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7 11:00:00

妻子突然慌里慌张的抢夺我手中的手机,这一举动更加佐证了我心中的想法。

她口中怒喊着:“沈杰,你疯了吧?我没有跟别人发微信!”

我冷冷一笑,无论她跟不跟别人发信息,她都会慌,因为,上面还有她和我好兄弟的聊天记录,昨晚她都没删,现在肯定还在手机上。

她应该没想到我会当着全家人的面,突然要查看她的手机。

“既然你没有跟别人发微信,我作为你男人,看一眼你的手机不过分吧?”

我用手压着妻子的香肩,我虽然没多壮,但让她抢夺不了手机还是挺容易的。

让我奇怪的是她竟然没有再争夺。

当我看向手机,原来已经被锁屏了,所以,她才没争夺。

她不知道我已经破解了密码,不过,我也不想让她知道这事。

她平淡的看着我,像是在说有本事你就解开看啊!

我受不了这个鸟气,刚要解开时,好巧不巧的又来了个微信电话,我压着她香肩的手,清楚感受到她颤抖了一下。

她慌了!

我看了一眼来电,不是好兄弟的微信名字,本能的一阵怒火中烧。

这个贱人!

她竟然...不止一个奸夫!

老子头上到底戴了多少顶绿帽?

我强忍着怒火,冷笑着把电话递给她,说:“接!当着全家人的面接,按免提!”

瞥了一眼岳父母,刚才二人还觉得我在无理取闹,现在他们脸色也有些不对劲。

妻子还真就把微信电话给接通了,我诧异的看向她,之所以把电话递给她,是笃定了她不敢当着众人的面接。

从她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一丝丝得意。

正当我疑惑时,一道男人的声音从免提传出:“姐,你在干什么呢?我已经到了,给你发微信让你出来带下我,你连信息都不回我。”

妻子得意的看了我一眼,阴阳怪气的说:“我就算是想出去带你,恐怕也有人认为我是去找奸夫呢,我还是让服务员带你吧。”

这话摆明了就是说给我听!

她挂断了微信电话,眼神得意的看向我,说:“刚才我是在跟我弟聊微信。”

此时,包房门开了,服务员带着一脸阴沉的小舅子走了进来坐在我身旁,啪的一声,砸出一把车钥匙,双眸死死的瞪着我。

小舅子叫唐刚,刚二十五岁,寸头,比我壮实太多了,穿着坎肩,露出粗壮的大花臂,手臂上还有一条超过十公分的刀疤。

我对小舅子不是很了解,只是过年时偶尔聚在一起听他吹嘘过,他一个人单挑五六个人,那条刀疤就是他的战绩,妻子偶尔也说过他整天游手好闲的在社会上混,我不想跟他这种人扯上边,所以,这么些年我连他的联系方式都没有。

他的眼神对我很有压力,嘴上却问妻子:“姐,是哪个没脑子的东西,把老子当成了你的奸夫?站出来我看看!”

这话摆明了就是在对我说。

面对他时,我心中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

小舅子出现,妻子嘴角扬起一抹笑容,我这心里憋屈的难受,明明知道她跟好兄弟有一腿,偏偏我就是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还要看着她在我面前得意洋洋。

我突然把手放到她面前。

“你还想看手机?如果手机里面没有你说的信息,你怎么补偿我?”妻子声音冷了下来,手也悄悄的把手机放到桌下。

不用猜我都知道她在趁机删除聊天记录,不想让我抓到任何把柄!

“够了,沈杰!”岳父拍桌怒喝一声:“你还嫌闹得不够吗?这就是你认错的态度吗?你这样我们怎么放心让女儿继续跟你一起生活!”

“没错,你妈替你求了一天的情我们才答应来吃顿饭的,现在看来,这饭是没必要吃了,梓晴我们走!”岳母也出声附和。

“沈杰...你别作死!”小舅子阴冷的看着我。

我这心猛地一紧。

也害怕被他叫社会上的人来找我麻烦。

我不高兴的看着岳父母,刚才不确定是我小舅子时,怎么不见他们出来喊?

