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3 15:18:41

袁森看着许强那嚣张而又狠劲儿十足的样子,不免想到了之前恶少时期的自己。

那时候,自己如他一样,也是孤身一人,做事狠辣。

许强比自己小七八岁,没有结婚,没有家庭,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也只有在这种状态下,做事情才会不计后果,狠厉十足!

可是人在结婚,生下女儿之后,整个人便像是有了软肋一般,不再那么大胆了。

此刻,也正是因为自己有过恶少的经历,才能清楚的意识到当下的危险。

许强拿了季润芝的钱,肯定是要整出个结果回去交差。

如果自己忽悠许强,下场轻则被打个半死,重的话,在床上躺半年都可能。

所以,必须要给他一个完美的解释。

“许强,我这种小贫民,去找季总的麻烦,岂不是找死吗?”袁森说。

许强冷笑一声,慢步走到跟前,一把攥住袁森衣领将他钉在墙上,“袁森,你也是道儿上走过的人,应该明白规矩!我这会儿既然来了,你就得给我个解释。小寸头都把通话记录给我看了,你还想要狡辩吗?”

“不是狡辩,只是一个误会。”袁森轻轻拽开许强的手,说:“我不是做傻事的人,我承认那天安排小寸头去四方饭店做事,但是,我们的目标不是季润芝。”

“不是季润芝?”许强满脸狐疑地盯着他问:“不是季润芝是谁?难不成你想找郭芙蓉的麻烦?”

袁森听后,脸色忽然涌出一丝悲哀,长长地叹了口气后,顺着墙面慢慢蹲下了身子。

“呦?这还演上了?”许强低头瞪着他,“老子的时间很值钱,这么一大帮兄弟还等着吃饭呢!你他妈的最好快点儿说出来!否则——”

“——我被人家绿了!”袁森打断他的话说。

“啥玩意儿?你老婆出轨了?就是那…那刘淼?”许强整个都惊了。

说实话,他内心里对袁森还是有点儿感情的。

毕竟都在龙城混,还都当过恶少。彼此也算是知根知底了。

若不是因为季总花钱做交易,平日里他见了袁森还得叫声哥,毕竟是道儿上的前辈啊。

“你让他们都闪开……我给你看个东西。”袁森说着,掏出了手机。

许强抬头递给众人一个眼色,众人纷纷退出七八米远。

“我操!这特么的不是涛哥吗?这你好兄弟啊!”许强看过一点儿照片之后,当即傻眼了。

袁森关上手机,说:“那你能猜到什么事情了吗?”

郭启涛在龙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许强自然认识。因为季润芝安排做事,自然查了查季润芝的情况。

这会对这些人物关系,自然就很了解。

“你意思是,那天晚上你是想去找郭启涛算账的?对了!季润芝那天晚上就是被刘淼弄伤的!而刘淼那晚就是跟郭启涛在一起!卧槽,这事儿整的!”

许强说着,目光中透出怜悯之色。

毕竟,都是男人。

谁他妈的挨上这事儿,谁心里都不痛快啊。

袁森倒是显得无动于衷。

若不是迫不得已,他也不想拿出是视频来给别人看。

“强子,这事儿我给你看了,你自己知道情况就行,希望你能保密。”袁森说。

许强当即站起来,从地上拉起袁森说:“行了森哥,走,我请你吃饭,这事儿我鲁莽了,给你赔个不是!”

————

原本是来揍人的,结果,半小时之后,许强便跟袁森在门口的大排档吃起烧烤来。

“这事儿你回去后,打算怎么跟季润芝交代?”袁森几瓶啤酒下肚后问。

明儿就是季润芝回公司的日子,也是自己获得拨款的日子。

这个节骨眼儿上,袁森可不希望出什么差错。

“森哥,这事儿我怎么解释都成,但是,你打算怎么对付那郭启涛啊?这事儿,你一句话,兄弟们绝对给你出力!”许强目光闪烁着说。

袁森很明白许强什么意思。

都是混过的人。

许强看似是重情重义,实则是想干笔大买卖——拿了这些照片去威胁郭启涛!

郭启涛有钱,自然会花大价钱摆平他们。

“森哥,只要你把那些证据给我们,你放心,我们绝对让郭启涛没有好日子过!自己兄弟的媳妇也能下手,真他妈的祸害!”许强义愤填膺的说。

“这会儿时机还不成熟……”袁森端起酒杯,跟许强碰了碰说:“等时机成熟了,我会带着你发个大财。怎么,有兴趣么?”

“森哥!这,这太有兴趣了啊!”许强两眼放光的说。

“那你现在开始就得听我的安排。”袁森话毕,一口饮尽啤酒。

许强赶紧喝掉,放下杯子后,一边给袁森倒酒,一边说:“森哥,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善茬!自己老婆被兄弟上了,这口气你肯定咽不下去!你放心,你说怎么干,咱们就怎么干!季润芝这边才给了我两万块钱,大不了这两万块钱我不要了!咱们干个大的!”

