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8 11:32:42

刘德利和黄卫国带着警卫连、侦察连,乘着夜色,离开西店村,一路直插玉华方向。

为了不暴露行踪,他们一路避开村庄,转走野岭小路,晚上行军,白天休息。

两个晚上,走出了一百多里。

在一片低洼地,周围放出暗哨,战士们躺在草地间休息。

黄卫国说道:“也不知道其他几路是不是安全的出去了。”

刘德利说道:“应该没有问题,这几个人的经验都很丰富,出不了大问题。”

石志强过来说道:“司令员,政委,有一个情况,我们在前面发现鬼子抓了不少人,都是男壮丁,再往北川镇集中。侦察员潜入到北川镇侦察了一下,现在已经抓了快五百人了,可能是要把这些人送到东北去替鬼子开矿,也有可能是运回他们国家做苦力。”

刘德利说道:“抓了这么多人,既然让我们遇上了,就不能让小鬼子的阴谋得逞。北川镇的敌人兵力有多少?”

石志强说道:“有一个班的鬼子,十五个人,一个大队的伪军,是地方杂牌改编的,一个大队不到三百人。鬼子住在镇上的大户钱百万家里,在镇子中间偏东一点,高门大户,就这一家,很好找的。伪军住在镇西的小学里,抓来的人也都关押在那里,有伪军负责看押,明后天就可能押走。”

黄卫国说道:“司令,你是想解救这些劳工?我们不如就在半路上设伏,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刘德利摇了一下头说道:“不好,我们才来,地理不熟,一时半会可能找不到合适的设伏地点。再说,要是在半路上设伏,战斗一打响,那些人都是普通百姓,哪里经过这种阵仗,要是乱起来,还影响我们的战斗。”

“我是这样想的,我们刚到这里,还没有什么行动,敌人没有发现我们,毫无防备,不如就乘晚上,打下北川镇,解救劳工。你们看,按照志强他们侦查的情况,鬼子和伪军分开防守,十五个鬼子,派一个排把他们先困在钱百万的院子里,一个半连进攻镇小学。”

“这伙伪军是有地方杂牌改编的,不论装备还是战斗力,都没有办法和那些国军投敌的伪军相比,只要我们的动作快,夺取小学问题不大。另外,政委,一旦把这些劳工解救出来,还要辛苦你,争取让他们参加我们游击队,扩大我们的队伍。”

黄卫国说道:“这个交给我。”

镇子上没有电,只有大户人家门口挂的灯笼,可以照亮不大的一块地方。

黑夜里,没有人注意到,从镇子外面,有几百人悄悄的潜入镇中。

镇小学的门口,有两个伪军哨兵,看到有两个人影摇晃着往这边来了,也没有在意。

走进了,才看到,那两个人,手里提着酒瓶子,嘟嘟囔囔的不知道说着什么。

走到学校门口,往学校了瞅瞅,一个说道:“这不是镇小学吗,那个酸儒还不服气,咱们去找他再比比。”

说着话,摇晃着要进学校。

两个哨兵一看这两个酒鬼想进学校,马上过来推搡着呵斥道:“滚,快滚,这里不许进去。”

双方推搡了几下,那两个酒鬼突然一人拽出一把匕首,顶在他们的胸膛上,低声喝道:“别动,否则要你们的命。”

两个伪军一下傻眼了,愣愣的不敢动。

这两人把他们拖到一边,冲着远处招了招手,黑暗中,跑出一大群的人,端着枪,直接从校门口冲了进去。

一个当官模样的人走过时,对身边的人说道:“再留两个人,守住门口。”

立即有两个战士留下来,一起看着伪军哨兵,并且把他们身上的武器缴了去。

时间不大,院子里响起了枪声,很快,镇子中间也响起了枪声。

突然袭击,打了伪军一个措手不及,尤其是,伪军大队长被鬼子叫去喝酒了,还带了几个军官,这些伪军没有了统一的指挥,不到三十分钟,就交枪投降了。

这边的战斗结束了,刘德利对警卫连长命令道:“警卫连,你们去消灭钱百万家的那些鬼子,这里交给侦察连。”

