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3 14:11:32

那叫做老宋的男子,年纪看上去要比周围其他人大一些,国字脸上有着一种天然的威严,甚至让人很难有亲近感。

此人带着如炬的眼神,先看了蒋宇放一眼,才从身边的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份材料,直接念到:

“蒋宇放,GW公司华东市场部经理,这三年内伙同千视广告公司业务总监,以瞒报,修改价格等多种方式,一共侵吞公司广告费3900多万,还有四百多万的收入不能说明来源……。”

身为公司新上任的监察部经理,老宋也是很早就开始了对蒋经理等人的调查,甚至已经让蒋宇放等人早早察觉到了一丝风声。

所以为了脱身,蒋宇放和郑满仓密谋,才会有针对韩阳的这场恶毒的陷害。

但让蒋宇放和郑满仓没想到的是,自己这次居然踢到了石头上。

而韩阳刚才在和瑞斯普尔那边的董事会联系之后,也是在微信上将情况说明,明确的说出了自己的意思。

希望GW能够对于这件事进行详细的调查。

而这也是正中宋经理等人的下怀。

毕竟蒋宇放这家伙在公司还是有点势力的,而围绕他这件事的,是公司整整一个利益小团体。

所以一开始,宋经理的调查也是阻力重重。

甚至调查材料早就出来,但因为蒋宇放上面有人,导致结果一直搁置。

而这次有了上面集团公司的支持,一切就变得很顺利了。

因为早有准备,所以二十分钟不到,秦舒和宋经理等人就查到了几乎所有的一切。

当然了,这也是让秦舒这种高管松了口气。

毕竟这来自母公司大股东的指示,还是公司出了这种败类,如果真不调查清楚,秦舒自己也没法交代,甚至会被母公司追责。

“啊!秦总,宋经理!这,我,我,都是郑满仓这家伙哄着我做的,我愿意改做污点证人!”

看到公司已经将自己做的坏事调查的如此清楚,那蒋宇放也是吓得两腿发软,不止所措,差点就直接跪了下来。

这些罪名要是落实了,自己可不是简单的从公司滚蛋这么容易了,基本上要坐牢的。

而且这个金额这么大,要是真被抓了,估计判的也不会轻了。

以前公司有个自己的同事,仅仅是侵吞了几百万的公款,就判了快十年,而自己这么多,岂不是要把牢底坐穿。

现在为了谋生,他也是直接就把郑满仓给出卖了。

“你,你胡说,姓蒋的,明明是你自己找我要的好处,现在居然还栽赃我,老子白给你养了这么多年女人了!”

你!你还是个人吗!

而看到事情败露,蒋宇放还把这一切都推到自己身上,郑满仓也是火了。

毕竟他和蒋宇放一起黑的钱,大头都被蒋宇放给拿去了,自己还留下一个绿帽子的名声。

“郑满仓!你,你,你,枉我对你这么信任,几乎把公司所有的业务都给了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而在一旁的白艳楠,在听了那宋经理的话之后,也几乎气的晕厥了过去。

由于郑满仓是父亲留下的老人,所以白艳楠对其几乎是盲目的相信。

这些年除了一些关键的签字之外,郑满仓在公司的权力极大,亲信也是遍布公司,几乎将白艳楠给架空了。

可现在这家伙居然是害公司即将破产的幕后黑手,这也是让白艳楠没法接受这个实情。

虽然有人也曾经说过郑满仓的一些事,但由于此人过于会伪装,导致白艳楠根本不信。

可现在居然是这个局面,白艳楠也是有种遇人不淑的郁闷。

“白总,这事都是姓蒋的逼我做的,我,我也是为了咱们公司留住这个大客户啊!“

那郑满仓看到事情败露,也是慌了神,眼珠一转,继续胡诌起来。

和蒋宇放一样,郑满仓这边,只要白艳楠报警,他也是没有什么好下场。

“你胡说,姓郑的,虽然你替老子背了黑锅,但这几年,你好处也是贪了不少,GW一年一千多万的广告投放,你一个人一年就黑了三百万!“

而看到事情已经败露,带着鱼死网破心理的蒋宇放,也是直接对着郑满仓咆哮了起来。

三百多万!这个金额要比这几年公司赚取的利润都多!