“行!”袁森很是认真地说:“只要你听我的,事情之后我给你这个数!”

许强看着袁森伸出五个指头,表情略有尴尬,“五万?这…太少了点儿吧?”

“五百万。”袁森直接说。

“什么!?五百万!真的假的!?”许强简直兴奋得要死!

他们这些恶少,更当初袁森这一批恶少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当初,他们这些恶少一个个的都是富二代,可现在这批虽然也有几个有钱的,但是能混出来的,全是凭着敢想敢干一路打出来的!

这世道就这样,时来运转,这年头这碗饭不好吃了!

兄弟不少,但是,有钱的没几个啊……

“你可以打听打听,我袁森从不说假话。”袁森说。心想,郭家的买卖都做到几十亿了,若是事情能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那以后五百万就跟毛毛雨似的。

“大哥!从今以后,我许强跟你混了!以后着龙城恶少之首,还是你袁森的,有什么事儿,你尽管吩咐我们!大哥,咱们干一个!”许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年纪轻轻,倒是挺识时务!”袁森一巴掌拍在了许强头上。

许强当即吧嗒着点头笑,活脱脱一个小跟班的样子。

若是让许强小弟看到这一幕,肯定惊掉大牙,这可是龙城第一扛把子,人见人怕的许强啊!

“大哥,那今晚我回去怎么跟季润芝交差?”许强问。

“今天不要交差,就说问题比她想象中严重得多,还要继续查。那样她还会给你加钱。”

“好!听你的!那咱……”许强满脸期待地问:“那咱什么对付郭启涛?你要分我五百万的话,咱们岂不是要跟他要上一千万!那么多钱,他能给么?”

许强这会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个大买卖了。

“呵,”袁森冷笑一声,“郭启涛?郭启涛才值几个钱?他现在只负责信达投资,郭家真正的财力都在裕祥金融!我现在已经入职裕祥金融了,后面你听我吩咐就行了,咱们要放长线钓大鱼。”

“难不成你还想打整个郭家的主意?”许强问。那表情是又担心又期待。

“我的计划,从来不会告诉任何人。我只会告诉你去做什么,但是,你不要问理由和目的,只要去做就好。”袁森说。

“行,只要大哥吩咐的事儿!我保证完成任务!”许强当即表态。

“好,那你明天就去帮我做一件事。”袁森目光一沉。

“你说!”许强当即竖起耳朵。

“明天晚上……”

015 反客为主

袁森看着许强那嚣张而又狠劲儿十足的样子,不免想到了之前恶少时期的自己。

那时候,自己如他一样,也是孤身一人,做事狠辣。

许强比自己小七八岁,没有结婚,没有家庭,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也只有在这种状态下,做事情才会不计后果,狠厉十足!

可是人在结婚,生下女儿之后,整个人便像是有了软肋一般,不再那么大胆了。

此刻,也正是因为自己有过恶少的经历,才能清楚的意识到当下的危险。

许强拿了季润芝的钱,肯定是要整出个结果回去交差。

如果自己忽悠许强,下场轻则被打个半死,重的话,在床上躺半年都可能。

所以,必须要给他一个完美的解释。

“许强,我这种小贫民,去找季总的麻烦,岂不是找死吗?”袁森说。

许强冷笑一声,慢步走到跟前,一把攥住袁森衣领将他钉在墙上,“袁森,你也是道儿上走过的人,应该明白规矩!我这会儿既然来了,你就得给我个解释。小寸头都把通话记录给我看了,你还想要狡辩吗?”

“不是狡辩,只是一个误会。”袁森轻轻拽开许强的手,说:“我不是做傻事的人,我承认那天安排小寸头去四方饭店做事,但是,我们的目标不是季润芝。”

“不是季润芝?”许强满脸狐疑地盯着他问:“不是季润芝是谁?难不成你想找郭芙蓉的麻烦?”

袁森听后,脸色忽然涌出一丝悲哀,长长地叹了口气后,顺着墙面慢慢蹲下了身子。

“呦?这还演上了?”许强低头瞪着他,“老子的时间很值钱,这么一大帮兄弟还等着吃饭呢!你他妈的最好快点儿说出来!否则——”

“——我被人家绿了!”袁森打断他的话说。

“啥玩意儿?你老婆出轨了?就是那…那刘淼?”许强整个都惊了。

说实话,他内心里对袁森还是有点儿感情的。

毕竟都在龙城混,还都当过恶少。彼此也算是知根知底了。

若不是因为季总花钱做交易,平日里他见了袁森还得叫声哥,毕竟是道儿上的前辈啊。

“你让他们都闪开……我给你看个东西。”袁森说着,掏出了手机。

许强抬头递给众人一个眼色,众人纷纷退出七八米远。

“我操!这特么的不是涛哥吗?这你好兄弟啊!”许强看过一点儿照片之后,当即傻眼了。

袁森关上手机,说:“那你能猜到什么事情了吗?”

