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25 21:25:46

我的心都一抽抽,它是有修行的,怎么可能被夹住?

我细一看那儿狼夹子,上面密密麻麻布满符咒,不怪能夹住它。

“别动,我帮你解!”我痛心的对黄皮子说道。

黄皮子却瞪着黑漆漆的小眼睛,惊恐的看着我。

一脸害怕的表情冲我摇头,示意我不要过去救它。

然后它竟然用两个小前爪,硬生生的撕开脸皮,血淋淋的从皮里钻出来。

整张皮都留在狼夹子上。

我完全惊呆,痛心疾首,它是被我害的!

黄皮子想帮我,背后搞我的人,才对它下毒手。

见它疼的直哆嗦,我又什么也做不了,帮不上它。

忍不住流下眼泪。

它却对我摇摇头,示意我男人不能哭,太丢人。

我去,它可真行,够爷们!

见它拍嘴,我急忙给它点上烟。

这时突然又听到背后有人叫我,还像是小雯的声。

我明知道在这种地方,这个时辰是不能回头的。

但只要听到小雯叫我,死也要回头。

我一回头,看到一个人影一闪,很像小雯。

再转过脸,黄皮子竟然不见了!

只剩下狼夹子,和上面夹着的一张白皮。

我不知道是它自己走了,还是被人弄走了?

又听到小雯在叫我,我只能先去追小雯。

虽然不确定是不是小雯,但隐约看到一个长发女孩往林子深处跑。

就算弄错,我也得追。

眼看着要追上,那女孩却突然间不见了。

又看到一堆烧纸还冒着青烟。

在纸灰旁边,赫然摆着一口黑漆漆的大棺材!

我迟疑是过去还是不过去,棺材里突然传出敲击的声音。

然后是一个女声在喊救命。

听这声音特别耳熟。

我握紧天蓬尺向棺材走过去。

听到脚步声,棺材里的人好像很害怕,不再叫了。

虽然看着这黑漆漆的大棺材,也毛骨悚然。

但一想到里面万一是小雯呢。

这样一想,就忘记害怕了,只想救小雯。

我见四周一个人也没有,就大叫三声,先镇阴。

然后推开柁盖,往里一看,惊得我目瞪口呆……

里面竟然是卓紫妍!

正瞪着一双惊恐愤怒的眼睛在看着我。

真是阴魂不散,我跑这么远,她还是跟来了!

这次她的手脚都被绑着,躺在里面动不了。

我得进里面把绳子解开,才能把她弄出来。

这口大棺材有点像古棺,高度就有一米多。

我得往里爬。

就在我一条腿已经跨过去时,另一条腿像被什么托一下。

我一头栽到卓紫妍身上。

嘴唇又结结实实撞在卓紫妍的嘴唇上。

这次卓紫妍可跟上次不一样。

没有温柔勾住我的脖子,而是愤怒的狠狠咬我一口。

疼的我眼前都一黑,热乎乎的血直接淌进我的嘴里。

我心里这个恨,你特么以为老子是故意的吗?!

下嘴这么狠。

我刚要爬起来,棺盖却被人从外面推合上。

然后一阵悉悉窣窣的捆绑声。

抬手推一下,已经被绳子绑上,根本推不开。

心里一惊,完了,这下是要把我和卓紫妍活埋了。

我摁亮手机,没有信号,想求助都没可能。

棺材突然呼的一下,被人抬起来。

我的心本来就悬起来,这一离地,差点没从嗓子眼蹦出来!

然后棺材一颤一颤的,开始走起来。

压在卓紫妍身上,起不来,也没有空间躲避。

只能这么一颤一颤的,被颠着。

“你觉得有意思么?”卓紫妍嘲弄的问。

本想说没意思,但生气她一直冤枉我,以为是我搞的。

就故意戏谑道:“有意思。”

不是有那句话么,既然抗争不了,就享受它。

又不是老子搞的,享受的心安理得。

卓紫妍被我气的还想咬我。

咬不到,照我脸上吐口水。

我把口水蹭到她脸上。

嬉皮笑脸的说:“你的东西我不要,还给你。”

卓紫妍被我的无耻气哭了。

不是我无耻,怪你不相信我,自找的。

哭一会,卓紫妍深吸一口气,收了哭声。

冷冰冰的问:“你叫什么名?”

