差不到哪去,一个季度谈了四千万的单子呢。”

临涣表面微笑着看着电脑屏幕,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但却在暗暗了解周方的信息,看样子这混蛋在拿老子当踏板泡妞,真是不开眼的蠢猪。

周仓也知道事情闹大了,瞬间冷静了许多,不过听着周围都在指着临涣,一时间又来了底气:“上班时间看电视当大爷,你以为你是谁?凛冬集团容不下你这尊大神!赶紧滚!”

“啪!”一巴掌甩出,周仓直接倒退数步倒在地上,右脸变得红肿不堪,嘴角溢出丝丝鲜血。捂着脸颊在地上惨叫不已。

周围静谧无声,议论的声音早就被临涣这一巴掌吓没了,大少就是大少,行事手段就是如此粗暴!

对于周仓这头蠢猪一次又一次打扰自己娱乐,临涣早就不爽了,现在你踏马把老子当踏板泡妞,你算个什么东西?忍一时越想越气啊!越忍就越加助长这混蛋的嚣张气焰。

重重一脚踩在周仓腹部,让周仓惨叫声再次加大几分,想用手移走踩在自己腹部的临涣的脚,但哪能比得上焕哥的力气,就算因为昨晚的事情实力降低一半,也不是这等废物可以使上力的。

临涣脚尖轻轻的一扭,周仓的脸色涨的通红,叫声的惨烈程度比他死了爹妈还惨。

周仓从小就是学校出名的好学生,从不打架斗殴,在公司也是出名的翩翩君子,从未与人争斗过。可以说身体一点防御伤害的能力都没,疼痛超级加倍。更没想到临涣居然敢在凛冬集团内部动手打自己,而且这么狠。心中充满了不甘和憋屈。而且自己准备好用规矩赶走他,一句话没出就被打成死狗。

周仓嘴上惨叫着,眼神却阴毒无比,如果眼神能杀人,临涣恐怕已经死了一万次。焕哥自然也注意到周仓的眼神,但他见过太多这样的眼神了,周仓这完全就是小儿科。

叼上一根红塔山,用手挡了挡,点燃之后吸上一口,似笑非笑地看着地上的这条死狗,临涣这幅让周仓心中的阴毒和憋屈超级加倍,一定,一定要让他百倍奉还!

高跟鞋急切踩踏地板的声音传来,由于业务部办公楼层与董事长秘书办公室相对很近,自然也听到业务部楼层传来的动静,以为发生了打架事件,柳婷连忙放下手中的工作朝着这边赶了过来,作为东海市第一企业,发生打架斗殴这种不光彩的事情可是会极大的抹黑企业形象。

心中一沉,柳婷下定决心要将始作俑者严厉惩罚以塑公司威信。孔清梦现在在进行秘密研究,而孔怀山处于半退休状态,公司日常运营的担子自然都落到柳婷身上。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怎么跟孔清梦交代?

想到这柳婷脸色铁青,周围的围观员工看见来人连忙让开一条道后离去。这位董事长秘书可是一言不合就要开人的,现在在这看戏明显违反了公司规定,毕竟谁也不想丢掉这份还算高薪的工作。

原本拥堵的人群瞬间散去,柳婷很轻松的就走进了业务七组办公室,看到地上的景象后先是慌张了一下,然后就咬牙切齿了起来。这混蛋除了那些外,居然还是个暴力狂。你这把人踩在脚下一幅高处不胜寒的样子摆给谁看呢?

蒋倩虽然是谈判好手,但也没见过这种暴力的场面,哪敢管这种事情,就坐在位置上不敢出声,直到看见柳婷后才欣喜的跑了过去。

“哟,这不是柳大秘书吗,什么时候有时间来光顾咱们业务七组了,真是令我们办公室蓬荜生辉啊!”临涣看到来人,笑着还鼓了鼓掌,烟灰也因此掉落在周仓脸上,烫的他再度惨叫几分。

不得不说,焕哥也在心里感叹了起来,蒋倩和柳婷抛开那臭脾气不谈,这样站在一起还真有够养眼的,毕竟两个都是顶尖美女,两人身材都能令男人垂涎万分啊!

柳婷看着临涣这幅吊儿郎当的模样,怒从心起,但碍于昨晚的事情,心中已经对临涣形成了恐惧心理,强压怒火,用较为平淡的声音说道:“这是什么情况?”

不等临涣出口,周仓率先哭诉了起来。

“救命,救命啊柳秘书,这人是个恐怖分子啊!一言不合就要打人。”

“草泥马的,你说够没?”临涣一脚踩在周仓脸上,顿时周仓脸上多了个漆黑的鞋印,甚至又十分嫌弃般的将其一脚踹开,“呸,你的脸是不是没洗,脏了老子的鞋。”

第20章 彪悍的大少

蒋倩略微诧异,完全没想到周仓居然会伸张正义,对他的印象也从牛皮糖好转到了跟屁虫。

可惜焕哥不知道周仓这是用自己讨好蒋倩,不然指定要呼他一巴掌!

