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3 12:59:59

显邪厉鬼是不是另有目的?

心头寻思间,王东那犊子给我弹了语音。

“李哥,赵曼压根见不到吕老板,级别不够啊。倒是我见到了吕少爷,他已经醒了,就是……”王东竟然迟疑了。

我让他赶紧说,他压低了声音:“吕少爷不仅断了小臂,还被检查出生殖功能障碍,已经无法生育了。他在医院大吵大闹说不可能,他一直贼猛的,我在旁边偷偷听到的。”

无法生育?

帐内夫人的风水格局开始发威了,无法生育还只是小事,命才是大事。

“王东,你告诉吕少爷,我可以治好他命根子,但他不能对任何人说,一切秘密行事,而且他得帮忙引荐他父亲,不能让他母亲和姐妹知道。”我斟酌道。

王东继续压着声音:“李哥,真能治好?人家院长都宣判无法生育了……”

“你听我的就是了,吕少爷只要答应,你就来接我。”

“行,我信李哥!”

不再多说,我等王东消息就行了。

不过我内心有点疑惑,按理来说,这帐内夫人的风水已经摆下很久了,为何吕少爷现在才无法生育?而且他多灾多难却数次不死,仿佛有神灵庇佑一样。

我一时间也想不明白,先吃顿饱的,然后看看《天地太清神鉴》,找找破解帐内夫人风水的法子。

一个多小时后,王东和赵曼一起来了。

“李十一,对不起,我无法接近吕老板,他这样的大人物根本不给广播台面子。”赵曼有些郁闷,她吃了瘪。

王东一拍胸脯:“小曼无妨,我这不成功了嘛?吕少爷已经答应跟李哥合作了。”

“他答应得倒是挺爽快的,信风水?”我问了一句。

“他不信,但他经常倒霉,也是怕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反正试试也不吃亏。”王东哈哈一笑,“李哥,咱们开工吧,我要见证奇迹!”

他想看我怎么医治吕少爷的命根子。

我说没问题,出发吧。

按照我的要求,王东先开车去买了朱砂、黄纸,以及一个半米高的注生妈菩萨像,所谓注生妈,就是送子娘娘,在闽南一带很是出名,掌管生育。

买完了这些,王东问我还要去哪里。

我一指凤头山:“再去吕家祖坟,这次靠近了看。”

“啊?要爬主峰啊,我不得累死?”王东脸都白了,虚汗提前冒了。

我说你刚送走了饿死鬼,身体正是需要锻炼的时候,想不想变成瘦瘦的死靓仔?

他一咬牙,又看看光彩可人的赵曼,重重点头。

爬就爬!

不再多说,我们三人重新回到凤头山,花了足足一个半小时,可算登上了主峰。

这主峰高达三十丈,丛林茂密,在山头大约百来平方米的空地上立着一座汉白石坟墓,葬着吕少爷的爷爷奶奶,坟墓十五米开外还围绕着十二棵松树,宛如护卫一样守护着吕家祖坟。

坟头三树,松、柏、柳,都是极好的植物,这吕家祖坟还是蛮讲究的。

“李十一,你看那颗松树枯了。”赵曼这时发现了一棵枯萎的松树,在东南方向。

我走过去拍了拍松树的树干,还很结实,但树叶却全部枯黄,很是怪异。我选定一根树枝掰断,发现枝干还是湿润的。

王东见状惊奇道:“树叶全尼玛黄了,枝干还是湿的?不科学!”

一般来说,树死而叶黄,但这棵松树的枝干还活着,树叶却像是一夜枯黄了。

我没有说话,盯着枝干看了看,又扒开杂草,望了望树后。树后却是悬崖了,如同一个凹槽,被凌空砍了一刀一样。

这是山脉的气口,日夜都有山风吹拂这颗松树。

“松树不黄,后代乘凉。这棵树位于东南巽位,主生。又处于气口之上,是这里风水的关键点,若不是这棵松树挡着帐内夫人的煞气,吕少爷早就死了。”我叹了口气,已经明白吕少爷为何现在才遭殃。

王东瞅了瞅,不明觉厉:“这松树在悬崖口,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啊。”

“对,我估计布局人走得匆忙,没有算计好这棵树,给吕家男丁留了个生口。正是有了这个生口,吕家先人才能庇护吕少爷长大,哎。”我轻轻拍了拍树干。

赵曼眨眼:“李十一,你叹什么气?”