郭启涛在龙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许强自然认识。因为季润芝安排做事,自然查了查季润芝的情况。

这会对这些人物关系,自然就很了解。

“你意思是,那天晚上你是想去找郭启涛算账的?对了!季润芝那天晚上就是被刘淼弄伤的!而刘淼那晚就是跟郭启涛在一起!卧槽,这事儿整的!”

许强说着,目光中透出怜悯之色。

毕竟,都是男人。

谁他妈的挨上这事儿,谁心里都不痛快啊。

袁森倒是显得无动于衷。

若不是迫不得已,他也不想拿出是视频来给别人看。

“强子,这事儿我给你看了,你自己知道情况就行,希望你能保密。”袁森说。

许强当即站起来,从地上拉起袁森说:“行了森哥,走,我请你吃饭,这事儿我鲁莽了,给你赔个不是!”

————

原本是来揍人的,结果,半小时之后,许强便跟袁森在门口的大排档吃起烧烤来。

“这事儿你回去后,打算怎么跟季润芝交代?”袁森几瓶啤酒下肚后问。

明儿就是季润芝回公司的日子,也是自己获得拨款的日子。

这个节骨眼儿上,袁森可不希望出什么差错。

“森哥,这事儿我怎么解释都成,但是,你打算怎么对付那郭启涛啊?这事儿,你一句话,兄弟们绝对给你出力!”许强目光闪烁着说。

袁森很明白许强什么意思。

都是混过的人。

许强看似是重情重义,实则是想干笔大买卖——拿了这些照片去威胁郭启涛!

郭启涛有钱,自然会花大价钱摆平他们。

“森哥,只要你把那些证据给我们,你放心,我们绝对让郭启涛没有好日子过!自己兄弟的媳妇也能下手,真他妈的祸害!”许强义愤填膺的说。

“这会儿时机还不成熟……”袁森端起酒杯,跟许强碰了碰说:“等时机成熟了,我会带着你发个大财。怎么,有兴趣么?”

“森哥!这,这太有兴趣了啊!”许强两眼放光的说。

“那你现在开始就得听我的安排。”袁森话毕,一口饮尽啤酒。

许强赶紧喝掉,放下杯子后,一边给袁森倒酒,一边说:“森哥,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善茬!自己老婆被兄弟上了,这口气你肯定咽不下去!你放心,你说怎么干,咱们就怎么干!季润芝这边才给了我两万块钱,大不了这两万块钱我不要了!咱们干个大的!”

“行!”袁森很是认真地说:“只要你听我的,事情之后我给你这个数!”

许强看着袁森伸出五个指头,表情略有尴尬,“五万?这…太少了点儿吧?”

“五百万。”袁森直接说。

“什么!?五百万!真的假的!?”许强简直兴奋得要死!

他们这些恶少,更当初袁森这一批恶少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当初,他们这些恶少一个个的都是富二代,可现在这批虽然也有几个有钱的,但是能混出来的,全是凭着敢想敢干一路打出来的!

这世道就这样,时来运转,这年头这碗饭不好吃了!

兄弟不少,但是,有钱的没几个啊……

“你可以打听打听,我袁森从不说假话。”袁森说。心想,郭家的买卖都做到几十亿了,若是事情能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那以后五百万就跟毛毛雨似的。

“大哥!从今以后,我许强跟你混了!以后着龙城恶少之首,还是你袁森的,有什么事儿,你尽管吩咐我们!大哥,咱们干一个!”许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年纪轻轻,倒是挺识时务!”袁森一巴掌拍在了许强头上。

许强当即吧嗒着点头笑,活脱脱一个小跟班的样子。

若是让许强小弟看到这一幕,肯定惊掉大牙,这可是龙城第一扛把子,人见人怕的许强啊!

“大哥,那今晚我回去怎么跟季润芝交差?”许强问。

“今天不要交差,就说问题比她想象中严重得多,还要继续查。那样她还会给你加钱。”

“好!听你的!那咱……”许强满脸期待地问:“那咱什么对付郭启涛?你要分我五百万的话,咱们岂不是要跟他要上一千万!那么多钱,他能给么?”

许强这会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个大买卖了。

“呵,”袁森冷笑一声,“郭启涛?郭启涛才值几个钱?他现在只负责信达投资,郭家真正的财力都在裕祥金融!我现在已经入职裕祥金融了,后面你听我吩咐就行了,咱们要放长线钓大鱼。”

“难不成你还想打整个郭家的主意?”许强问。那表情是又担心又期待。

“我的计划,从来不会告诉任何人。我只会告诉你去做什么,但是,你不要问理由和目的,只要去做就好。”袁森说。

“行,只要大哥吩咐的事儿!我保证完成任务!”许强当即表态。

“好,那你明天就去帮我做一件事。”袁森目光一沉。

“你说!”许强当即竖起耳朵。

“明天晚上……”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