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9 14:34:02

赵曼的声音实在太软太酥了,跟猫儿叫春一样,哪怕哭哭啼啼的也让我心里一痒。

加上她给我转了两千块钱,我还是拉她一把吧。

“赵曼,按照我刚才说的法子,你让工人在你两肩打着火机,领着你离开宅子,你开车赶紧跑。”我回了语音,两千块不能白收。

“我不敢……车头凹了,我怕爆炸,我腿也软了,李十一,你过来好不好?”赵曼被吓破了胆,竟是不敢动了。

我不太乐意,主要是晚了,我们风水相师也怕沾染脏东西,大晚上最好不要走动。

可不及我拒绝,赵曼又哀求:“李十一,求求你了,我给你钱,一万,不,三万!你快来救我!”

三万!

这得干多久的物业啊?

赵曼这大手笔一下子令我心动了。

我咬咬牙,干了!

我当即答应,同时叮嘱:“你快让工人给你肩膀打着火机,再让人去买两斤糯米回来,快点!”

赵曼哪敢不照办,她还发来了定位,让我快去。

我当即叫了个的士,照着定位去了。

大概三十分钟后,我进了那个小区。

小区很大,前面是宽阔的新马路,后面挨着几座山,黑漆漆的我也没看清是几座。

进了小区,我绕过人工湖,直奔赵曼的小洋楼而去。

到了那里一看,好家伙,这小洋楼三层半,占地近五百平米,一个院子比我的租房都大,属实有钱。

这里风水也不错,占据了上风口,又直面人工湖,也算一个小宝地的,理应不会出事。

我也来不及细细分析,快步进了小洋楼去。

一进去我就感觉不对劲,怎么一点人声都没有?工人全跑了?

倒是赵曼的奥迪车还在,车头凹陷,上面的石头也在。再看屋里,黑漆漆的,估计还没装电。

我打开手电,在门口喊了两声:“赵曼,我们都来了!”

我喊得大声,故意说“我们”都来了,实际上在探路。

脏东西怕阳气,人多它就退避,我得先狐假虎威一下。

喊完了二楼就传来哭声:“我在这里……李十一你快来救我啊!”

赵曼嚎啕大哭,她刚才估计一直忍着,不敢哭出声。

“工人呢?”我快步上楼。

“他们全跑了,只给我买了糯米,丢下我一个人!”赵曼又委屈又害怕,但我来了她也有胆子抱怨工人了。

我上到了二楼,看见赵曼坐在角落,两只手高高举着,自己打着火机放在肩膀,火苗忽明忽暗,映着她哭啼啼的脸吓死个人。

我暗想这婆娘多少有点不正常,又胆小又不敢跑,我若不来,她不得在这里活活累断手?

“李十一,怎么办啊,我手好酸,举不动了……”一见我上来,赵曼就松懈了,竟是要把打火机放下来。

我忙喝了一声,让她别放,她一激灵,僵硬地继续举着。

我不墨迹,抓起她旁边的一袋糯米撕开,绕着她洒了一圈,把她围得严严实实的。

之后我才让她放下打火机。

她顿时长松一口气,一放下打火机又哭个不停,双腿还夹在一起,我低头一看,她早就吓尿了,白兮兮的大长腿都是湿润一片。

虽然很脏,但她大长腿着实吸睛,这女人真是个极品!

“李十一,我腿上有东西吗?我该怎么办?”赵曼扶着墙哆哆嗦嗦起来,已经完全信赖我了。

我看看四周道:“每个人都会有霉运,你最近倒霉罢了,这房子质量不行,总是砸你,我得看看房子布局再说,如果房子布局没问题的话……”

“没问题的话我是怎么回事?”

