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1 14:08:06

万千鬼怪为何会消失在千思湖?

我琢磨不通,也看不尽千思湖的地形,只能等王东的无人机了。

也没多久,王东抱着一个足足有半米长的大疆无人机来了,造型就突出一个浮夸。

我说你哪儿弄的无人机?搁米国佬家里偷的?

“我用得着偷?我可是包工头,买个无人机不费劲儿,老子专门用来看工地,这样我可以坐办公室吹空调。”王东有点嘚瑟,总喜欢晒他有钱。

我不跟他废话,让他把无人机送上天,绕着千思湖小区飞,我要好好看看地势格局。

王东说稍等,他跟千思湖吕老板请示一下先。

我忙打住:“这事保密,不准跟任何外人说,免得打草惊蛇。”

千思湖吕老板是小区的缔造者,他八成知晓千思湖的一些秘密,我暂时不能惊扰他。

王东不笨,一点就通,说:“那咱们偷偷摸摸来,去楼顶放飞机。”

我说行,三人直接找到了一栋楼,去了楼顶。

这楼顶就是三十多层了,站在这里居高临下,可以看见整个千思湖,但距离太远也看不清楚。

我转身看看小区后面的五座山,五座山不是连在一起的,它们之间有道路隔开,方位各有不同。山后方是城区西岸,十分的繁华。

按理来说,城市规划肯定得铲平这五座山的,不知为何任由其立着。

“这五座山为什么不开发?”我看向王东。

王东捣鼓着无人机,抬头答道:“这些山头是吕老板的,他说留着以后搞个市民景点啥的,上边儿也不好强开发啊。”

说白了,吕老板不肯卖。

我点点头,让王东放飞无人机。

很快,无人机盘旋着飞了出去,首先飞向五座山。

拍摄到的画面传回王东的手机,比小皇片还要清晰。

我盯着看,时不时让王东调整高度和方向,一座一座慢慢看。看了足足半小时,王东手机都发烫了,着急道:“李十一,你看出什么名堂没有?”

我看得差不多了,心里有了一点计较,不过还是很诧异。

我就问:“小区前面没有山是吧?”

“当然没有,那是市里商业区了,能有什么山?”王东摇头,赵曼也详细说了一下,前面保准是没有山的。

我摸着下巴想了想,一指千思湖:“无人机下去,在湖面飞行。”

“好勒。”王东立马开干。

很快,千思湖的画面映入手机屏幕,我凝目看着,重点看那些凉亭。

千思湖上有桥有凉亭,凉亭方位也不尽相同,一共有三个。

看了个大概,我又扭头看五座山,挨个看他们的方位,东方震宫、东南巽宫、南方离宫……

“我知道了,好大的手笔!”我忽地叫了一声,吓得赵曼一抖,以为见鬼了。

王东也一哆嗦,肥肉颠了两颠:“我靠,李十一你要吓死我啊!”

“走,去凉亭!”我二话不说,心里有了大概的计较,只需要确认即可,如果真如我所想,那麻烦就大了。

王东和赵曼见我脸色严肃,也不敢怠慢,赶紧跟我下去了。

我领着他们跑上千思湖的小桥,挨个看凉亭。其实也不是看凉亭,而是看水。

我选定一个凉亭,低头看了看亭柱旁边的水,水质发青偏黑,气味仿佛老坛酸菜一样,从水底深处直冲上来。

“李十一,你瞅啥啊,这里的水跟别处不都一样吗?”王东疑惑道。

“你肉眼凡胎哪里看得清?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凉亭柱子深入水底二十丈,跟小区后面的五座山差不多高!”我吸了口气,知道麻烦大了。

王东大吃一惊:“怎么可能?二十丈可是六十多米,你家凉亭要打这么深的地基?世贸中心啊!”

“我一半是看的一半是猜的,山有多高,亭有多深,五山三亭,合共八门!”我指了指湖中的三个凉亭,“你们看亭的方位,西北乾宫、北方艮宫、北方坎宫。”

王东和赵曼一脸懵逼:“啥啥宫?”