特么的,她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她总是高高在上,很牛逼的叫我“那个谁”。

感觉像在叫小狗似的。

妈的,这年头,狗还有个人名呢!

老子在她眼里,真的是狗都不如。

特伤自尊,穷比也是人,精神上是平等的。

我没好气的说:“我叫啥名,关你屁事,我也不想认识你,这辈子都不想认识你,你爱叫啥叫啥,叫我那个谁,或是狗屎都行,老子无所谓。”

“你特么跟谁老子呢?!”卓紫妍气的直咬牙。

“哦,对不起,我是口头语,真不是故意想当你老子,就算你求我当你老子,我也不想当,我不想跟你有一点关系,明白?!”我阴阳怪气的说。

卓紫妍气的暴跳如雷。

咬不着我,打不着我,又踢不了我。

气的撞我一下。

撞完,卓紫妍立马就意识到吃亏了。

“你真无赖!”卓紫妍像泄气的皮球,无奈的说道。

“谢谢夸奖。”我笑道。

卓紫妍叹口气说:“你真的是狗屎,狗屎不如,你不是男人,说话不算数,你要五千,我给你五万,可结果呢,你说话就像放屁一样不算数!”

我也冷嘲热讽道:“你呢,你真是猪脑,不,这样说都对不起猪,猪好歹有脑,你根本就没脑,根你说不是我搞的,可你就不信!”

卓紫妍从来都是被人捧,几时被人这么骂过。

气的又要撞我,好在及时收住。

平静一下后,又叹口气说:“狗屎,你确实挺厉害,不但法术高,智商也高,别用在我身上行吗?我真的对你没感觉,你这么做,就是在浪费时间,你要是答应我,不再纠缠我,我愿意跟你做好朋友。”

我哭笑不得的说:“卓紫妍,第一我对你没感觉,第二,我不想跟你做朋友,不想见到你,只要别让我再见到你,让我管你叫奶奶都行……”

说话间,我突然间听到头上有细微的响动,

立刻竖起耳朵细听,

原来我头上方有个小洞,

一阵悉悉窣窣的响声过后,我看到一根细管伸进来。

有人在外面正往里吹一种很香的花粉。

我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

然后就有了感觉。

越来越热,额头上青筋都暴起来了。

我立刻意识到这是什么玩意儿。

不好,这玩意儿绝对不能让卓紫妍闻到,

否则我们俩就全完蛋了!

我把嘴凑上去,使劲把那花粉都吸进嘴里。

卓紫妍在下面呆呆的看着我,

不知道我又在搞什么夭蛾子。

外面的人可能觉得吹的花粉差不多了,

就把细管收回去,

我这才松口气,感觉全身都要热暴了似的,

这样一来,我就起了变化。

卓紫妍立刻就感到了,

小脸顿时一阵白一阵红。

眼中充满轻蔑鄙视,

好像我终于忍不住,露出本来面目似的。

我也顾不上她怎样看我,

用尽全力对抗着那花粉带给我的变化。

但是那花粉的效力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我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抗过去?!

卓紫妍看到我一副忍隐的样子,

就轻蔑的挑衅道:“你少在我面前装正人君子,其实你内心最阴暗,别以为我感觉不到,有本事你就来呀!”

好吧,对付她最好的套路,沉默是金。

见我不吱声了,卓紫妍越发来能耐,挑衅的撞我一下说:“来呀,狗屎,你倒是不贪心,大多男生就想得到姐的身体,你是想得到姐的心。”

“卓紫妍,你能不能闭上嘴,别再恶心我,要是我呕出来,吐你一脸,那可都是你自找的。”我真快被她搞疯了。

这卓紫妍,真特么是神级自恋狂!

她要是再挑衅我一下,有可能我就真抗不住了!

卓紫妍讥讽的呕一下说:“你更会恶心人,还想让姐倒追你,你见过有倒追狗屎的吗,你……”

棺材咚的一声,重重的落在地上。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个惯性,又撞在她嘴唇上。

没等卓紫妍发飙,外面的说话声把我俩都吓住了!

