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2 13:07:23

小东江凤头山,是我们这边最高最广的一处山脉,一路向北延绵百里。

当然,那是广义说法,我们平头百姓日常说的凤头山,就是北郊五里开外的一片山野。那边是城郊了,不过也在城市化,交通便捷,沿途多农家乐汽修厂,人气很旺。

“叫上王东,他带无人机,我们去看看吕老板的祖坟。”我心下有了决定,不耽误时间。

赵曼忙点头,又奇道:“干嘛要带无人机?我们可以近距离看祖坟啊。”

“山管人丁水管财,看祖坟就是看山看水,不带无人机看不通透。”

“原来如此,我马上去叫王东,他在洗澡呢。”赵曼现在对我言听计从,已然成了小马仔。

不多时,她跟王东过来了,王东洗了个清爽澡,肚子竟然小了一半,人也精神多了,就是走路依然累。

“李哥,咱们要去看祖坟是吧?小弟亲自给您开车!”王东对我也是彻底服了,自称小弟。

我心下一笑:“你还算知恩图报,走吧,去凤头山。”

一行三人上车,带着无人机,驶往凤头山。

王东一边开车一边叽歪:“李哥,你真特么牛逼,这世上真的有鬼啊,说出去吓死人!”

我闭目养神,不作理会,刚才画符驱鬼,耗了我不少精神气。

王东又跟赵曼叽歪:“赵曼啊,李哥真牛逼,但实际上我也牛逼,要不是我拖延了饿死鬼半年,李哥还没机会出手呢。”

“开你的车,李十一的麻烦还没解决呢。”赵曼有点忧心地看了我一眼,她虽然不知道我具体咋了,但猜出了一些。

王东张张嘴又合上,加快速度,朝着凤头山猛冲。

不过几首歌的时间,我们到了凤头山。

凤头山下就是大公路,不远处还有个农家乐,山道已经长满了杂草,不是清明都无人上山。

我下车看了一眼凤头山,目测高不过百米,其山势向北延伸,压根看不到头。

“李哥,咋整?”王东又忍不住说话了。

我一挥手:“进山放飞机!”

半小时后,我们走到了凤头山一座山岭上,站在这里可以看见大片山野,以及最高的那座山头。

那就是凤头山的主峰。

赵曼指着主峰道:“吕老板的祖坟在主峰,我们可能还要走一个多小时。”

听到这话王东立刻苦了脸:“还得走啊?我这么胖,再走下去得融化了。”

“不用走了,放飞机吧。”我也懒得走了,又不是真的要去看祖坟,我就是为了看凤头山的格局。

王东一乐,立刻控制无人机飞天,朝着主峰飞去。

我说不急,绕着主峰慢慢飞,这两公里山野全部看完。

王东操控无人机很厉害,一会儿升天一会儿落地,跟耍杂技似的。我也通过他的手机画面看了个清晰,已经知道这是什么格局了。

“燕子伏梁,不应该啊。”我自语了一声,心里有些疑惑。

赵曼不解道:“什么是燕子伏梁?”

“这一片山野,恰似一只燕子憩息在大梁上,头向上,尾向下,其尾开有两片,吕老板的祖坟就葬在地气最旺的燕子头部。”我解释道。

“那这风水好不好?”王东发问。

“燕子伏梁有好运,这是个好风水,但不是长久的,因为燕子会飞走,一般有钱人家不会选择燕子伏梁,谁不想永世富贵下去?”我的疑问点就在这里。

有钱人很重视祖坟风水,都盼着子孙后代永远富贵,断然不会选择燕子伏梁这种临时性好风水。

王东和赵曼对视,更是搞不懂。

我再次凝视远处的大山,忽地感觉燕子的双翼也就是那两座护山过于整齐了,仿佛被人修整过一样。

“王东,看看主峰南边山脚。”我吩咐道。

王东立刻操控无人机飞过去,降低高度沿着主峰山脚飞行。

这一看,我了然了。

这燕子双翼的确被修整过,通过砍伐树木和修整山坡,改变了格局。若从天上看下来,这燕子双翼早已经不是翼了,而是纱帐。

茂盛的林海、整齐的山角,如纱帐一样挂在主峰大梁上。

这不是燕子伏梁,而是帐内夫人!