警卫连的两个排奉命走了,石志强安排侦察连一个排看押俘虏,一个排把被关押的劳工集中到了院子里。

另外一个排,到学校大门口待命。

黄卫国站在劳工的面前,先是讲了一通抗战的道理,最后说道:“要不是遇到我们,你们不是被送到东北,就是被送到樱花国去了,想活着回来,基本上没有可能。就算你们现在回家去,要是在被鬼子抓来,不一定有人能救你们,所以,我们非常欢迎你们参加游击队,和我们一起打鬼子。”

最后,还是有五十多个劳工要回家去。

因为时间的愿意,刘德利说道:“想回家的,我们不勉强,你们可以走了。志强,把愿意参加我们的人,马上编组,十五个人一班,派一名战士任班长,三个班一个排,派你们的班长担任排长。编上两个排,把缴获这些伪军武器先配发给他们,一个小时后,撤退。”

石志强很快就把这些人变成了十个排,两个连,由侦察连的两个排长暂时担任连长。

这边整顿完,警卫连也回来了,向刘德利报告:“报告司令,十五个鬼子和五个伪军军官全部消灭,缴获长短枪支十八支。”

刘德利命令道:“立即撤退。”

按照计划,刘德利撤出北川镇,又向西北上行进了近三十里,到了一个偏僻的小村子,部队停下休息。

刘德利也没有想到,可能是这里太偏僻,一直没有敌人过来,让他有时间在这里训练新兵,而且重新进行了整编,从警卫连抽出一个排,混编进去,以老带新。

一直休整了十天,他们得到情报,鲁县清剿的鬼子已经开始撤退,刘德利和黄卫国说道:“政委,这里太偏僻,这个村子又太小,我们的粮食也不多了,没有办法补充,既然鬼子开始撤退了,我们回根据地吧。”

黄卫国同意道:“我同意,虽然这些新兵还没有训练好,这些天至少可以让他们按照队列行进了,而且大部分人也已经会打枪了。”

部队出发了,向着鲁县的方向前进。

正在行军的刘德利,突然听到右前方传来枪声,十分激烈,他马上命令道:“停止前进,志强,派人去看一下,怎么回事。”

石志强派了侦察员出去,刘德利站在那里思索着。

过儿一会,刘德利命令道:“向着枪声的地方隐蔽前进。”

石志强说道:“司令,侦察员还没有回来,我们不明情况,过去危险的很。”

刘德利说道:“在这个地方打仗,枪声还真么激烈,我估计多半是有人和鬼子干上了。从枪声判断,交火的地方以我们有三四里路,我们往前靠近一点,有了侦查员的消息,想要加入战斗也容易些。如果没有关系,需要撤退,我们悄悄撤离就是了。”

部队前进了不到两里路,侦察员回来了,报告道:“报告司令员,政委,前面不知道是那支部队,被鬼子和伪军围住了,正在交战。”

刘德利点点头说道:“不管是谁,只要是和鬼子干,我们就救。”说完,他带头向前走去。

在一个小土坡后面,刘德利慢慢爬山坡顶,向下看去,只见距离这边不足三百米,有大约一百多鬼子,正在向一个小高地进攻。

小高地上的人也不少,刘德利估计也有三四百,两边各有三四百的伪军,对面也是鬼子,四面围攻中间的人。

看了一会,刘德利对黄卫国说道:“我看着被围的人好像是我们的人。”

黄卫国说道:“是有些像,如果是我们的人,多半是铁蛋他们。”

刘德利说道:“不管是谁,救下再说。志强,你们侦察连和警卫连集中起来,从中间向鬼子进攻,新编一连在左,新编二连在右,消灭正面的鬼子。”

黄卫国担心地说道:“司令,新编一连、二连战斗力不行,这样上去,会伤亡很大的。”

刘德利无奈的说道:“他们不上,光靠警卫连和侦察连的四个排,兵力不足,要是不能一下消灭这边的鬼子,被围的人不一定能能救出来,我们一样被动,这也是对新兵的一个锻炼。”

各个连队布置好,刘德利一挥手,命令道:“冲。”

