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1 15:33:29

天蒙蒙亮,众人皆沉沦于美梦之中无法自拔。

“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急促的响起,打破了这里的寂静。

“谁啊”,一声慵懒的声音传出。

“陛下特遣我等前来带你们前往开宴之地”

“难道我们还不知萧国皇宫所在之处吗,还要人领着”,叶云喃喃道。

“此次国宴不在皇宫之内举行,由于赴宴之人众多,所以只能选一个开阔之地”,闻得叶云的低喃带路的禁卫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

不多时便来到了萧国的武场,这里便是国宴的举行之地。

开旷的场地,金镶玉砌的桌子与酒杯,这所有的东西加起来价值已近百万灵币,此等手笔实是令人惊叹不已。

武场分三层,成圆柱状,中心出是比武之地。

三层皆满是席位,层次有致,美感油然而生。

金樽银杯,美酒稀珍,无不透露着奢华之气。

萧王位南而坐,众王亦皆就坐,无一空席。

“今日我等欢聚于此,庆我等近年来的友好往来,我愿我们往后亦可如今日一般和睦而处,来,饮下此杯”

话音一落,便有应和声自四面而起,尽显谄媚之意。

如今在这玄天边界之地,国家如同沙土一般,但是大多只是数城之国。

而要想凭着这般实力存活,那必然是不够的,所以必须得找一个大腿去抱。

以往,老叶王还在的时候,叶国实力强横,人人都想巴结一下,讨个好处。但此时已非彼时,随着萧国的崛起,时势大变。

为求生存,只能改投他人,钱甘并非独例,如他一般的人在数国中比比皆是。

萧王听着他们的献媚之言,心中欢喜之甚。虽然知道都是在讨好自己,但谁不愿意听些好听的话啊。

于武场的一处偏僻之所,一众着装略显朴素的人坐在那里,定睛一看,赫然是叶国众人。

“这萧王脸皮真是够厚的,这几年被他屠尽国民的国家早已不下半百之数”,叶云忿忿的说道。

闻此言,叶王没有言语,只是独自饮着酒。

宴会中,喧闹之声不断,其间夹杂杯盏交错声,亦有乐曲声伴奏其间。

待得日至正中,众人都微有了些醉意.

令人不易察觉的是,萧国人群中多了些许穿有红白色武服的修炼之士。

若只看打扮,很难知道他们的身份,时间宗派千千万,武服相同的多不胜数。

但手中所持长剑却是他们一派独有之物,雕龙刻凤,灵气暗蕴,此为天剑阁独有之灵器。

“只是饮酒的话,这个宴会实是有些单调,正好此地为我萧国武场,不如以武助兴,大家觉得如何?”,萧王突的高声道。

众人闻言,慌忙应和,一来萧国的地盘萧王之语不可违,二来确实是有些无趣,众人也想看点热闹。

“好,既然如此,那么不知哪两位想露一手啊”,听到众人的和声,萧王脸色略喜的问道。

“早听闻萧二皇子天赋异鼎,十数岁便已入地灵境,不知是否今日有幸得见少年风采”

人群中不知某处,一人的声音在家武场中闯荡开来。

“是啊是啊,萧二皇子露一手吧”

……

此声一落,人们也开始起哄。

叶国众人虽见此景,但仍自顾自的喝酒吃肉。

嘿,你们找乐子,管我们甚事,我就在这默默吃喝,我不找事,事不找我,安安全全过了今天,明日速度回国去。

众人抱着此心态,欲求此行无事。

但此时,叶王感到有一道目光注视着自己,抬头望去,与萧王的目光相撞,一丝狡诈的笑容在萧王脸上出现。

“云儿,这次恐怕要让你上了”,叶王无奈的说道。

“嗯?为何”

“这全是萧王的安排,先前那说话之人,只闻其声,却不见其人,定是隐藏行迹的高手,将萧国皇子引出来,再打算借此令我叶国蒙羞”

“真是好算计啊”,叶云淡淡的说道。

对于萧王这般算计,叶云好不感冒。据他们所言,萧炳不过地灵境,这种实力,分分钟秒杀他。

“父王放心,此战我必会拿下”

“嗯,此时我们正需给那些附属国一颗定心丸,让他们知道我叶国还未衰落”

“嗯”

场中起哄声此起彼落,数分之后,待得声音渐渐落下,萧王望向身旁一面目俊秀的少年,开口道

“去吧”

霎时间,原本空无一物的武场上,一红衣少年突然出现,华服玉佩,所持赤色长剑,隐隐有龙影浮现。

“听闻叶国太子实力强横,不知可否赐教一二”,少年望向叶云,朗声道。

叶云懒洋洋的站起身来,缓步走下,来到萧炳面前,伸了伸懒腰,毫无战意。

萧炳看到叶云这懒惫之态,心中怒意顿生。有着不错的修炼天赋,萧炳自然有着傲气,见到叶云完全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心中愤怒至极。

未有多言,催动体内,猛然一剑刺向叶云,萧炳一双眼死盯着叶云,其中充满了杀意。

虽然萧炳来势汹汹,剑势凌厉,但叶云依旧站于原地,岿然不动。

我这一剑即使是地灵后期也够他喝一壶的,竟然还不躲,既然你小子竟如此托大,那就怪不得我了。

心念至此,体内灵气再度爆发,长剑之势更为凌厉。

看着萧炳,叶云嘴角轻扬,电光于手掌汇聚,一掌轻推。

“玄雷掌”,叶云轻喝道。

瞬间,掌剑相碰。

“嘭”

