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3 11:54:27

程萧找上门的时候,新城南的项目已经初步成型了。

整个会馆让人觉得格外吸睛的莫过于全玻璃式的建筑,阳光洒下的时候,整个会馆金灿灿,一时觉得温暖又迷人!

程萧和顾允怀站在高处,看着远方的会馆,赞叹道“其实,小梨啊,她的天地,从来都不是应该只在帛淄。”

顾允怀咧了咧嘴角,上下打量下程萧,“你的人,你自己不清楚。”

程萧一时语塞,停顿几分钟,我倒是想,也得看上我啊?

顾允怀挑了挑眉

怎么,小顾爷也喜欢?这是要衣服,不要手足了?

喜欢谈不上吧,就是觉得小丫头挺有意思的,再说,你这手足要不要还有什么意思?

小顾爷这意思是不需要程某了,那我把小梨带走了啊?!

顾允怀侧向去搂程萧的腰,一下子就把程萧拽到了身侧,萧子,萧子,开开玩笑怎么还当真了呢,再说了,你喜欢小丫头你就大胆的追啊,退缩可不是你的性格啊?

算了,真的,顾爷,你这是拿我寻开心呢,我喜欢是真的,没有缘分也是真的,小梨这个小丫头是真的不容易,也是真的不错,你要是有意思,我绝没有二话的,也不会真的没有手足了,你放心。

顾允怀深深的吸了一口手上的正在燃着的香烟,摇了摇头,想着程萧刚刚说过的话,想说声算了,可脑海中又想起小梨那双眼睛看着他时那怯生生又充满希翼的眼神,那句算了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会馆前有一处弯弯的浅塘,那浅塘一直延伸至远方,夕阳的余韵随着下落的步伐仿佛慢慢的落入那浅塘中

顾允怀看着这样的景致在不知不觉间就笑弯了嘴角,一时觉得这新城南还真是总有意外的收获!

。。。。。。

顾允怀在新城南的动作惊动了许多人,无论是承东还是顾家长辈,没有一人是站出来支持的

顾鸿朗一直在国外,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过了一月有余了

如果在这个世界上,能有几个人真的能完完全全的镇的住小顾爷的,可能顾鸿朗算得上唯一

顾鸿朗三十二岁丧妻的时候,当时的顾允怀还是个奶娃娃,当时的承东还没现如今的一半繁荣,顾鸿朗总是一手提着他的西服外套,一手提着他的小书包,奔走在一个又一个会议中,奔走在去接他上放学的路途中

顾允怀听到电话响时正在会议室召集大家开会,讨论具体城建方案,手机屏上方显示的是顾鸿朗三个字

回家,这是顾鸿朗在电话里唯一跟他说的话

小梨看见顾允怀放下电话就大步往外走

顾允怀的车刚要启动时,就看见有影子在敲击着车窗

车窗缓缓的下降

嗯?小顾爷率先张了口,看清来人时仅用眼光上上下下扫视了小梨一遍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小顾爷前脚走出会议室,后脚小梨就被同事以只有小梨能跟小顾爷说得上几句话的名义卖了,请求小梨跟出去看看情况,并以小顾爷刚才出门的时候脸黑的比会议室桌上的文件夹颜色还要重,要是小顾爷如果出现什么问题,她们还要不要活了的语句“赶出了会议室”

察觉顾允怀目光扫过来的时候,小梨怕的要死,脑子转不过来,说的话也是含糊不清的,

小允哥,哥,那个你带着我走吧

走?小顾爷挑着眉看她

死就死吧,反正能让小顾爷冲出去的事情也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小梨也再没有在等他回复什么,打开车门一股气就钻进了副驾驶

顾允怀看着眼前的小姑娘,若有所思

倒是也没在多说什么,系好安全带就开了出去

。。。。。。

轮胎与地面没有摩擦声音的时候,黑色57稳稳的停在顾家大门前

小梨疑问间就听见身边的人说,下车吧,这里是顾家,

小顾爷看着身边的人脸拧得跟麻花一样,全是担忧的样子,心中却在未察觉间染上些许笑意,随即却也只淡淡的出口道,“跟着我别乱跑就好”