“可能是中邪了。”我幸灾乐祸了一声。

赵曼浑身一抖,竟是吓得拉住了我胳膊,脸色惨白道:“李十一,你别吓我,我害怕……”

“放心,我收钱办事,今晚你先在糯米里坐着,天亮了我看看房子布局再说。”我见赵曼实在害怕,也不吓她了。

“你现在看啊,开灯开灯。”赵曼指了指一米开外的墙壁,那里有开关。

我当即抽嘴,你特么电已经装好了?就不能壮着胆子开个灯吗?

无语之下,我立马打开了灯,顿时厅里亮堂了。

赵曼也安心了不少,警惕又惊恐地看了看右面的天花板。

那里掉了一大块,露出了砖墙来。

我过去摸了摸地上的墙灰说道:“这开发商也太黑心了,这天花板质量还不如乡下烧的红砖。”

显而易见,这房子质量极差。

而赵曼最近走霉运,两样碰一块儿了。

“先不管房子质量了,你快看看房子布局,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赵曼这会儿已经相信我的风水相术了,催我看房。

我起身开完了剩下的灯,在各个房间都走了一圈,最后走到了厨房。

厨房位于正北方,跟大厅是连在一起的,中间一点阻挡都没有,而且在厨房一角还有个智能化大冰箱,正对着灶台,都已经用上了。

“李十一,你看出了什么吗?”赵曼见我盯着厨房看,不由小心翼翼询问。

“你这厨房之前是不是有堵墙挡着大厅的?”我扭头问道,心里已经有了算计。

赵曼一惊:“是啊,你怎么知道?”

“果然,你是犯太岁了。”我摇摇头,“你装修之前该找风水先生看看,哪些墙可以动哪些墙不能动。”

“我想做开放式餐厅,厨房大厅一体的,那堵墙挡着不方便啊。”

“今年是2020年,太岁位在正北方,你的厨房也在正北方。本来那堵墙立于太岁之上,可以压住你的霉运,你偏偏把它给拆了。”我解释道。

赵曼一听不由急了:“那我砌回去?”

“不仅要砌回去,这个大冰箱也得搬走。”我指了指那台大冰箱。

“为什么?”赵曼好奇,眼睛睁得大大的。

“厨房在太岁位可旺财,火烧得旺,财来得多。但你把冰箱放在这里,冰属水,水灭火,这也是为什么你的车也被砸了,你即犯了太岁,也破了财位。”

我这么一说,赵曼恍然大悟,也深深地松了口气。

“李十一,没想到你真的有本事,以前是我看不起你,对不起。”赵曼不好意思地道歉,还挽了挽头发,风情万种。

我摆摆手:“行了行了,记得转钱给我,现在可以回去了,你只是撞煞了,不是撞邪。”

所谓撞煞,大多是因为房屋风水不好,产生了煞气,影响主人流年运势。撞邪的话,那就是被脏东西缠上了,非常的麻烦。

我说罢就走,大晚上我可想回去睡觉。

赵曼忙跟了上来,又捏着我衣袖道:“李十一,那些糯米是干什么的?”

“驱邪,我防一手,怕你惹上了脏东西。”我笑道,“糯米给阴间的朋友吃,吃饱了就不吃你了。”

赵曼缩缩脖子,赶紧跟我下楼。

她的车头凹了,她不敢开,硬要我送她回去,还说给多三千块作为报酬。

那我自然不能拒绝,果断叫了个车,送她回家。

她还有个旧家,也在市区,不过是五层居民楼,周围环境不太好,有点暗。

她因此又找借口,说怕黑,让我送她进屋。

我也送了,第一次进了她的家。

一回家,她先让我坐坐,然后赶紧去洗澡换裤子,还梳洗了一下,干干净净出来了。

“李十一,谢谢你,那个……我没事了。”她恢复了精神,看起来有点不自在,不知道该怎么招待我。

我便不多留,正要走,忽地发现她洗干净的左额头上有道斜纹,而且十分暗沉,在灯光下很显眼,就跟竖着的鱼尾纹一样。

额头乃太阴太阳位,也称日月角,正所谓左太阴右太阳,太阴太阳管爹娘,左面塌陷爹先死,右面塌陷母先亡。

从子女的太阴太阳位,可以一窥父母身体状况。

赵曼左额头有斜纹且暗沉,表示他父亲很可能有恙。当然,有些人额头天生多纹,也有些人压力过大或者逐渐年迈,出现斜纹很正常。

“李十一,你看什么?”赵曼疑道。

我收回目光询问:“你爸最近咋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赵曼一愣,问我:“你怎么这么问?”

