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2 13:03:47

饿死鬼不断求饶,被太阳晒得痛不欲生。

我大声喝道:“我可饶你不死,但你若敢造次,我打你个魂飞魄散!”

“大师饶命,我只是肚子饿……”饿死鬼挣扎着给我磕头,一边磕一边冒烟,快被太阳晒化了。

我看她这样子也要死不活了,加上王东身上有守灵符,饿死鬼断然无法再入他体内。

“盖回棚子!”我抬头朝工人喊道。

工人们也看见光芒里有黑影在磕头,个个吓得脸色发白,不敢妄动。

我又吼了一声,他们才盖回了棚子,阳光顿时消失了。

饿死鬼瘫在地上,整个鬼缩成一团,慢慢地显露出模样来。

却是个长发瘦弱女人,瘦得皮包骨,两条大腿比赵曼手臂还细,看起来毫无美感,只有瘦。

工人们都看傻了,赵曼吓得往我身后躲,挡着眼睛不敢看。我心里其实也有点紧张,毕竟这是我第一次见鬼,还是个这么骨感的鬼。

“你叫什么名字?”我喝问道。

“李莉,大师饶命,我只想吃顿饱的……”李莉哀求,畏惧地昂头看我,露出一张干尸般的脸,瘦得实在可怕。

我心下惊疑,饿死鬼一般出现在灾荒战乱年代,由于吃不起饭活活饿死,怨气太重只想吃饭。

可这个李莉穿着现代服装,看样子是现代人,怎么能活活饿死呢?

正惊疑,王东那小子忽地放出一个巨响无比的屁,同时醒了过来。

他还迷迷糊糊,冷不丁看见李莉,吓得一激灵:“我靠,啥玩意儿?”

李莉胆怯地看了一眼王东头上的守灵符,往后挪了几寸。

“这个就是饿死鬼,好吓人。”赵曼语气发抖地解释,犹自躲在我背后。

王东回过神来,也赶紧跑到我身后:“李十一,快弄死她啊,我勒个去,真有鬼啊,阿弥陀佛,世尊地藏,大威天龙,妈妈咪呀……”

“别怕,她被我制服了。”我让王东别吼,吵死个人。

王东一听安心不少,又见李莉畏惧虚弱,就壮着胆子骂:“我干你大爷,老子一个苗条英俊好少年,硬生生被你弄成了死胖子,你看我整不整你就完事儿了!”

王东很害怕,但也很气,一边唯唯诺诺一边重拳出击。

“大哥,我真的饿,恰好又遇到你,我就想跟着你吃顿饱的,但半年了,一顿饱的都没吃过。”李莉畏畏缩缩道。

“你放屁,老子一天天吃得比猪还多,你能不饱吗?你特么就是妒忌我苗条,想害我!”王东见李莉怂,他就大胆,指着李莉骂。

我打住:“李莉留恋人间味道,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吃香而不是吃饭,所以永远吃不饱。”

听我这么一说,王东醒悟过来:“你个狗日的,让我给你烧香不就行了?非得上我身!”

李莉自知理亏,又害怕我,只能耸着头眼巴巴望我。

我的重点可不是吃饭,而是千思湖。

我就问:“李莉,你是怎么到千思湖的?”

李莉不敢不答:“一年前,我男朋友嫌我胖给我戴了十几顶绿帽,我一气之下绝食减肥,经常三天才吃点素食代餐,不到四个月就瘦到了九十斤,但牙龈天天出血、脑袋天天晕,干什么都没精神,也越来越讨厌吃东西。”

“后来一检查,我得了厌食症,一病不起,在医院躺了两个月,什么都吃不下,瘦到了六十斤。我回家天天哭啊哭,后悔死了,索性不活了,最后吃一顿。”

李莉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我就点了个火锅外卖,打算吃死自己算了,就边吃边吐,虽然恶心反胃,但我非要吃,往死里吃,然后就吃死了。”

她说着嗦了一下舌头:“还别说,那顿火锅真好吃,可惜我吃多少吐多少,所以始终很饿。”

王东一拍大腿:“你丫真是个奇葩,被男朋友绿了找我啊,我温柔多金,瘦的时候还帅气。”

李莉不说话,只是无言地看了一眼王东。

我抬手:“行了行了,李莉你说重点,我要听千思湖的事!”