激烈的碰撞激起万千尘灰,所有人都注视武场,猜测着此战的结果。

第八章邀战

天蒙蒙亮,众人皆沉沦于美梦之中无法自拔。

“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急促的响起,打破了这里的寂静。

“谁啊”,一声慵懒的声音传出。

“陛下特遣我等前来带你们前往开宴之地”

“难道我们还不知萧国皇宫所在之处吗,还要人领着”,叶云喃喃道。

“此次国宴不在皇宫之内举行,由于赴宴之人众多,所以只能选一个开阔之地”,闻得叶云的低喃带路的禁卫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

不多时便来到了萧国的武场,这里便是国宴的举行之地。

开旷的场地,金镶玉砌的桌子与酒杯,这所有的东西加起来价值已近百万灵币,此等手笔实是令人惊叹不已。

武场分三层,成圆柱状,中心出是比武之地。

三层皆满是席位,层次有致,美感油然而生。

金樽银杯,美酒稀珍,无不透露着奢华之气。

萧王位南而坐,众王亦皆就坐,无一空席。

“今日我等欢聚于此,庆我等近年来的友好往来,我愿我们往后亦可如今日一般和睦而处,来,饮下此杯”

话音一落,便有应和声自四面而起,尽显谄媚之意。

如今在这玄天边界之地,国家如同沙土一般,但是大多只是数城之国。

而要想凭着这般实力存活,那必然是不够的,所以必须得找一个大腿去抱。

以往,老叶王还在的时候,叶国实力强横,人人都想巴结一下,讨个好处。但此时已非彼时,随着萧国的崛起,时势大变。

为求生存,只能改投他人,钱甘并非独例,如他一般的人在数国中比比皆是。

萧王听着他们的献媚之言,心中欢喜之甚。虽然知道都是在讨好自己,但谁不愿意听些好听的话啊。

于武场的一处偏僻之所,一众着装略显朴素的人坐在那里,定睛一看,赫然是叶国众人。

“这萧王脸皮真是够厚的,这几年被他屠尽国民的国家早已不下半百之数”,叶云忿忿的说道。

闻此言,叶王没有言语,只是独自饮着酒。

宴会中,喧闹之声不断,其间夹杂杯盏交错声,亦有乐曲声伴奏其间。

待得日至正中,众人都微有了些醉意.

令人不易察觉的是,萧国人群中多了些许穿有红白色武服的修炼之士。

若只看打扮,很难知道他们的身份,时间宗派千千万,武服相同的多不胜数。

但手中所持长剑却是他们一派独有之物,雕龙刻凤,灵气暗蕴,此为天剑阁独有之灵器。

“只是饮酒的话,这个宴会实是有些单调,正好此地为我萧国武场,不如以武助兴,大家觉得如何?”,萧王突的高声道。

众人闻言,慌忙应和,一来萧国的地盘萧王之语不可违,二来确实是有些无趣,众人也想看点热闹。

“好,既然如此,那么不知哪两位想露一手啊”,听到众人的和声,萧王脸色略喜的问道。

“早听闻萧二皇子天赋异鼎,十数岁便已入地灵境,不知是否今日有幸得见少年风采”

人群中不知某处,一人的声音在家武场中闯荡开来。

“是啊是啊,萧二皇子露一手吧”

……

此声一落,人们也开始起哄。

叶国众人虽见此景,但仍自顾自的喝酒吃肉。

嘿,你们找乐子,管我们甚事,我就在这默默吃喝,我不找事,事不找我,安安全全过了今天,明日速度回国去。

众人抱着此心态,欲求此行无事。

但此时,叶王感到有一道目光注视着自己,抬头望去,与萧王的目光相撞,一丝狡诈的笑容在萧王脸上出现。

“云儿,这次恐怕要让你上了”,叶王无奈的说道。

“嗯?为何”

“这全是萧王的安排,先前那说话之人,只闻其声,却不见其人,定是隐藏行迹的高手,将萧国皇子引出来,再打算借此令我叶国蒙羞”

“真是好算计啊”,叶云淡淡的说道。

对于萧王这般算计,叶云好不感冒。据他们所言,萧炳不过地灵境,这种实力,分分钟秒杀他。

“父王放心,此战我必会拿下”

“嗯,此时我们正需给那些附属国一颗定心丸,让他们知道我叶国还未衰落”

“嗯”

场中起哄声此起彼落,数分之后,待得声音渐渐落下,萧王望向身旁一面目俊秀的少年,开口道

“去吧”

霎时间,原本空无一物的武场上,一红衣少年突然出现,华服玉佩,所持赤色长剑,隐隐有龙影浮现。

“听闻叶国太子实力强横,不知可否赐教一二”,少年望向叶云,朗声道。

叶云懒洋洋的站起身来,缓步走下,来到萧炳面前,伸了伸懒腰,毫无战意。

萧炳看到叶云这懒惫之态,心中怒意顿生。有着不错的修炼天赋,萧炳自然有着傲气,见到叶云完全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心中愤怒至极。

未有多言,催动体内,猛然一剑刺向叶云,萧炳一双眼死盯着叶云,其中充满了杀意。

虽然萧炳来势汹汹,剑势凌厉,但叶云依旧站于原地,岿然不动。

我这一剑即使是地灵后期也够他喝一壶的,竟然还不躲,既然你小子竟如此托大,那就怪不得我了。

心念至此,体内灵气再度爆发,长剑之势更为凌厉。

看着萧炳,叶云嘴角轻扬,电光于手掌汇聚,一掌轻推。

“玄雷掌”,叶云轻喝道。

瞬间,掌剑相碰。

“嘭”

激烈的碰撞激起万千尘灰,所有人都注视武场,猜测着此战的结果。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