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3 13:01:48

我只是略微思考了一下,就将骸骨重新埋入地下,这件事不是我能管的。

但我从骸骨上拔下来一颗后槽牙,往而不来非礼也,我想丢失的这颗牙能让布下此阵的人吃到点苦头。

不管这女童的煞魂什么时候回来,定然是腥风血雨,我得提早做好准备。

到时破风水阵的人也一定会出现,与其腹背受敌,不如先下手为强。

从许家别墅出来,我利用周围的石子树木布下了一个隔绝法阵,然后才匆匆离去。

简陋的法阵瞒不过有道行的人,但是可以避免普通人误入此宅,引发祸事。

接下来要处理的,就只剩下许雅母亲身上的降头了。

回到酒店,我找到许雅,要了她一根头发。

随后,我取出血棺,拿出布偶,将上面关于许雅的姓名和生辰八字撕掉。

一般来说,降头一旦被破,下降头的人也会遭到反噬。

但只有一种情况例外,下降头用的小鬼没了。

刚刚在许家别墅里那个穿着官服的男人已经魂飞魄散,也就是说下降头的人不会再遭到小鬼的反噬。

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他一只鬼。

我将从女童骸骨上拔下来的后槽牙拿出来,塞到布偶的身体里,然后用许雅的头发丝在布偶的脖子上缠了两圈。

许雅在一旁看着,好奇的问道:“为什么要用到我的头发?”

我解释说:“这布娃娃是他给你下的降头,不过已经被破了,现在用你的头发,反过来给他下降。”

许雅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做好这一切后,我把布娃娃重新塞到血棺里面,出去到酒店外面随便找个路口给埋了。

“这就好了?”许雅问。

“对,现在只要等着他找上门来就行,不出十二个时辰,他肯定会出现。”

“那我妈会不会有危险?”她担忧的问。

我保证道:“放心吧,他想要活命,就必须解开你妈身上的降头。除非他想鱼死网破,但有我在,鱼可以死,网不能破!”

许雅问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

我回答说:“好好休息,养精蓄锐。”

很快,外面渐渐暗了下来,我提议先出去吃点东西。

苏柏青还躺在床上昏迷着,许雅担心她,说没什么胃口。

我安慰道:“放心吧,他现在自身难保,不会对你妈妈动手的。我们先去吃点东西,不然你也倒下了,谁照顾你们?”

听我说完,她才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考虑到一会儿给许家下降头的人会来找我,就在酒店门口的烧烤摊随便点了点东西。

刚吃到一半的时候,我看到街边一个老头佝偻着腰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他停在我们桌子旁边,盯着许雅的侧脸。

如果只看他的脸,应该还没到三十岁,但诡异的是,他的身体看起来已经六十多岁了。

许雅有些害怕,小声问我:“他干嘛一直看我?”

我正往嘴里塞了根羊肉串,含糊不清的说:“没啥,一个老疯子,咱们吃咱们的。”

许雅一直回头看她,也没吃多少,点的东西反倒是都进了我的肚子。

吃饱喝足,我站起来准备付账,结果一摸兜,没带钱。

我尴尬的看了许雅一眼,“那个……我钱包忘带了。”

许雅笑了笑,“没事,我来吧。”

我叮嘱说:“结完账你就回酒店去,我和这老疯子还有点事要谈,记得锁门,不是我敲门,绝对不要开!”

说完,我朝着那小老头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前辈,我们这边说,别吓到别人。”

小老头冷哼了一声,跟在我的后面,阴阳怪气的嘲讽说:“现在的小娃子还真不知天高地厚,什么事都敢管,别哪天过马路的时候飞来横祸。”

我停下来,眯起眼睛,“前辈,你说这话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你的阳寿只剩下不到一天时间了?”

小老头脸色一变,似乎是想动手。

我根本不怕,他的命现在就掌握在我的手里,他敢动手,自己也别想活。

他眼珠子转了转,递给我一张卡,说:“这里面是买命钱,一共二十万,媒介还我。”

他说的媒介,就是下降头用的布偶,我说这东西现在不在我身上,而且我也不要钱。

“那你是想鱼死网破了,别忘了苏柏青的命现在也攥在我手里!”小老头阴狠的威胁道。

“前辈,别慌,咱们慢慢说,怎么称呼?”我问。

小老头说:“我姓乾,叫乾桖。”

我当即一愣,问:“你不姓徐?”

乾桖不耐烦的说:“我乾桖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你可以到圈子里打听打听,我没必要骗你。”

现如今他想要活,只能求我,确实没必要在姓名上作假。

但那小鬼吃了我想香火,也不可能骗我。

我接着问:“那身穿古代官服的小鬼是和你签的契对吧?”

提到小鬼,乾桖忽然破口大骂,“你这小娃娃年纪不大,心肠歹毒,你到底对我那小鬼做了什么,为何要如此害我!”

