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1 00:01:03

“月儿,这颗钻石是南非的一个朋友送给我,光是原石就价值五百万,回到青海后我找了世界上最著名的钻石设计大师而成的钻戒。”

“这是世界上最坚固的钻石,预示着我们的爱情情比金坚。”

罗文东目光炽热:“月儿,给我一次几次吧?”

没等苏望月开口,江凡先一步挡在她的面前,瞥了一眼罗文东手中的钻石:”这不会又是赝品的吧?“

“你!”

罗文东被江凡的这一句话噎得半死,心中理亏。

昨天他送给苏家的鸳鸯雕像就被聚宝阁的余苍雄证实是赝品,当时有多人在场,虽说一天之内并不足以传播整个清海市,不过也足以让罗文东面红耳赤。

“你胡说什么?我们罗少怎么可能会送假的东西,只有那些卑鄙,虚伪,令人厌恶的小人才会送赝品。”小婷马上站了出来,替罗少出气。

小婷这句话很显然是针对江凡,因为在她看来只有江凡这种人才会送赝品,罗少可是年薪千万的人,怎么会在这种地方上省钱呢。

可是当小婷的话说完之后,罗文东的脸上更加难看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罗文东狠狠的瞪了小婷一眼,你这小妖精,这不是在骂我吗?

小婷会错了意,以为罗文东是在赞赏自己,于是更加变本加厉了起来:“送赝品的人,都是一群虚伪之徒,好面子,只有人渣才会这样做,我们罗少绝不会是这种人渣。”

“咳咳咳。”罗文东剧烈的咳嗽起来,怒目瞪了小婷一眼,厉声道:“行了,别说了。”

罗文东心里想着:“你这小娘们是和江凡一伙的吧,怎么指桑骂槐的骂我呢?”

这时候众人之中一个极微弱的声音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我昨天好像听说了,罗文东送给苏家的鸳鸯雕像的赝品,价值两万块钱的东西被说成是价值五百万。”

“真的假的?我怎么没听说?”

“真假难料,据说还是聚宝阁的鉴定师余苍雄亲口承认的~”

人就是这样,当你有一样东西是赝品,别人就会把你所有的东西都会当做赝品看待。一些人开始对罗文东手中的钻石质疑了起来。

“都住口!”罗文东额头渗出一丝丝汗珠,怒声吼道:“不要相信传言,我手中的蓝钻是真的,不信我给大家证明。”

说着罗文东找到一块钢化玻璃,拿起钻戒在上面用力划了一道,瞬间玻璃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用力一掰,整块玻璃沿着划痕裂成两块。

“大家看到没有,只有真正的钻石才有这种强度。”罗文东挺直了胸膛。

江凡淡淡一笑:“你这能证明什么?无非证明他的硬度而已?天然钻石有这种硬度,人工钻石自然也有这种硬度。

这钻石有人工钻石和天然钻石,而且现在的人工钻石的技术已经达到真假难辨的程度。就连一些普通钻石公司都无法准确的鉴定,只有一些顶尖的仪器才可以鉴定。

十几克拉的蓝钻,如若是天然钻石打磨而成,价值五百万不在话下。但如果是人工钻,那价格就另算了。

被江凡这样一说,罗文东脸上马上紧张了起来,虽说这钻石真的是他非洲朋友送给他的,但是这到底是人工钻还是天然钻,他心里也没有底气,不过有一点,他前后花了五百万是真的。

不过他也知道人工钻和天然钻并未根本差别,肉眼根本就鉴定不了,必须用专业的仪器才行,他可不相信江凡能够用肉眼证实这颗钻石是人工的。

“哼,你说的到简单,你如何证明这颗钻石是人工的还是天然的?”罗文东鼓起勇气。

“很简单。”江凡漫不经心的说道:“南非出土的蓝钻原石杂质很高,根本就不可能如同你手中的钻戒一般,毫无杂质。十几克拉的蓝钻如果达到这种纯度,价值不会低于一个亿!又岂是你几百万可以买到的。”