七八百人从小山包后面冲出来,杀向坡下的鬼子。

正在进攻的鬼子,没有想到后面会有队伍杀出来,急忙分出一部分兵力,企图阻止刘德利的部队。

鬼子一乱,被围的部队也很机敏,一看鬼子的后路遭到了攻击,立即向鬼子发起冲锋。

遭到两面夹击的鬼子,立即就支撑不住了,除了少数逃脱的,大部分被击毙。

刘德利抓住机会,指挥新编一连、二连分别向着两侧犹豫的伪军冲去,在被围部队的配合下,两侧的伪军很快崩溃,仓皇逃窜。

看着奔逃的敌人,刘德利命令道:“去命令新编一连、二连,不要追的太远,退回来,准备撤退。”

警卫连、侦察连和被围的部队,一部分人再打扫战场,一部分人做好了防御,以防敌人的反扑。

刘德利已经看到了指挥部队的铁蛋,他站在山包上没有动。

布置好部队,铁蛋跑了过来,向刘德利敬了个礼,说道:“司令员,真多亏了你们,要不然,我今天可就交代在这里了。”

刘德利说道:“其他的以后再说,等新编一二连回来后,侦察连为前导,你们跟上,新编一二连随后,警卫连殿后,离开这里。”

新编一连二连没有追出多远,就接到命令退了回来,按照刘德利的安排,部队有序的撤了出去。

路上,铁蛋大致说了一下情况,从新店村出来以后,铁蛋率领部队躲避大股的敌人,在乡村里招收了一百来青年参加到队伍里,心中挺高兴的。

今天发现有一百多鬼子尾随在自己后面,应该是掌握了自己的行踪,铁蛋准备找个地方,围歼这股鬼子。

没有想到,这是鬼子给他设的一个陷阱,把他赶进了敌人的伏击圈。

招收的一百多新兵,没有增加战力,反而成了铁蛋的拖累。

坚持了快三个钟头,铁蛋的人死伤一百多,其中有五十多名伤员,牺牲最大的就是那些新兵。

要想突围,就得扔下伤员,不扔下伤员,突围几乎不可能。照顾五十多名伤员,至少还得分走五十人左右,在兵力并不占优的情况下,带着伤员突围已经不可能了。

就在铁蛋两难的时候,刘德利来了,解了他们的围。

这一战,铁蛋新招收的人员,几乎丧失殆尽,遇到了刘德利,他们就和兵一处,躲避开铁蛋遇到的那股敌人,昼伏夜行,向着鲁县进发。

这晚部队行进到鲁县城北,这里是铁蛋的老根据地,离着西店村也不远了。

铁蛋建议道:“司令员,我们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

刘德利说道:“根据地被敌人破坏的很厉害,我们还是尽快回到西店村,把部队收拢到一起,恢复根据地,等待宋军和石锁他们回来。”

部队没有走出多远,鲁县城里传来了激烈的枪声。

刘德利有些疑惑:“这是怎么了,难道有人攻打鲁县县城。”

黄卫国说道:“好像是在攻打县城。”

刘德利下令道:“部队停止前进,石志强,马上派人去查看,是怎么回事,哪里来的队伍,有实力攻打县城。”

队伍就在路上停了下来,侦察员派出去了,黄卫国说道:“会不会是我们的人在攻打县城?”

刘德利说道:“可能性不大,宋军、石锁都是只带了两个连出去的,不可能增加多少人。我们两个连,多了四百多人,战斗力都稀释了不少,要想攻打县城,没有一千多人是不行的。”

黄卫国说道:“要是石锁和宋军联合起来呢?”

刘德利说道:“要是那样的话,倒有可能,我担心的是其他势力乘机夺取鲁县县城,我们的根据地就会受到制约。”

等待的时候,时间总是漫长的,刘德利因为不清楚情况,在原地不停的转着圈子。

黄卫国看着刘德利不安的样子,说道:“司令员,你也不用太担心,不管是石锁,还是宋军,这两个人都不是鲁莽的人,如果是他们两个,没有把握,他们是不会贸然攻打县城的。”

刘德利说道:“我担心的就是这个,如果不是他们两个,要是那样,就会有另外一股势力楔入我们我们的根据地,对我们以后的发展可能不是好事情。”

黄卫国一下想到了刘德利的担心,说道:“你是担心那个鲁西游击司令部的人吧?”