“如果你爸不舒服,恐怕你这不是简单的犯太岁。”我严肃道,犯太岁怎么可能犯到爹身上去呢?

赵曼见我严肃也怕了,立刻拨打了他爸的电话,还开了免提,让我好好听。

“爸,你最近身体还好吗?有没有觉得不舒服的地方?”赵曼急道。

他爸开口就呸了一声:“我能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你个傻丫头干嘛这样问?”

赵曼想了想,说找算命的算了一卦,算出爸身体不好。

他爸当场骂骂咧咧:“算命的就是骗钱的,你个傻丫头怎么还信那个?要是有人敢拉我算命,我把他摊都给掀了!”

赵曼尴尬一笑,心虚地看我。

我耸耸肩,既然赵曼爸没事,那可能是我多虑了。

我就说走了。

赵曼送我下楼,诚恳请求:“李十一,我明天去千思湖小区退了那房子,你跟我一起吧。”

我正要说没问题,忽地想起一件事,不由惊道:“什么小区?”

“千思湖小区啊。”赵曼迷茫道。

我心里一哆嗦,暗想我靠,千思湖!

我爷爷以前对我千叮万嘱,不管怎样都不能进千思湖,尤其是去算命看宅。

我问他为什么,他就说千思湖千思湖,千尸难填一口湖,你去了准得成为湖里一滩淤泥。

没想到我今晚不仅去了,还在千思湖宅子里干了风水勾当,犯了爷爷的大忌。

正好一阵晚风吹来,我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感觉四面八方的黑暗中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我看。

第二章 犯太岁

赵曼的声音实在太软太酥了,跟猫儿叫春一样,哪怕哭哭啼啼的也让我心里一痒。

加上她给我转了两千块钱,我还是拉她一把吧。

“赵曼,按照我刚才说的法子,你让工人在你两肩打着火机,领着你离开宅子,你开车赶紧跑。”我回了语音,两千块不能白收。

“我不敢……车头凹了,我怕爆炸,我腿也软了,李十一,你过来好不好?”赵曼被吓破了胆,竟是不敢动了。

我不太乐意,主要是晚了,我们风水相师也怕沾染脏东西,大晚上最好不要走动。

可不及我拒绝,赵曼又哀求:“李十一,求求你了,我给你钱,一万,不,三万!你快来救我!”

三万!

这得干多久的物业啊?

赵曼这大手笔一下子令我心动了。

我咬咬牙,干了!

我当即答应,同时叮嘱:“你快让工人给你肩膀打着火机,再让人去买两斤糯米回来,快点!”

赵曼哪敢不照办,她还发来了定位,让我快去。

我当即叫了个的士,照着定位去了。

大概三十分钟后,我进了那个小区。

小区很大,前面是宽阔的新马路,后面挨着几座山,黑漆漆的我也没看清是几座。

进了小区,我绕过人工湖,直奔赵曼的小洋楼而去。

到了那里一看,好家伙,这小洋楼三层半,占地近五百平米,一个院子比我的租房都大,属实有钱。

这里风水也不错,占据了上风口,又直面人工湖,也算一个小宝地的,理应不会出事。

我也来不及细细分析,快步进了小洋楼去。

一进去我就感觉不对劲,怎么一点人声都没有?工人全跑了?

倒是赵曼的奥迪车还在,车头凹陷,上面的石头也在。再看屋里,黑漆漆的,估计还没装电。

我打开手电,在门口喊了两声:“赵曼,我们都来了!”

