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3 17:45:35

五百万可不是个小数目。

袁森答应给许强五百万,自然也不会让他白拿。

当天晚上,便安排了许强一个小任务,就是去对付对付舅子刘斌。

准确地说,是让许强带人去找放高利贷的人。因为刘斌用自己的身份去借了50万高利贷,贷款刚放出去,高利贷的人就找他要利息。

为了不让那帮人总是烦自己,袁森便安排许强等人去找放高利贷的龙二缓和缓和,钱到时候会一分不少的让刘斌还给他。

“小事一桩,我们这般人没少给龙二要债!我说句话,他老老实实听着!”许强听后,当即应下来。

——

跟许强吃完烧烤,袁森便往回走。

路上忽然收到了莫小菲的一条微信。打开一看,是一段录音。

这莫小菲如同自己的下属侦探,关于郭启涛和刘淼的小秘密她全都知道。

莫小菲发信息道:“这是刘淼今天下午跟郭启涛开房时的录音,你听听,应该有帮助。”

袁森回复“嗯”之后,便点开了录音,坐在电动车上听了起来。

莫小菲像是故意的,将两人快活的声音录了一段。

袁森听到那熟悉的叫声,便知道是刘淼。

让他感到很不爽的是,刘淼在郭启涛面前表现得异常卖力,而面对自己的时候,却像是一条死鱼,时不时的还会不耐烦。

“唔,淼淼,你这女人,真是…真是服了你了!你也太……我这腰啊都快断了。”郭启涛感叹说。

刘淼轻声细语道:“哼!还不是你坏!就没个够的时候。对了,明天季润芝就出院了,她不会找我麻烦吧?”

“我也担心呢!她让我去找她,我吓得一直没敢去。”郭启涛说。

刘淼一听就有些不悦了,哭丧着声音说:“瞧你这样儿,好像我做错事了似的……她是你小妈,又不是你亲妈,你干嘛这么怕她啊。”

“我怕她,是因为我爸太喜欢她了!当初娶她的时候,她硬压着我爸办了一个财产夫妻共有的东西。现在爸重病还不知道活多久!如果他死了,按照法律来说,财产是要给他老婆的!我要是不讨好季润芝,以后财产她不分给我怎么办?没看我妹妹整天黏在她身边吗?说到底,也是为了以后我爸死了之后,多分点儿财产!”

刘淼听后,小算盘当即就打上了,问:“那如果你爸死了,她带着财产跑了怎么办?”

“我爸哪儿有那么傻,我爸早就立了法律声明了,如果他死了,我这小妈必须要打理郭家的生意,并照顾我跟我妹妹,如果找别的男人,那郭家的财产一分不少的都得吐出来!”

“是吗?”刘淼有些惊讶的说:“这季润芝才三十二吧?这么年轻就要守活寡吗?她以后肯定要找男人过日子的啊!”

“不可能!她就是找男人,也只可能偷偷的找!七十多个亿呢!你当她傻啊?哪个男人值得她放弃七十个亿?”

“这么多钱啊?”刘淼当即羡慕得要死,“要是我有七十亿,我肯定也不会再结婚。”

“就是说啊!所以,季润芝我是得罪不起,也不知道我那老爸是那根筋不对,竟然让她管理家族财产!这么样的话,我非得等她死了才能继承遗产啊!”郭启涛郁闷的说。

刘淼听后,微微感到有些失望。

要知道,她的终极目标可是跟郭启涛结婚,然后踏上贵少妇之路啊。

没成想郭家竟然还有一个手握大权的小婆婆。

“那你现在能占郭家百分之几的资产啊?”刘淼禁不住地问。

“呵,百分之一。不过,这百分之一也是好几千万了!而且,我还有信达投资,只是没有厉害的操盘手,信达这两年也总是在赔本。唉,不说这些了,一说这些我都头疼。”

“诶诶诶,”刘淼推了推他,颇为神秘地问:“莫小菲呢?莫小菲最近怎么样?”

“问她干什么?”

“说嘛!我好奇!她会不会跟你离婚啊?”

“她想离婚?!没都没有!”