说着,他掀起自己的衣服,肚皮上血淋淋的,有十几个牙印。

我感觉头皮一麻,只是一个后槽牙而已,煞气竟然如此重?

要是那女童的真身回来,怕是全城的人都要遭殃。

我已经有些心虚了,辩解说:“你自己给小鬼下的咒,魂飞魄散,我只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放屁!”乾桖骂道:“这小鬼我以精血喂养,一般的修道之人根本没办法应付,要不是你们赵家的镇雷符太过霸道,又怎么会让你破掉,我又怎么舍得让其魂飞魄散!”

说到这里,乾桖忽然面色一变,怨毒的盯着我,恨不得咬碎一口牙齿:“你说他已经魂飞魄散了?”

我总感觉这里面有什么东西被我忽略了,可不给我思考的时间,乾桖忽然从怀里掏出一块血玉。

“既然如此,苏柏青也去死吧!”

说完,他将血玉用力的摔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玉中的血一触及地面,迅速散开,变成一抹红光朝着酒店飞了过去。

“糟了!”

我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乾桖划破自己的手腕,血浇在血玉的碎片上,那抹红光变成了一条线,连着酒店中的某处。

我连忙冲过去把乾桖按在地上,捂住他的伤口,解释说:“不管你信不信,你的小鬼不是我杀的,这件事……”

这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我接听后,电话里传来许雅带着哭腔的声音:“三哥,我妈出事了,你快过来啊!”

我朝着酒店看了眼,低头正对上乾桖一双怨毒的眼睛。

我语速飞快的解释了一句:“媒介我压在酒店出门左转的第二个路口的路灯下的石头里,我们都被人设计了。”

说完,我转身就朝着酒店跑。

一边跑,我一边问许雅:“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不知道,我刚回来就看到我妈妈站在窗户边,现在非要跳下去,你快点回来,我要拉不住了!”

“你一定不要松手,等我!”

挂了电话,我朝着酒店飞奔,一口气跑上楼,来到许雅房间门口。

还没进门,就听到许雅的哭喊声:“妈,你冷静点,你不要跳,你下来啊!”

我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没房卡,用力拍门,喊着许雅的名字。

“三哥,我现在没办法开门,我妈已经跳出去了,你快进来,快进来!”

我心一横,取出另一张画好没用的雷符,捏好雷印,一掌打在门板上。

惊雷声响起,门板破了个大洞。我接着一脚踢开房门,看到许雅半个身子已经探出了窗外,房间里不见苏柏青的影子。

第5章 事情蹊跷

我只是略微思考了一下,就将骸骨重新埋入地下,这件事不是我能管的。

但我从骸骨上拔下来一颗后槽牙,往而不来非礼也,我想丢失的这颗牙能让布下此阵的人吃到点苦头。

不管这女童的煞魂什么时候回来,定然是腥风血雨,我得提早做好准备。

到时破风水阵的人也一定会出现,与其腹背受敌,不如先下手为强。

从许家别墅出来,我利用周围的石子树木布下了一个隔绝法阵,然后才匆匆离去。

简陋的法阵瞒不过有道行的人,但是可以避免普通人误入此宅,引发祸事。

接下来要处理的,就只剩下许雅母亲身上的降头了。

回到酒店,我找到许雅,要了她一根头发。

随后,我取出血棺,拿出布偶,将上面关于许雅的姓名和生辰八字撕掉。

一般来说,降头一旦被破,下降头的人也会遭到反噬。

但只有一种情况例外,下降头用的小鬼没了。

刚刚在许家别墅里那个穿着官服的男人已经魂飞魄散,也就是说下降头的人不会再遭到小鬼的反噬。

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他一只鬼。

我将从女童骸骨上拔下来的后槽牙拿出来,塞到布偶的身体里,然后用许雅的头发丝在布偶的脖子上缠了两圈。

许雅在一旁看着,好奇的问道:“为什么要用到我的头发?”

我解释说:“这布娃娃是他给你下的降头,不过已经被破了,现在用你的头发,反过来给他下降。”

许雅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做好这一切后,我把布娃娃重新塞到血棺里面,出去到酒店外面随便找个路口给埋了。

“这就好了?”许雅问。

“对,现在只要等着他找上门来就行,不出十二个时辰,他肯定会出现。”

“那我妈会不会有危险?”她担忧的问。

我保证道:“放心吧,他想要活命,就必须解开你妈身上的降头。除非他想鱼死网破,但有我在,鱼可以死,网不能破!”

许雅问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

我回答说:“好好休息,养精蓄锐。”

很快,外面渐渐暗了下来,我提议先出去吃点东西。

苏柏青还躺在床上昏迷着,许雅担心她,说没什么胃口。

我安慰道:“放心吧,他现在自身难保,不会对你妈妈动手的。我们先去吃点东西,不然你也倒下了,谁照顾你们?”

