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0 13:02:19

我怎么也没想到,赵曼的新家在千思湖!

我这一生虽然还没见过脏东西,但我信爷爷的话,我爷爷说千思湖不能去那就肯定不能去,那是人不能走的阴路。

所谓人走阳鬼走阴,我一阳人走了阴路,保不准什么时候已经染上了脏东西。

“李十一,你怎么了?脸都青了。”赵曼见我脸色不对,不安道。

我摇摇头,这些事不能与外人说,我得自个儿琢磨。

我就没跟她多说,下楼叫个车赶紧回家。

一路上我越想越不安,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老感觉浑身不自在,仿佛有人在拽我似的。

这一晚睡得也不安宁,梦里也感觉被人拽着,一直往下沉,凉飕飕的。

早晨惊醒,我头痛脑壳晕,忙到镜前一看自己脸面,不由大吃一惊。

我印堂有黑线,脸上泛青,下眼睑呈现三角形的黑圈,这是中邪了!

老话说印堂发黑脸发青,不是肾.虚就是精。这里的精是指精怪,说白了就是鬼。至于下眼睑呈三角形,那是眼中神光开始消散的迹象,一般人熬夜两三天也会这样,休息一下就好了。

可我睡饱了一整夜也这样,那八成是中邪了。

我不由骂了一声,赵曼都特么没中邪,老子竟然中邪了?

莫不是有女鬼不想搞女人,专门挑帅的搞?

这时赵曼给我发来了语音,说她出发去退房了,问我住哪里她开新车来接我。

我其实怂了,但我们这一行沾了邪祟就不能逃,再怂也得把脏东西给送走,不然我神光散完了,我这人也要去跟阎王爷搓麻将了。

我说了地址,同时要她去买几样东西,不买到就不去千思湖了。

赵曼哪儿敢不买,她一小时后才来接我,东西都买齐了。

“香烛、筷子、纸钱、糯米、鸡公碗都买到了,我们走……”赵曼一下车就急切道,不过见我面色不对不由岔了话,“李十一,你脸色怎么……”

“虚了而已,走吧。”我摆摆手,利索上车。

赵曼一怔,一脸古怪地开车。

很快,我们又到了千思湖小区,赵曼要直奔售楼部,我说别急,我得先看看你那房子到底怎么回事。

“不是撞煞吗?”赵曼还以为事情解决了,只想着退房。

我心想要是撞煞,老子能肾虚吗?

“你别问了,总之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我板起了脸,赵曼没有多问,开车回到了她那小洋楼。

到了小洋楼赵曼又开始怕了,眼巴巴望着我。

我说你拿着东西,跟我上去,她就提起香烛等物,提心吊胆跟着我进去。

由于是白天,我眼光亮堂,一眼扫过去,将小洋楼的布局收入眼中。

从一楼开始,一直看到了三楼,都没有任何问题,这房子后有山前有水,是个好地方,怎么着也不该引来邪祟,还让我中了招。

不过走到三楼半,也就是小阁楼的时候,我目光一凝,盯着那大玻璃窗看了起来。

那是个窗户,开得极大,得有两米长,装上玻璃就成了星空窗,夜晚可以在这里看星星,讲究一个浪漫。

“这星空窗是个卖点,我就是看中了这个窗,晚上在这里睡觉多惬意。”赵曼道,眼中有点小资女人的情调。

我不说话,站在窗边看了看外面,那外面就是小区边缘了,靠着一座可以登爬的山,这会山上还有人在散步。

没有问题,很不错的风水格局。

但我总感觉有点不对劲。

我寻思了一下,回身又看屋里,发现这小阁楼厅口不过一米五左右,左边是楼梯,右边是墙体,过道还不如窗户宽。

我当场脸色一沉。

赵曼好奇道:“李十一,怎么了?”

“你家开了阴门,人邪祟天天搁你家串门呢。”赵曼家宅布局不好只是小问题,这阴门才是大问题!

“什么是阴门?”赵曼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我指着星空窗道:“这星空窗就是一个门,这过道就是厅,窗宽厅宅,前宽后窄,形成了阴宅格局。”

“啥又是阴宅?”

“就是坟墓!”

赵曼吓得一哆嗦,不自觉拉住我的手,要不是她很香,我非得给她一脚不可。

“墓……那……那更要退房了,我的钱……”赵曼语气不利索了,还想往下面跑,不肯面对星空窗。

我心想要是能退房跑路就好了,可老子中了邪,能跑哪里去?