“为什么?”刘淼问。忽然感觉自己踏入富豪之门又多了一道障碍。

“我爸跟我小妈不让离啊!你以为小妈不知道我跟你的关系啊?她面儿上装不知道,其实心里清楚明白得很,但是,她也说了,让我收敛,而且不允许我离婚!如果离婚?除非莫小菲一分钱不要,净身出户!”

“莫小菲怎么可能净身出户?”刘淼说。

“她当然不可能净身出户,但是,她想要通过离婚来瓜分我们郭家财产的话,那也是痴人说梦。她父母前年在国外遇难都死了,她现在孤苦伶仃的,谁帮他啊!想分家产,门儿都没有。”郭启涛说。

“呵呵,你们这些有钱人家,真是有意思,关系乱七八糟的!”刘淼笑话说。

“所以,还是跟你一起最快乐。最近袁森怎么样啊?”郭启涛问。

“挺好的,他个榆木疙瘩去了裕祥金融,结果还是木头一个,整天跟个呆瓜似的。”

“记住,你可不能跟他离婚哈。这样就挺好的。”

“嗯,挺好的。”刘淼说。

其实,袁森清楚,刘淼之所以说挺好,是想稳住郭启涛。

她这会都打算生米煮成熟饭来要挟郭家了,怎么可能不动歪心思。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郭启涛根本就没有生育能力。

————

关掉手机,袁森心里倒是很平静。

这些人一个个的都是戏精,个个都留着自己的心眼,尤其是刘淼那更是一肚子的坏水。

回到家后,一推门便看到桌上摆着酒和菜。

袁森那精明的眼睛,分明看到刘淼从一脸生气变成了一脸娇媚,“哎呀,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刘淼撒娇凑过来。

“怎么了?做这么多菜。”袁森看着桌上的菜,便知道今天这女人在打歪主意。

换了平时,自己这么晚回来,早他妈开始骂人了。

“忘了今天什么日子吗?今天是我们结婚纪念日呢。”

结婚纪念日。

是啊……

呵,结婚纪念日却去跟郭启涛开房,这纪念日真是有意思呢。

真他妈够贱的!

“快坐下!”她说。

“梦梦呢?”袁森走到卧室。

“他舅舅接她走了,今晚在我妈那睡!”刘淼走过来,挽住他的胳膊,一脸媚笑说:“今晚是我们两个人难得的独处时间,来,一起喝点吧?”

袁森想要拒绝。

但是,又想看看她玩什么花样。

便慢慢靠到餐桌边坐下。

刘淼拿过酒杯,直接给他倒上了红酒。

袁森看着那红酒,便觉得八成是郭启涛送的酒。

“来,结婚纪念日快乐。”刘淼端起杯子说。

“你怎么不喝酒?”

“我今天有点儿不舒服,你自己喝就好。来,干杯嘛!”刘淼撒着娇地灌酒。

袁森感觉到这酒可能有问题,但是,又觉得她是在没必要搞死自己。她的脑子,还不至于犯傻到那地步。

于是,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后,装作一脸苦闷的样子说:“谢谢你还记得这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我忙得都忘了。”

“说什么呢!你比我辛苦!来,再喝一杯!今晚喝了酒之后,咱们重温一下旧梦。”刘淼笑着说。

袁森看着那张脸,真的瞧不出一丝诡计多端。

可是,她却又真的是那么一个诡计多端,特下贱的人。

再次干掉这杯红酒之后,袁森便感觉到一股燥热袭来!

下药了?

脑中忽然想到她那‘生米煮成熟饭’的注意,再想到上次她对娘家人说排卵期快到了。

那今晚肯定是想要跟自己要孩子了!

狗日的……

下午刚跟郭启涛玩完,这会她身体里还有郭的死蝌蚪呢,这就要让来涮锅了?

真特妈的!

刘淼将自己的小衫脱下来,露出里面的真丝吊带和洁白的兔子,“你看我今天下午买的吊带漂亮吗?”

“漂亮……”

刘淼听后,眼睛更显迷离的看着他,说:“老公,我们好久没恩爱了呢。你想我吗?”

