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1 23:14:09

我有慢慢的来到第二只飞僵身后,故伎重施,就这样,我已经连续消灭了六个飞僵,可是,在处理第七个飞僵的时候,那家伙突然装过身来发现了我,冲着我大吼一声,我手中的黑刀一犹豫,被他一掌拍在了刀身上,这家伙别的不说,这力气是真特么打啊,我被他一掌推了十多步才稳住了脚跟。

那飞僵又是怒吼练练,将另外一名飞僵也引了过来,一前一后的围住了我,我前后看了看,这下子可有点麻烦了。

飞僵,为僵尸第四等级,基本就是等于修真界里半步仙人的修为,就算它们是强行提起来的修为,也不是我正面可以抗衡的,算了,不管了,活着干死了算,从进入这一行开始,我就没想过安度晚年这四个字。

我将全身功力汇聚于黑刀之上,我已经做好打算,必须先将其中一个以最快的速度消灭,在全力对付剩下的那一只才有胜算,要不然,我被这两个家伙耗死都是有可能的。

那两只飞僵一前一后的朝我冲了过来,我猛的一击月痕朝前面的那只飞僵斩了过去,随即转身朝后面的那只飞僵冲去,挥手两记墨影,接着又是一击月斩劈了过去,那飞僵被月斩劈中,阻挡的双手都被斩断,我滑步向前,黑刀直刺,“暗星,突进。”

黑刀,狠狠的扎在了他的天灵之上,行夜功法全力爆发,将他的天灵炸的粉碎。

随后,我一个铁板桥,躲过了后面的那只飞僵的攻击,向左侧转身,“墨刀,玄月”,转身之余,我利用旋转带来的冲击力使出了玄月斩,这道斩击虽然功力不大,但却阻挡了一下飞僵的脚步,我趁机拉开距离,严阵以待。

那飞僵见我躲开,连连怒吼,嘴里呼出的尸气熏的我呼吸苦难,那飞僵朝我冲了过来,我双脚一点跳在了半空,凌空翻身,黑刀冲下直刺,“黑刀,星落。”

黑刀笔直的朝着那飞僵的天灵而去,那飞僵见躲不过,双手向上一伸,想要握住黑刀,可此时,我怎能让他如愿,左手收回握拳,“星殒。”

左拳连连挥舞,巨大的冲击力将飞僵的手打的变形,黑刀笔直的刺进了天灵盖之中,功法涌出,再度炸裂。

我翻身落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去,奶奶的,出道这么些年,这还是第一次出了这么多绝招,比上次打狼獾潮还要累。

我抓紧时间进行调息,趁着月上中天,赶紧恢复功法,鬼知道那只犼什么时候会冒出来,冷英可是说了,除非我实在经受不住,不然绝对不会出手。

我贪婪的吸收星月之气,浑身不停的闪烁着暗银色的光晕,体内经脉也有些躁动不安,竟有些要突破的前兆,这可来的真不是时候,最近小丫头做的饭菜里放了不少的灵药,那些灵气也都在经脉里存储着。

这次大战飞僵,这些储存的灵气此时却涌现了出来,这不知道是悲是喜,这次突破可是会到至暗层,也就是跨越仙凡之隔,而这次,可是要招来天劫的,而我身边,除了一尊神兽辟邪之外,还有一个不知道躲在哪里的犼。

这无异于会加重天劫的威力,而且我还是第一次,根本没什么经验,而此时,我的头顶已经出现了一层劫云。

正当我着急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冷英的声音“心神合一,你只顾天劫就好,其他的无需担心。”

有着老家伙的话,我的心里瞬间安稳下来,专心对付之后的天劫。

我身上的灵力古荡的越来越厉害,“破”随着我的一声大吼,周围的暗银色光晕猛地扩大,随后又紧紧的包裹在我的四周,而此时,天空咔嚓一声,一道劫雷已经向我劈了过来。

我赶紧挥舞黑刀,一道道月痕斩了过去,尽量消耗雷劫的威力,可月痕随强,也不是劫雷的对手,不过劈到我身上的时候威力已经小了不少,而且有白袍的抵挡,我只是被轻轻的电的浑身麻了一下。

我记得师傅说过,至暗层,会有五道劫雷,前四道倒好好说,唯独第五道,乃是罕见的墨色天雷,这一层雷劫若是挡不住就灰飞烟灭,而若是挡住了,不光能跨越仙凡之隔,更可获得一个强大杀器-暗雷。

