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1 14:14:59

打开木箱子,我取出了爷爷留给我的《天地太清神鉴》。

这是我们老李家一脉单传的书,每一代不到万不得已都不能看。

我稳稳伸,翻开了发黄的书页,扉页一行强劲有力的手写字映入眼帘:一口太清气,荡涤三万里!

好嚣张的话!

但我不多看,继续往下翻,翻看起了上卷。

这上卷毫无亮点,记载了一些茅山、崂山、龙虎山等道门派系的驱鬼法子,有些甚至连网上都能查到。

我也大多听说过,一看就懂,相当的简单。

但这跟“太清”二字有啥关系?照着我爷爷的话说,我们太清可是跟麻衣、青囊、尸衣等派系平起平坐的,怎么没有自己特色呢?

我继续翻看,很快看完了上卷,这些术法、阵法、符箓啥的,无需细看,只要学会了手法就能施展。

终于,我翻到了下卷,开头一个扉页,上书一行字:“各派修阳太清修阴,以鬼之道灭鬼之势,太清者即为鬼—李大霄。”

我看到那丑不拉几的字和署名不由浑身一震,因为李大霄是我父亲,他在我小时候就失踪了,我对他毫无印象!

我父亲也看了《天地太清神鉴》!

一时间,我思绪都乱了,但想想自己大难临头,由不得多想,赶紧翻开了下卷。

这一看,我看了足足半天,越看越凝重,也明白我爸留下的字是什么意思了。

人生来就有阴阳,只是活人主阳死人主阴,像茅山、龙虎山、麻衣等等派系,无一不是修阳气炼神光,讲究一个浩然正气,威慑邪祟。

但太清不同,太清修阴,讲究人鬼同路,我即为鬼,大鬼吃小鬼,小鬼吞野鬼!

粗暴逆天、邪门歪道!

我踌躇了起来,作为一个风水师,我对各门各派都还算了解,从未听说过这种法门,人变成鬼,那还能活?

正思考着,脑袋忽地晕眩,喉头一甜竟是吐出一口黑血来。

不好,邪气入肝脏了!

我由不得多想了,按照书中姿势盘坐,观想下丹田,提起一口气,意念集中在眉心,开始修阴。

还别说,一试就有了感觉,额头和肩膀的阳火开始微弱,而皮肤凉丝丝的。到了这一步,已经不能回头了,我紧闭双眼,彻底陷入了“修阴变鬼”之中。

等到清醒,竟已经是凌晨三四点了。

我手脚冰凉,但体内却暖洋洋的。

我又去照了照镜子,发现眼中血丝已经消失了,下眼睑的倒三角黑圈也淡了许多。我感觉自己有点鬼的气息,虽然跟人没有两样,但鬼怪见了肯定会大声招呼:“嘿,老哥去哪儿害人啊?”

我心下不由惊疑,书中说了,太清是极难练就的,先要阳转阴,还得在阴气重的地方以及子夜时修炼,寻常人一月入门都是厉害的了。

我情急之下就坐在家里练了,竟然一下子就成了!

我再想一想,莫非是那邪气助了我一臂之力?邪气入体,我本身就阴气压制了阳气,人不人鬼不鬼的,这就是阳转阴了!我瞎猫碰着死耗子把邪气给炼成太清气了!

这么想着不由笑开了花:老子让你缠我,继续来啊!

正乐着,眼球忽地发痛,我对镜一看,血丝竟又出现了。显然那邪祟察觉到了不对,加大了力度,继续祸害我!

我也是火大,当即盘下双腿,继续练太清气!

等再次苏醒,已是中午时分,我感觉精神越发抖擞,就是皮肤很凉,跟尸体似的。再看眼球,血丝又不见了,邪气果然被炼化了!

“哈哈,你特么的继续咒我啊,老子全给你炼了!”我不由大乐,那邪祟简直是在给我送营养品啊!

乐完了,我大吃了一顿,手里抓着书继续琢磨,先找个法子解决王东体内的饿死鬼。我之前其实没有太大的把握,打算用民间方子来驱邪,先引鬼现身,在用黑狗血泼它。

这样很危险,一旦失败就完了。

但现在,我体内有了一丝太清气,可以利用书中诸多法门了,至少可以画个有功效的符了!

安全便捷,马到功成!