“吕家先人没有投胎,一直借助这棵松树抵挡帐内夫人的煞气,而今魂飞魄散了,所以松树黄了,吕少爷也死到临头了。”我道出了缘由。

赵曼吃惊地瞪眼:“魂飞魄散……”

“是啊,死了也不得安生,受尽风水煞气折磨,造孽。”我蹲了下来,摸了摸松树底下的泥土。

泥土有股芳香之气,而且湿度适中,有充盈的巽位之生气。

“王东,挖这里的土二两,取树皮巴掌大一块。”我叮嘱道,王东当即忙了起来。

赵曼问我挖土取皮做什么,我解释:“先祖有灵,祖坟风水再不好,也一定有庇护后代的一角,我本想挖坟土,没想到还有一棵树在这里挡灾多年,那这棵树就是庇护后代的一角,树下土和树上皮都有大用。”

赵曼哦哦两声,也不知道想什么,对着坟墓和松树拜了拜:“打扰了,你们安息吧。”

王东那边快手快脚,很快挖了土取了皮。

我们也不多留,下山回市区。

在车上我闭目养神,随口问了一句:“王东,吕小姐性格如何?”

“啊?吕小姐啊,是个女强人,特别冷酷,我们还是别招惹她了。”王东回道。

我露出奇怪的笑:“她很快就要变了,这是风水煞气的反噬。”

“变?”赵曼疑惑。

“吕家祖坟的东南巽位有气口,如果把主峰山崖看作一条直路,那就是直路到了气口徒然一拐,这叫反弓。巽位应女为风荡之位,最忌流水和道路的直冲或反弓。”

“而账内夫人旺女,巽位又反弓,现在松树枯黄了,煞气不可阻挡,必将加持在吕小姐身上,她会……”

我说一截不说了。

王东和赵曼同时问我:“她会怎样?”

“淫。”我答了一个字,躺着休息。

赵曼一愣,然后俏脸一红,移开视线看窗外。

王东则搓搓手,露出龌蹉的表情:“这敢情好啊,本英俊少年,正好可以会会吕小姐……”

“先去医院看看吕少爷。”

“好勒!”

车子加快速度,很快到了第一人民医院。

吕少爷在单独的病房,探望他的人很多,我们等到了天黑才进去。

王东先偷偷摸摸去打了个招呼,确定安全了才叫我和赵曼进去。

我进去一看,发现吕少爷面色发黑地躺在病床上,一脸生无可恋,要死不活的。

他右手小臂断了,包着厚厚的纱布,还向上吊着,相当滑稽。

我观他面相,疾厄宫多暗沉且有黑斑,大灾大难已经挡不住了,就算治好了手伤,出院也会倒霉而死。

“吕少,这位就是李大师,我帮您请来了。”王东谄媚地笑道。

吕少爷头都不回,一直盯着窗外看,神色麻木,眼角有泪痕,似乎哭过。

我便道:“是不是梦见你爷爷奶奶了?”

吕少爷猛地回头:“你怎么知道?”

“你似醒非醒,应该睡了一觉,眼角有泪是梦里哭泣,你爷爷奶奶跟你告别了。”

吕少爷一下子坐了起来,竟是不顾伤痛:“对,我对他们根本没有印象,不知为何突然梦见,而且我十分悲伤,这是怎么了?”

“血脉相连,你有感恩之心,也不枉你爷爷奶奶一直庇护你。”我轻轻一笑。

吕少爷搞不懂,赵曼就把松树枯黄的事说了,吕少爷听着听着又开始落泪,最后嚎啕大哭。

半响他才稳住神,对我恭敬道:“李大师,王东说我家祖坟被改了,到底怎么回事?”