现在,确定妻子是清白的了,一个个跳出来说我无理取闹了?

有人给撑着腰,妻子顿时美眸泛红,矫揉造作的擦拭着溢出的泪水,委屈的控诉着我:“你几天不着家,打电话没人接,公司也不去,一回家就发疯打我,现在,你还冤枉我出轨,我一心一意的跟了你这些年,你就是这样对我的?你太没良心了!”

“我还想问你呢,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不想跟我继续过下去了?”

岳父母一听这话那还了得?

各种难听的数落着我,就连无辜的母亲也被他们一通数落,我低着头一句话也没说。

小舅子更是激动的一把揪住了我的衣领,抡起拳头就想打我,被母亲死死的拽着,说什么都不肯松手。

呵呵...

好一个贼喊捉贼!

我之所以几天不着家,打电话不接,她心里没个逼数么?

她明明知道我是去捉她的奸,所以才几天没回家,她倒好,一句话就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老子他妈全心全意的为了这个家,为了她,反倒成了这段婚姻的罪人和背叛者!

我这心里憋屈得厉害,胸口一阵阵难受,双拳紧攥着,很想当着所有人的面撕破脸,把妻子做过的那些恶心的丑事,全都给说出来。

但那只是空口无凭的事,而且,说出来对我没有一点好处,房子现在还在她手上。

说什么都不能便宜了那个贱人!

我只能忍着心中的愤怒!

紧攥着的拳头无奈的松开,垂下。

我苦涩的笑了笑,解释一句:“我不是要查手机,我刚刚打车过来,没钱给,想让你用微信给一下车钱。”

短短的一句话,像是抽干了我全身的力气一样,没人知道,我心中经历了怎样疯狂的挣扎才忍住了爆发!

那句话说的太对了,钱就是男人的腰杆,有了钱男人的腰杆才硬!

司机站了出来说他说得对,赶紧把车钱给我,我还要继续跑车呢。

妻子瞥了我一眼,把车费给了,也没说什么,她知道我身上没钱。

但岳父母和小舅子就不同了,他们不知道我身上的钱全都交给了妻子,还以为我是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

各种吐槽和奚落,以及轻视的眼神,让我心中的憋屈快无法呼吸。

可现在我没能力改变这些,只能承受着,唯有抓到妻子出轨的铁证,拿回房子,我才能不用看他们的脸色!

母亲开裂粗糙的手,拍了拍我的手背,我抬起头看到母亲,心中五味杂陈。

明明想让她享清福的,却遇到了妻子她们这么一家人,我也不知道自己造了什么孽!

“亲家,今天我做东,给梓晴赔个不是。”

母亲依旧在替我说和,现在我不想看到妻子,一看到她,我就情不自禁的脑补着她和其他人在床上的情景。

但仔细想了想,我既然丢了工作,她在我眼前,我才能更好的掌握住她的行踪,尽快找到她出轨的铁证,让她净身出户,彻底滚出我的生活!

“赔不是那肯定需要的,我唐家的人也不是任由别人欺负的,不过,你那点儿钱,还是留着买身像样的衣服吧,再说了,这儿的饭菜很贵,我来吧,我也不想我女儿连顿像样的饭都吃不上。”

岳母阴阳怪气的讥讽着我和母亲,我却只能咬牙忍了。

“我虽然没多少钱,但一顿饭还是请得起的。”

看着母亲,我知道,她是不想我在岳父母面前抬不起头。

母亲竭尽全力的维护着我,我却没能给她更好的生活,这心里不是个滋味儿。

“得了吧,别打肿脸充胖子了,别到时候没棺材本还要来找我们拿钱。”

岳母这话就太欺负人了。

什么叫没棺材本还找他们拿钱?

我这辈子就是再窝囊,也不可能找他们家拿一分钱!

而且,明明是她们的女儿惦记着母亲的棺材本。

“妈,既然她想请,你就让她请呗,说不定人家很有钱呢!”

妻子劝阻着岳母。

我冷冷的看着妻子,她真敢从母亲这里骗走一分钱,我就算是死,也要拉着她垫背!