第四十八章、天劫

我有慢慢的来到第二只飞僵身后,故伎重施,就这样,我已经连续消灭了六个飞僵,可是,在处理第七个飞僵的时候,那家伙突然装过身来发现了我,冲着我大吼一声,我手中的黑刀一犹豫,被他一掌拍在了刀身上,这家伙别的不说,这力气是真特么打啊,我被他一掌推了十多步才稳住了脚跟。

那飞僵又是怒吼练练,将另外一名飞僵也引了过来,一前一后的围住了我,我前后看了看,这下子可有点麻烦了。

飞僵,为僵尸第四等级,基本就是等于修真界里半步仙人的修为,就算它们是强行提起来的修为,也不是我正面可以抗衡的,算了,不管了,活着干死了算,从进入这一行开始,我就没想过安度晚年这四个字。

我将全身功力汇聚于黑刀之上,我已经做好打算,必须先将其中一个以最快的速度消灭,在全力对付剩下的那一只才有胜算,要不然,我被这两个家伙耗死都是有可能的。

那两只飞僵一前一后的朝我冲了过来,我猛的一击月痕朝前面的那只飞僵斩了过去,随即转身朝后面的那只飞僵冲去,挥手两记墨影,接着又是一击月斩劈了过去,那飞僵被月斩劈中,阻挡的双手都被斩断,我滑步向前,黑刀直刺,“暗星,突进。”

黑刀,狠狠的扎在了他的天灵之上,行夜功法全力爆发,将他的天灵炸的粉碎。

随后,我一个铁板桥,躲过了后面的那只飞僵的攻击,向左侧转身,“墨刀,玄月”,转身之余,我利用旋转带来的冲击力使出了玄月斩,这道斩击虽然功力不大,但却阻挡了一下飞僵的脚步,我趁机拉开距离,严阵以待。

那飞僵见我躲开,连连怒吼,嘴里呼出的尸气熏的我呼吸苦难,那飞僵朝我冲了过来,我双脚一点跳在了半空,凌空翻身,黑刀冲下直刺,“黑刀,星落。”

黑刀笔直的朝着那飞僵的天灵而去,那飞僵见躲不过,双手向上一伸,想要握住黑刀,可此时,我怎能让他如愿,左手收回握拳,“星殒。”

左拳连连挥舞,巨大的冲击力将飞僵的手打的变形,黑刀笔直的刺进了天灵盖之中,功法涌出,再度炸裂。

我翻身落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去,奶奶的,出道这么些年,这还是第一次出了这么多绝招,比上次打狼獾潮还要累。

我抓紧时间进行调息,趁着月上中天,赶紧恢复功法,鬼知道那只犼什么时候会冒出来,冷英可是说了,除非我实在经受不住,不然绝对不会出手。

我贪婪的吸收星月之气,浑身不停的闪烁着暗银色的光晕,体内经脉也有些躁动不安,竟有些要突破的前兆,这可来的真不是时候,最近小丫头做的饭菜里放了不少的灵药,那些灵气也都在经脉里存储着。

这次大战飞僵,这些储存的灵气此时却涌现了出来,这不知道是悲是喜,这次突破可是会到至暗层,也就是跨越仙凡之隔,而这次,可是要招来天劫的,而我身边,除了一尊神兽辟邪之外,还有一个不知道躲在哪里的犼。

这无异于会加重天劫的威力,而且我还是第一次,根本没什么经验,而此时,我的头顶已经出现了一层劫云。

正当我着急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冷英的声音“心神合一,你只顾天劫就好,其他的无需担心。”

有着老家伙的话,我的心里瞬间安稳下来,专心对付之后的天劫。

我身上的灵力古荡的越来越厉害,“破”随着我的一声大吼,周围的暗银色光晕猛地扩大,随后又紧紧的包裹在我的四周,而此时,天空咔嚓一声,一道劫雷已经向我劈了过来。

我赶紧挥舞黑刀,一道道月痕斩了过去,尽量消耗雷劫的威力,可月痕随强,也不是劫雷的对手,不过劈到我身上的时候威力已经小了不少,而且有白袍的抵挡,我只是被轻轻的电的浑身麻了一下。

我记得师傅说过,至暗层,会有五道劫雷,前四道倒好好说,唯独第五道,乃是罕见的墨色天雷,这一层雷劫若是挡不住就灰飞烟灭,而若是挡住了,不光能跨越仙凡之隔,更可获得一个强大杀器-暗雷。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