我观他神色十分坚毅,情绪收发自如,是个了不得的大丈夫。可惜祖坟风水不旺他,他一直郁郁不得志。

“事关重大,吕少爷听了先放在心里,该怎么做听我安排。”我严肃警告。

吕少爷郑重点头,保证听我的。

我这才说了个清楚。

吕少爷听后咬牙彻齿:“原来如此,黄雅雯,你好狠的心,我可是你儿子!”

黄雅雯?

“他妈,吕老板的老婆。”王东小声道。

“吕少爷,千思湖的建造可是由你母亲做主的?”我感觉抓到了线索。

“是,表面上我家是我父亲做主,实际上我父亲只有股份没有股权,我母亲一直瞧不起他,也不爱我,只爱我妹妹。”吕少爷捏紧了拳头。

“那黄雅雯为啥嫁给你爸?”赵曼疑问。

“我不知道,总之很小的时候,她就天天催促我爸迁祖坟,说一个大师看好了燕子伏梁的风水宝地,可以旺我们三代。”吕少爷也不解。

我琢磨了一番道:“吕少爷,将你父亲母亲的出生年月日和时辰都告诉我。”

吕少爷当即说了,我掐指盘算,算出了他俩的八字,不由一惊。

“壬申辛亥癸巳乙卯,你爸的八字财得食神或者伤官相生,是最好的八字之一,这种男人天生发大财。”

“戊午丁巳丁丑庚子,你妈的八字财星被日干所克,身弱财羸,乃最差的八字之一,这样的女人一辈子穷苦命且奸邪虚荣,为求富贵不惜一切。”

两人八字根本合不来,黄雅雯肯定知道的。

我忽地想明白了,迁祖坟、帐内夫人、男丁亡,这一切都是黄雅雯的改命措施,她要逆天改命,将吕家的命,改到她黄家身上去!

而她背后肯定有高人指点,那高人八成就是在千思湖布下鬼开八门的幕后黑手,说不定鬼开八门是黄雅雯给的报酬!

老子可算逮住正主了!

第九章 树未死而叶黄

显邪厉鬼是不是另有目的?

心头寻思间,王东那犊子给我弹了语音。

“李哥,赵曼压根见不到吕老板,级别不够啊。倒是我见到了吕少爷,他已经醒了,就是……”王东竟然迟疑了。

我让他赶紧说,他压低了声音:“吕少爷不仅断了小臂,还被检查出生殖功能障碍,已经无法生育了。他在医院大吵大闹说不可能,他一直贼猛的,我在旁边偷偷听到的。”

无法生育?

帐内夫人的风水格局开始发威了,无法生育还只是小事,命才是大事。

“王东,你告诉吕少爷,我可以治好他命根子,但他不能对任何人说,一切秘密行事,而且他得帮忙引荐他父亲,不能让他母亲和姐妹知道。”我斟酌道。

王东继续压着声音:“李哥,真能治好?人家院长都宣判无法生育了……”

“你听我的就是了,吕少爷只要答应,你就来接我。”

“行,我信李哥!”

不再多说,我等王东消息就行了。

不过我内心有点疑惑,按理来说,这帐内夫人的风水已经摆下很久了,为何吕少爷现在才无法生育?而且他多灾多难却数次不死,仿佛有神灵庇佑一样。

我一时间也想不明白,先吃顿饱的,然后看看《天地太清神鉴》,找找破解帐内夫人风水的法子。

一个多小时后,王东和赵曼一起来了。

“李十一,对不起,我无法接近吕老板,他这样的大人物根本不给广播台面子。”赵曼有些郁闷,她吃了瘪。

王东一拍胸脯:“小曼无妨,我这不成功了嘛?吕少爷已经答应跟李哥合作了。”

“他答应得倒是挺爽快的,信风水?”我问了一句。

“他不信,但他经常倒霉,也是怕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反正试试也不吃亏。”王东哈哈一笑,“李哥,咱们开工吧,我要见证奇迹!”