临涣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奔腾了起来,这孙子穿的人模狗样,怎么脑子却和狗比起来也不逞多让呢,不!简直是侮辱了狗狗,这就是头猪!不过涣哥也不屑于跟一头猪哔哔赖赖,继续盯着屏幕时不时的发出大笑,一脸惬意的抿着咖啡。

周仓看见这幕神色阴沉许多,就连声音也低沉了下来:“这位同事,现在是上班时间,你这样违反公司规定不太好吧。”

凛冬集团算的上是东海第一企业,得罪的人已经够多了,并不怕再得罪一个。周仓很巧妙的利用了这点,毕竟你虽是大少不好直接撕破脸,但你要频频违反公司规定,那凛冬也不会怕你。你要被开除了还能在这享受生活么?

可周仓不知道的是,焕哥可是昨晚把总裁都骂哭了!就连董事长都对焕哥毕恭毕敬的,怎么可能会在意被开除?

临涣眼神中流露着不屑加轻蔑加嘲讽,毫不在意的继续看着狗血剧,眼神三连击直接让周仓怒火四起。这些自诩成功人士的男人,最见不得的就是这种表情,可以说毫无免疫力。

周仓也没当场发作,冷笑一声后走出业务七组办公室。心中万分阴沉,之前见过许多这般猖狂的大少,到最后无一例外全都老实滚蛋,凛冬集团是你能放肆的地方?

“垃圾。”临涣淡淡的骂了一句,恢复了笑眯眯的样子。

蒋倩因临涣纨绔导致的愤怒消失殆尽,内心暗喜不已,她从之前的种种过往中就知道了周仓是个伪君子,不过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周仓被气的那幅模样。而且只是短短的几次交锋就落了下风,真是丢大了人。看他那样子肯定是去找张强举报了,不过肯定没戏。就连自己去找张强都没法说上话,哪怕跟闺蜜孔清梦告状他依然还在公司,足见其身份之神秘。

果不其然。五分钟后周仓在张强那碰了一鼻子灰,脸色更加阴沉了。

暗骂张强是个老混蛋,你一个凛冬集团的业务部长怕一个什么狗屁大少?凛冬就是东海的天!你这个登天路上的把门人怕一个登天者?真是窝囊废。还说什么临涣身份不一般,最好不要惹他。对,他从张强那得知了焕哥的真名。咬了咬牙后周仓脑袋一亮,凛冬集团的业务部不是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吗?这规矩也让很多大少望而却步。当即就决定使用这个方式,邪笑了起来。

“临涣,我们凛冬集团不养闲人,我看你这样无可事事,就给你一个任务。你要完成了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回到业务七组办公室后,周仓走到临涣的面前淡淡的说道。显然要利用规矩将临涣驱逐出公司了。

不养闲人?我寻思不是你们董事长把我供着?临涣心里十分不满,怎么回到龙国后是头猪都能踩老子了?你算个什么东西,索性也就不理会周仓,将脚放回了地上。

周仓心里冷笑不已,终于知道怕了?下一秒周仓彻底爆发了,临涣放下脚的原因居然是这集看完了进入下一集,然后又把脚交叉的放到了桌上。

“临涣!”

周仓怒吼一句,让同层的其他业务部小组办公室都完全听到这一声,纷纷都走到七组办公室门口,数分钟内就围了个水泄不通。

段正珍和王铁也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看了过去,这个周仓平时素质挺好的啊,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难道他是个仇富的人,看不惯临涣仗着身份浑水摸鱼?可人家就是有钱啊,你拿他能怎么办,想到这两人都摇了摇头,周仓的心智还需要磨炼啊!

蒋倩脸色也不是很好看,虽然乐意看到周仓生气,但现在办公室都处于被围观的状态,甚至有不少其他组的员工都走进室内看热闹了,俗话说得好,家丑不可外扬。但又不好驱赶其它组的员工,毕竟自己只是七组的组长,其它组的人自己可管不上。

周围人看到临涣这幅样子也不爽起来,这明显就是混日子的大少,毕竟大多数人都暗地对富人有着一种仇视心理,不就是投胎投的好点吗。猖狂什么!而且凛冬集团是你能嚣张的地方?一时间周围都窃窃私语了起来。

“估计又是哪家的大少,真嚣张!”

“真放肆,这可是凛冬集团,事情要闹大了把他家公司都给打垮!”