罗文东身边那些狐朋狗友,也有一些富家公子,他们对钻石可是颇有了解的,江凡的话让他们陷入沉思。纯净的蓝钻价格昂贵,一克拉就要几百万,更何况这种十几克拉的蓝钻,价值上亿绝不是戏言。

“哼,你以为你一句话就可以判定这钻石的真假?你的眼睛难道比专业的仪器还要厉害?”罗文东脸上显然不服。

他可不信江凡能用肉眼鉴定钻石真假。

“你以为钻石的纯度使用肉眼看的?要看也是用专业的仪器才可以,怎么可能凭你一句话就污蔑罗少。”小婷挺胸说道。

江凡冷笑一声,也不再和罗文东胡扯下去,只见他快速的夺过罗文东手中的钻戒,众目睽睽之下!

两根手指猛地一捏!价值五百万的蓝钻,竟然被江凡捏的粉碎!

“嘶!”看到这一幕,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可是钻石呀?

就算是人工钻,但是在硬度上和天然钻没有任何差距,甚至人工钻在硬度上更胜一筹。

可是现在竟然被江凡两根手指捏碎了。

这还是人的手指吗?

他们可不相信江凡能够轻而易举的捏碎世界上最坚硬的钻石,只能有一个结果:这钻石是假的。

“可是刚才罗少刚化了玻璃呀!”

“玻璃可能是提前做好手脚的。”

这一刻,众人虽然不敢当面说着钻石是假的,不过在他们的心中早已经认定,罗文东的蓝钻是赝品,不,这完全就是废品。

罗文东紧攥着拳头,眼里闪过一丝狠戾,这可是自己花了五百万万打造的钻戒,就这样被江凡捏碎了!他心里在滴血呀。

“罗文东,我警告你,苏望月是我妻子,只要我们还没有离婚,你就别想骚扰她。”江凡一步步毕竟罗文东,眼眸中的戾气让对方有些不寒而栗。

“这家伙身上怎么有这么强的气场?”罗文东有些心虚。

看着江凡的眼神,罗文东竟然莫名一颤,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怎么会怕这么废物?

第二十章 捏碎蓝钻

“月儿,这颗钻石是南非的一个朋友送给我,光是原石就价值五百万,回到青海后我找了世界上最著名的钻石设计大师而成的钻戒。”

“这是世界上最坚固的钻石,预示着我们的爱情情比金坚。”

罗文东目光炽热:“月儿,给我一次几次吧?”

没等苏望月开口,江凡先一步挡在她的面前,瞥了一眼罗文东手中的钻石:”这不会又是赝品的吧?“

“你!”

罗文东被江凡的这一句话噎得半死,心中理亏。

昨天他送给苏家的鸳鸯雕像就被聚宝阁的余苍雄证实是赝品,当时有多人在场,虽说一天之内并不足以传播整个清海市,不过也足以让罗文东面红耳赤。

“你胡说什么?我们罗少怎么可能会送假的东西,只有那些卑鄙,虚伪,令人厌恶的小人才会送赝品。”小婷马上站了出来,替罗少出气。

小婷这句话很显然是针对江凡,因为在她看来只有江凡这种人才会送赝品,罗少可是年薪千万的人,怎么会在这种地方上省钱呢。

可是当小婷的话说完之后,罗文东的脸上更加难看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罗文东狠狠的瞪了小婷一眼,你这小妖精,这不是在骂我吗?

小婷会错了意,以为罗文东是在赞赏自己,于是更加变本加厉了起来:“送赝品的人,都是一群虚伪之徒,好面子,只有人渣才会这样做,我们罗少绝不会是这种人渣。”

“咳咳咳。”罗文东剧烈的咳嗽起来,怒目瞪了小婷一眼,厉声道:“行了,别说了。”

罗文东心里想着:“你这小娘们是和江凡一伙的吧,怎么指桑骂槐的骂我呢?”

这时候众人之中一个极微弱的声音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我昨天好像听说了,罗文东送给苏家的鸳鸯雕像的赝品,价值两万块钱的东西被说成是价值五百万。”

“真的假的?我怎么没听说?”