刘德利点点头说道:“就是,当初我们拒绝了他们的收编,还闹过一些冲突,真要是他们,以后还真麻烦。”

在他们焦虑的等待中,侦察员回来了,惊喜的报告道:“报告司令员,攻打县城的部队,是石锁石营长带的人。”

刘德利不可置信的问道:“他有多少人,就敢攻打县城?”

侦查员说道:“我和石营长的侦查人员接上了头,据他说,石营长现在带着十个连,超过了一千五百人。”

刘德利一拍巴掌说道:“这小子,才出去多少天,就弄了这么多的部队,比我这个支队司令带的人都多,走,去鲁县县城,我们也去凑一下热闹。”

侦查员说道:“司令,我从县城里出来的时候,宋军宋连长也带着部队进城帮忙去了。”

刘德利问道:“他带了多少人,不会也是一千多人吧。”

侦察员说道:“没有那么多,宋连长说他只有六百多人。”

一边走着,刘德利一边对黄卫国说道:“看来我们支队又要进行一下整编了,那两个家伙合起来就有两千一百人,我们这里也一千出头,三千多人,可以编两个团了。”

黄卫国说道:“可以,部队壮大了,整编是必要的,我向县委汇报一下,我们也有必要成立党委了。”

进了鲁县县城,大部分的地方已经停止了战斗,城南的枪声还没有停歇。

刘德利命令部队就在城门口待命,他带着警卫班,找到一个石锁的士兵,让带着他去找石锁。

来到南城,石锁待在一间民房里,一见刘德利,立即敬礼:“司令员。”

宋军也在旁边,同样给刘德利敬了个礼。

刘德利问道:“怎么回事,我看全城基本都结束了战斗,这里怎么还完不了?”

石锁说道:“宫川苍斗和饭岛凉带了一百多鬼子,困守在郭家大院,火力很猛,我们攻了两次都没有攻下来,我正在调整部署,这一次一定拿下郭家大院,消灭这些小鬼子。”

刘德利做到了旁边的一张凳子上,说道:“我只是来看看,不干扰你们的指挥,该怎么打还怎么打。”

石锁和宋军同时答道:“是。”

石锁对几个连长说道:“这是最后一块硬骨头,我们把几个主力连派上去。二连,我把机枪排派给你们,你们从正门进攻,这次一定要突破进去。三连,你们炸开南墙,突破东边。宋军,你那里的一连,负责北墙,也是炸开院墙,强行突进去;你们二连,负责西边,一样是炸开院墙。四个连从四面突击,这最后一战,不要吝啬手榴弹,给我狠狠的炸,全部把这些小鬼子送回老家去。”

坐在旁边的刘德利,一听机枪排,面无表情,心里确很惊讶,心想:这小子,连机枪排都整出来了,看来真的是人强马壮!

半个小时以后,郭家大院的正门,周海龙指挥二连和机枪排,对鬼子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七挺机枪摆开,弹雨泼洒向守在门口的鬼子,打的鬼子抬不起头。

同时,其他几面都响起了剧烈的爆炸声,郭家大院陷入了一片的混战之中。

在机枪的掩护下,周海龙这次突破了鬼子的防御,冲进了郭家大院。

近一个钟头后,枪声稀疏下来,石锁过来向刘德利报告:“报告司令员,郭家大院里的鬼子全部消灭。”

“走,看看去。”刘德利起身往外走,石锁等人急忙跟上。

在郭家大院的正厅里,宫川苍斗和饭岛凉的尸体横卧在地,满身的弹孔,都快打成马蜂窝了。

刘德利回身看着站在院子里的战士,高声说道:“这就是侵略者的下场,只要我们不屈不挠的战斗,总一天,就能够消灭所有入侵者,把侵略者赶出我们的国土。”

“赶出去!”

“赶出去!”

“消灭侵略者!”

“消灭侵略者!”