“这是奇门遁甲中的方位,每一个方位代表一道门。开、休、生、伤、杜、景、死、惊!有人利用五座山和三个凉亭,形成了奇门遁甲中的八门,引鬼入湖,所以千思湖的鬼那么多!”我解释道。

奇门遁甲乃最复杂最古老的术数之一,跟风水相术有类似之处,但也有完全相反之处,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

王东和赵曼完全不懂,奇道:“这啥啥八门,怎么引鬼入湖?”

“重点在于我们脚下这个凉亭,这个凉亭位于西南坤宫,是死门,其余七门调动地势煞气,将死门伪装成鬼门,鬼怪无法分辨,以为这里可以投胎,全冲了进来。”我指了指脚下,“这下边儿二十丈,就是鬼怪的无底深渊,它们全遭了秧。”

王东和赵曼都吓了一跳,王东甚至一下子跳到了座椅上去,抱着柱子跟母猪上树一样。

“你是说,我们脚下踩着万千鬼怪?”赵曼额头冒出了汗,浑身不自在,毕竟站人鬼怪坟头了。

我点点头:“这叫鬼开八门,是极其邪门的奇门阵法。”

“我懂了,这是半自动档风水,五龙汲水是自动档,三个凉亭是手动档。”王东插了一嘴,心慌慌地四处乱看。

赵曼则询问:“李十一,这下怎么办?是不是要破开这个风水?”

“破不开也不敢破,一旦破了,万千鬼怪就解脱了,冲出这千思湖整个城市的人都要遭殃。”我凝重道,这种格局,非风水大能不可破。

我只是个算命的,虽然听爷爷讲得多,认识得也多,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破除。

“还破啥破啊,赶紧跑吧!”王东已经怂了,催促快跑,别搁人家坟头站着了。

我也没有多留,因为已经搞清楚这里的格局了,继续留着无用,我得开始下一步。

“王东,你这两天不准吃饭,只能喝水,一定要忍住,第三天我去找你,帮你驱邪。”在回去的路上,我严厉叮嘱王东。

王东一听肠子都要抽筋:“那我不得饿死啊,我一天吃得比熊猫还多。”

“那是饿死鬼想吃不是你想吃,但它不是人,吃人的食物是不会饱的,所以无论你吃多少,它都不会饱,而你会被撑死。”

正所谓人吃饭鬼吃香,那饿死鬼显然留恋人间,还天天想吃饭,如何能饱?

王东耸拉着脸:“可我忍不住啊,除非绑起来。”

“那就绑起来,找你手下嘴巴严信得过的工人把你绑着,就绑在工地,工地人多阳气旺,可以压制饿死鬼的邪气。”我越说越严厉。

王东也是怕死,一咬牙说好吧,豁出去了!

“那我该干嘛?”赵曼左看右看,发现没有她能干的事儿了。

“赵曼,你是广播台的播音员,应该有人脉,你去打探一下千思湖吕老板的来头。”我给了任务。

赵曼一噘嘴:“你要我色诱啊?”

“不行不行,我也有人脉,我去色诱……不是,我去打探!”王东自告奋勇。

我一瞪眼:“你不怕死是吧?赶紧回去绑工地上!赵曼你不是色诱,就是打探一下,吕老板是个关键人物。”

两人都听话,各自离去了。

我则回到租房,再看一下自己的脸色,发现脸色越来越差,眼中的血丝仿佛虫子一样要蠕出来。

邪气越来越严重了,我如果不尽快收拾让我中邪的鬼怪,必死无疑!

我的办法只有一个,问王东身上的饿死鬼,只有鬼怪能最快发现鬼怪。

但要逼出饿死鬼,必须先饿王东两天,我得熬过这两天才行。

我的目光看向了卧室的木箱子。

那是个老古董了,里面装着我老李家的一些物件,包括我爷爷留下的《天地太清神鉴》。

我吸口气稳稳伸,现在死到临头了,只能看看这本书找出解决之法!

