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30 23:59:34

“咦!你们怎么在这里啊?”

许泽西没有看说话的林佳音,而是转头仔细将顾清一全身都打量了一番。

江哲远微微挑眉,双手抄兜,眉飞色舞的说着:“我们刚好路过啊,以为你们遇到危险了,就过来了,可给我们阿泽急坏了,让我立马开过来,红灯都闯了,没想到嫂子,你完全hold住了全场。”

“嫂子???”

林佳音惊讶的瞪了瞪眼睛,一脸懵逼的看着江哲远结结巴巴的开口:“你——喊谁——嫂子啊?谁——嫂子啊?”

江哲远眉尾一挑,冲着顾清一扬了一下下巴:“这不我嫂子嘛?”

顾清一抬头没好气的睨了江哲远一眼,感觉脑子里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这个江哲远真是缺心眼。

林佳音眯着眸子试探性的问着:“那你哥是谁啊?”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了。

江哲远抬手搭上许泽西的肩膀说:“诺,我哥们。”

许泽西嫌弃的看了江哲远一眼,用肩膀弹开江哲远的手。

晴天霹雳!五雷轰顶!

林佳音怀疑人生,不敢相信的转头看着顾清一,又开始结结巴巴的,好像那要说的话烫嘴一样:“什么——情况?顾清一,你立马——现在给我说清楚。”

顾清一眉心一阵抽搐,头疼,这要从第一次检查说起吧,还把许泽西带回家了,想想都害臊,这真不是说话的地方。

她抬手拨了下额头前的头发,表面上云淡风轻的道:“你不是饿了嘛?边吃边说。”

“那好吧!”

林佳音立刻妥协看了看周围,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她微微吁了一口气,还是不敢相信刚刚听到的,心里好像有点小激动,又高兴,又有点失落,特别复杂。

好像是恋爱的感觉,又好像忽而失恋的感觉。

“姐姐,电话来了,姐姐,电话来了……”

林佳音被自己的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吓了一跳,愣了一下才掏出手机按下了通话键:“怎么了,小奚。”

她停顿了一下,听那边说话,接着又说道:“这样,行,我现在就回去。”

林佳音挂了电话,转头瞪着顾清一,语气夹杂着气愤:“我现在要去电视台,我结束了去找你。”

顾清一抬眸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想了一下又补充道:“你开我车去。”

林佳音转了转脑筋权衡一下,点了一下头:“好。”

说着话,林佳音抬头眯着眼睛看了看许泽西,又看了看江哲远,好像是一场梦一样,不敢相信的甩了甩头,好像想从梦里醒过来,又叹了一口气才往车子走去。

“我好像也有什么事来着。”

江哲远摸了摸脑袋,又点了点头说:“对,是有事,阿泽,我不陪你打球了,嫂子再见。”

话毕,江哲远冲着顾清一摇了摇头就转身朝着车子走去,很快速的消失在路口。

顾清一微微蹙眉,转头看着许泽西说:“你跟江哲远解释清楚。”

许泽西眯了眯凤眸,不紧不慢的道:“解释什么?”

“解释我们没有关系,他今天在我客户面前吧啦吧啦说了一堆。”

许泽西微微挑眉,轻描淡写:“好像不行,我们现在有关系。”

顾清一冷哼一声:“胡说什么呢?我们有什么关系?”

许泽西没有说话,视线下移落在顾清一的腹部。

顾清一皱眉,表情怔住,天啦!他们——

这她——

一时无言以对。

她抬头没好气的睨了一眼男人,竟然也不自觉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腹部,突然发现棒球棍还在手里,她将手里的棍子扔到男人的脚前,扬着下巴,盛气凌人:“行,你不解释,那下次他再胡说,我就用棍子敲碎他一嘴牙。”

许泽西看着眼前的倔强的表情竟然觉得有些可爱,他弯下腰去捡顾清一的棒球棍捡了起来,嘴角微扬上扬,勾起一抹笑意,一边起身一边说:“棍子要留着,下次你遇到危险可以防身。”

语气平平淡淡的,听不出任何情绪。

这男人什么品性,竟然这么淡定,不是医生的耐心都很差吗?

她突然感觉手腕有些发酸,许是刚刚太用力了,现在手都有些发抖。

顾清一抬手捏了一下肩膀,转动了一下手臂。

许泽西也注意到女人动作,眸子里闪过一丝丝担忧,薄唇微启:“怎么?不舒服?”

“没事!”

顾清一无精打采的应了句,转身朝着小区门口走。

许泽西抬脚跟了上去,慢条斯理的说道:“刚刚用脚踩那个男人的那个动作很危险,如果那个人用力一扯你就很容易摔倒。”

顾清一嗤笑一声:“年纪不大,就这么唠叨的。”

虽然嘴硬,但是被许泽西这么一说,心里突然有一丝丝慌乱,如果真的摔倒了,孩子可能就没有了。

其实刚刚她没有想过打人,也是因为对方占了林佳音的便宜,一时气急了,才会下这么重的手。

她上网搜过前三个月保胎很难,要格外注意,她好像有点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毕竟是自己的骨肉,也是第一个。

后面传来仓促的喇叭声,许泽西转头见女人没有反应,一把将顾清一拽到怀里,那辆电动车擦着他们身子疾驰而过。

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钻进顾清一的鼻子里,她怔了一下,没有抬头看男人,抬手推开许泽西,说了句谢谢继续往前走。

许泽西就跟在顾清一左后方的位置。

两人也没有说话,前脚后脚的走到小区门口。

迎面走来的巡逻保安看着两个人冲着两个人打招呼。

“诶!许医生和顾小姐一起回来了啊!”