“你去往鸡公碗里打半碗水,捧上来,快点。”我喝道,事关生死,我可不对赵曼客客气气了。

而且她现在怕了,我得吼她,这叫怒目金刚,震慑邪祟。

赵曼又是一哆嗦,赶紧从袋子里取出鸡公碗,跑去打了半碗水。

我则把香烛、筷子、纸钱都取了出来,等赵曼回来了,我把鸡公碗放在地上,然后在旁边点燃香烛和纸钱。

赵曼不安地看着我,想问话。

我嘘了一声,示意她不要再说话了。

眼看香烛和纸钱烧得旺,我抓起三根筷子,用右手轻轻扶着,立在了鸡公碗的清水中。

这叫立筷问鬼,如果真有鬼,我松手后筷子会立着。

这也是我第一次用这个法门,难免紧张,先深吸一口气,然后才开口:“拦了你的马路,撞了你的桥头,不管你是撞死的、吊死的、溺死的,烧死的……无意冲撞,不要见怪。既然找到这里了,就献你点水饭,你安息吧。”

念完了词,我当即松手。

一瞬间,仿佛命根子插进了大雪地里,我浑身上下冷得一哆嗦。再看那三根筷子,竟是全部立着,仿佛清水中有东西托着它!

赵曼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

我也惊得不轻,立筷问鬼,还真问到鬼了。

我赶忙下一步,将糯米取出来,撒在了鸡公碗四周,同时念念有词:“灵界的朋友,小弟家贫,吃了这口饭,喝了这碗水,就去别家吃吧。”

这话一落,糯米迅速变黑,连袋子里没有取出的糯米都变得跟黑炭一样。

赵曼看着这一幕,吓得大气不敢喘,我也出了一身冷汗,又深吸一口气,抓起鸡公碗将清水往肩后一倒:“吃饱喝足,扫你到三千门外!”

一阵风从肩头吹过,我松了口气,那邪祟走了。

我不由一屁股坐下来,这是我第一次驱邪,真特么刺激。

赵曼已经要吓晕了,抖着腿说快走吧李十一,我怕。

“怕什么?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又喝了一声,腿抖得更厉害,赶紧往楼下走,那些物件全不要了。

赵曼也跟着我跑,没跑几步,我忽地听见了异响,不由回头一看。

这一看我头皮发麻,浑身炸毛。

因为筷子全立了起来,包括刚用完的三根和袋子里的一把,全立着敲地板跟尼玛升堂一样。

赵曼也回头一看,当场吓晕过去。

我暗骂一声,扛起她就跑。

我一个相师,又没学过正经的驱鬼法门,懂点问鬼之术可不敢招惹这里的鬼大爷。

等跑到小区道上,站在阳光下我才感觉身体有了温度,赵曼则还在昏迷。

“醒醒!”我猛掐赵曼人中,她迷迷糊糊醒来,一把抱紧我,在我怀里不肯下来,半响才颤声道:“那是啥?”

“一大群鬼搁你家串门,邪乎。”我说着,隔着几十米看小洋楼的三楼阳台,看了一会儿忽地明白了。

刚才我计较着阴宅,以为是有邪祟住进来了,送走就是了,却忽略了阳台。

三楼阳台跟阁楼星空窗虽然不是同一层,但空间位置上是正对正的,一条直线斜着画就能连上窗和阳台。

这叫窗户对阳台,不请鬼自来。

不过鬼是来了,但又走了。

阴门入,阳台出。

说白了,赵曼这小洋楼只是个中转站,人家鬼大爷搁她星空窗进来,再从阳台出去,一个接一个,所以我请走了一个鬼大爷,还有千千万万个鬼大爷。

鬼大爷们见我喂了一位,就全特么想屁吃,立着筷子叫我喂饭呢。

我甩了一把汗,心想有惊无险,我这邪应该是驱了,那吃我饭的鬼大爷就是让我中邪的,我一来它肯定最先搁旁边蹲着,它能感应我的气。

不过千千万万个鬼大爷为啥要在这儿中转呢?

我盯着阳台又看了一会儿,然后转身看千思湖。

千思湖波澜壮阔,虽然是人工打造的,但完全不亚于公园里的大湖,湖上小桥凉亭好几个,是个赏风赏月的好去处。

鬼大爷们从阳台出,只能跑湖里去。

鬼冲湖?喂鱼呢?

怪了。

正想着,旁边赵曼忽地指着我的眼睛道:“好红!”

我当下一惊,掏出手机相机看看,果然看见了眼球里密密麻麻的红血丝。

而且下眼睑的三角黑圈并没有消除。

我心想完了,老子让鬼大爷白蹭饭了,它压根不是让我中邪的东西!