。。。。。。

战士们雄壮的呼喊声,响彻鲁县城的上空。

第六十六章夺取胜利

刘德利和黄卫国带着警卫连、侦察连,乘着夜色,离开西店村,一路直插玉华方向。

为了不暴露行踪,他们一路避开村庄,转走野岭小路,晚上行军,白天休息。

两个晚上,走出了一百多里。

在一片低洼地,周围放出暗哨,战士们躺在草地间休息。

黄卫国说道:“也不知道其他几路是不是安全的出去了。”

刘德利说道:“应该没有问题,这几个人的经验都很丰富,出不了大问题。”

石志强过来说道:“司令员,政委,有一个情况,我们在前面发现鬼子抓了不少人,都是男壮丁,再往北川镇集中。侦察员潜入到北川镇侦察了一下,现在已经抓了快五百人了,可能是要把这些人送到东北去替鬼子开矿,也有可能是运回他们国家做苦力。”

刘德利说道:“抓了这么多人,既然让我们遇上了,就不能让小鬼子的阴谋得逞。北川镇的敌人兵力有多少?”

石志强说道:“有一个班的鬼子,十五个人,一个大队的伪军,是地方杂牌改编的,一个大队不到三百人。鬼子住在镇上的大户钱百万家里,在镇子中间偏东一点,高门大户,就这一家,很好找的。伪军住在镇西的小学里,抓来的人也都关押在那里,有伪军负责看押,明后天就可能押走。”

黄卫国说道:“司令,你是想解救这些劳工?我们不如就在半路上设伏,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刘德利摇了一下头说道:“不好,我们才来,地理不熟,一时半会可能找不到合适的设伏地点。再说,要是在半路上设伏,战斗一打响,那些人都是普通百姓,哪里经过这种阵仗,要是乱起来,还影响我们的战斗。”

“我是这样想的,我们刚到这里,还没有什么行动,敌人没有发现我们,毫无防备,不如就乘晚上,打下北川镇,解救劳工。你们看,按照志强他们侦查的情况,鬼子和伪军分开防守,十五个鬼子,派一个排把他们先困在钱百万的院子里,一个半连进攻镇小学。”

“这伙伪军是有地方杂牌改编的,不论装备还是战斗力,都没有办法和那些国军投敌的伪军相比,只要我们的动作快,夺取小学问题不大。另外,政委,一旦把这些劳工解救出来,还要辛苦你,争取让他们参加我们游击队,扩大我们的队伍。”

黄卫国说道:“这个交给我。”

镇子上没有电,只有大户人家门口挂的灯笼,可以照亮不大的一块地方。

黑夜里,没有人注意到,从镇子外面,有几百人悄悄的潜入镇中。

镇小学的门口,有两个伪军哨兵,看到有两个人影摇晃着往这边来了,也没有在意。

走进了,才看到,那两个人,手里提着酒瓶子,嘟嘟囔囔的不知道说着什么。

走到学校门口,往学校了瞅瞅,一个说道:“这不是镇小学吗,那个酸儒还不服气,咱们去找他再比比。”

说着话,摇晃着要进学校。

两个哨兵一看这两个酒鬼想进学校,马上过来推搡着呵斥道:“滚,快滚,这里不许进去。”

双方推搡了几下,那两个酒鬼突然一人拽出一把匕首,顶在他们的胸膛上,低声喝道:“别动,否则要你们的命。”

两个伪军一下傻眼了,愣愣的不敢动。

这两人把他们拖到一边,冲着远处招了招手,黑暗中,跑出一大群的人,端着枪,直接从校门口冲了进去。

一个当官模样的人走过时,对身边的人说道:“再留两个人,守住门口。”

立即有两个战士留下来,一起看着伪军哨兵,并且把他们身上的武器缴了去。

时间不大,院子里响起了枪声,很快,镇子中间也响起了枪声。

突然袭击,打了伪军一个措手不及,尤其是,伪军大队长被鬼子叫去喝酒了,还带了几个军官,这些伪军没有了统一的指挥,不到三十分钟,就交枪投降了。

这边的战斗结束了,刘德利对警卫连长命令道:“警卫连,你们去消灭钱百万家的那些鬼子,这里交给侦察连。”