“真假难料,据说还是聚宝阁的鉴定师余苍雄亲口承认的~”

人就是这样,当你有一样东西是赝品,别人就会把你所有的东西都会当做赝品看待。一些人开始对罗文东手中的钻石质疑了起来。

“都住口!”罗文东额头渗出一丝丝汗珠,怒声吼道:“不要相信传言,我手中的蓝钻是真的,不信我给大家证明。”

说着罗文东找到一块钢化玻璃,拿起钻戒在上面用力划了一道,瞬间玻璃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用力一掰,整块玻璃沿着划痕裂成两块。

“大家看到没有,只有真正的钻石才有这种强度。”罗文东挺直了胸膛。

江凡淡淡一笑:“你这能证明什么?无非证明他的硬度而已?天然钻石有这种硬度,人工钻石自然也有这种硬度。

这钻石有人工钻石和天然钻石,而且现在的人工钻石的技术已经达到真假难辨的程度。就连一些普通钻石公司都无法准确的鉴定,只有一些顶尖的仪器才可以鉴定。

十几克拉的蓝钻,如若是天然钻石打磨而成,价值五百万不在话下。但如果是人工钻,那价格就另算了。

被江凡这样一说,罗文东脸上马上紧张了起来,虽说这钻石真的是他非洲朋友送给他的,但是这到底是人工钻还是天然钻,他心里也没有底气,不过有一点,他前后花了五百万是真的。

不过他也知道人工钻和天然钻并未根本差别,肉眼根本就鉴定不了,必须用专业的仪器才行,他可不相信江凡能够用肉眼证实这颗钻石是人工的。

“哼,你说的到简单,你如何证明这颗钻石是人工的还是天然的?”罗文东鼓起勇气。

“很简单。”江凡漫不经心的说道:“南非出土的蓝钻原石杂质很高,根本就不可能如同你手中的钻戒一般,毫无杂质。十几克拉的蓝钻如果达到这种纯度,价值不会低于一个亿!又岂是你几百万可以买到的。”

罗文东身边那些狐朋狗友,也有一些富家公子,他们对钻石可是颇有了解的,江凡的话让他们陷入沉思。纯净的蓝钻价格昂贵,一克拉就要几百万,更何况这种十几克拉的蓝钻,价值上亿绝不是戏言。

“哼,你以为你一句话就可以判定这钻石的真假?你的眼睛难道比专业的仪器还要厉害?”罗文东脸上显然不服。

他可不信江凡能用肉眼鉴定钻石真假。

“你以为钻石的纯度使用肉眼看的?要看也是用专业的仪器才可以,怎么可能凭你一句话就污蔑罗少。”小婷挺胸说道。

江凡冷笑一声,也不再和罗文东胡扯下去,只见他快速的夺过罗文东手中的钻戒,众目睽睽之下!

两根手指猛地一捏!价值五百万的蓝钻,竟然被江凡捏的粉碎!

“嘶!”看到这一幕,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可是钻石呀?

就算是人工钻,但是在硬度上和天然钻没有任何差距,甚至人工钻在硬度上更胜一筹。

可是现在竟然被江凡两根手指捏碎了。

这还是人的手指吗?

他们可不相信江凡能够轻而易举的捏碎世界上最坚硬的钻石,只能有一个结果:这钻石是假的。

“可是刚才罗少刚化了玻璃呀!”

“玻璃可能是提前做好手脚的。”

这一刻,众人虽然不敢当面说着钻石是假的,不过在他们的心中早已经认定,罗文东的蓝钻是赝品,不,这完全就是废品。

罗文东紧攥着拳头,眼里闪过一丝狠戾,这可是自己花了五百万万打造的钻戒,就这样被江凡捏碎了!他心里在滴血呀。

“罗文东,我警告你,苏望月是我妻子,只要我们还没有离婚,你就别想骚扰她。”江凡一步步毕竟罗文东,眼眸中的戾气让对方有些不寒而栗。

“这家伙身上怎么有这么强的气场?”罗文东有些心虚。

看着江凡的眼神,罗文东竟然莫名一颤,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怎么会怕这么废物?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