听我说完,她才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考虑到一会儿给许家下降头的人会来找我,就在酒店门口的烧烤摊随便点了点东西。

刚吃到一半的时候,我看到街边一个老头佝偻着腰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他停在我们桌子旁边,盯着许雅的侧脸。

如果只看他的脸,应该还没到三十岁,但诡异的是,他的身体看起来已经六十多岁了。

许雅有些害怕,小声问我:“他干嘛一直看我?”

我正往嘴里塞了根羊肉串,含糊不清的说:“没啥,一个老疯子,咱们吃咱们的。”

许雅一直回头看她,也没吃多少,点的东西反倒是都进了我的肚子。

吃饱喝足,我站起来准备付账,结果一摸兜,没带钱。

我尴尬的看了许雅一眼,“那个……我钱包忘带了。”

许雅笑了笑,“没事,我来吧。”

我叮嘱说:“结完账你就回酒店去,我和这老疯子还有点事要谈,记得锁门,不是我敲门,绝对不要开!”

说完,我朝着那小老头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前辈,我们这边说,别吓到别人。”

小老头冷哼了一声,跟在我的后面,阴阳怪气的嘲讽说:“现在的小娃子还真不知天高地厚,什么事都敢管,别哪天过马路的时候飞来横祸。”

我停下来,眯起眼睛,“前辈,你说这话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你的阳寿只剩下不到一天时间了?”

小老头脸色一变,似乎是想动手。

我根本不怕,他的命现在就掌握在我的手里,他敢动手,自己也别想活。

他眼珠子转了转,递给我一张卡,说:“这里面是买命钱,一共二十万,媒介还我。”

他说的媒介,就是下降头用的布偶,我说这东西现在不在我身上,而且我也不要钱。

“那你是想鱼死网破了,别忘了苏柏青的命现在也攥在我手里!”小老头阴狠的威胁道。

“前辈,别慌,咱们慢慢说,怎么称呼?”我问。

小老头说:“我姓乾,叫乾桖。”

我当即一愣,问:“你不姓徐?”

乾桖不耐烦的说:“我乾桖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你可以到圈子里打听打听,我没必要骗你。”

现如今他想要活,只能求我,确实没必要在姓名上作假。

但那小鬼吃了我想香火,也不可能骗我。

我接着问:“那身穿古代官服的小鬼是和你签的契对吧?”

提到小鬼,乾桖忽然破口大骂,“你这小娃娃年纪不大,心肠歹毒,你到底对我那小鬼做了什么,为何要如此害我!”

说着,他掀起自己的衣服,肚皮上血淋淋的,有十几个牙印。

我感觉头皮一麻,只是一个后槽牙而已,煞气竟然如此重?

要是那女童的真身回来,怕是全城的人都要遭殃。

我已经有些心虚了,辩解说:“你自己给小鬼下的咒,魂飞魄散,我只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放屁!”乾桖骂道:“这小鬼我以精血喂养,一般的修道之人根本没办法应付,要不是你们赵家的镇雷符太过霸道,又怎么会让你破掉,我又怎么舍得让其魂飞魄散!”

说到这里,乾桖忽然面色一变,怨毒的盯着我,恨不得咬碎一口牙齿:“你说他已经魂飞魄散了?”

我总感觉这里面有什么东西被我忽略了,可不给我思考的时间,乾桖忽然从怀里掏出一块血玉。

“既然如此,苏柏青也去死吧!”

说完,他将血玉用力的摔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玉中的血一触及地面,迅速散开,变成一抹红光朝着酒店飞了过去。

“糟了!”

我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乾桖划破自己的手腕,血浇在血玉的碎片上,那抹红光变成了一条线,连着酒店中的某处。

我连忙冲过去把乾桖按在地上,捂住他的伤口,解释说:“不管你信不信,你的小鬼不是我杀的,这件事……”

这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我接听后,电话里传来许雅带着哭腔的声音:“三哥,我妈出事了,你快过来啊!”

我朝着酒店看了眼,低头正对上乾桖一双怨毒的眼睛。

我语速飞快的解释了一句:“媒介我压在酒店出门左转的第二个路口的路灯下的石头里,我们都被人设计了。”

说完,我转身就朝着酒店跑。

一边跑,我一边问许雅:“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不知道,我刚回来就看到我妈妈站在窗户边,现在非要跳下去,你快点回来,我要拉不住了!”

“你一定不要松手,等我!”

挂了电话,我朝着酒店飞奔,一口气跑上楼,来到许雅房间门口。

还没进门,就听到许雅的哭喊声:“妈,你冷静点,你不要跳,你下来啊!”

我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没房卡,用力拍门,喊着许雅的名字。

“三哥,我现在没办法开门,我妈已经跳出去了,你快进来,快进来!”

我心一横,取出另一张画好没用的雷符,捏好雷印,一掌打在门板上。

惊雷声响起,门板破了个大洞。我接着一脚踢开房门,看到许雅半个身子已经探出了窗外,房间里不见苏柏青的影子。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