这时赵曼给我打来语音:“李十一,王东情况不对,他一直抽搐,喝的水全吐了出来。”

我一听暗想不妙,那饿死鬼发飙了,它比我想象中的要厉害许多。

那不能等两天了,我得立刻用刚学的法子来收拾它,免得王东死球了。

“赵曼,你立刻去购买红线、朱砂、高香、黄纸、毛笔,然后来接我去找王东。”我吩咐道。

赵曼说好,立刻去办了。

也就半小时,她来接我了,我们两人赶忙去了王东的工地。

工地是新工地,已经不在千思湖了。

工地上乱七八糟,搭着一些棚子,王东就在其中一个棚子,几个工人正在照看他,一直给他喝水。

我进棚子一看,好家伙,王东被五花大绑捆在柱子上,浑身发抖,肚皮一鼓一鼓的青筋毕露,嘴里一直在呕吐,脸色黑得跟非洲人似的。

而他人中的黑线都要钻进鼻子里去了,特别的明显。

“怎么办啊?要不要叫救护车?”赵曼心惊,要不是相信我,她早就叫救护车了。

我说不用,这是饿死鬼饿了,想吃东西,给它点东西吃就行了。

赵曼一听,立刻要去买烧鸭。

我说你买个球,鬼吃的跟人吃的能一样吗?

说话间,我已经拉起了红线,把王东围了起来。工人们面面相觑,不知道搞什么鬼。

我便道:“哥几个,去棚顶把遮阳布给撕开,不过别掀开,等我命令再掀!”

工人们显然得到了王东的叮嘱,都是嘴巴严的人,他们没有异议,上棚顶去了。

撕拉撕拉几声,棚顶就撕开了,只要一掀,太阳光就能照到棚里来。

此时我已经把王东围了起来,又取来毛笔、朱砂、黄纸,画了一个守灵符,手指在眉间一捏太清气,弹入了符中。

这是我刚学的,幸好小时候跟着爷爷画过不少符,不然还画不来。

画好后,我交给赵曼:“待会我喊贴,你就立刻贴在王东额头上,要是慢了,饿死鬼又进去了。”

赵曼有点发怵,哆嗦道:“饿死鬼要出来啊?”

“不出来干嘛?当王东的蛔虫啊。”

我继续忙碌,在王东面前的红线外点燃了三支高香,所谓高香就是很长很粗的大香,高举在头顶,显得很滑稽。

我得给饿死鬼烧高香,整个满汉全席,不然街边摊它不肯出来吃。

香点燃了,气味一飘,王东立刻不抽搐了,而是猛地睁开双眼,直勾勾盯着高香。

棚上工人看戏,见状不由吓得打摆子,差点没掉下来。赵曼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两步,我忙瞪她一眼,她又硬着头皮走了回去。

我则低下头,对着王东拜了起来:“上仙,吃饭了。”

我心里头其实在骂,这狗日的王东,害得我拜他,一个死鬼我也得哄它做上仙!

但没办法,我才开始学太清术,一些大法力无法施展,只能玩点基础的驱鬼术。

王东肚皮鼓了一下,一下子坐直了,然后跟僵尸一样往前挪,鼻孔张大,死命吸香气。

我就一步步往后退,很快,王东碰到了红线,嘴巴里发出尖叫,猛地又缩了回去。

红线围着他,他出不来!

我继续拜,王东尝试了好几次,都出不来。

终于,他倒下了,棚里莫名起了一股阴风。

我心尖一抖,知道饿死鬼从王东体内出来了,它受不了诱惑。

我停下不动,死死盯着高香的顶部,下一刻,那顶部燃烧的速度加快了几十倍,仿佛快放一样,眨眼间高香就烧了一半!

饿死鬼在吃香了,而且几秒钟就能吃完!

我猛地大喝:“掀布!”

棚上工人心惊胆战,手忙脚乱地掀开了布。瞬间阳光照射进来,落在了地上,而我面前的光芒中出现了一道黑影,嘴巴里发出诡异的惨叫,同时飞快冲向王东。

“赵曼,贴!”我再次大叫。

赵曼人都吓傻了,好在她距离王东近,猛跑两步,人一个趔趄,正好扑在王东身上,手中的守灵符恰好落在了王东额头。

那黑影慢了一步,撞在王东身上被守灵符弹开,滚落在地,被太阳烤得嗷嗷叫。

我松了口气,太阳就是天然的阵法,困住了受伤的饿死鬼。

我再次抓起毛笔和黄纸,用朱砂沾墨,画了一个通灵符,再点燃烧成灰,一口喝入了肚中。

一下肚,我就听懂了饿死鬼的惨叫,她在求饶:“大师饶命大师饶命啊!”