第三章 窗户对阳台

我怎么也没想到,赵曼的新家在千思湖!

我这一生虽然还没见过脏东西,但我信爷爷的话,我爷爷说千思湖不能去那就肯定不能去,那是人不能走的阴路。

所谓人走阳鬼走阴,我一阳人走了阴路,保不准什么时候已经染上了脏东西。

“李十一,你怎么了?脸都青了。”赵曼见我脸色不对,不安道。

我摇摇头,这些事不能与外人说,我得自个儿琢磨。

我就没跟她多说,下楼叫个车赶紧回家。

一路上我越想越不安,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老感觉浑身不自在,仿佛有人在拽我似的。

这一晚睡得也不安宁,梦里也感觉被人拽着,一直往下沉,凉飕飕的。

早晨惊醒,我头痛脑壳晕,忙到镜前一看自己脸面,不由大吃一惊。

我印堂有黑线,脸上泛青,下眼睑呈现三角形的黑圈,这是中邪了!

老话说印堂发黑脸发青,不是肾.虚就是精。这里的精是指精怪,说白了就是鬼。至于下眼睑呈三角形,那是眼中神光开始消散的迹象,一般人熬夜两三天也会这样,休息一下就好了。

可我睡饱了一整夜也这样,那八成是中邪了。

我不由骂了一声,赵曼都特么没中邪,老子竟然中邪了?

莫不是有女鬼不想搞女人,专门挑帅的搞?

这时赵曼给我发来了语音,说她出发去退房了,问我住哪里她开新车来接我。

我其实怂了,但我们这一行沾了邪祟就不能逃,再怂也得把脏东西给送走,不然我神光散完了,我这人也要去跟阎王爷搓麻将了。

我说了地址,同时要她去买几样东西,不买到就不去千思湖了。

赵曼哪儿敢不买,她一小时后才来接我,东西都买齐了。

“香烛、筷子、纸钱、糯米、鸡公碗都买到了,我们走……”赵曼一下车就急切道,不过见我面色不对不由岔了话,“李十一,你脸色怎么……”

“虚了而已,走吧。”我摆摆手,利索上车。

赵曼一怔,一脸古怪地开车。

很快,我们又到了千思湖小区,赵曼要直奔售楼部,我说别急,我得先看看你那房子到底怎么回事。

“不是撞煞吗?”赵曼还以为事情解决了,只想着退房。

我心想要是撞煞,老子能肾虚吗?

“你别问了,总之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我板起了脸,赵曼没有多问,开车回到了她那小洋楼。

到了小洋楼赵曼又开始怕了,眼巴巴望着我。

我说你拿着东西,跟我上去,她就提起香烛等物,提心吊胆跟着我进去。

由于是白天,我眼光亮堂,一眼扫过去,将小洋楼的布局收入眼中。

从一楼开始,一直看到了三楼,都没有任何问题,这房子后有山前有水,是个好地方,怎么着也不该引来邪祟,还让我中了招。

不过走到三楼半,也就是小阁楼的时候,我目光一凝,盯着那大玻璃窗看了起来。

那是个窗户,开得极大,得有两米长,装上玻璃就成了星空窗,夜晚可以在这里看星星,讲究一个浪漫。

“这星空窗是个卖点,我就是看中了这个窗,晚上在这里睡觉多惬意。”赵曼道,眼中有点小资女人的情调。

我不说话,站在窗边看了看外面,那外面就是小区边缘了,靠着一座可以登爬的山,这会山上还有人在散步。

没有问题,很不错的风水格局。

但我总感觉有点不对劲。

我寻思了一下,回身又看屋里,发现这小阁楼厅口不过一米五左右,左边是楼梯,右边是墙体,过道还不如窗户宽。

我当场脸色一沉。

赵曼好奇道:“李十一,怎么了?”

“你家开了阴门,人邪祟天天搁你家串门呢。”赵曼家宅布局不好只是小问题,这阴门才是大问题!

“什么是阴门?”赵曼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我指着星空窗道:“这星空窗就是一个门,这过道就是厅,窗宽厅宅,前宽后窄,形成了阴宅格局。”

“啥又是阴宅?”

“就是坟墓!”

赵曼吓得一哆嗦,不自觉拉住我的手,要不是她很香,我非得给她一脚不可。

“墓……那……那更要退房了,我的钱……”赵曼语气不利索了,还想往下面跑,不肯面对星空窗。

我心想要是能退房跑路就好了,可老子中了邪,能跑哪里去?

