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0 13:06:12

鬼大爷吃了我的饭跑了,但我的邪还没有散!

现在我眼球起红丝,神光偏晦暗,再折腾个几天不死也残。

我就想不通了,这小洋楼是赵曼家的,她来来回回都多少次了,怎么她不中邪?反而是我中邪?

这么想着我再次打量赵曼的面相,想看出点蹊跷来。

赵曼一挽头发,还习惯性地补补妆。

我说你别补了,都靓得跟我村里翠花一个样了。

她就站直了让我看,知晓事情的严重性。

我左看右看,发现她着实光彩,肌肤水嫩嫩的,眼睛也炯炯有神,霉运早散了。

这还不算,她之前左额头上的斜纹竟然也没了!

本来那斜纹若还在,我不会多想的,毕竟她爸没事,那斜纹可能是正常现象。

但现在斜纹竟然消失了,那就不正常了。

我皱眉盘算了一阵,忽地灵光一闪:“赵曼,你再问问你爸,他到底有没有不舒服?”

“还问?”赵曼疑惑,不过还是掏出手机打电话,又开了免提。

电话一通,赵曼就问她爸有没有不舒服。

她爸又骂起来:“你个傻丫头,巴不得我出事是不是?我吃得好睡得好,刚才还吃了个烤全羊!”

赵曼无辜地看我。

我直接一喝:“你撒谎,你这两天一定食欲不振,今天你突然有了食欲,才跑去吃烤全羊了!”

“你是谁?怎么知道……”赵曼她爸吃了一惊。

我懒得跟他废话,这个逼好面子,不肯说实话,差点误导了我!

赵曼的确是中邪了,从倒霉开始就中邪了,而且影响到了她父亲,父女连心,神光感应,本来他们两人都得死。

结果我来了。

那邪祟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神经,竟然放弃了赵曼父女,转头缠上我了。

这也是为什么赵曼额头斜纹消失了,而她爸突然有了食欲。

邪祟缠身,会影响人的感知、情感、食欲等等,赵曼她爸估计肠胃不好,一天能拉几回屎,因此影响最快的就是食欲。

想通了这一点,我顿感大祸临头,浑身发凉。

中邪我不怕,但我中的是二手邪。

是那邪祟主动放弃了赵曼,来搞我了。而且它没有通过介质,比如我的头发、指甲啥的,它就是这么光明正大突然搞我了,一搞就成。

这说明它不仅恐怖,还有意识有目的,这样的厉鬼,少之又少,我爷爷见了都要高呼一声牛逼。

“李十一,你脸色好难看,到底怎么了?”赵曼见我不说话,不安地询问。

怎么了?你个赵曼可害死我了。

但这些事不能跟她说,我们这行有自己的规矩。

“赵曼,你去找开发商,要千思湖小区的全景地图,包括后面的山,我都要一清二楚。”事情到了这一步,我知道没法逃了。

要驱邪,必须先弄清楚是什么邪,不然无从下手。

我脑子里已经盘算起了我爷爷留下的《天地太清神鉴》,现在大祸临头,可以看了吧?

赵曼见我严肃,赶紧跑去售楼部,我则在千思湖边绕着走,我感觉我这邪跟千思湖有关。

还没绕清楚,前面走来一个大胖子,惊奇地盯着我看。

我也盯着他看,凑近了认出了,竟是王东,就群里嘲讽我那家伙,最近莫名发福的。

他也认出我了,叫了一声:“李十一,你咋在这里?赵曼呢?”

敢情这家伙贼心不死,是来找赵曼的。

我没吭声,因为已经被他的肚子吸引了。

王东读书那会儿瘦得跟个猴似的,每次去了一趟厕所出来,我都感觉他瘦了半斤。现在他胖得夸张,脸、手、腿全部肿了,最夸张的是肚子,比女人十月怀胎还要大,走起路来一颠一颠的。

要不是在群里见过他天天臭美发的照片,我压根认不出他来。

“你愣啥呢?赵曼没事吧?”王东的小眼睛都被眼皮盖着,只能看到一点眼白。

我说你别管赵曼了,你要死了。

他当场冒火:“李十一,咱们好歹同学一场,合不来也不用咒我死吧?”