第009章 贼喊捉贼!

妻子突然慌里慌张的抢夺我手中的手机,这一举动更加佐证了我心中的想法。

她口中怒喊着:“沈杰,你疯了吧?我没有跟别人发微信!”

我冷冷一笑,无论她跟不跟别人发信息,她都会慌,因为,上面还有她和我好兄弟的聊天记录,昨晚她都没删,现在肯定还在手机上。

她应该没想到我会当着全家人的面,突然要查看她的手机。

“既然你没有跟别人发微信,我作为你男人,看一眼你的手机不过分吧?”

我用手压着妻子的香肩,我虽然没多壮,但让她抢夺不了手机还是挺容易的。

让我奇怪的是她竟然没有再争夺。

当我看向手机,原来已经被锁屏了,所以,她才没争夺。

她不知道我已经破解了密码,不过,我也不想让她知道这事。

她平淡的看着我,像是在说有本事你就解开看啊!

我受不了这个鸟气,刚要解开时,好巧不巧的又来了个微信电话,我压着她香肩的手,清楚感受到她颤抖了一下。

她慌了!

我看了一眼来电,不是好兄弟的微信名字,本能的一阵怒火中烧。

这个贱人!

她竟然...不止一个奸夫!

老子头上到底戴了多少顶绿帽?

我强忍着怒火,冷笑着把电话递给她,说:“接!当着全家人的面接,按免提!”

瞥了一眼岳父母,刚才二人还觉得我在无理取闹,现在他们脸色也有些不对劲。

妻子还真就把微信电话给接通了,我诧异的看向她,之所以把电话递给她,是笃定了她不敢当着众人的面接。

从她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一丝丝得意。

正当我疑惑时,一道男人的声音从免提传出:“姐,你在干什么呢?我已经到了,给你发微信让你出来带下我,你连信息都不回我。”

妻子得意的看了我一眼,阴阳怪气的说:“我就算是想出去带你,恐怕也有人认为我是去找奸夫呢,我还是让服务员带你吧。”

这话摆明了就是说给我听!

她挂断了微信电话,眼神得意的看向我,说:“刚才我是在跟我弟聊微信。”

此时,包房门开了,服务员带着一脸阴沉的小舅子走了进来坐在我身旁,啪的一声,砸出一把车钥匙,双眸死死的瞪着我。

小舅子叫唐刚,刚二十五岁,寸头,比我壮实太多了,穿着坎肩,露出粗壮的大花臂,手臂上还有一条超过十公分的刀疤。

我对小舅子不是很了解,只是过年时偶尔聚在一起听他吹嘘过,他一个人单挑五六个人,那条刀疤就是他的战绩,妻子偶尔也说过他整天游手好闲的在社会上混,我不想跟他这种人扯上边,所以,这么些年我连他的联系方式都没有。

他的眼神对我很有压力,嘴上却问妻子:“姐,是哪个没脑子的东西,把老子当成了你的奸夫?站出来我看看!”

这话摆明了就是在对我说。

面对他时,我心中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

小舅子出现,妻子嘴角扬起一抹笑容,我这心里憋屈的难受,明明知道她跟好兄弟有一腿,偏偏我就是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还要看着她在我面前得意洋洋。

我突然把手放到她面前。

“你还想看手机?如果手机里面没有你说的信息,你怎么补偿我?”妻子声音冷了下来,手也悄悄的把手机放到桌下。

不用猜我都知道她在趁机删除聊天记录,不想让我抓到任何把柄!

“够了,沈杰!”岳父拍桌怒喝一声:“你还嫌闹得不够吗?这就是你认错的态度吗?你这样我们怎么放心让女儿继续跟你一起生活!”

“没错,你妈替你求了一天的情我们才答应来吃顿饭的,现在看来,这饭是没必要吃了,梓晴我们走!”岳母也出声附和。

“沈杰...你别作死!”小舅子阴冷的看着我。

我这心猛地一紧。

也害怕被他叫社会上的人来找我麻烦。

我不高兴的看着岳父母,刚才不确定是我小舅子时,怎么不见他们出来喊?