016 结婚纪念

五百万可不是个小数目。

袁森答应给许强五百万,自然也不会让他白拿。

当天晚上,便安排了许强一个小任务,就是去对付对付舅子刘斌。

准确地说,是让许强带人去找放高利贷的人。因为刘斌用自己的身份去借了50万高利贷,贷款刚放出去,高利贷的人就找他要利息。

为了不让那帮人总是烦自己,袁森便安排许强等人去找放高利贷的龙二缓和缓和,钱到时候会一分不少的让刘斌还给他。

“小事一桩,我们这般人没少给龙二要债!我说句话,他老老实实听着!”许强听后,当即应下来。

——

跟许强吃完烧烤,袁森便往回走。

路上忽然收到了莫小菲的一条微信。打开一看,是一段录音。

这莫小菲如同自己的下属侦探,关于郭启涛和刘淼的小秘密她全都知道。

莫小菲发信息道:“这是刘淼今天下午跟郭启涛开房时的录音,你听听,应该有帮助。”

袁森回复“嗯”之后,便点开了录音,坐在电动车上听了起来。

莫小菲像是故意的,将两人快活的声音录了一段。

袁森听到那熟悉的叫声,便知道是刘淼。

让他感到很不爽的是,刘淼在郭启涛面前表现得异常卖力,而面对自己的时候,却像是一条死鱼,时不时的还会不耐烦。

“唔,淼淼,你这女人,真是…真是服了你了!你也太……我这腰啊都快断了。”郭启涛感叹说。

刘淼轻声细语道:“哼!还不是你坏!就没个够的时候。对了,明天季润芝就出院了,她不会找我麻烦吧?”

“我也担心呢!她让我去找她,我吓得一直没敢去。”郭启涛说。

刘淼一听就有些不悦了,哭丧着声音说:“瞧你这样儿,好像我做错事了似的……她是你小妈,又不是你亲妈,你干嘛这么怕她啊。”

“我怕她,是因为我爸太喜欢她了!当初娶她的时候,她硬压着我爸办了一个财产夫妻共有的东西。现在爸重病还不知道活多久!如果他死了,按照法律来说,财产是要给他老婆的!我要是不讨好季润芝,以后财产她不分给我怎么办?没看我妹妹整天黏在她身边吗?说到底,也是为了以后我爸死了之后,多分点儿财产!”

刘淼听后,小算盘当即就打上了,问:“那如果你爸死了,她带着财产跑了怎么办?”

“我爸哪儿有那么傻,我爸早就立了法律声明了,如果他死了,我这小妈必须要打理郭家的生意,并照顾我跟我妹妹,如果找别的男人,那郭家的财产一分不少的都得吐出来!”

“是吗?”刘淼有些惊讶的说:“这季润芝才三十二吧?这么年轻就要守活寡吗?她以后肯定要找男人过日子的啊!”

“不可能!她就是找男人,也只可能偷偷的找!七十多个亿呢!你当她傻啊?哪个男人值得她放弃七十个亿?”

“这么多钱啊?”刘淼当即羡慕得要死,“要是我有七十亿,我肯定也不会再结婚。”

“就是说啊!所以,季润芝我是得罪不起,也不知道我那老爸是那根筋不对,竟然让她管理家族财产!这么样的话,我非得等她死了才能继承遗产啊!”郭启涛郁闷的说。

刘淼听后,微微感到有些失望。

要知道,她的终极目标可是跟郭启涛结婚,然后踏上贵少妇之路啊。

没成想郭家竟然还有一个手握大权的小婆婆。

“那你现在能占郭家百分之几的资产啊?”刘淼禁不住地问。

“呵,百分之一。不过,这百分之一也是好几千万了!而且,我还有信达投资,只是没有厉害的操盘手,信达这两年也总是在赔本。唉,不说这些了,一说这些我都头疼。”

“诶诶诶,”刘淼推了推他,颇为神秘地问:“莫小菲呢?莫小菲最近怎么样?”

“问她干什么?”

“说嘛!我好奇!她会不会跟你离婚啊?”

“她想离婚?!没都没有!”