“我死了之后,就往鬼门关去,想着来世投个好胎天天吃饱饱,结果就到了千思湖,这里有个鬼门关。”李莉回忆了一下,“但当时太饿了,想吃顿饱的再投胎,我就依附在那个丑逼身上……”

“靠,说谁丑逼呢?”王东暴跳如雷。

我让他别出声,听李莉说就行了。

“也多亏了我没有立刻投胎。依附在丑逼身上后,我就看见成群结队的鬼被千思湖吞了,有个凉亭变成了黑洞,大家都被吸进去了,那根本不是鬼门。”李莉心有余悸。

我心中了然,李莉说的凉亭就是那个死门,被奇门遁甲伪装成了鬼门。

“你知道湖里有什么吗?”我有点急切。

“我哪儿能知道啊?我天天就想着吃,不过我觉得你很熟悉,你的气味我闻过。”李莉吸了吸鼻子,有些疑惑地看我。

王东当即骂道:“你个臭婆娘还想攀亲戚?去地下攀你祖宗去!”

我皱眉一想,心念一动,索性调动太清气,从下丹田到上丹田—这一丝太清气是我才练出来的。

太清气一动,李莉忽地抱头尖叫,吓得身形扭曲,直勾勾盯着我:“是你,是你吞了大家!难怪我觉得熟悉!”

赵曼和王东面面相觑,而我心里一沉,暗想果然如此,遭了。

我就是中了千思湖里那吞鬼玩意的邪,那是千思湖最大的鬼!

我修阴变鬼,炼化了那玩意的邪气,染上了它的气息,加上太清术本身就修阴,越修越像鬼,所以李莉误以为我就是千思湖的邪祟。

这下麻烦大了,我被恐怖的玩意缠上了。

“李莉,冷静!”我大喝一声,呈怒目金刚之相。

李莉一抖,终于不尖叫了,只是畏惧地往后爬:“不要吃我不要吃我……”

“这婆娘傻了?”王东挠了挠肚皮,完全不怕李莉了。

我摇摇头,李莉知道得不多,而且怕我,已经问不出什么了。我指了指地上熄灭的高香:“王东,你点燃高香,喂李莉吃了吧,她吃饱了就有力气去投胎了。”

“老子才不喂,她害惨我了!”

“你不喂她走不了,还是得上你身。”我斜了斜眼。

王东一怂,骂骂咧咧地点燃了高香,不爽地凑到李莉面前:“吃吧,吃了赶紧滚!”

李莉闻到香气,顿时大吃起来,那三根高香眨眼间就燃尽了。之后她夸张地打了个饱隔,终于饱了。

由于她误会我是千思湖的邪祟,因此不敢道谢逗留,一溜烟就跑了。

“这死婆娘,一点礼貌都没有。”王东甩了一把汗,猛地肚子一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愣是起不来了。

他惊得大叫:“怎么回事?我肚子好重!”

“饿死鬼走了,你的感官机能开始恢复,这肚子已经超出了你的承受能力,你得拉个干净。”我说着,捏住了鼻子。

赵曼见我捏鼻子不由疑惑:“咋了?”

话音一落,王东脸色一青,嘭地一声放了个山崩地裂的屁,还蹦出了一屁股的翔。

我早料到了,捏着鼻子往外跑,一口气不吸。

赵曼就惨了,疯狂跑出来,吐个不停。棚里的工人差点被臭晕,个个冲了出来。

王东在里面嚎叫:“我靠,救我啊,带我出去洗澡,一人一千!”

好说歹说,可算有工人捂住嘴鼻进去救他了。他也舒爽了,排泄正常了。

我离得远远的,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知道了对方是湖中吞鬼邪物,我反而思路清晰了,而且我修太清术,可以炼化邪气,一般中邪完全是给我加鸡腿。但这终归是个隐患,因为根据我的猜测,鬼开八门的目的是为了养那邪祟。

邪祟被阵法养在湖底,翻不了天,只能让我中中邪,但它出来后呢?怕是一口能把我吞了。

我必须做好准备,首先就要知道那湖中邪祟究竟什么来头。而要知道这个,最简单准确的办法就是问鬼开八门的布阵人。

布阵人不太可能是吕老板,但他绝对是中间人,三个凉亭深埋湖底二十丈的大动作,他作为老板不可能不知道。

“李十一,你太坏了,为什么不告诉我王东会放……”这时赵曼跑了过来,气呼呼地瞪着我,脸蛋都是红的。

她这一脸胶原蛋白真是绝了,看得我想咬一口。

可惜现在我没心思。

我问她:“我让你去打探千思湖老板……”

“打探到了,吕老板不是本地人,是湘西人,来我们东江后越干越红火,最后成了房地产商的龙头,名下还有一家大酒店,就是东江大酒店。”赵曼汇报情况。

我一怔,湘西人?离着这里上千公里呢。

“还有,他早年干了一件大事,把他湘西老家的祖坟给迁到了东江,这可太奇葩了。”

迁祖坟?

祖坟关乎到一个家族的兴旺,绝不可轻易迁移,更何况是迁出湘西,来到这千里之外的东江。

“他家祖坟在哪里?”我心里有了计较,要解决那湖中邪祟,必须从吕老板下手,吕老板迁祖坟,肯定有诡异。

“小东江,凤头山。”

第七章 我即邪祟

饿死鬼不断求饶,被太阳晒得痛不欲生。

我大声喝道:“我可饶你不死,但你若敢造次,我打你个魂飞魄散!”