他一发火,肥出油的脸都在荡,我趁机一看,他命宫犯上天庭,印堂黑乎乎一片,就连鼻子下面的人中沟都有条若隐若现的黑线。

正所谓人中有黑线,饿鬼要开饭。

这伙计也中邪了。

我心里不由有了点安慰,拍拍他肩膀道:“王东啊,咱们高中三年合不来,死了倒是能葬一块儿去,以后就是好兄弟了。”

“我呸!要死你死,老子现在是包工头,混得好好的。”王东骂骂咧咧,然后饿了,从兜里取出个猪蹄撕开包装袋啃了起来。

我还想取笑他一下,赵曼却哼哧哼哧回来了。

她手里抓着个地图,跑得汗流浃背,胸前二两肉跟王东的肚腩一样一颠一簸的。

王东看愣了,咽了咽口水道:“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妙啊!”

“王东?”赵曼也看见了王东,喘了口气道,“你今天不用搞工地啊?”

“千思湖第五期完工了,我赚了一大笔,顺路过来看看你。”王东收起目光,摆出一副君子样。

我正要看地图,听见这话心思一动,王东在千思湖当包工头?

那他这中邪是不是也跟千思湖有关?

我忙问:“王东,你什么时候开始发福的?”

“得有半年了,半年前我接手了这边一个工程,越干越红火,人来运了挡都挡不住,哈哈。”王东拍拍自己的大肚腩,然后又啃猪蹄,饿了。

“半年胖成这样,你丫母猪赛大象,就是鼻子短。”

“李十一,你特么就非得损我?”王东不乐意了,毕竟他女神搁旁边看着。

我就跟他直说:“你开始发胖后,是不是越吃越能吃,就是不拉,现在一星期都未必拉一次。”

王东一愣,尴尬道:“便秘嘛,谁都有。”

“不是便秘,你是饿死鬼上身,只进不出,迟早撑破肚子,流得满地肥肠。”我严肃了起来。

王东哪儿信,歪着嘴骂我,还跟赵曼说我是神棍。

结果赵曼脸色也严肃:“王东,李十一救了我,你得信他。”

赵曼把小洋楼的事一五一十全说了。

王东听得一惊一乍,将信将疑,说不会这么邪门吧?

我说你不信算了,回去继续吃吧,我忙。

我找个地方坐下,开始看赵曼取来的地图。

这是精修的小区地图,能看到一共多少栋楼,还有符合比例的千思湖,以及小区后面的山。

正所谓看地先看水,望宅先望山,我专门数了一下山,竟有足足五座。

这千思湖豪宅区在市区,后边竟还有这么多山没有开发,实在奇怪。

“李十一,你咋就看上了?你先看看我啊,我真有事?”王东也想蹲下来,结果蹲半截跟要入土为安似的,索性站着望我。

“王东,你别打岔,影响到了李十一。”赵曼帮我说话。

王东又啃了一口猪蹄道:“你要看小区风水啊?这千思湖风水特别棒,五龙汲水,养育一方水土,所以卖得好。”

他是包工头,许是听人说的。

我心想没错,小区后面五座山的确构成了五龙汲水之势,水气蒸腾,被北风一送,全送千思湖了。

但我怎么看这五龙都不舒服,可地图上都是精修的,压根看不准确。

“王东,我想看看那五座山的真实样子,如果你帮我,我就不让你撑死。”

王东也是在千思湖中邪的,他说不定是个线索,我得跟他合作。

“这个简单,我给你弄个无人机,不过你要是骗我,我一屁股坐死你!”王东还是不完全信我,不过愿意试试。

我说行,他就打了电话,然后说开车去取,让我们等着。

我跟赵曼等着,赵曼这才问我:“李十一,王东真中邪了?”

“嗯,有饿死鬼缠上他了,八成也是千思湖的鬼。”

“千思湖那么多鬼?太可怕了。”赵曼靠近了我,一身香汗还在冒。

她这话倒是提醒了我,千思湖那么多鬼?

按理来说,一个地方不可能出现那么多鬼怪,鬼怪要么投胎去了,要么去找吃的,或者害人或者了愿。

哪有一窝蜂跑来千思湖的?

“千思湖小区有多久历史了?”我问道。

“09年就开工了吧,第一期到现在都十一年了,当时千思湖就在了。”

十一年!

我忽地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鬼怪不是汇聚于此,而是消失于此,不然十一年恶鬼汇聚,这里早就化作了阴魂死地了,莫说五龙汲水,就是一百条龙也汲不了。

问题是,千千万万的鬼大爷,为何会消失在千思湖。

这千思湖是鬼门关?