“嗯!”

“嗯!”

两个人的声音重合在一起,两人又不约而同的看了对方一眼。

“对了,许医生,队长的家里人说要谢谢你,我们也商量了给你送锦旗呢?”

送锦旗?

顾清一低眉,想笑,许泽西一个妇产科医生应该送什么锦旗,她抿了抿唇,收住笑容,往前面走。

“不用了,谢谢,我先回去了。”

“嗯,好。”

“刚刚笑什么?”

男人追了上来,低眉看着旁边的女人。

顾清一抬眸半开玩笑的说:“我是在替你高兴,有人给你送锦旗了。”

“泽西哥哥!”

两人闻声回过头,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黑长直披在肩上,站在他们楼下冲着许泽西摇了摇手,眼神里都是爱慕。

接着就朝着他们小跑着过来。

这个女孩,顾清一见过,之前在酒店遇到过,那个挽着许泽西胳膊的手的女孩子,应该是喜欢许泽西吧!

转眼间,女孩就跑到了他们面前,就像上次一样,一把挽住许泽西的胳膊,甜甜的笑着。

许泽西立马抽回自己的手,厉声说道:“自己站好。”

说话发的时候,眼神下意识的看了顾清一一眼。

顾清一看了两人一眼,很识趣的话都没有说,就朝着单元门走去。

“泽西哥哥,你怎么搬到这里来了,我刚刚去你家里找你,奶奶说你搬到这里......”

身后传来女孩娇嗔的声音。

那个女孩都找到许泽西家里了,看来关系匪浅,搞不好是那种青梅竹马吧,她垂了垂长睫,脚步不自觉的放慢了一些。

“对了,我和奶奶一起来的。”

“奶奶在哪里?”

许泽西眯了一下眸子,抬头看着女人已经走远。

顾清一走到电梯边上的时候,也没有听到脚步声,心里突然有些失落,她按了电梯,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

许泽西和那个女孩子肩并肩的走了。

第二十四章 要给许医生送锦旗

“咦!你们怎么在这里啊?”

许泽西没有看说话的林佳音,而是转头仔细将顾清一全身都打量了一番。

江哲远微微挑眉,双手抄兜,眉飞色舞的说着:“我们刚好路过啊,以为你们遇到危险了,就过来了,可给我们阿泽急坏了,让我立马开过来,红灯都闯了,没想到嫂子,你完全hold住了全场。”

“嫂子???”

林佳音惊讶的瞪了瞪眼睛,一脸懵逼的看着江哲远结结巴巴的开口:“你——喊谁——嫂子啊?谁——嫂子啊?”

江哲远眉尾一挑,冲着顾清一扬了一下下巴:“这不我嫂子嘛?”

顾清一抬头没好气的睨了江哲远一眼,感觉脑子里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这个江哲远真是缺心眼。

林佳音眯着眸子试探性的问着:“那你哥是谁啊?”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了。

江哲远抬手搭上许泽西的肩膀说:“诺,我哥们。”

许泽西嫌弃的看了江哲远一眼,用肩膀弹开江哲远的手。

晴天霹雳!五雷轰顶!

林佳音怀疑人生,不敢相信的转头看着顾清一,又开始结结巴巴的,好像那要说的话烫嘴一样:“什么——情况?顾清一,你立马——现在给我说清楚。”

顾清一眉心一阵抽搐,头疼,这要从第一次检查说起吧,还把许泽西带回家了,想想都害臊,这真不是说话的地方。

她抬手拨了下额头前的头发,表面上云淡风轻的道:“你不是饿了嘛?边吃边说。”

“那好吧!”

林佳音立刻妥协看了看周围,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她微微吁了一口气,还是不敢相信刚刚听到的,心里好像有点小激动,又高兴,又有点失落,特别复杂。

好像是恋爱的感觉,又好像忽而失恋的感觉。

“姐姐,电话来了,姐姐,电话来了……”

林佳音被自己的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吓了一跳,愣了一下才掏出手机按下了通话键:“怎么了,小奚。”

她停顿了一下,听那边说话,接着又说道:“这样,行,我现在就回去。”

林佳音挂了电话,转头瞪着顾清一,语气夹杂着气愤:“我现在要去电视台,我结束了去找你。”

顾清一抬眸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想了一下又补充道:“你开我车去。”

林佳音转了转脑筋权衡一下,点了一下头:“好。”

说着话,林佳音抬头眯着眼睛看了看许泽西,又看了看江哲远,好像是一场梦一样,不敢相信的甩了甩头,好像想从梦里醒过来,又叹了一口气才往车子走去。

“我好像也有什么事来着。”

江哲远摸了摸脑袋,又点了点头说:“对,是有事,阿泽,我不陪你打球了,嫂子再见。”

话毕,江哲远冲着顾清一摇了摇头就转身朝着车子走去,很快速的消失在路口。

顾清一微微蹙眉,转头看着许泽西说:“你跟江哲远解释清楚。”

许泽西眯了眯凤眸,不紧不慢的道:“解释什么?”