顾允怀进门时,就只见张妈一人在门口

张妈看见自家小爷带着一个小小嫩嫩的女孩子,下巴简直都要惊掉了,要知道,顾晴已经在顾家算得上是默认的少夫人了啊

顾允怀还未来得及到要和张妈多解释两句,就听见有人用浑厚的声音传来“上来”二字

小梨抬头时就见楼梯处多了一人,顾允怀与那人轮廓十分相似,皆是身姿挺拔,而那人大概是因为上了年纪的缘故,气质中更多了一分儒雅与淡然

顾允怀亦步亦趋跟着顾鸿朗进入书房,顾允怀还没有站定,便听见面前的人开口,

“你比谁都清楚新城南是什么地方,那个地方你不该动”

顾允怀终于站定,但并未做答,反而是拉开手边的圈椅坐了下去,这才静静开口

“那您说说您的打算”

顾鸿朗看着面前的人那张和妻子相似的脸,竟一之间愣了神,话也不知该从何张口了

身后的门被打开,张妈端着茶走进来,放下茶盘,用眼神示意顾允怀,便退了出去

顾允怀低身拿起茶杯,双手递于顾鸿朗身侧

“张妈倒是心疼你,这是怕我为难你,给你递台阶来了”

说完顾鸿朗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又接着说道,“我知道你和她情感并不深厚,可她终究是你妈妈,于情于理你都不应该这么做”

“她生育我,我尊敬她,但这些都跟新城南的事情无关,您觉得对吧?新城南重建的规划您也知道,我并不觉得我做错了什么,况且新城南的荒了这么多年,难到未来也要继续荒下去?!”

“所以你就要自己去动新城南?你怎么会觉得无关,你妈妈死在那里,你就是这么尊敬她的!”顾鸿朗听着顾允怀的话气急

“爸,我无意冒犯,但说句不中听的,所有的事情一旦涉及到她,您就变了一副样子,您明明知道的,她不爱您,我也仅仅算得上是她对您的一个交代,您难道不是比谁都清楚吗?”

“你住嘴,出去!”

“爸,您这么念着她也不是办法,新城南迟早要动,顾家皆是生意人.....”

顾鸿朗终于压不下怒气,甚至连他说的后半句话都没有听清,扬手把手边的茶杯朝顾允怀掷了出去,

发出瓷器碎裂的声响

爱,本无道理

程萧找上门的时候,新城南的项目已经初步成型了。

整个会馆让人觉得格外吸睛的莫过于全玻璃式的建筑,阳光洒下的时候,整个会馆金灿灿,一时觉得温暖又迷人!

程萧和顾允怀站在高处,看着远方的会馆,赞叹道“其实,小梨啊,她的天地,从来都不是应该只在帛淄。”

顾允怀咧了咧嘴角,上下打量下程萧,“你的人,你自己不清楚。”

程萧一时语塞,停顿几分钟,我倒是想,也得看上我啊?

顾允怀挑了挑眉

怎么,小顾爷也喜欢?这是要衣服,不要手足了?

喜欢谈不上吧,就是觉得小丫头挺有意思的,再说,你这手足要不要还有什么意思?

小顾爷这意思是不需要程某了,那我把小梨带走了啊?!

顾允怀侧向去搂程萧的腰,一下子就把程萧拽到了身侧,萧子,萧子,开开玩笑怎么还当真了呢,再说了,你喜欢小丫头你就大胆的追啊,退缩可不是你的性格啊?

算了,真的,顾爷,你这是拿我寻开心呢,我喜欢是真的,没有缘分也是真的,小梨这个小丫头是真的不容易,也是真的不错,你要是有意思,我绝没有二话的,也不会真的没有手足了,你放心。

顾允怀深深的吸了一口手上的正在燃着的香烟,摇了摇头,想着程萧刚刚说过的话,想说声算了,可脑海中又想起小梨那双眼睛看着他时那怯生生又充满希翼的眼神,那句算了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会馆前有一处弯弯的浅塘,那浅塘一直延伸至远方,夕阳的余韵随着下落的步伐仿佛慢慢的落入那浅塘中

顾允怀看着这样的景致在不知不觉间就笑弯了嘴角,一时觉得这新城南还真是总有意外的收获!