警卫连的两个排奉命走了,石志强安排侦察连一个排看押俘虏,一个排把被关押的劳工集中到了院子里。

另外一个排,到学校大门口待命。

黄卫国站在劳工的面前,先是讲了一通抗战的道理,最后说道:“要不是遇到我们,你们不是被送到东北,就是被送到樱花国去了,想活着回来,基本上没有可能。就算你们现在回家去,要是在被鬼子抓来,不一定有人能救你们,所以,我们非常欢迎你们参加游击队,和我们一起打鬼子。”

最后,还是有五十多个劳工要回家去。

因为时间的愿意,刘德利说道:“想回家的,我们不勉强,你们可以走了。志强,把愿意参加我们的人,马上编组,十五个人一班,派一名战士任班长,三个班一个排,派你们的班长担任排长。编上两个排,把缴获这些伪军武器先配发给他们,一个小时后,撤退。”

石志强很快就把这些人变成了十个排,两个连,由侦察连的两个排长暂时担任连长。

这边整顿完,警卫连也回来了,向刘德利报告:“报告司令,十五个鬼子和五个伪军军官全部消灭,缴获长短枪支十八支。”

刘德利命令道:“立即撤退。”

按照计划,刘德利撤出北川镇,又向西北上行进了近三十里,到了一个偏僻的小村子,部队停下休息。

刘德利也没有想到,可能是这里太偏僻,一直没有敌人过来,让他有时间在这里训练新兵,而且重新进行了整编,从警卫连抽出一个排,混编进去,以老带新。

一直休整了十天,他们得到情报,鲁县清剿的鬼子已经开始撤退,刘德利和黄卫国说道:“政委,这里太偏僻,这个村子又太小,我们的粮食也不多了,没有办法补充,既然鬼子开始撤退了,我们回根据地吧。”

黄卫国同意道:“我同意,虽然这些新兵还没有训练好,这些天至少可以让他们按照队列行进了,而且大部分人也已经会打枪了。”

部队出发了,向着鲁县的方向前进。

正在行军的刘德利,突然听到右前方传来枪声,十分激烈,他马上命令道:“停止前进,志强,派人去看一下,怎么回事。”

石志强派了侦察员出去,刘德利站在那里思索着。

过儿一会,刘德利命令道:“向着枪声的地方隐蔽前进。”

石志强说道:“司令,侦察员还没有回来,我们不明情况,过去危险的很。”

刘德利说道:“在这个地方打仗,枪声还真么激烈,我估计多半是有人和鬼子干上了。从枪声判断,交火的地方以我们有三四里路,我们往前靠近一点,有了侦查员的消息,想要加入战斗也容易些。如果没有关系,需要撤退,我们悄悄撤离就是了。”

部队前进了不到两里路,侦察员回来了,报告道:“报告司令员,政委,前面不知道是那支部队,被鬼子和伪军围住了,正在交战。”

刘德利点点头说道:“不管是谁,只要是和鬼子干,我们就救。”说完,他带头向前走去。

在一个小土坡后面,刘德利慢慢爬山坡顶,向下看去,只见距离这边不足三百米,有大约一百多鬼子,正在向一个小高地进攻。

小高地上的人也不少,刘德利估计也有三四百,两边各有三四百的伪军,对面也是鬼子,四面围攻中间的人。

看了一会,刘德利对黄卫国说道:“我看着被围的人好像是我们的人。”

黄卫国说道:“是有些像,如果是我们的人,多半是铁蛋他们。”

刘德利说道:“不管是谁,救下再说。志强,你们侦察连和警卫连集中起来,从中间向鬼子进攻,新编一连在左,新编二连在右,消灭正面的鬼子。”

黄卫国担心地说道:“司令,新编一连、二连战斗力不行,这样上去,会伤亡很大的。”

刘德利无奈的说道:“他们不上,光靠警卫连和侦察连的四个排,兵力不足,要是不能一下消灭这边的鬼子,被围的人不一定能能救出来,我们一样被动,这也是对新兵的一个锻炼。”

各个连队布置好,刘德利一挥手,命令道:“冲。”