第四章 人中有黑线

鬼大爷吃了我的饭跑了,但我的邪还没有散!

现在我眼球起红丝,神光偏晦暗,再折腾个几天不死也残。

我就想不通了,这小洋楼是赵曼家的,她来来回回都多少次了,怎么她不中邪?反而是我中邪?

这么想着我再次打量赵曼的面相,想看出点蹊跷来。

赵曼一挽头发,还习惯性地补补妆。

我说你别补了,都靓得跟我村里翠花一个样了。

她就站直了让我看,知晓事情的严重性。

我左看右看,发现她着实光彩,肌肤水嫩嫩的,眼睛也炯炯有神,霉运早散了。

这还不算,她之前左额头上的斜纹竟然也没了!

本来那斜纹若还在,我不会多想的,毕竟她爸没事,那斜纹可能是正常现象。

但现在斜纹竟然消失了,那就不正常了。

我皱眉盘算了一阵,忽地灵光一闪:“赵曼,你再问问你爸,他到底有没有不舒服?”

“还问?”赵曼疑惑,不过还是掏出手机打电话,又开了免提。

电话一通,赵曼就问她爸有没有不舒服。

她爸又骂起来:“你个傻丫头,巴不得我出事是不是?我吃得好睡得好,刚才还吃了个烤全羊!”

赵曼无辜地看我。

我直接一喝:“你撒谎,你这两天一定食欲不振,今天你突然有了食欲,才跑去吃烤全羊了!”

“你是谁?怎么知道……”赵曼她爸吃了一惊。

我懒得跟他废话,这个逼好面子,不肯说实话,差点误导了我!

赵曼的确是中邪了,从倒霉开始就中邪了,而且影响到了她父亲,父女连心,神光感应,本来他们两人都得死。

结果我来了。

那邪祟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神经,竟然放弃了赵曼父女,转头缠上我了。

这也是为什么赵曼额头斜纹消失了,而她爸突然有了食欲。

邪祟缠身,会影响人的感知、情感、食欲等等,赵曼她爸估计肠胃不好,一天能拉几回屎,因此影响最快的就是食欲。

想通了这一点,我顿感大祸临头,浑身发凉。

中邪我不怕,但我中的是二手邪。

是那邪祟主动放弃了赵曼,来搞我了。而且它没有通过介质,比如我的头发、指甲啥的,它就是这么光明正大突然搞我了,一搞就成。

这说明它不仅恐怖,还有意识有目的,这样的厉鬼,少之又少,我爷爷见了都要高呼一声牛逼。

“李十一,你脸色好难看,到底怎么了?”赵曼见我不说话,不安地询问。

怎么了?你个赵曼可害死我了。

但这些事不能跟她说,我们这行有自己的规矩。

“赵曼,你去找开发商,要千思湖小区的全景地图,包括后面的山,我都要一清二楚。”事情到了这一步,我知道没法逃了。

要驱邪,必须先弄清楚是什么邪,不然无从下手。

我脑子里已经盘算起了我爷爷留下的《天地太清神鉴》,现在大祸临头,可以看了吧?

赵曼见我严肃,赶紧跑去售楼部,我则在千思湖边绕着走,我感觉我这邪跟千思湖有关。

还没绕清楚,前面走来一个大胖子,惊奇地盯着我看。

我也盯着他看,凑近了认出了,竟是王东,就群里嘲讽我那家伙,最近莫名发福的。

他也认出我了,叫了一声:“李十一,你咋在这里?赵曼呢?”

敢情这家伙贼心不死,是来找赵曼的。

我没吭声,因为已经被他的肚子吸引了。

王东读书那会儿瘦得跟个猴似的,每次去了一趟厕所出来,我都感觉他瘦了半斤。现在他胖得夸张,脸、手、腿全部肿了,最夸张的是肚子,比女人十月怀胎还要大,走起路来一颠一颠的。

要不是在群里见过他天天臭美发的照片,我压根认不出他来。

“你愣啥呢?赵曼没事吧?”王东的小眼睛都被眼皮盖着,只能看到一点眼白。

我说你别管赵曼了,你要死了。

他当场冒火:“李十一,咱们好歹同学一场,合不来也不用咒我死吧?”