。。。。。。

顾允怀在新城南的动作惊动了许多人,无论是承东还是顾家长辈,没有一人是站出来支持的

顾鸿朗一直在国外,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过了一月有余了

如果在这个世界上,能有几个人真的能完完全全的镇的住小顾爷的,可能顾鸿朗算得上唯一

顾鸿朗三十二岁丧妻的时候,当时的顾允怀还是个奶娃娃,当时的承东还没现如今的一半繁荣,顾鸿朗总是一手提着他的西服外套,一手提着他的小书包,奔走在一个又一个会议中,奔走在去接他上放学的路途中

顾允怀听到电话响时正在会议室召集大家开会,讨论具体城建方案,手机屏上方显示的是顾鸿朗三个字

回家,这是顾鸿朗在电话里唯一跟他说的话

小梨看见顾允怀放下电话就大步往外走

顾允怀的车刚要启动时,就看见有影子在敲击着车窗

车窗缓缓的下降

嗯?小顾爷率先张了口,看清来人时仅用眼光上上下下扫视了小梨一遍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小顾爷前脚走出会议室,后脚小梨就被同事以只有小梨能跟小顾爷说得上几句话的名义卖了,请求小梨跟出去看看情况,并以小顾爷刚才出门的时候脸黑的比会议室桌上的文件夹颜色还要重,要是小顾爷如果出现什么问题,她们还要不要活了的语句“赶出了会议室”

察觉顾允怀目光扫过来的时候,小梨怕的要死,脑子转不过来,说的话也是含糊不清的,

小允哥,哥,那个你带着我走吧

走?小顾爷挑着眉看她

死就死吧,反正能让小顾爷冲出去的事情也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小梨也再没有在等他回复什么,打开车门一股气就钻进了副驾驶

顾允怀看着眼前的小姑娘,若有所思

倒是也没在多说什么,系好安全带就开了出去

。。。。。。

轮胎与地面没有摩擦声音的时候,黑色57稳稳的停在顾家大门前

小梨疑问间就听见身边的人说,下车吧,这里是顾家,

小顾爷看着身边的人脸拧得跟麻花一样,全是担忧的样子,心中却在未察觉间染上些许笑意,随即却也只淡淡的出口道,“跟着我别乱跑就好”

顾允怀进门时,就只见张妈一人在门口

张妈看见自家小爷带着一个小小嫩嫩的女孩子,下巴简直都要惊掉了,要知道,顾晴已经在顾家算得上是默认的少夫人了啊

顾允怀还未来得及到要和张妈多解释两句,就听见有人用浑厚的声音传来“上来”二字

小梨抬头时就见楼梯处多了一人,顾允怀与那人轮廓十分相似,皆是身姿挺拔,而那人大概是因为上了年纪的缘故,气质中更多了一分儒雅与淡然

顾允怀亦步亦趋跟着顾鸿朗进入书房,顾允怀还没有站定,便听见面前的人开口,

“你比谁都清楚新城南是什么地方,那个地方你不该动”

顾允怀终于站定,但并未做答,反而是拉开手边的圈椅坐了下去,这才静静开口

“那您说说您的打算”

顾鸿朗看着面前的人那张和妻子相似的脸,竟一之间愣了神,话也不知该从何张口了

身后的门被打开,张妈端着茶走进来,放下茶盘,用眼神示意顾允怀,便退了出去

顾允怀低身拿起茶杯,双手递于顾鸿朗身侧

“张妈倒是心疼你,这是怕我为难你,给你递台阶来了”

说完顾鸿朗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又接着说道,“我知道你和她情感并不深厚,可她终究是你妈妈,于情于理你都不应该这么做”

“她生育我,我尊敬她,但这些都跟新城南的事情无关,您觉得对吧?新城南重建的规划您也知道,我并不觉得我做错了什么,况且新城南的荒了这么多年,难到未来也要继续荒下去?!”

“所以你就要自己去动新城南?你怎么会觉得无关,你妈妈死在那里,你就是这么尊敬她的!”顾鸿朗听着顾允怀的话气急

“爸,我无意冒犯,但说句不中听的,所有的事情一旦涉及到她,您就变了一副样子,您明明知道的,她不爱您,我也仅仅算得上是她对您的一个交代,您难道不是比谁都清楚吗?”

“你住嘴,出去!”

“爸,您这么念着她也不是办法,新城南迟早要动,顾家皆是生意人.....”

顾鸿朗终于压不下怒气,甚至连他说的后半句话都没有听清,扬手把手边的茶杯朝顾允怀掷了出去,

发出瓷器碎裂的声响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