这两年因为业务不好,白艳楠这边公司几乎都是在支撑,每个月的利润给员工发完了工资,就没剩下多少钱了。

所以白艳楠别看是公司的老板,但因为公司效益不好,日子过得也不舒坦,甚至这几年连车都没有换过。

此时听到这个数字,她直接两眼一黑,身体一软,好在身后有把椅子,才没有倒下去。

“行了,蒋宇放,不要再推卸什么责任了,相关的材料我们在来的路上已经提交给了警方,如果你现在自首的话,还有宽大处理的机会!“

可此时的秦舒显然不会放过蒋宇放,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毫不留情的说到。

毕竟韩阳可就在旁边呢,这可是公司的超级大股东,打死秦舒这个时候也不敢徇私。

再加上那宋经理是公司新上任的监察部老大,也急于作出一些成绩,现在有蒋宇放这个大鱼,肯定不能放过。

甚至这件事,还牵扯到了白艳楠的公司。

“还有,白总,你身为千视广告传媒的法人,对我们公司员工有行贿的嫌疑,这个事情,我们也需要向你们公司进行起诉和索赔!”

而那做事十分严厉的宋经理,这是也是看了看脸色苍白的白艳楠,最后还是无情的说到。

“索赔!这次可真的完了!”

瘫倒在椅子上的白艳楠,听了这个晴天霹雳一般的消息,终于再也坚持不住,直接晕死了过去。

“啊!老板!你醒醒!快醒醒啊!”

这也是让整个公司几乎乱成了一团。

毕竟不少人都对公司的运转情况有所了解。

由于市场竞争过于激烈,再加上还有郑满仓这样的内鬼存在,公司本来就没有什么太高的利润。

一直都是靠白艳楠拆东墙补西墙来支撑而已,才能勉强运转。

第二十五章 幕后黑手

那叫做老宋的男子,年纪看上去要比周围其他人大一些,国字脸上有着一种天然的威严,甚至让人很难有亲近感。

此人带着如炬的眼神,先看了蒋宇放一眼,才从身边的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份材料,直接念到:

“蒋宇放,GW公司华东市场部经理,这三年内伙同千视广告公司业务总监,以瞒报,修改价格等多种方式,一共侵吞公司广告费3900多万,还有四百多万的收入不能说明来源……。”

身为公司新上任的监察部经理,老宋也是很早就开始了对蒋经理等人的调查,甚至已经让蒋宇放等人早早察觉到了一丝风声。

所以为了脱身,蒋宇放和郑满仓密谋,才会有针对韩阳的这场恶毒的陷害。

但让蒋宇放和郑满仓没想到的是,自己这次居然踢到了石头上。

而韩阳刚才在和瑞斯普尔那边的董事会联系之后,也是在微信上将情况说明,明确的说出了自己的意思。

希望GW能够对于这件事进行详细的调查。

而这也是正中宋经理等人的下怀。

毕竟蒋宇放这家伙在公司还是有点势力的,而围绕他这件事的,是公司整整一个利益小团体。

所以一开始,宋经理的调查也是阻力重重。

甚至调查材料早就出来,但因为蒋宇放上面有人,导致结果一直搁置。

而这次有了上面集团公司的支持,一切就变得很顺利了。

因为早有准备,所以二十分钟不到,秦舒和宋经理等人就查到了几乎所有的一切。

当然了,这也是让秦舒这种高管松了口气。

毕竟这来自母公司大股东的指示,还是公司出了这种败类,如果真不调查清楚,秦舒自己也没法交代,甚至会被母公司追责。

“啊!秦总,宋经理!这,我,我,都是郑满仓这家伙哄着我做的,我愿意改做污点证人!”