“大师饶命,我只是肚子饿……”饿死鬼挣扎着给我磕头,一边磕一边冒烟,快被太阳晒化了。

我看她这样子也要死不活了,加上王东身上有守灵符,饿死鬼断然无法再入他体内。

“盖回棚子!”我抬头朝工人喊道。

工人们也看见光芒里有黑影在磕头,个个吓得脸色发白,不敢妄动。

我又吼了一声,他们才盖回了棚子,阳光顿时消失了。

饿死鬼瘫在地上,整个鬼缩成一团,慢慢地显露出模样来。

却是个长发瘦弱女人,瘦得皮包骨,两条大腿比赵曼手臂还细,看起来毫无美感,只有瘦。

工人们都看傻了,赵曼吓得往我身后躲,挡着眼睛不敢看。我心里其实也有点紧张,毕竟这是我第一次见鬼,还是个这么骨感的鬼。

“你叫什么名字?”我喝问道。

“李莉,大师饶命,我只想吃顿饱的……”李莉哀求,畏惧地昂头看我,露出一张干尸般的脸,瘦得实在可怕。

我心下惊疑,饿死鬼一般出现在灾荒战乱年代,由于吃不起饭活活饿死,怨气太重只想吃饭。

可这个李莉穿着现代服装,看样子是现代人,怎么能活活饿死呢?

正惊疑,王东那小子忽地放出一个巨响无比的屁,同时醒了过来。

他还迷迷糊糊,冷不丁看见李莉,吓得一激灵:“我靠,啥玩意儿?”

李莉胆怯地看了一眼王东头上的守灵符,往后挪了几寸。

“这个就是饿死鬼,好吓人。”赵曼语气发抖地解释,犹自躲在我背后。

王东回过神来,也赶紧跑到我身后:“李十一,快弄死她啊,我勒个去,真有鬼啊,阿弥陀佛,世尊地藏,大威天龙,妈妈咪呀……”

“别怕,她被我制服了。”我让王东别吼,吵死个人。

王东一听安心不少,又见李莉畏惧虚弱,就壮着胆子骂:“我干你大爷,老子一个苗条英俊好少年,硬生生被你弄成了死胖子,你看我整不整你就完事儿了!”

王东很害怕,但也很气,一边唯唯诺诺一边重拳出击。

“大哥,我真的饿,恰好又遇到你,我就想跟着你吃顿饱的,但半年了,一顿饱的都没吃过。”李莉畏畏缩缩道。

“你放屁,老子一天天吃得比猪还多,你能不饱吗?你特么就是妒忌我苗条,想害我!”王东见李莉怂,他就大胆,指着李莉骂。

我打住:“李莉留恋人间味道,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吃香而不是吃饭,所以永远吃不饱。”

听我这么一说,王东醒悟过来:“你个狗日的,让我给你烧香不就行了?非得上我身!”

李莉自知理亏,又害怕我,只能耸着头眼巴巴望我。

我的重点可不是吃饭,而是千思湖。

我就问:“李莉,你是怎么到千思湖的?”

李莉不敢不答:“一年前,我男朋友嫌我胖给我戴了十几顶绿帽,我一气之下绝食减肥,经常三天才吃点素食代餐,不到四个月就瘦到了九十斤,但牙龈天天出血、脑袋天天晕,干什么都没精神,也越来越讨厌吃东西。”

“后来一检查,我得了厌食症,一病不起,在医院躺了两个月,什么都吃不下,瘦到了六十斤。我回家天天哭啊哭,后悔死了,索性不活了,最后吃一顿。”

李莉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我就点了个火锅外卖,打算吃死自己算了,就边吃边吐,虽然恶心反胃,但我非要吃,往死里吃,然后就吃死了。”

她说着嗦了一下舌头:“还别说,那顿火锅真好吃,可惜我吃多少吐多少,所以始终很饿。”

王东一拍大腿:“你丫真是个奇葩,被男朋友绿了找我啊,我温柔多金,瘦的时候还帅气。”

李莉不说话,只是无言地看了一眼王东。

我抬手:“行了行了,李莉你说重点,我要听千思湖的事!”