七八百人从小山包后面冲出来,杀向坡下的鬼子。

正在进攻的鬼子,没有想到后面会有队伍杀出来,急忙分出一部分兵力,企图阻止刘德利的部队。

鬼子一乱,被围的部队也很机敏,一看鬼子的后路遭到了攻击,立即向鬼子发起冲锋。

遭到两面夹击的鬼子,立即就支撑不住了,除了少数逃脱的,大部分被击毙。

刘德利抓住机会,指挥新编一连、二连分别向着两侧犹豫的伪军冲去,在被围部队的配合下,两侧的伪军很快崩溃,仓皇逃窜。

看着奔逃的敌人,刘德利命令道:“去命令新编一连、二连,不要追的太远,退回来,准备撤退。”

警卫连、侦察连和被围的部队,一部分人再打扫战场,一部分人做好了防御,以防敌人的反扑。

刘德利已经看到了指挥部队的铁蛋,他站在山包上没有动。

布置好部队,铁蛋跑了过来,向刘德利敬了个礼,说道:“司令员,真多亏了你们,要不然,我今天可就交代在这里了。”

刘德利说道:“其他的以后再说,等新编一二连回来后,侦察连为前导,你们跟上,新编一二连随后,警卫连殿后,离开这里。”

新编一连二连没有追出多远,就接到命令退了回来,按照刘德利的安排,部队有序的撤了出去。

路上,铁蛋大致说了一下情况,从新店村出来以后,铁蛋率领部队躲避大股的敌人,在乡村里招收了一百来青年参加到队伍里,心中挺高兴的。

今天发现有一百多鬼子尾随在自己后面,应该是掌握了自己的行踪,铁蛋准备找个地方,围歼这股鬼子。

没有想到,这是鬼子给他设的一个陷阱,把他赶进了敌人的伏击圈。

招收的一百多新兵,没有增加战力,反而成了铁蛋的拖累。

坚持了快三个钟头,铁蛋的人死伤一百多,其中有五十多名伤员,牺牲最大的就是那些新兵。

要想突围,就得扔下伤员,不扔下伤员,突围几乎不可能。照顾五十多名伤员,至少还得分走五十人左右,在兵力并不占优的情况下,带着伤员突围已经不可能了。

就在铁蛋两难的时候,刘德利来了,解了他们的围。

这一战,铁蛋新招收的人员,几乎丧失殆尽,遇到了刘德利,他们就和兵一处,躲避开铁蛋遇到的那股敌人,昼伏夜行,向着鲁县进发。

这晚部队行进到鲁县城北,这里是铁蛋的老根据地,离着西店村也不远了。

铁蛋建议道:“司令员,我们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

刘德利说道:“根据地被敌人破坏的很厉害,我们还是尽快回到西店村,把部队收拢到一起,恢复根据地,等待宋军和石锁他们回来。”

部队没有走出多远,鲁县城里传来了激烈的枪声。

刘德利有些疑惑:“这是怎么了,难道有人攻打鲁县县城。”

黄卫国说道:“好像是在攻打县城。”

刘德利下令道:“部队停止前进,石志强,马上派人去查看,是怎么回事,哪里来的队伍,有实力攻打县城。”

队伍就在路上停了下来,侦察员派出去了,黄卫国说道:“会不会是我们的人在攻打县城?”

刘德利说道:“可能性不大,宋军、石锁都是只带了两个连出去的,不可能增加多少人。我们两个连,多了四百多人,战斗力都稀释了不少,要想攻打县城,没有一千多人是不行的。”

黄卫国说道:“要是石锁和宋军联合起来呢?”

刘德利说道:“要是那样的话,倒有可能,我担心的是其他势力乘机夺取鲁县县城,我们的根据地就会受到制约。”

等待的时候,时间总是漫长的,刘德利因为不清楚情况,在原地不停的转着圈子。

黄卫国看着刘德利不安的样子,说道:“司令员,你也不用太担心,不管是石锁,还是宋军,这两个人都不是鲁莽的人,如果是他们两个,没有把握,他们是不会贸然攻打县城的。”

刘德利说道:“我担心的就是这个,如果不是他们两个,要是那样,就会有另外一股势力楔入我们我们的根据地,对我们以后的发展可能不是好事情。”

黄卫国一下想到了刘德利的担心,说道:“你是担心那个鲁西游击司令部的人吧?”