我喊得大声,故意说“我们”都来了,实际上在探路。

脏东西怕阳气,人多它就退避,我得先狐假虎威一下。

喊完了二楼就传来哭声:“我在这里……李十一你快来救我啊!”

赵曼嚎啕大哭,她刚才估计一直忍着,不敢哭出声。

“工人呢?”我快步上楼。

“他们全跑了,只给我买了糯米,丢下我一个人!”赵曼又委屈又害怕,但我来了她也有胆子抱怨工人了。

我上到了二楼,看见赵曼坐在角落,两只手高高举着,自己打着火机放在肩膀,火苗忽明忽暗,映着她哭啼啼的脸吓死个人。

我暗想这婆娘多少有点不正常,又胆小又不敢跑,我若不来,她不得在这里活活累断手?

“李十一,怎么办啊,我手好酸,举不动了……”一见我上来,赵曼就松懈了,竟是要把打火机放下来。

我忙喝了一声,让她别放,她一激灵,僵硬地继续举着。

我不墨迹,抓起她旁边的一袋糯米撕开,绕着她洒了一圈,把她围得严严实实的。

之后我才让她放下打火机。

她顿时长松一口气,一放下打火机又哭个不停,双腿还夹在一起,我低头一看,她早就吓尿了,白兮兮的大长腿都是湿润一片。

虽然很脏,但她大长腿着实吸睛,这女人真是个极品!

“李十一,我腿上有东西吗?我该怎么办?”赵曼扶着墙哆哆嗦嗦起来,已经完全信赖我了。

我看看四周道:“每个人都会有霉运,你最近倒霉罢了,这房子质量不行,总是砸你,我得看看房子布局再说,如果房子布局没问题的话……”

“没问题的话我是怎么回事?”

“可能是中邪了。”我幸灾乐祸了一声。

赵曼浑身一抖,竟是吓得拉住了我胳膊,脸色惨白道:“李十一,你别吓我,我害怕……”

“放心,我收钱办事,今晚你先在糯米里坐着,天亮了我看看房子布局再说。”我见赵曼实在害怕,也不吓她了。

“你现在看啊,开灯开灯。”赵曼指了指一米开外的墙壁,那里有开关。

我当即抽嘴,你特么电已经装好了?就不能壮着胆子开个灯吗?

无语之下,我立马打开了灯,顿时厅里亮堂了。

赵曼也安心了不少,警惕又惊恐地看了看右面的天花板。

那里掉了一大块,露出了砖墙来。

我过去摸了摸地上的墙灰说道:“这开发商也太黑心了,这天花板质量还不如乡下烧的红砖。”

显而易见,这房子质量极差。

而赵曼最近走霉运,两样碰一块儿了。

“先不管房子质量了,你快看看房子布局,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赵曼这会儿已经相信我的风水相术了,催我看房。

我起身开完了剩下的灯,在各个房间都走了一圈,最后走到了厨房。

厨房位于正北方,跟大厅是连在一起的,中间一点阻挡都没有,而且在厨房一角还有个智能化大冰箱,正对着灶台,都已经用上了。

“李十一,你看出了什么吗?”赵曼见我盯着厨房看,不由小心翼翼询问。

“你这厨房之前是不是有堵墙挡着大厅的?”我扭头问道,心里已经有了算计。

赵曼一惊:“是啊,你怎么知道?”

“果然,你是犯太岁了。”我摇摇头,“你装修之前该找风水先生看看,哪些墙可以动哪些墙不能动。”

“我想做开放式餐厅,厨房大厅一体的,那堵墙挡着不方便啊。”

“今年是2020年,太岁位在正北方,你的厨房也在正北方。本来那堵墙立于太岁之上,可以压住你的霉运,你偏偏把它给拆了。”我解释道。

赵曼一听不由急了:“那我砌回去?”