“为什么?”刘淼问。忽然感觉自己踏入富豪之门又多了一道障碍。

“我爸跟我小妈不让离啊!你以为小妈不知道我跟你的关系啊?她面儿上装不知道,其实心里清楚明白得很,但是,她也说了,让我收敛,而且不允许我离婚!如果离婚?除非莫小菲一分钱不要,净身出户!”

“莫小菲怎么可能净身出户?”刘淼说。

“她当然不可能净身出户,但是,她想要通过离婚来瓜分我们郭家财产的话,那也是痴人说梦。她父母前年在国外遇难都死了,她现在孤苦伶仃的,谁帮他啊!想分家产,门儿都没有。”郭启涛说。

“呵呵,你们这些有钱人家,真是有意思,关系乱七八糟的!”刘淼笑话说。

“所以,还是跟你一起最快乐。最近袁森怎么样啊?”郭启涛问。

“挺好的,他个榆木疙瘩去了裕祥金融,结果还是木头一个,整天跟个呆瓜似的。”

“记住,你可不能跟他离婚哈。这样就挺好的。”

“嗯,挺好的。”刘淼说。

其实,袁森清楚,刘淼之所以说挺好,是想稳住郭启涛。

她这会都打算生米煮成熟饭来要挟郭家了,怎么可能不动歪心思。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郭启涛根本就没有生育能力。

————

关掉手机,袁森心里倒是很平静。

这些人一个个的都是戏精,个个都留着自己的心眼,尤其是刘淼那更是一肚子的坏水。

回到家后,一推门便看到桌上摆着酒和菜。

袁森那精明的眼睛,分明看到刘淼从一脸生气变成了一脸娇媚,“哎呀,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刘淼撒娇凑过来。

“怎么了?做这么多菜。”袁森看着桌上的菜,便知道今天这女人在打歪主意。

换了平时,自己这么晚回来,早他妈开始骂人了。

“忘了今天什么日子吗?今天是我们结婚纪念日呢。”

结婚纪念日。

是啊……

呵,结婚纪念日却去跟郭启涛开房,这纪念日真是有意思呢。

真他妈够贱的!

“快坐下!”她说。

“梦梦呢?”袁森走到卧室。

“他舅舅接她走了,今晚在我妈那睡!”刘淼走过来,挽住他的胳膊,一脸媚笑说:“今晚是我们两个人难得的独处时间,来,一起喝点吧?”

袁森想要拒绝。

但是,又想看看她玩什么花样。

便慢慢靠到餐桌边坐下。

刘淼拿过酒杯,直接给他倒上了红酒。

袁森看着那红酒,便觉得八成是郭启涛送的酒。

“来,结婚纪念日快乐。”刘淼端起杯子说。

“你怎么不喝酒?”

“我今天有点儿不舒服,你自己喝就好。来,干杯嘛!”刘淼撒着娇地灌酒。

袁森感觉到这酒可能有问题,但是,又觉得她是在没必要搞死自己。她的脑子,还不至于犯傻到那地步。

于是,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后,装作一脸苦闷的样子说:“谢谢你还记得这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我忙得都忘了。”

“说什么呢!你比我辛苦!来,再喝一杯!今晚喝了酒之后,咱们重温一下旧梦。”刘淼笑着说。

袁森看着那张脸,真的瞧不出一丝诡计多端。

可是,她却又真的是那么一个诡计多端,特下贱的人。

再次干掉这杯红酒之后,袁森便感觉到一股燥热袭来!

下药了?

脑中忽然想到她那‘生米煮成熟饭’的注意,再想到上次她对娘家人说排卵期快到了。

那今晚肯定是想要跟自己要孩子了!

狗日的……

下午刚跟郭启涛玩完,这会她身体里还有郭的死蝌蚪呢,这就要让来涮锅了?

真特妈的!

刘淼将自己的小衫脱下来,露出里面的真丝吊带和洁白的兔子,“你看我今天下午买的吊带漂亮吗?”

“漂亮……”

刘淼听后,眼睛更显迷离的看着他,说:“老公,我们好久没恩爱了呢。你想我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