他一发火,肥出油的脸都在荡,我趁机一看,他命宫犯上天庭,印堂黑乎乎一片,就连鼻子下面的人中沟都有条若隐若现的黑线。

正所谓人中有黑线,饿鬼要开饭。

这伙计也中邪了。

我心里不由有了点安慰,拍拍他肩膀道:“王东啊,咱们高中三年合不来,死了倒是能葬一块儿去,以后就是好兄弟了。”

“我呸!要死你死,老子现在是包工头,混得好好的。”王东骂骂咧咧,然后饿了,从兜里取出个猪蹄撕开包装袋啃了起来。

我还想取笑他一下,赵曼却哼哧哼哧回来了。

她手里抓着个地图,跑得汗流浃背,胸前二两肉跟王东的肚腩一样一颠一簸的。

王东看愣了,咽了咽口水道:“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妙啊!”

“王东?”赵曼也看见了王东,喘了口气道,“你今天不用搞工地啊?”

“千思湖第五期完工了,我赚了一大笔,顺路过来看看你。”王东收起目光,摆出一副君子样。

我正要看地图,听见这话心思一动,王东在千思湖当包工头?

那他这中邪是不是也跟千思湖有关?

我忙问:“王东,你什么时候开始发福的?”

“得有半年了,半年前我接手了这边一个工程,越干越红火,人来运了挡都挡不住,哈哈。”王东拍拍自己的大肚腩,然后又啃猪蹄,饿了。

“半年胖成这样,你丫母猪赛大象,就是鼻子短。”

“李十一,你特么就非得损我?”王东不乐意了,毕竟他女神搁旁边看着。

我就跟他直说:“你开始发胖后,是不是越吃越能吃,就是不拉,现在一星期都未必拉一次。”

王东一愣,尴尬道:“便秘嘛,谁都有。”

“不是便秘,你是饿死鬼上身,只进不出,迟早撑破肚子,流得满地肥肠。”我严肃了起来。

王东哪儿信,歪着嘴骂我,还跟赵曼说我是神棍。

结果赵曼脸色也严肃:“王东,李十一救了我,你得信他。”

赵曼把小洋楼的事一五一十全说了。

王东听得一惊一乍,将信将疑,说不会这么邪门吧?

我说你不信算了,回去继续吃吧,我忙。

我找个地方坐下,开始看赵曼取来的地图。

这是精修的小区地图,能看到一共多少栋楼,还有符合比例的千思湖,以及小区后面的山。

正所谓看地先看水,望宅先望山,我专门数了一下山,竟有足足五座。

这千思湖豪宅区在市区,后边竟还有这么多山没有开发,实在奇怪。

“李十一,你咋就看上了?你先看看我啊,我真有事?”王东也想蹲下来,结果蹲半截跟要入土为安似的,索性站着望我。

“王东,你别打岔,影响到了李十一。”赵曼帮我说话。

王东又啃了一口猪蹄道:“你要看小区风水啊?这千思湖风水特别棒,五龙汲水,养育一方水土,所以卖得好。”

他是包工头,许是听人说的。

我心想没错,小区后面五座山的确构成了五龙汲水之势,水气蒸腾,被北风一送,全送千思湖了。

但我怎么看这五龙都不舒服,可地图上都是精修的,压根看不准确。

“王东,我想看看那五座山的真实样子,如果你帮我,我就不让你撑死。”

王东也是在千思湖中邪的,他说不定是个线索,我得跟他合作。

“这个简单,我给你弄个无人机,不过你要是骗我,我一屁股坐死你!”王东还是不完全信我,不过愿意试试。

我说行,他就打了电话,然后说开车去取,让我们等着。

我跟赵曼等着,赵曼这才问我:“李十一,王东真中邪了?”

“嗯,有饿死鬼缠上他了,八成也是千思湖的鬼。”

“千思湖那么多鬼?太可怕了。”赵曼靠近了我,一身香汗还在冒。

她这话倒是提醒了我,千思湖那么多鬼?

按理来说,一个地方不可能出现那么多鬼怪,鬼怪要么投胎去了,要么去找吃的,或者害人或者了愿。

哪有一窝蜂跑来千思湖的?

“千思湖小区有多久历史了?”我问道。

“09年就开工了吧,第一期到现在都十一年了,当时千思湖就在了。”

十一年!

我忽地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鬼怪不是汇聚于此,而是消失于此,不然十一年恶鬼汇聚,这里早就化作了阴魂死地了,莫说五龙汲水,就是一百条龙也汲不了。

问题是,千千万万的鬼大爷,为何会消失在千思湖。

这千思湖是鬼门关?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