“不仅要砌回去,这个大冰箱也得搬走。”我指了指那台大冰箱。

“为什么?”赵曼好奇,眼睛睁得大大的。

“厨房在太岁位可旺财,火烧得旺,财来得多。但你把冰箱放在这里,冰属水,水灭火,这也是为什么你的车也被砸了,你即犯了太岁,也破了财位。”

我这么一说,赵曼恍然大悟,也深深地松了口气。

“李十一,没想到你真的有本事,以前是我看不起你,对不起。”赵曼不好意思地道歉,还挽了挽头发,风情万种。

我摆摆手:“行了行了,记得转钱给我,现在可以回去了,你只是撞煞了,不是撞邪。”

所谓撞煞,大多是因为房屋风水不好,产生了煞气,影响主人流年运势。撞邪的话,那就是被脏东西缠上了,非常的麻烦。

我说罢就走,大晚上我可想回去睡觉。

赵曼忙跟了上来,又捏着我衣袖道:“李十一,那些糯米是干什么的?”

“驱邪,我防一手,怕你惹上了脏东西。”我笑道,“糯米给阴间的朋友吃,吃饱了就不吃你了。”

赵曼缩缩脖子,赶紧跟我下楼。

她的车头凹了,她不敢开,硬要我送她回去,还说给多三千块作为报酬。

那我自然不能拒绝,果断叫了个车,送她回家。

她还有个旧家,也在市区,不过是五层居民楼,周围环境不太好,有点暗。

她因此又找借口,说怕黑,让我送她进屋。

我也送了,第一次进了她的家。

一回家,她先让我坐坐,然后赶紧去洗澡换裤子,还梳洗了一下,干干净净出来了。

“李十一,谢谢你,那个……我没事了。”她恢复了精神,看起来有点不自在,不知道该怎么招待我。

我便不多留,正要走,忽地发现她洗干净的左额头上有道斜纹,而且十分暗沉,在灯光下很显眼,就跟竖着的鱼尾纹一样。

额头乃太阴太阳位,也称日月角,正所谓左太阴右太阳,太阴太阳管爹娘,左面塌陷爹先死,右面塌陷母先亡。

从子女的太阴太阳位,可以一窥父母身体状况。

赵曼左额头有斜纹且暗沉,表示他父亲很可能有恙。当然,有些人额头天生多纹,也有些人压力过大或者逐渐年迈,出现斜纹很正常。

“李十一,你看什么?”赵曼疑道。

我收回目光询问:“你爸最近咋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赵曼一愣,问我:“你怎么这么问?”

“如果你爸不舒服,恐怕你这不是简单的犯太岁。”我严肃道,犯太岁怎么可能犯到爹身上去呢?

赵曼见我严肃也怕了,立刻拨打了他爸的电话,还开了免提,让我好好听。

“爸,你最近身体还好吗?有没有觉得不舒服的地方?”赵曼急道。

他爸开口就呸了一声:“我能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你个傻丫头干嘛这样问?”

赵曼想了想,说找算命的算了一卦,算出爸身体不好。

他爸当场骂骂咧咧:“算命的就是骗钱的,你个傻丫头怎么还信那个?要是有人敢拉我算命,我把他摊都给掀了!”

赵曼尴尬一笑,心虚地看我。

我耸耸肩,既然赵曼爸没事,那可能是我多虑了。

我就说走了。

赵曼送我下楼,诚恳请求:“李十一,我明天去千思湖小区退了那房子,你跟我一起吧。”

我正要说没问题,忽地想起一件事,不由惊道:“什么小区?”

“千思湖小区啊。”赵曼迷茫道。

我心里一哆嗦,暗想我靠,千思湖!

我爷爷以前对我千叮万嘱,不管怎样都不能进千思湖,尤其是去算命看宅。

我问他为什么,他就说千思湖千思湖,千尸难填一口湖,你去了准得成为湖里一滩淤泥。

没想到我今晚不仅去了,还在千思湖宅子里干了风水勾当,犯了爷爷的大忌。

正好一阵晚风吹来,我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感觉四面八方的黑暗中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我看。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