刘德利点点头说道:“就是,当初我们拒绝了他们的收编,还闹过一些冲突,真要是他们,以后还真麻烦。”

在他们焦虑的等待中,侦察员回来了,惊喜的报告道:“报告司令员,攻打县城的部队,是石锁石营长带的人。”

刘德利不可置信的问道:“他有多少人,就敢攻打县城?”

侦查员说道:“我和石营长的侦查人员接上了头,据他说,石营长现在带着十个连,超过了一千五百人。”

刘德利一拍巴掌说道:“这小子,才出去多少天,就弄了这么多的部队,比我这个支队司令带的人都多,走,去鲁县县城,我们也去凑一下热闹。”

侦查员说道:“司令,我从县城里出来的时候,宋军宋连长也带着部队进城帮忙去了。”

刘德利问道:“他带了多少人,不会也是一千多人吧。”

侦察员说道:“没有那么多,宋连长说他只有六百多人。”

一边走着,刘德利一边对黄卫国说道:“看来我们支队又要进行一下整编了,那两个家伙合起来就有两千一百人,我们这里也一千出头,三千多人,可以编两个团了。”

黄卫国说道:“可以,部队壮大了,整编是必要的,我向县委汇报一下,我们也有必要成立党委了。”

进了鲁县县城,大部分的地方已经停止了战斗,城南的枪声还没有停歇。

刘德利命令部队就在城门口待命,他带着警卫班,找到一个石锁的士兵,让带着他去找石锁。

来到南城,石锁待在一间民房里,一见刘德利,立即敬礼:“司令员。”

宋军也在旁边,同样给刘德利敬了个礼。

刘德利问道:“怎么回事,我看全城基本都结束了战斗,这里怎么还完不了?”

石锁说道:“宫川苍斗和饭岛凉带了一百多鬼子,困守在郭家大院,火力很猛,我们攻了两次都没有攻下来,我正在调整部署,这一次一定拿下郭家大院,消灭这些小鬼子。”

刘德利做到了旁边的一张凳子上,说道:“我只是来看看,不干扰你们的指挥,该怎么打还怎么打。”

石锁和宋军同时答道:“是。”

石锁对几个连长说道:“这是最后一块硬骨头,我们把几个主力连派上去。二连,我把机枪排派给你们,你们从正门进攻,这次一定要突破进去。三连,你们炸开南墙,突破东边。宋军,你那里的一连,负责北墙,也是炸开院墙,强行突进去;你们二连,负责西边,一样是炸开院墙。四个连从四面突击,这最后一战,不要吝啬手榴弹,给我狠狠的炸,全部把这些小鬼子送回老家去。”

坐在旁边的刘德利,一听机枪排,面无表情,心里确很惊讶,心想:这小子,连机枪排都整出来了,看来真的是人强马壮!

半个小时以后,郭家大院的正门,周海龙指挥二连和机枪排,对鬼子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七挺机枪摆开,弹雨泼洒向守在门口的鬼子,打的鬼子抬不起头。

同时,其他几面都响起了剧烈的爆炸声,郭家大院陷入了一片的混战之中。

在机枪的掩护下,周海龙这次突破了鬼子的防御,冲进了郭家大院。

近一个钟头后,枪声稀疏下来,石锁过来向刘德利报告:“报告司令员,郭家大院里的鬼子全部消灭。”

“走,看看去。”刘德利起身往外走,石锁等人急忙跟上。

在郭家大院的正厅里,宫川苍斗和饭岛凉的尸体横卧在地,满身的弹孔,都快打成马蜂窝了。

刘德利回身看着站在院子里的战士,高声说道:“这就是侵略者的下场,只要我们不屈不挠的战斗,总一天,就能够消灭所有入侵者,把侵略者赶出我们的国土。”

“赶出去!”

“赶出去!”

“消灭侵略者!”

“消灭侵略者!”

。。。。。。

战士们雄壮的呼喊声,响彻鲁县城的上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