一个男的压着嗓子说:“行了,把他俩就埋这吧……”

第18章 活埋

我的心都一抽抽,它是有修行的,怎么可能被夹住?

我细一看那儿狼夹子,上面密密麻麻布满符咒,不怪能夹住它。

“别动,我帮你解!”我痛心的对黄皮子说道。

黄皮子却瞪着黑漆漆的小眼睛,惊恐的看着我。

一脸害怕的表情冲我摇头,示意我不要过去救它。

然后它竟然用两个小前爪,硬生生的撕开脸皮,血淋淋的从皮里钻出来。

整张皮都留在狼夹子上。

我完全惊呆,痛心疾首,它是被我害的!

黄皮子想帮我,背后搞我的人,才对它下毒手。

见它疼的直哆嗦,我又什么也做不了,帮不上它。

忍不住流下眼泪。

它却对我摇摇头,示意我男人不能哭,太丢人。

我去,它可真行,够爷们!

见它拍嘴,我急忙给它点上烟。

这时突然又听到背后有人叫我,还像是小雯的声。

我明知道在这种地方,这个时辰是不能回头的。

但只要听到小雯叫我,死也要回头。

我一回头,看到一个人影一闪,很像小雯。

再转过脸,黄皮子竟然不见了!

只剩下狼夹子,和上面夹着的一张白皮。

我不知道是它自己走了,还是被人弄走了?

又听到小雯在叫我,我只能先去追小雯。

虽然不确定是不是小雯,但隐约看到一个长发女孩往林子深处跑。

就算弄错,我也得追。

眼看着要追上,那女孩却突然间不见了。

又看到一堆烧纸还冒着青烟。

在纸灰旁边,赫然摆着一口黑漆漆的大棺材!

我迟疑是过去还是不过去,棺材里突然传出敲击的声音。

然后是一个女声在喊救命。

听这声音特别耳熟。

我握紧天蓬尺向棺材走过去。

听到脚步声,棺材里的人好像很害怕,不再叫了。

虽然看着这黑漆漆的大棺材,也毛骨悚然。

但一想到里面万一是小雯呢。

这样一想,就忘记害怕了,只想救小雯。

我见四周一个人也没有,就大叫三声,先镇阴。

然后推开柁盖,往里一看,惊得我目瞪口呆……

里面竟然是卓紫妍!

正瞪着一双惊恐愤怒的眼睛在看着我。

真是阴魂不散,我跑这么远,她还是跟来了!

这次她的手脚都被绑着,躺在里面动不了。

我得进里面把绳子解开,才能把她弄出来。

这口大棺材有点像古棺,高度就有一米多。

我得往里爬。

就在我一条腿已经跨过去时,另一条腿像被什么托一下。

我一头栽到卓紫妍身上。

嘴唇又结结实实撞在卓紫妍的嘴唇上。

这次卓紫妍可跟上次不一样。

没有温柔勾住我的脖子,而是愤怒的狠狠咬我一口。

疼的我眼前都一黑,热乎乎的血直接淌进我的嘴里。

我心里这个恨,你特么以为老子是故意的吗?!

下嘴这么狠。

我刚要爬起来,棺盖却被人从外面推合上。

然后一阵悉悉窣窣的捆绑声。

抬手推一下,已经被绳子绑上,根本推不开。

心里一惊,完了,这下是要把我和卓紫妍活埋了。

我摁亮手机,没有信号,想求助都没可能。

棺材突然呼的一下,被人抬起来。

我的心本来就悬起来,这一离地,差点没从嗓子眼蹦出来!

然后棺材一颤一颤的,开始走起来。

压在卓紫妍身上,起不来,也没有空间躲避。

只能这么一颤一颤的,被颠着。

“你觉得有意思么?”卓紫妍嘲弄的问。

本想说没意思,但生气她一直冤枉我,以为是我搞的。

就故意戏谑道:“有意思。”

不是有那句话么,既然抗争不了,就享受它。

又不是老子搞的,享受的心安理得。

卓紫妍被我气的还想咬我。

咬不到,照我脸上吐口水。

我把口水蹭到她脸上。

嬉皮笑脸的说:“你的东西我不要,还给你。”

卓紫妍被我的无耻气哭了。

不是我无耻,怪你不相信我,自找的。

哭一会,卓紫妍深吸一口气,收了哭声。

冷冰冰的问:“你叫什么名?”