第六章 厌食症饿死诡

打开木箱子,我取出了爷爷留给我的《天地太清神鉴》。

这是我们老李家一脉单传的书,每一代不到万不得已都不能看。

我稳稳伸,翻开了发黄的书页,扉页一行强劲有力的手写字映入眼帘:一口太清气,荡涤三万里!

好嚣张的话!

但我不多看,继续往下翻,翻看起了上卷。

这上卷毫无亮点,记载了一些茅山、崂山、龙虎山等道门派系的驱鬼法子,有些甚至连网上都能查到。

我也大多听说过,一看就懂,相当的简单。

但这跟“太清”二字有啥关系?照着我爷爷的话说,我们太清可是跟麻衣、青囊、尸衣等派系平起平坐的,怎么没有自己特色呢?

我继续翻看,很快看完了上卷,这些术法、阵法、符箓啥的,无需细看,只要学会了手法就能施展。

终于,我翻到了下卷,开头一个扉页,上书一行字:“各派修阳太清修阴,以鬼之道灭鬼之势,太清者即为鬼—李大霄。”

我看到那丑不拉几的字和署名不由浑身一震,因为李大霄是我父亲,他在我小时候就失踪了,我对他毫无印象!

我父亲也看了《天地太清神鉴》!

一时间,我思绪都乱了,但想想自己大难临头,由不得多想,赶紧翻开了下卷。

这一看,我看了足足半天,越看越凝重,也明白我爸留下的字是什么意思了。

人生来就有阴阳,只是活人主阳死人主阴,像茅山、龙虎山、麻衣等等派系,无一不是修阳气炼神光,讲究一个浩然正气,威慑邪祟。

但太清不同,太清修阴,讲究人鬼同路,我即为鬼,大鬼吃小鬼,小鬼吞野鬼!

粗暴逆天、邪门歪道!

我踌躇了起来,作为一个风水师,我对各门各派都还算了解,从未听说过这种法门,人变成鬼,那还能活?

正思考着,脑袋忽地晕眩,喉头一甜竟是吐出一口黑血来。

不好,邪气入肝脏了!

我由不得多想了,按照书中姿势盘坐,观想下丹田,提起一口气,意念集中在眉心,开始修阴。

还别说,一试就有了感觉,额头和肩膀的阳火开始微弱,而皮肤凉丝丝的。到了这一步,已经不能回头了,我紧闭双眼,彻底陷入了“修阴变鬼”之中。

等到清醒,竟已经是凌晨三四点了。

我手脚冰凉,但体内却暖洋洋的。

我又去照了照镜子,发现眼中血丝已经消失了,下眼睑的倒三角黑圈也淡了许多。我感觉自己有点鬼的气息,虽然跟人没有两样,但鬼怪见了肯定会大声招呼:“嘿,老哥去哪儿害人啊?”

我心下不由惊疑,书中说了,太清是极难练就的,先要阳转阴,还得在阴气重的地方以及子夜时修炼,寻常人一月入门都是厉害的了。

我情急之下就坐在家里练了,竟然一下子就成了!

我再想一想,莫非是那邪气助了我一臂之力?邪气入体,我本身就阴气压制了阳气,人不人鬼不鬼的,这就是阳转阴了!我瞎猫碰着死耗子把邪气给炼成太清气了!

这么想着不由笑开了花:老子让你缠我,继续来啊!

正乐着,眼球忽地发痛,我对镜一看,血丝竟又出现了。显然那邪祟察觉到了不对,加大了力度,继续祸害我!

我也是火大,当即盘下双腿,继续练太清气!

等再次苏醒,已是中午时分,我感觉精神越发抖擞,就是皮肤很凉,跟尸体似的。再看眼球,血丝又不见了,邪气果然被炼化了!

“哈哈,你特么的继续咒我啊,老子全给你炼了!”我不由大乐,那邪祟简直是在给我送营养品啊!

乐完了,我大吃了一顿,手里抓着书继续琢磨,先找个法子解决王东体内的饿死鬼。我之前其实没有太大的把握,打算用民间方子来驱邪,先引鬼现身,在用黑狗血泼它。

这样很危险,一旦失败就完了。

但现在,我体内有了一丝太清气,可以利用书中诸多法门了,至少可以画个有功效的符了!

安全便捷,马到功成!