“你去往鸡公碗里打半碗水,捧上来,快点。”我喝道,事关生死,我可不对赵曼客客气气了。

而且她现在怕了,我得吼她,这叫怒目金刚,震慑邪祟。

赵曼又是一哆嗦,赶紧从袋子里取出鸡公碗,跑去打了半碗水。

我则把香烛、筷子、纸钱都取了出来,等赵曼回来了,我把鸡公碗放在地上,然后在旁边点燃香烛和纸钱。

赵曼不安地看着我,想问话。

我嘘了一声,示意她不要再说话了。

眼看香烛和纸钱烧得旺,我抓起三根筷子,用右手轻轻扶着,立在了鸡公碗的清水中。

这叫立筷问鬼,如果真有鬼,我松手后筷子会立着。

这也是我第一次用这个法门,难免紧张,先深吸一口气,然后才开口:“拦了你的马路,撞了你的桥头,不管你是撞死的、吊死的、溺死的,烧死的……无意冲撞,不要见怪。既然找到这里了,就献你点水饭,你安息吧。”

念完了词,我当即松手。

一瞬间,仿佛命根子插进了大雪地里,我浑身上下冷得一哆嗦。再看那三根筷子,竟是全部立着,仿佛清水中有东西托着它!

赵曼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

我也惊得不轻,立筷问鬼,还真问到鬼了。

我赶忙下一步,将糯米取出来,撒在了鸡公碗四周,同时念念有词:“灵界的朋友,小弟家贫,吃了这口饭,喝了这碗水,就去别家吃吧。”

这话一落,糯米迅速变黑,连袋子里没有取出的糯米都变得跟黑炭一样。

赵曼看着这一幕,吓得大气不敢喘,我也出了一身冷汗,又深吸一口气,抓起鸡公碗将清水往肩后一倒:“吃饱喝足,扫你到三千门外!”

一阵风从肩头吹过,我松了口气,那邪祟走了。

我不由一屁股坐下来,这是我第一次驱邪,真特么刺激。

赵曼已经要吓晕了,抖着腿说快走吧李十一,我怕。

“怕什么?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又喝了一声,腿抖得更厉害,赶紧往楼下走,那些物件全不要了。

赵曼也跟着我跑,没跑几步,我忽地听见了异响,不由回头一看。

这一看我头皮发麻,浑身炸毛。

因为筷子全立了起来,包括刚用完的三根和袋子里的一把,全立着敲地板跟尼玛升堂一样。

赵曼也回头一看,当场吓晕过去。

我暗骂一声,扛起她就跑。

我一个相师,又没学过正经的驱鬼法门,懂点问鬼之术可不敢招惹这里的鬼大爷。

等跑到小区道上,站在阳光下我才感觉身体有了温度,赵曼则还在昏迷。

“醒醒!”我猛掐赵曼人中,她迷迷糊糊醒来,一把抱紧我,在我怀里不肯下来,半响才颤声道:“那是啥?”

“一大群鬼搁你家串门,邪乎。”我说着,隔着几十米看小洋楼的三楼阳台,看了一会儿忽地明白了。

刚才我计较着阴宅,以为是有邪祟住进来了,送走就是了,却忽略了阳台。

三楼阳台跟阁楼星空窗虽然不是同一层,但空间位置上是正对正的,一条直线斜着画就能连上窗和阳台。

这叫窗户对阳台,不请鬼自来。

不过鬼是来了,但又走了。

阴门入,阳台出。

说白了,赵曼这小洋楼只是个中转站,人家鬼大爷搁她星空窗进来,再从阳台出去,一个接一个,所以我请走了一个鬼大爷,还有千千万万个鬼大爷。

鬼大爷们见我喂了一位,就全特么想屁吃,立着筷子叫我喂饭呢。

我甩了一把汗,心想有惊无险,我这邪应该是驱了,那吃我饭的鬼大爷就是让我中邪的,我一来它肯定最先搁旁边蹲着,它能感应我的气。

不过千千万万个鬼大爷为啥要在这儿中转呢?

我盯着阳台又看了一会儿,然后转身看千思湖。

千思湖波澜壮阔,虽然是人工打造的,但完全不亚于公园里的大湖,湖上小桥凉亭好几个,是个赏风赏月的好去处。

鬼大爷们从阳台出,只能跑湖里去。

鬼冲湖?喂鱼呢?

怪了。

正想着,旁边赵曼忽地指着我的眼睛道:“好红!”

我当下一惊,掏出手机相机看看,果然看见了眼球里密密麻麻的红血丝。

而且下眼睑的三角黑圈并没有消除。

我心想完了,老子让鬼大爷白蹭饭了,它压根不是让我中邪的东西!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