他想看我怎么医治吕少爷的命根子。

我说没问题,出发吧。

按照我的要求,王东先开车去买了朱砂、黄纸,以及一个半米高的注生妈菩萨像,所谓注生妈,就是送子娘娘,在闽南一带很是出名,掌管生育。

买完了这些,王东问我还要去哪里。

我一指凤头山:“再去吕家祖坟,这次靠近了看。”

“啊?要爬主峰啊,我不得累死?”王东脸都白了,虚汗提前冒了。

我说你刚送走了饿死鬼,身体正是需要锻炼的时候,想不想变成瘦瘦的死靓仔?

他一咬牙,又看看光彩可人的赵曼,重重点头。

爬就爬!

不再多说,我们三人重新回到凤头山,花了足足一个半小时,可算登上了主峰。

这主峰高达三十丈,丛林茂密,在山头大约百来平方米的空地上立着一座汉白石坟墓,葬着吕少爷的爷爷奶奶,坟墓十五米开外还围绕着十二棵松树,宛如护卫一样守护着吕家祖坟。

坟头三树,松、柏、柳,都是极好的植物,这吕家祖坟还是蛮讲究的。

“李十一,你看那颗松树枯了。”赵曼这时发现了一棵枯萎的松树,在东南方向。

我走过去拍了拍松树的树干,还很结实,但树叶却全部枯黄,很是怪异。我选定一根树枝掰断,发现枝干还是湿润的。

王东见状惊奇道:“树叶全尼玛黄了,枝干还是湿的?不科学!”

一般来说,树死而叶黄,但这棵松树的枝干还活着,树叶却像是一夜枯黄了。

我没有说话,盯着枝干看了看,又扒开杂草,望了望树后。树后却是悬崖了,如同一个凹槽,被凌空砍了一刀一样。

这是山脉的气口,日夜都有山风吹拂这颗松树。

“松树不黄,后代乘凉。这棵树位于东南巽位,主生。又处于气口之上,是这里风水的关键点,若不是这棵松树挡着帐内夫人的煞气,吕少爷早就死了。”我叹了口气,已经明白吕少爷为何现在才遭殃。

王东瞅了瞅,不明觉厉:“这松树在悬崖口,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啊。”

“对,我估计布局人走得匆忙,没有算计好这棵树,给吕家男丁留了个生口。正是有了这个生口,吕家先人才能庇护吕少爷长大,哎。”我轻轻拍了拍树干。

赵曼眨眼:“李十一,你叹什么气?”

“吕家先人没有投胎,一直借助这棵松树抵挡帐内夫人的煞气,而今魂飞魄散了,所以松树黄了,吕少爷也死到临头了。”我道出了缘由。

赵曼吃惊地瞪眼:“魂飞魄散……”

“是啊,死了也不得安生,受尽风水煞气折磨,造孽。”我蹲了下来,摸了摸松树底下的泥土。

泥土有股芳香之气,而且湿度适中,有充盈的巽位之生气。

“王东,挖这里的土二两,取树皮巴掌大一块。”我叮嘱道,王东当即忙了起来。

赵曼问我挖土取皮做什么,我解释:“先祖有灵,祖坟风水再不好,也一定有庇护后代的一角,我本想挖坟土,没想到还有一棵树在这里挡灾多年,那这棵树就是庇护后代的一角,树下土和树上皮都有大用。”

赵曼哦哦两声,也不知道想什么,对着坟墓和松树拜了拜:“打扰了,你们安息吧。”

王东那边快手快脚,很快挖了土取了皮。

我们也不多留,下山回市区。

在车上我闭目养神,随口问了一句:“王东,吕小姐性格如何?”

“啊?吕小姐啊,是个女强人,特别冷酷,我们还是别招惹她了。”王东回道。

我露出奇怪的笑:“她很快就要变了,这是风水煞气的反噬。”

“变?”赵曼疑惑。

“吕家祖坟的东南巽位有气口,如果把主峰山崖看作一条直路,那就是直路到了气口徒然一拐,这叫反弓。巽位应女为风荡之位,最忌流水和道路的直冲或反弓。”

“而账内夫人旺女,巽位又反弓,现在松树枯黄了,煞气不可阻挡,必将加持在吕小姐身上,她会……”

我说一截不说了。

王东和赵曼同时问我:“她会怎样?”