现在,确定妻子是清白的了,一个个跳出来说我无理取闹了?

有人给撑着腰,妻子顿时美眸泛红,矫揉造作的擦拭着溢出的泪水,委屈的控诉着我:“你几天不着家,打电话没人接,公司也不去,一回家就发疯打我,现在,你还冤枉我出轨,我一心一意的跟了你这些年,你就是这样对我的?你太没良心了!”

“我还想问你呢,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不想跟我继续过下去了?”

岳父母一听这话那还了得?

各种难听的数落着我,就连无辜的母亲也被他们一通数落,我低着头一句话也没说。

小舅子更是激动的一把揪住了我的衣领,抡起拳头就想打我,被母亲死死的拽着,说什么都不肯松手。

呵呵...

好一个贼喊捉贼!

我之所以几天不着家,打电话不接,她心里没个逼数么?

她明明知道我是去捉她的奸,所以才几天没回家,她倒好,一句话就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老子他妈全心全意的为了这个家,为了她,反倒成了这段婚姻的罪人和背叛者!

我这心里憋屈得厉害,胸口一阵阵难受,双拳紧攥着,很想当着所有人的面撕破脸,把妻子做过的那些恶心的丑事,全都给说出来。

但那只是空口无凭的事,而且,说出来对我没有一点好处,房子现在还在她手上。

说什么都不能便宜了那个贱人!

我只能忍着心中的愤怒!

紧攥着的拳头无奈的松开,垂下。

我苦涩的笑了笑,解释一句:“我不是要查手机,我刚刚打车过来,没钱给,想让你用微信给一下车钱。”

短短的一句话,像是抽干了我全身的力气一样,没人知道,我心中经历了怎样疯狂的挣扎才忍住了爆发!

那句话说的太对了,钱就是男人的腰杆,有了钱男人的腰杆才硬!

司机站了出来说他说得对,赶紧把车钱给我,我还要继续跑车呢。

妻子瞥了我一眼,把车费给了,也没说什么,她知道我身上没钱。

但岳父母和小舅子就不同了,他们不知道我身上的钱全都交给了妻子,还以为我是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

各种吐槽和奚落,以及轻视的眼神,让我心中的憋屈快无法呼吸。

可现在我没能力改变这些,只能承受着,唯有抓到妻子出轨的铁证,拿回房子,我才能不用看他们的脸色!

母亲开裂粗糙的手,拍了拍我的手背,我抬起头看到母亲,心中五味杂陈。

明明想让她享清福的,却遇到了妻子她们这么一家人,我也不知道自己造了什么孽!

“亲家,今天我做东,给梓晴赔个不是。”

母亲依旧在替我说和,现在我不想看到妻子,一看到她,我就情不自禁的脑补着她和其他人在床上的情景。

但仔细想了想,我既然丢了工作,她在我眼前,我才能更好的掌握住她的行踪,尽快找到她出轨的铁证,让她净身出户,彻底滚出我的生活!

“赔不是那肯定需要的,我唐家的人也不是任由别人欺负的,不过,你那点儿钱,还是留着买身像样的衣服吧,再说了,这儿的饭菜很贵,我来吧,我也不想我女儿连顿像样的饭都吃不上。”

岳母阴阳怪气的讥讽着我和母亲,我却只能咬牙忍了。

“我虽然没多少钱,但一顿饭还是请得起的。”

看着母亲,我知道,她是不想我在岳父母面前抬不起头。

母亲竭尽全力的维护着我,我却没能给她更好的生活,这心里不是个滋味儿。

“得了吧,别打肿脸充胖子了,别到时候没棺材本还要来找我们拿钱。”

岳母这话就太欺负人了。

什么叫没棺材本还找他们拿钱?

我这辈子就是再窝囊,也不可能找他们家拿一分钱!

而且,明明是她们的女儿惦记着母亲的棺材本。

“妈,既然她想请,你就让她请呗,说不定人家很有钱呢!”

妻子劝阻着岳母。

我冷冷的看着妻子,她真敢从母亲这里骗走一分钱,我就算是死,也要拉着她垫背!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