“赵曼,吕老板是不是怕老婆?而且没有儿子,或者儿子多灾多难?”我转头问赵曼。

赵曼摇头又点头:“吕老板跟他老婆很恩爱,出入成双成对,不怕老婆吧。倒是他儿子多灾多难,车祸都发生过两起,挺惨的。”

我一琢磨,料定吕老板跟他老婆恩爱是假的,其中一定有隐情。

“李哥,吕少爷多灾多难很多人都知道,你可别说你是看风水看出来的。”王东一脸诧异。

“帐内夫人端坐,屋头男丁横死。吕老板财源广进,但都进了他夫人腰包,而且他儿子必定横死,倒是他女儿会成为女强人。”我分析道。

王东又惊又异,有些不信。

恰好一只麻雀飞过,落在了主峰上,大声鸣叫了起来。

赵曼远远看着道:“它好像站在吕老板祖坟的墓碑上。”

“的确站在墓碑上,麻雀为飞禽,属巽木。麻雀站墓碑,意味着兴旺发达,前途似锦,但其鸣叫乃报丧,指巽木枯萎,意思是吕老板家里看似兴旺,财源广进,实际上要断香火,吕少爷估计有难了。”我下了定论。

“有没有这么邪门啊?”王东不太信,正巧他的一个微信群响了,他抓起一看,不由惊叫:“我靠,天子路的桥塌了,正好砸中吕少爷的车,他小臂被压断了,正在急救!”

“真的?”赵曼一激灵,震惊地看着我,眼中满是奇异的光彩。

王东咽咽口水,大腿立正,啪地一声给我敬了个礼:“李哥,我服了!”

我随意摆手:“事情复杂了,不过也有了突破口。吕老板断然不可能让自己断香火的,他八成不知道这祖坟风水。”

“我明白了,我们帮吕老板续香火,让他说出千思湖的秘密!”赵曼十分聪明。

我点头:“对,不过要隐秘点,这帐内夫人的风水只旺女人,我们要警惕吕老板的老婆和女儿。”

“放心,我用广播台的名义请吕老板吃饭,先帮你试探一下。”赵曼接下了这个任务。

王东想了想道:“李哥,我也算千思湖的一个工程老板,我去看望吕少爷,跟他套套近乎,说不定能打探点消息。”

这敢情好。

要没有他俩,我还真无法接近吕老板。

说好就干,我们三人也不多留,迅速回了市区。

这时天色开始暗了,王东马不停蹄,赶紧去医院看望吕少爷。赵曼则回广播台,要走走关系。

我这一天也是累了,回到租房洗个澡,然后照了照镜子。

这一看好家伙,又尼玛中邪了。

“你他娘的跟老子怄气是不是?别被我逮住了,水都给你抽干!”我骂了几句,也不敢睡觉了,双腿一盘,观想下丹田,运转太清气,炼化邪气。

这一次依然很顺利,我心无杂念,把邪气当鸡腿给啃了。

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正要起身,忽地发现屁股下的凉席湿漉漉一片,且地上满是水痕,到处都是。

我这租房虽然不咋地,但不至于漏水,水是从哪儿来的?

我起身细看,发现那些水痕隐约像人的脚印,仿佛有个湿淋淋的人在我家里走动一样,而且还在我席子上坐过,搞得席子也湿了。

我不由发毛,猜到是那湖中邪祟来我家了,还坐着看了我修炼。

它被八门困住,竟还能来我家,而且留下了痕迹,这相当于“显圣”了,当然,对鬼而言这叫显邪,非恐怖厉鬼不能做到。

古话说厉鬼显邪,日头一阙。意思是如果鬼怪能留下自己的痕迹,那就说明已经强大到连太阳都照不死了。

我打了个激灵,连太阳都照不死了,它肯定能轻易弄死我,为啥只是让我中邪呢?

难道它找上我另有目的?