“我死了之后,就往鬼门关去,想着来世投个好胎天天吃饱饱,结果就到了千思湖,这里有个鬼门关。”李莉回忆了一下,“但当时太饿了,想吃顿饱的再投胎,我就依附在那个丑逼身上……”

“靠,说谁丑逼呢?”王东暴跳如雷。

我让他别出声,听李莉说就行了。

“也多亏了我没有立刻投胎。依附在丑逼身上后,我就看见成群结队的鬼被千思湖吞了,有个凉亭变成了黑洞,大家都被吸进去了,那根本不是鬼门。”李莉心有余悸。

我心中了然,李莉说的凉亭就是那个死门,被奇门遁甲伪装成了鬼门。

“你知道湖里有什么吗?”我有点急切。

“我哪儿能知道啊?我天天就想着吃,不过我觉得你很熟悉,你的气味我闻过。”李莉吸了吸鼻子,有些疑惑地看我。

王东当即骂道:“你个臭婆娘还想攀亲戚?去地下攀你祖宗去!”

我皱眉一想,心念一动,索性调动太清气,从下丹田到上丹田—这一丝太清气是我才练出来的。

太清气一动,李莉忽地抱头尖叫,吓得身形扭曲,直勾勾盯着我:“是你,是你吞了大家!难怪我觉得熟悉!”

赵曼和王东面面相觑,而我心里一沉,暗想果然如此,遭了。

我就是中了千思湖里那吞鬼玩意的邪,那是千思湖最大的鬼!

我修阴变鬼,炼化了那玩意的邪气,染上了它的气息,加上太清术本身就修阴,越修越像鬼,所以李莉误以为我就是千思湖的邪祟。

这下麻烦大了,我被恐怖的玩意缠上了。

“李莉,冷静!”我大喝一声,呈怒目金刚之相。

李莉一抖,终于不尖叫了,只是畏惧地往后爬:“不要吃我不要吃我……”

“这婆娘傻了?”王东挠了挠肚皮,完全不怕李莉了。

我摇摇头,李莉知道得不多,而且怕我,已经问不出什么了。我指了指地上熄灭的高香:“王东,你点燃高香,喂李莉吃了吧,她吃饱了就有力气去投胎了。”

“老子才不喂,她害惨我了!”

“你不喂她走不了,还是得上你身。”我斜了斜眼。

王东一怂,骂骂咧咧地点燃了高香,不爽地凑到李莉面前:“吃吧,吃了赶紧滚!”

李莉闻到香气,顿时大吃起来,那三根高香眨眼间就燃尽了。之后她夸张地打了个饱隔,终于饱了。

由于她误会我是千思湖的邪祟,因此不敢道谢逗留,一溜烟就跑了。

“这死婆娘,一点礼貌都没有。”王东甩了一把汗,猛地肚子一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愣是起不来了。

他惊得大叫:“怎么回事?我肚子好重!”

“饿死鬼走了,你的感官机能开始恢复,这肚子已经超出了你的承受能力,你得拉个干净。”我说着,捏住了鼻子。

赵曼见我捏鼻子不由疑惑:“咋了?”

话音一落,王东脸色一青,嘭地一声放了个山崩地裂的屁,还蹦出了一屁股的翔。

我早料到了,捏着鼻子往外跑,一口气不吸。

赵曼就惨了,疯狂跑出来,吐个不停。棚里的工人差点被臭晕,个个冲了出来。

王东在里面嚎叫:“我靠,救我啊,带我出去洗澡,一人一千!”

好说歹说,可算有工人捂住嘴鼻进去救他了。他也舒爽了,排泄正常了。

我离得远远的,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知道了对方是湖中吞鬼邪物,我反而思路清晰了,而且我修太清术,可以炼化邪气,一般中邪完全是给我加鸡腿。但这终归是个隐患,因为根据我的猜测,鬼开八门的目的是为了养那邪祟。

邪祟被阵法养在湖底,翻不了天,只能让我中中邪,但它出来后呢?怕是一口能把我吞了。

我必须做好准备,首先就要知道那湖中邪祟究竟什么来头。而要知道这个,最简单准确的办法就是问鬼开八门的布阵人。

布阵人不太可能是吕老板,但他绝对是中间人,三个凉亭深埋湖底二十丈的大动作,他作为老板不可能不知道。

“李十一,你太坏了,为什么不告诉我王东会放……”这时赵曼跑了过来,气呼呼地瞪着我,脸蛋都是红的。

她这一脸胶原蛋白真是绝了,看得我想咬一口。

可惜现在我没心思。

我问她:“我让你去打探千思湖老板……”

“打探到了,吕老板不是本地人,是湘西人,来我们东江后越干越红火,最后成了房地产商的龙头,名下还有一家大酒店,就是东江大酒店。”赵曼汇报情况。

我一怔,湘西人?离着这里上千公里呢。

“还有,他早年干了一件大事,把他湘西老家的祖坟给迁到了东江,这可太奇葩了。”

迁祖坟?

祖坟关乎到一个家族的兴旺,绝不可轻易迁移,更何况是迁出湘西,来到这千里之外的东江。

“他家祖坟在哪里?”我心里有了计较,要解决那湖中邪祟,必须从吕老板下手,吕老板迁祖坟,肯定有诡异。

“小东江,凤头山。”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