“淫。”我答了一个字,躺着休息。

赵曼一愣,然后俏脸一红,移开视线看窗外。

王东则搓搓手,露出龌蹉的表情:“这敢情好啊,本英俊少年,正好可以会会吕小姐……”

“先去医院看看吕少爷。”

“好勒!”

车子加快速度,很快到了第一人民医院。

吕少爷在单独的病房,探望他的人很多,我们等到了天黑才进去。

王东先偷偷摸摸去打了个招呼,确定安全了才叫我和赵曼进去。

我进去一看,发现吕少爷面色发黑地躺在病床上,一脸生无可恋,要死不活的。

他右手小臂断了,包着厚厚的纱布,还向上吊着,相当滑稽。

我观他面相,疾厄宫多暗沉且有黑斑,大灾大难已经挡不住了,就算治好了手伤,出院也会倒霉而死。

“吕少,这位就是李大师,我帮您请来了。”王东谄媚地笑道。

吕少爷头都不回,一直盯着窗外看,神色麻木,眼角有泪痕,似乎哭过。

我便道:“是不是梦见你爷爷奶奶了?”

吕少爷猛地回头:“你怎么知道?”

“你似醒非醒,应该睡了一觉,眼角有泪是梦里哭泣,你爷爷奶奶跟你告别了。”

吕少爷一下子坐了起来,竟是不顾伤痛:“对,我对他们根本没有印象,不知为何突然梦见,而且我十分悲伤,这是怎么了?”

“血脉相连,你有感恩之心,也不枉你爷爷奶奶一直庇护你。”我轻轻一笑。

吕少爷搞不懂,赵曼就把松树枯黄的事说了,吕少爷听着听着又开始落泪,最后嚎啕大哭。

半响他才稳住神,对我恭敬道:“李大师,王东说我家祖坟被改了,到底怎么回事?”

我观他神色十分坚毅,情绪收发自如,是个了不得的大丈夫。可惜祖坟风水不旺他,他一直郁郁不得志。

“事关重大,吕少爷听了先放在心里,该怎么做听我安排。”我严肃警告。

吕少爷郑重点头,保证听我的。

我这才说了个清楚。

吕少爷听后咬牙彻齿:“原来如此,黄雅雯,你好狠的心,我可是你儿子!”

黄雅雯?

“他妈,吕老板的老婆。”王东小声道。

“吕少爷,千思湖的建造可是由你母亲做主的?”我感觉抓到了线索。

“是,表面上我家是我父亲做主,实际上我父亲只有股份没有股权,我母亲一直瞧不起他,也不爱我,只爱我妹妹。”吕少爷捏紧了拳头。

“那黄雅雯为啥嫁给你爸?”赵曼疑问。

“我不知道,总之很小的时候,她就天天催促我爸迁祖坟,说一个大师看好了燕子伏梁的风水宝地,可以旺我们三代。”吕少爷也不解。

我琢磨了一番道:“吕少爷,将你父亲母亲的出生年月日和时辰都告诉我。”

吕少爷当即说了,我掐指盘算,算出了他俩的八字,不由一惊。

“壬申辛亥癸巳乙卯,你爸的八字财得食神或者伤官相生,是最好的八字之一,这种男人天生发大财。”

“戊午丁巳丁丑庚子,你妈的八字财星被日干所克,身弱财羸,乃最差的八字之一,这样的女人一辈子穷苦命且奸邪虚荣,为求富贵不惜一切。”

两人八字根本合不来,黄雅雯肯定知道的。

我忽地想明白了,迁祖坟、帐内夫人、男丁亡,这一切都是黄雅雯的改命措施,她要逆天改命,将吕家的命,改到她黄家身上去!

而她背后肯定有高人指点,那高人八成就是在千思湖布下鬼开八门的幕后黑手,说不定鬼开八门是黄雅雯给的报酬!

老子可算逮住正主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