特么的,她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她总是高高在上,很牛逼的叫我“那个谁”。

感觉像在叫小狗似的。

妈的,这年头,狗还有个人名呢!

老子在她眼里,真的是狗都不如。

特伤自尊,穷比也是人,精神上是平等的。

我没好气的说:“我叫啥名,关你屁事,我也不想认识你,这辈子都不想认识你,你爱叫啥叫啥,叫我那个谁,或是狗屎都行,老子无所谓。”

“你特么跟谁老子呢?!”卓紫妍气的直咬牙。

“哦,对不起,我是口头语,真不是故意想当你老子,就算你求我当你老子,我也不想当,我不想跟你有一点关系,明白?!”我阴阳怪气的说。

卓紫妍气的暴跳如雷。

咬不着我,打不着我,又踢不了我。

气的撞我一下。

撞完,卓紫妍立马就意识到吃亏了。

“你真无赖!”卓紫妍像泄气的皮球,无奈的说道。

“谢谢夸奖。”我笑道。

卓紫妍叹口气说:“你真的是狗屎,狗屎不如,你不是男人,说话不算数,你要五千,我给你五万,可结果呢,你说话就像放屁一样不算数!”

我也冷嘲热讽道:“你呢,你真是猪脑,不,这样说都对不起猪,猪好歹有脑,你根本就没脑,根你说不是我搞的,可你就不信!”

卓紫妍从来都是被人捧,几时被人这么骂过。

气的又要撞我,好在及时收住。

平静一下后,又叹口气说:“狗屎,你确实挺厉害,不但法术高,智商也高,别用在我身上行吗?我真的对你没感觉,你这么做,就是在浪费时间,你要是答应我,不再纠缠我,我愿意跟你做好朋友。”

我哭笑不得的说:“卓紫妍,第一我对你没感觉,第二,我不想跟你做朋友,不想见到你,只要别让我再见到你,让我管你叫奶奶都行……”

说话间,我突然间听到头上有细微的响动,

立刻竖起耳朵细听,

原来我头上方有个小洞,

一阵悉悉窣窣的响声过后,我看到一根细管伸进来。

有人在外面正往里吹一种很香的花粉。

我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

然后就有了感觉。

越来越热,额头上青筋都暴起来了。

我立刻意识到这是什么玩意儿。

不好,这玩意儿绝对不能让卓紫妍闻到,

否则我们俩就全完蛋了!

我把嘴凑上去,使劲把那花粉都吸进嘴里。

卓紫妍在下面呆呆的看着我,

不知道我又在搞什么夭蛾子。

外面的人可能觉得吹的花粉差不多了,

就把细管收回去,

我这才松口气,感觉全身都要热暴了似的,

这样一来,我就起了变化。

卓紫妍立刻就感到了,

小脸顿时一阵白一阵红。

眼中充满轻蔑鄙视,

好像我终于忍不住,露出本来面目似的。

我也顾不上她怎样看我,

用尽全力对抗着那花粉带给我的变化。

但是那花粉的效力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我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抗过去?!

卓紫妍看到我一副忍隐的样子,

就轻蔑的挑衅道:“你少在我面前装正人君子,其实你内心最阴暗,别以为我感觉不到,有本事你就来呀!”

好吧,对付她最好的套路,沉默是金。

见我不吱声了,卓紫妍越发来能耐,挑衅的撞我一下说:“来呀,狗屎,你倒是不贪心,大多男生就想得到姐的身体,你是想得到姐的心。”

“卓紫妍,你能不能闭上嘴,别再恶心我,要是我呕出来,吐你一脸,那可都是你自找的。”我真快被她搞疯了。

这卓紫妍,真特么是神级自恋狂!

她要是再挑衅我一下,有可能我就真抗不住了!

卓紫妍讥讽的呕一下说:“你更会恶心人,还想让姐倒追你,你见过有倒追狗屎的吗,你……”

棺材咚的一声,重重的落在地上。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个惯性,又撞在她嘴唇上。

没等卓紫妍发飙,外面的说话声把我俩都吓住了!

一个男的压着嗓子说:“行了,把他俩就埋这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