看到公司已经将自己做的坏事调查的如此清楚,那蒋宇放也是吓得两腿发软,不止所措,差点就直接跪了下来。

这些罪名要是落实了,自己可不是简单的从公司滚蛋这么容易了,基本上要坐牢的。

而且这个金额这么大,要是真被抓了,估计判的也不会轻了。

以前公司有个自己的同事,仅仅是侵吞了几百万的公款,就判了快十年,而自己这么多,岂不是要把牢底坐穿。

现在为了谋生,他也是直接就把郑满仓给出卖了。

“你,你胡说,姓蒋的,明明是你自己找我要的好处,现在居然还栽赃我,老子白给你养了这么多年女人了!”

你!你还是个人吗!

而看到事情败露,蒋宇放还把这一切都推到自己身上,郑满仓也是火了。

毕竟他和蒋宇放一起黑的钱,大头都被蒋宇放给拿去了,自己还留下一个绿帽子的名声。

“郑满仓!你,你,你,枉我对你这么信任,几乎把公司所有的业务都给了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而在一旁的白艳楠,在听了那宋经理的话之后,也几乎气的晕厥了过去。

由于郑满仓是父亲留下的老人,所以白艳楠对其几乎是盲目的相信。

这些年除了一些关键的签字之外,郑满仓在公司的权力极大,亲信也是遍布公司,几乎将白艳楠给架空了。

可现在这家伙居然是害公司即将破产的幕后黑手,这也是让白艳楠没法接受这个实情。

虽然有人也曾经说过郑满仓的一些事,但由于此人过于会伪装,导致白艳楠根本不信。

可现在居然是这个局面,白艳楠也是有种遇人不淑的郁闷。

“白总,这事都是姓蒋的逼我做的,我,我也是为了咱们公司留住这个大客户啊!“

那郑满仓看到事情败露,也是慌了神,眼珠一转,继续胡诌起来。

和蒋宇放一样,郑满仓这边,只要白艳楠报警,他也是没有什么好下场。

“你胡说,姓郑的,虽然你替老子背了黑锅,但这几年,你好处也是贪了不少,GW一年一千多万的广告投放,你一个人一年就黑了三百万!“

而看到事情已经败露,带着鱼死网破心理的蒋宇放,也是直接对着郑满仓咆哮了起来。

三百多万!这个金额要比这几年公司赚取的利润都多!

这两年因为业务不好,白艳楠这边公司几乎都是在支撑,每个月的利润给员工发完了工资,就没剩下多少钱了。

所以白艳楠别看是公司的老板,但因为公司效益不好,日子过得也不舒坦,甚至这几年连车都没有换过。

此时听到这个数字,她直接两眼一黑,身体一软,好在身后有把椅子,才没有倒下去。

“行了,蒋宇放,不要再推卸什么责任了,相关的材料我们在来的路上已经提交给了警方,如果你现在自首的话,还有宽大处理的机会!“

可此时的秦舒显然不会放过蒋宇放,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毫不留情的说到。

毕竟韩阳可就在旁边呢,这可是公司的超级大股东,打死秦舒这个时候也不敢徇私。

再加上那宋经理是公司新上任的监察部老大,也急于作出一些成绩,现在有蒋宇放这个大鱼,肯定不能放过。

甚至这件事,还牵扯到了白艳楠的公司。

“还有,白总,你身为千视广告传媒的法人,对我们公司员工有行贿的嫌疑,这个事情,我们也需要向你们公司进行起诉和索赔!”

而那做事十分严厉的宋经理,这是也是看了看脸色苍白的白艳楠,最后还是无情的说到。

“索赔!这次可真的完了!”

瘫倒在椅子上的白艳楠,听了这个晴天霹雳一般的消息,终于再也坚持不住,直接晕死了过去。

“啊!老板!你醒醒!快醒醒啊!”

这也是让整个公司几乎乱成了一团。

毕竟不少人都对公司的运转情况有所了解。

由于市场竞争过于激烈,再加上还有郑满仓这样的内鬼存在,公司本来就没有什么太高的利润。

一直都是靠白艳楠拆东墙补西墙来支撑而已,才能勉强运转。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