“是啊,不过我们可惹不起这大少,还是小声点。”

“六组的同事,那个人之前是你们组的周方吧。”有人认出了周方,指着他问道。

“对啊,他之前在追我们的销冠蒋倩,现在也来七组了。”

“他之前比起销冠也差不到哪去,一个季度谈了四千万的单子呢。”

临涣表面微笑着看着电脑屏幕,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但却在暗暗了解周方的信息,看样子这混蛋在拿老子当踏板泡妞,真是不开眼的蠢猪。

周仓也知道事情闹大了,瞬间冷静了许多,不过听着周围都在指着临涣,一时间又来了底气:“上班时间看电视当大爷,你以为你是谁?凛冬集团容不下你这尊大神!赶紧滚!”

“啪!”一巴掌甩出,周仓直接倒退数步倒在地上,右脸变得红肿不堪,嘴角溢出丝丝鲜血。捂着脸颊在地上惨叫不已。

周围静谧无声,议论的声音早就被临涣这一巴掌吓没了,大少就是大少,行事手段就是如此粗暴!

对于周仓这头蠢猪一次又一次打扰自己娱乐,临涣早就不爽了,现在你踏马把老子当踏板泡妞,你算个什么东西?忍一时越想越气啊!越忍就越加助长这混蛋的嚣张气焰。

重重一脚踩在周仓腹部,让周仓惨叫声再次加大几分,想用手移走踩在自己腹部的临涣的脚,但哪能比得上焕哥的力气,就算因为昨晚的事情实力降低一半,也不是这等废物可以使上力的。

临涣脚尖轻轻的一扭,周仓的脸色涨的通红,叫声的惨烈程度比他死了爹妈还惨。

周仓从小就是学校出名的好学生,从不打架斗殴,在公司也是出名的翩翩君子,从未与人争斗过。可以说身体一点防御伤害的能力都没,疼痛超级加倍。更没想到临涣居然敢在凛冬集团内部动手打自己,而且这么狠。心中充满了不甘和憋屈。而且自己准备好用规矩赶走他,一句话没出就被打成死狗。

周仓嘴上惨叫着,眼神却阴毒无比,如果眼神能杀人,临涣恐怕已经死了一万次。焕哥自然也注意到周仓的眼神,但他见过太多这样的眼神了,周仓这完全就是小儿科。

叼上一根红塔山,用手挡了挡,点燃之后吸上一口,似笑非笑地看着地上的这条死狗,临涣这幅让周仓心中的阴毒和憋屈超级加倍,一定,一定要让他百倍奉还!

高跟鞋急切踩踏地板的声音传来,由于业务部办公楼层与董事长秘书办公室相对很近,自然也听到业务部楼层传来的动静,以为发生了打架事件,柳婷连忙放下手中的工作朝着这边赶了过来,作为东海市第一企业,发生打架斗殴这种不光彩的事情可是会极大的抹黑企业形象。

心中一沉,柳婷下定决心要将始作俑者严厉惩罚以塑公司威信。孔清梦现在在进行秘密研究,而孔怀山处于半退休状态,公司日常运营的担子自然都落到柳婷身上。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怎么跟孔清梦交代?

想到这柳婷脸色铁青,周围的围观员工看见来人连忙让开一条道后离去。这位董事长秘书可是一言不合就要开人的,现在在这看戏明显违反了公司规定,毕竟谁也不想丢掉这份还算高薪的工作。

原本拥堵的人群瞬间散去,柳婷很轻松的就走进了业务七组办公室,看到地上的景象后先是慌张了一下,然后就咬牙切齿了起来。这混蛋除了那些外,居然还是个暴力狂。你这把人踩在脚下一幅高处不胜寒的样子摆给谁看呢?

蒋倩虽然是谈判好手,但也没见过这种暴力的场面,哪敢管这种事情,就坐在位置上不敢出声,直到看见柳婷后才欣喜的跑了过去。

“哟,这不是柳大秘书吗,什么时候有时间来光顾咱们业务七组了,真是令我们办公室蓬荜生辉啊!”临涣看到来人,笑着还鼓了鼓掌,烟灰也因此掉落在周仓脸上,烫的他再度惨叫几分。

不得不说,焕哥也在心里感叹了起来,蒋倩和柳婷抛开那臭脾气不谈,这样站在一起还真有够养眼的,毕竟两个都是顶尖美女,两人身材都能令男人垂涎万分啊!

柳婷看着临涣这幅吊儿郎当的模样,怒从心起,但碍于昨晚的事情,心中已经对临涣形成了恐惧心理,强压怒火,用较为平淡的声音说道:“这是什么情况?”

不等临涣出口,周仓率先哭诉了起来。

“救命,救命啊柳秘书,这人是个恐怖分子啊!一言不合就要打人。”

“草泥马的,你说够没?”临涣一脚踩在周仓脸上,顿时周仓脸上多了个漆黑的鞋印,甚至又十分嫌弃般的将其一脚踹开,“呸,你的脸是不是没洗,脏了老子的鞋。”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