第五章 诡开八门

万千鬼怪为何会消失在千思湖?

我琢磨不通,也看不尽千思湖的地形,只能等王东的无人机了。

也没多久,王东抱着一个足足有半米长的大疆无人机来了,造型就突出一个浮夸。

我说你哪儿弄的无人机?搁米国佬家里偷的?

“我用得着偷?我可是包工头,买个无人机不费劲儿,老子专门用来看工地,这样我可以坐办公室吹空调。”王东有点嘚瑟,总喜欢晒他有钱。

我不跟他废话,让他把无人机送上天,绕着千思湖小区飞,我要好好看看地势格局。

王东说稍等,他跟千思湖吕老板请示一下先。

我忙打住:“这事保密,不准跟任何外人说,免得打草惊蛇。”

千思湖吕老板是小区的缔造者,他八成知晓千思湖的一些秘密,我暂时不能惊扰他。

王东不笨,一点就通,说:“那咱们偷偷摸摸来,去楼顶放飞机。”

我说行,三人直接找到了一栋楼,去了楼顶。

这楼顶就是三十多层了,站在这里居高临下,可以看见整个千思湖,但距离太远也看不清楚。

我转身看看小区后面的五座山,五座山不是连在一起的,它们之间有道路隔开,方位各有不同。山后方是城区西岸,十分的繁华。

按理来说,城市规划肯定得铲平这五座山的,不知为何任由其立着。

“这五座山为什么不开发?”我看向王东。

王东捣鼓着无人机,抬头答道:“这些山头是吕老板的,他说留着以后搞个市民景点啥的,上边儿也不好强开发啊。”

说白了,吕老板不肯卖。

我点点头,让王东放飞无人机。

很快,无人机盘旋着飞了出去,首先飞向五座山。

拍摄到的画面传回王东的手机,比小皇片还要清晰。

我盯着看,时不时让王东调整高度和方向,一座一座慢慢看。看了足足半小时,王东手机都发烫了,着急道:“李十一,你看出什么名堂没有?”

我看得差不多了,心里有了一点计较,不过还是很诧异。

我就问:“小区前面没有山是吧?”

“当然没有,那是市里商业区了,能有什么山?”王东摇头,赵曼也详细说了一下,前面保准是没有山的。

我摸着下巴想了想,一指千思湖:“无人机下去,在湖面飞行。”

“好勒。”王东立马开干。

很快,千思湖的画面映入手机屏幕,我凝目看着,重点看那些凉亭。

千思湖上有桥有凉亭,凉亭方位也不尽相同,一共有三个。

看了个大概,我又扭头看五座山,挨个看他们的方位,东方震宫、东南巽宫、南方离宫……

“我知道了,好大的手笔!”我忽地叫了一声,吓得赵曼一抖,以为见鬼了。

王东也一哆嗦,肥肉颠了两颠:“我靠,李十一你要吓死我啊!”

“走,去凉亭!”我二话不说,心里有了大概的计较,只需要确认即可,如果真如我所想,那麻烦就大了。

王东和赵曼见我脸色严肃,也不敢怠慢,赶紧跟我下去了。

我领着他们跑上千思湖的小桥,挨个看凉亭。其实也不是看凉亭,而是看水。

我选定一个凉亭,低头看了看亭柱旁边的水,水质发青偏黑,气味仿佛老坛酸菜一样,从水底深处直冲上来。

“李十一,你瞅啥啊,这里的水跟别处不都一样吗?”王东疑惑道。

“你肉眼凡胎哪里看得清?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凉亭柱子深入水底二十丈,跟小区后面的五座山差不多高!”我吸了口气,知道麻烦大了。

王东大吃一惊:“怎么可能?二十丈可是六十多米,你家凉亭要打这么深的地基?世贸中心啊!”

“我一半是看的一半是猜的,山有多高,亭有多深,五山三亭,合共八门!”我指了指湖中的三个凉亭,“你们看亭的方位,西北乾宫、北方艮宫、北方坎宫。”

王东和赵曼一脸懵逼:“啥啥宫?”