这时赵曼给我打来语音:“李十一,王东情况不对,他一直抽搐,喝的水全吐了出来。”

我一听暗想不妙,那饿死鬼发飙了,它比我想象中的要厉害许多。

那不能等两天了,我得立刻用刚学的法子来收拾它,免得王东死球了。

“赵曼,你立刻去购买红线、朱砂、高香、黄纸、毛笔,然后来接我去找王东。”我吩咐道。

赵曼说好,立刻去办了。

也就半小时,她来接我了,我们两人赶忙去了王东的工地。

工地是新工地,已经不在千思湖了。

工地上乱七八糟,搭着一些棚子,王东就在其中一个棚子,几个工人正在照看他,一直给他喝水。

我进棚子一看,好家伙,王东被五花大绑捆在柱子上,浑身发抖,肚皮一鼓一鼓的青筋毕露,嘴里一直在呕吐,脸色黑得跟非洲人似的。

而他人中的黑线都要钻进鼻子里去了,特别的明显。

“怎么办啊?要不要叫救护车?”赵曼心惊,要不是相信我,她早就叫救护车了。

我说不用,这是饿死鬼饿了,想吃东西,给它点东西吃就行了。

赵曼一听,立刻要去买烧鸭。

我说你买个球,鬼吃的跟人吃的能一样吗?

说话间,我已经拉起了红线,把王东围了起来。工人们面面相觑,不知道搞什么鬼。

我便道:“哥几个,去棚顶把遮阳布给撕开,不过别掀开,等我命令再掀!”

工人们显然得到了王东的叮嘱,都是嘴巴严的人,他们没有异议,上棚顶去了。

撕拉撕拉几声,棚顶就撕开了,只要一掀,太阳光就能照到棚里来。

此时我已经把王东围了起来,又取来毛笔、朱砂、黄纸,画了一个守灵符,手指在眉间一捏太清气,弹入了符中。

这是我刚学的,幸好小时候跟着爷爷画过不少符,不然还画不来。

画好后,我交给赵曼:“待会我喊贴,你就立刻贴在王东额头上,要是慢了,饿死鬼又进去了。”

赵曼有点发怵,哆嗦道:“饿死鬼要出来啊?”

“不出来干嘛?当王东的蛔虫啊。”

我继续忙碌,在王东面前的红线外点燃了三支高香,所谓高香就是很长很粗的大香,高举在头顶,显得很滑稽。

我得给饿死鬼烧高香,整个满汉全席,不然街边摊它不肯出来吃。

香点燃了,气味一飘,王东立刻不抽搐了,而是猛地睁开双眼,直勾勾盯着高香。

棚上工人看戏,见状不由吓得打摆子,差点没掉下来。赵曼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两步,我忙瞪她一眼,她又硬着头皮走了回去。

我则低下头,对着王东拜了起来:“上仙,吃饭了。”

我心里头其实在骂,这狗日的王东,害得我拜他,一个死鬼我也得哄它做上仙!

但没办法,我才开始学太清术,一些大法力无法施展,只能玩点基础的驱鬼术。

王东肚皮鼓了一下,一下子坐直了,然后跟僵尸一样往前挪,鼻孔张大,死命吸香气。

我就一步步往后退,很快,王东碰到了红线,嘴巴里发出尖叫,猛地又缩了回去。

红线围着他,他出不来!

我继续拜,王东尝试了好几次,都出不来。

终于,他倒下了,棚里莫名起了一股阴风。

我心尖一抖,知道饿死鬼从王东体内出来了,它受不了诱惑。

我停下不动,死死盯着高香的顶部,下一刻,那顶部燃烧的速度加快了几十倍,仿佛快放一样,眨眼间高香就烧了一半!

饿死鬼在吃香了,而且几秒钟就能吃完!

我猛地大喝:“掀布!”

棚上工人心惊胆战,手忙脚乱地掀开了布。瞬间阳光照射进来,落在了地上,而我面前的光芒中出现了一道黑影,嘴巴里发出诡异的惨叫,同时飞快冲向王东。

“赵曼,贴!”我再次大叫。

赵曼人都吓傻了,好在她距离王东近,猛跑两步,人一个趔趄,正好扑在王东身上,手中的守灵符恰好落在了王东额头。

那黑影慢了一步,撞在王东身上被守灵符弹开,滚落在地,被太阳烤得嗷嗷叫。

我松了口气,太阳就是天然的阵法,困住了受伤的饿死鬼。

我再次抓起毛笔和黄纸,用朱砂沾墨,画了一个通灵符,再点燃烧成灰,一口喝入了肚中。

一下肚,我就听懂了饿死鬼的惨叫,她在求饶:“大师饶命大师饶命啊!”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