第八章 帐内夫人

小东江凤头山,是我们这边最高最广的一处山脉,一路向北延绵百里。

当然,那是广义说法,我们平头百姓日常说的凤头山,就是北郊五里开外的一片山野。那边是城郊了,不过也在城市化,交通便捷,沿途多农家乐汽修厂,人气很旺。

“叫上王东,他带无人机,我们去看看吕老板的祖坟。”我心下有了决定,不耽误时间。

赵曼忙点头,又奇道:“干嘛要带无人机?我们可以近距离看祖坟啊。”

“山管人丁水管财,看祖坟就是看山看水,不带无人机看不通透。”

“原来如此,我马上去叫王东,他在洗澡呢。”赵曼现在对我言听计从,已然成了小马仔。

不多时,她跟王东过来了,王东洗了个清爽澡,肚子竟然小了一半,人也精神多了,就是走路依然累。

“李哥,咱们要去看祖坟是吧?小弟亲自给您开车!”王东对我也是彻底服了,自称小弟。

我心下一笑:“你还算知恩图报,走吧,去凤头山。”

一行三人上车,带着无人机,驶往凤头山。

王东一边开车一边叽歪:“李哥,你真特么牛逼,这世上真的有鬼啊,说出去吓死人!”

我闭目养神,不作理会,刚才画符驱鬼,耗了我不少精神气。

王东又跟赵曼叽歪:“赵曼啊,李哥真牛逼,但实际上我也牛逼,要不是我拖延了饿死鬼半年,李哥还没机会出手呢。”

“开你的车,李十一的麻烦还没解决呢。”赵曼有点忧心地看了我一眼,她虽然不知道我具体咋了,但猜出了一些。

王东张张嘴又合上,加快速度,朝着凤头山猛冲。

不过几首歌的时间,我们到了凤头山。

凤头山下就是大公路,不远处还有个农家乐,山道已经长满了杂草,不是清明都无人上山。

我下车看了一眼凤头山,目测高不过百米,其山势向北延伸,压根看不到头。

“李哥,咋整?”王东又忍不住说话了。

我一挥手:“进山放飞机!”

半小时后,我们走到了凤头山一座山岭上,站在这里可以看见大片山野,以及最高的那座山头。

那就是凤头山的主峰。

赵曼指着主峰道:“吕老板的祖坟在主峰,我们可能还要走一个多小时。”

听到这话王东立刻苦了脸:“还得走啊?我这么胖,再走下去得融化了。”

“不用走了,放飞机吧。”我也懒得走了,又不是真的要去看祖坟,我就是为了看凤头山的格局。

王东一乐,立刻控制无人机飞天,朝着主峰飞去。

我说不急,绕着主峰慢慢飞,这两公里山野全部看完。

王东操控无人机很厉害,一会儿升天一会儿落地,跟耍杂技似的。我也通过他的手机画面看了个清晰,已经知道这是什么格局了。

“燕子伏梁,不应该啊。”我自语了一声,心里有些疑惑。

赵曼不解道:“什么是燕子伏梁?”

“这一片山野,恰似一只燕子憩息在大梁上,头向上,尾向下,其尾开有两片,吕老板的祖坟就葬在地气最旺的燕子头部。”我解释道。

“那这风水好不好?”王东发问。

“燕子伏梁有好运,这是个好风水,但不是长久的,因为燕子会飞走,一般有钱人家不会选择燕子伏梁,谁不想永世富贵下去?”我的疑问点就在这里。

有钱人很重视祖坟风水,都盼着子孙后代永远富贵,断然不会选择燕子伏梁这种临时性好风水。

王东和赵曼对视,更是搞不懂。

我再次凝视远处的大山,忽地感觉燕子的双翼也就是那两座护山过于整齐了,仿佛被人修整过一样。

“王东,看看主峰南边山脚。”我吩咐道。

王东立刻操控无人机飞过去,降低高度沿着主峰山脚飞行。

这一看,我了然了。

这燕子双翼的确被修整过,通过砍伐树木和修整山坡,改变了格局。若从天上看下来,这燕子双翼早已经不是翼了,而是纱帐。

茂盛的林海、整齐的山角,如纱帐一样挂在主峰大梁上。

这不是燕子伏梁,而是帐内夫人!