“解释我们没有关系,他今天在我客户面前吧啦吧啦说了一堆。”

许泽西微微挑眉,轻描淡写:“好像不行,我们现在有关系。”

顾清一冷哼一声:“胡说什么呢?我们有什么关系?”

许泽西没有说话,视线下移落在顾清一的腹部。

顾清一皱眉,表情怔住,天啦!他们——

这她——

一时无言以对。

她抬头没好气的睨了一眼男人,竟然也不自觉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腹部,突然发现棒球棍还在手里,她将手里的棍子扔到男人的脚前,扬着下巴,盛气凌人:“行,你不解释,那下次他再胡说,我就用棍子敲碎他一嘴牙。”

许泽西看着眼前的倔强的表情竟然觉得有些可爱,他弯下腰去捡顾清一的棒球棍捡了起来,嘴角微扬上扬,勾起一抹笑意,一边起身一边说:“棍子要留着,下次你遇到危险可以防身。”

语气平平淡淡的,听不出任何情绪。

这男人什么品性,竟然这么淡定,不是医生的耐心都很差吗?

她突然感觉手腕有些发酸,许是刚刚太用力了,现在手都有些发抖。

顾清一抬手捏了一下肩膀,转动了一下手臂。

许泽西也注意到女人动作,眸子里闪过一丝丝担忧,薄唇微启:“怎么?不舒服?”

“没事!”

顾清一无精打采的应了句,转身朝着小区门口走。

许泽西抬脚跟了上去,慢条斯理的说道:“刚刚用脚踩那个男人的那个动作很危险,如果那个人用力一扯你就很容易摔倒。”

顾清一嗤笑一声:“年纪不大,就这么唠叨的。”

虽然嘴硬,但是被许泽西这么一说,心里突然有一丝丝慌乱,如果真的摔倒了,孩子可能就没有了。

其实刚刚她没有想过打人,也是因为对方占了林佳音的便宜,一时气急了,才会下这么重的手。

她上网搜过前三个月保胎很难,要格外注意,她好像有点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毕竟是自己的骨肉,也是第一个。

后面传来仓促的喇叭声,许泽西转头见女人没有反应,一把将顾清一拽到怀里,那辆电动车擦着他们身子疾驰而过。

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钻进顾清一的鼻子里,她怔了一下,没有抬头看男人,抬手推开许泽西,说了句谢谢继续往前走。

许泽西就跟在顾清一左后方的位置。

两人也没有说话,前脚后脚的走到小区门口。

迎面走来的巡逻保安看着两个人冲着两个人打招呼。

“诶!许医生和顾小姐一起回来了啊!”

“嗯!”

“嗯!”

两个人的声音重合在一起,两人又不约而同的看了对方一眼。

“对了,许医生,队长的家里人说要谢谢你,我们也商量了给你送锦旗呢?”

送锦旗?

顾清一低眉,想笑,许泽西一个妇产科医生应该送什么锦旗,她抿了抿唇,收住笑容,往前面走。

“不用了,谢谢,我先回去了。”

“嗯,好。”

“刚刚笑什么?”

男人追了上来,低眉看着旁边的女人。

顾清一抬眸半开玩笑的说:“我是在替你高兴,有人给你送锦旗了。”

“泽西哥哥!”

两人闻声回过头,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黑长直披在肩上,站在他们楼下冲着许泽西摇了摇手,眼神里都是爱慕。

接着就朝着他们小跑着过来。

这个女孩,顾清一见过,之前在酒店遇到过,那个挽着许泽西胳膊的手的女孩子,应该是喜欢许泽西吧!

转眼间,女孩就跑到了他们面前,就像上次一样,一把挽住许泽西的胳膊,甜甜的笑着。

许泽西立马抽回自己的手,厉声说道:“自己站好。”

说话发的时候,眼神下意识的看了顾清一一眼。

顾清一看了两人一眼,很识趣的话都没有说,就朝着单元门走去。

“泽西哥哥,你怎么搬到这里来了,我刚刚去你家里找你,奶奶说你搬到这里......”

身后传来女孩娇嗔的声音。

那个女孩都找到许泽西家里了,看来关系匪浅,搞不好是那种青梅竹马吧,她垂了垂长睫,脚步不自觉的放慢了一些。

“对了,我和奶奶一起来的。”

“奶奶在哪里?”

许泽西眯了一下眸子,抬头看着女人已经走远。

顾清一走到电梯边上的时候,也没有听到脚步声,心里突然有些失落,她按了电梯,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

许泽西和那个女孩子肩并肩的走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