“这是奇门遁甲中的方位,每一个方位代表一道门。开、休、生、伤、杜、景、死、惊!有人利用五座山和三个凉亭,形成了奇门遁甲中的八门,引鬼入湖,所以千思湖的鬼那么多!”我解释道。

奇门遁甲乃最复杂最古老的术数之一,跟风水相术有类似之处,但也有完全相反之处,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

王东和赵曼完全不懂,奇道:“这啥啥八门,怎么引鬼入湖?”

“重点在于我们脚下这个凉亭,这个凉亭位于西南坤宫,是死门,其余七门调动地势煞气,将死门伪装成鬼门,鬼怪无法分辨,以为这里可以投胎,全冲了进来。”我指了指脚下,“这下边儿二十丈,就是鬼怪的无底深渊,它们全遭了秧。”

王东和赵曼都吓了一跳,王东甚至一下子跳到了座椅上去,抱着柱子跟母猪上树一样。

“你是说,我们脚下踩着万千鬼怪?”赵曼额头冒出了汗,浑身不自在,毕竟站人鬼怪坟头了。

我点点头:“这叫鬼开八门,是极其邪门的奇门阵法。”

“我懂了,这是半自动档风水,五龙汲水是自动档,三个凉亭是手动档。”王东插了一嘴,心慌慌地四处乱看。

赵曼则询问:“李十一,这下怎么办?是不是要破开这个风水?”

“破不开也不敢破,一旦破了,万千鬼怪就解脱了,冲出这千思湖整个城市的人都要遭殃。”我凝重道,这种格局,非风水大能不可破。

我只是个算命的,虽然听爷爷讲得多,认识得也多,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破除。

“还破啥破啊,赶紧跑吧!”王东已经怂了,催促快跑,别搁人家坟头站着了。

我也没有多留,因为已经搞清楚这里的格局了,继续留着无用,我得开始下一步。

“王东,你这两天不准吃饭,只能喝水,一定要忍住,第三天我去找你,帮你驱邪。”在回去的路上,我严厉叮嘱王东。

王东一听肠子都要抽筋:“那我不得饿死啊,我一天吃得比熊猫还多。”

“那是饿死鬼想吃不是你想吃,但它不是人,吃人的食物是不会饱的,所以无论你吃多少,它都不会饱,而你会被撑死。”

正所谓人吃饭鬼吃香,那饿死鬼显然留恋人间,还天天想吃饭,如何能饱?

王东耸拉着脸:“可我忍不住啊,除非绑起来。”

“那就绑起来,找你手下嘴巴严信得过的工人把你绑着,就绑在工地,工地人多阳气旺,可以压制饿死鬼的邪气。”我越说越严厉。

王东也是怕死,一咬牙说好吧,豁出去了!

“那我该干嘛?”赵曼左看右看,发现没有她能干的事儿了。

“赵曼,你是广播台的播音员,应该有人脉,你去打探一下千思湖吕老板的来头。”我给了任务。

赵曼一噘嘴:“你要我色诱啊?”

“不行不行,我也有人脉,我去色诱……不是,我去打探!”王东自告奋勇。

我一瞪眼:“你不怕死是吧?赶紧回去绑工地上!赵曼你不是色诱,就是打探一下,吕老板是个关键人物。”

两人都听话,各自离去了。

我则回到租房,再看一下自己的脸色,发现脸色越来越差,眼中的血丝仿佛虫子一样要蠕出来。

邪气越来越严重了,我如果不尽快收拾让我中邪的鬼怪,必死无疑!

我的办法只有一个,问王东身上的饿死鬼,只有鬼怪能最快发现鬼怪。

但要逼出饿死鬼,必须先饿王东两天,我得熬过这两天才行。

我的目光看向了卧室的木箱子。

那是个老古董了,里面装着我老李家的一些物件,包括我爷爷留下的《天地太清神鉴》。

我吸口气稳稳伸,现在死到临头了,只能看看这本书找出解决之法!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