“赵曼,吕老板是不是怕老婆?而且没有儿子,或者儿子多灾多难?”我转头问赵曼。

赵曼摇头又点头:“吕老板跟他老婆很恩爱,出入成双成对,不怕老婆吧。倒是他儿子多灾多难,车祸都发生过两起,挺惨的。”

我一琢磨,料定吕老板跟他老婆恩爱是假的,其中一定有隐情。

“李哥,吕少爷多灾多难很多人都知道,你可别说你是看风水看出来的。”王东一脸诧异。

“帐内夫人端坐,屋头男丁横死。吕老板财源广进,但都进了他夫人腰包,而且他儿子必定横死,倒是他女儿会成为女强人。”我分析道。

王东又惊又异,有些不信。

恰好一只麻雀飞过,落在了主峰上,大声鸣叫了起来。

赵曼远远看着道:“它好像站在吕老板祖坟的墓碑上。”

“的确站在墓碑上,麻雀为飞禽,属巽木。麻雀站墓碑,意味着兴旺发达,前途似锦,但其鸣叫乃报丧,指巽木枯萎,意思是吕老板家里看似兴旺,财源广进,实际上要断香火,吕少爷估计有难了。”我下了定论。

“有没有这么邪门啊?”王东不太信,正巧他的一个微信群响了,他抓起一看,不由惊叫:“我靠,天子路的桥塌了,正好砸中吕少爷的车,他小臂被压断了,正在急救!”

“真的?”赵曼一激灵,震惊地看着我,眼中满是奇异的光彩。

王东咽咽口水,大腿立正,啪地一声给我敬了个礼:“李哥,我服了!”

我随意摆手:“事情复杂了,不过也有了突破口。吕老板断然不可能让自己断香火的,他八成不知道这祖坟风水。”

“我明白了,我们帮吕老板续香火,让他说出千思湖的秘密!”赵曼十分聪明。

我点头:“对,不过要隐秘点,这帐内夫人的风水只旺女人,我们要警惕吕老板的老婆和女儿。”

“放心,我用广播台的名义请吕老板吃饭,先帮你试探一下。”赵曼接下了这个任务。

王东想了想道:“李哥,我也算千思湖的一个工程老板,我去看望吕少爷,跟他套套近乎,说不定能打探点消息。”

这敢情好。

要没有他俩,我还真无法接近吕老板。

说好就干,我们三人也不多留,迅速回了市区。

这时天色开始暗了,王东马不停蹄,赶紧去医院看望吕少爷。赵曼则回广播台,要走走关系。

我这一天也是累了,回到租房洗个澡,然后照了照镜子。

这一看好家伙,又尼玛中邪了。

“你他娘的跟老子怄气是不是?别被我逮住了,水都给你抽干!”我骂了几句,也不敢睡觉了,双腿一盘,观想下丹田,运转太清气,炼化邪气。

这一次依然很顺利,我心无杂念,把邪气当鸡腿给啃了。

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正要起身,忽地发现屁股下的凉席湿漉漉一片,且地上满是水痕,到处都是。

我这租房虽然不咋地,但不至于漏水,水是从哪儿来的?

我起身细看,发现那些水痕隐约像人的脚印,仿佛有个湿淋淋的人在我家里走动一样,而且还在我席子上坐过,搞得席子也湿了。

我不由发毛,猜到是那湖中邪祟来我家了,还坐着看了我修炼。

它被八门困住,竟还能来我家,而且留下了痕迹,这相当于“显圣”了,当然,对鬼而言这叫显邪,非恐怖厉鬼不能做到。

古话说厉鬼显邪,日头一阙。意思是如果鬼怪能留下自己的痕迹,那就说明已经强大到连太阳都照不死了。

我打了个激灵,连太阳都照不死了,它肯定能轻易弄死我,为啥只是让我中邪呢?

难道它找上我另有目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