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4 22:00:51

我们沿着蜿蜒的山路慢慢的走着,事主他们一家虽然给了到古墓的地图,可是一路之上我们也不敢太过掉以轻心,师傅和观里前辈师叔师伯们,在我们下山之前一遍又一遍的耳提面命,阴事无小事,不管是什么样的鬼怪,哪怕只是一个游魂,也有可能在不经意间要了你的命。

我们这次一共来了五个人,领头的,是我师伯的弟子,叫做许山,是一个比较老成持重之人,但我不知道的是,在这些弟子里面,有一个,和我们的一位前辈有着更加密切的关系,也就是这层关系,导致了我变成这个样子。

密林里面很是灰暗,成片的参天古树将阳光遮挡的严严实实的,虽然偶尔会有点阳光透过树叶穿透过来,不过也是杯水车薪而已,根本无法给这个灰暗的世界带来光明,而且我们的夜眼水平都不是很高,不得不借助火把向前行走,另一个,这熊熊燃烧的火苗,也给我们带来了不少安慰,或者说是支撑。

我们继续往前走着,就快到古墓的时候,许山师兄示意我们停下,我问师兄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师兄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好重的阴气。”

按理说,古墓周边有阴气是很正常的事情,尤其是出现了僵尸的古墓,阴气重一些也很好理解,可是许山师兄却说,这股阴气很不寻常,甚至就连他师父跟他说的尸王都比不了,至于为什么,那就是,这股阴气很纯,纯净的让人感到害怕,似乎是从地府直接涌上来的一样。

师兄又四处看了看,确定了没有危险才让我们继续往前走,不过也提醒我们将桃木剑和符箓准备好,万一碰到僵尸,第一时间就给他来一下子,打得过就打,打不过抓紧走,回山里搬救兵。

师兄的做法在当时来看无异于是最正确的选择,当然,前提是,那只僵尸的级别在飞僵一下。

我们继续往前走,来到了古墓的入口,我们队里有一个叫刘封的人,其祖上都是风水看地的术士,所以对古墓一直很有研究,他看了看墓道,就知道这个古墓少说也有200年以上的历史,似乎是宋末元出,甚至更早。

我们对于古墓的年份并不感兴趣,重点是那只僵尸有没有在里面,许山师兄跟我们说,让我和刘封跟他进去,另外两个守在墓道口,里面万一有僵尸,也省得被一网打尽,连回山里报信的都没有。

可是,没等许山师兄说完,我之前说起过,和门派里一位前辈关系不浅的弟子就冲了进去,那人叫做王明,说实话,如果说他现在还活着的话,我第一个要找的也就不是你们行夜一脉了。

王明带头冲了进去,许山师兄虽说有些恼,但也没有说什么,似乎那时候他就知道这人的背景,只得对我们说千万小心,然后我们追着王明的脚步就走了进去。

可谁知,追了半天也没有见到王明的身影,当然也没有见到那只僵尸,这墓道虽然长,但就是一条直线,旁边连一座耳室都没有,怎么可能追不到。

正在我们纳闷的时候,一声声低沉的嘶吼之声传了出来,那感觉,就像是择人而食的野兽一样,让人心惊。

许山师兄明显也有些慌乱,毕竟我们都是第一次下山办案,没有多少经验,可他毕竟是这次行动的话事人,稳住了心神之后,让我们按四方剑阵站立,千万不要乱跑。

我们有些想要退回来,可是许师兄却说,无论如何也要先将王明找到,一起进来的,无论死活都要一起回去,我们当时被许师兄悲壮的声音感染,齐齐答应,按照四方剑阵往前走,当时是许山师兄在前,刘封殿后,我和另一位师兄分走两侧,一边感受着阴气的变化,一边寻找着王明的踪迹。

可是,就在我们仔细寻找的时候,不知道何时,殿后的刘封消失不见了,我们以为他是没有跟上,回去找时,却发现刘封已经躺在地上不动,脖子上,有一道清晰地剑痕,已经是不活了。

我和另一位师兄看着刘封的尸体都哭了出来,我们当时很是害怕,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对许山师兄说,我们走吧,不要管王明了,许山却摇摇头,将王明的身世说了出来,原来,王明是那位前辈的儿子,也可以说是私生子,而那位前辈与许山的师傅交情最好,临走时托付许山照顾王明,因此,无论如何,他都要将王明找回来。

可此时的我们根本听不进去,一心只想离开这里,最后,许山师兄让我和另一位师兄将刘封的尸首带出墓道,这里阴气太重,他自己则要进去寻找王明的踪迹,另一位师兄,也就是周晔,不放心他一个人去,便让我自己将刘封带走。

我见说服不了他们,只能叮嘱他们小心,之后背着刘封的尸首往墓道走去,临走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他们也正冲着我在笑,你知道吗,那是我这辈子,看过的最悲伤也最坚定的笑脸,而后这么多年,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我背着刘封走了出去,做到墓道口静静地等着,从日上三竿等到月上中天,也没见到他们人出来,我在墓道口等的焦急万分,几次想要进去却都犹豫不决,正当我下定决心要进去的时候,里面突然传出了一阵阵野兽一样的怒吼和一声凄厉的尖叫,我能听出那是王明的声音,王明喊道“张鸣,快来救我们。”

第五十一章、殇

我们沿着蜿蜒的山路慢慢的走着,事主他们一家虽然给了到古墓的地图,可是一路之上我们也不敢太过掉以轻心,师傅和观里前辈师叔师伯们,在我们下山之前一遍又一遍的耳提面命,阴事无小事,不管是什么样的鬼怪,哪怕只是一个游魂,也有可能在不经意间要了你的命。

我们这次一共来了五个人,领头的,是我师伯的弟子,叫做许山,是一个比较老成持重之人,但我不知道的是,在这些弟子里面,有一个,和我们的一位前辈有着更加密切的关系,也就是这层关系,导致了我变成这个样子。

密林里面很是灰暗,成片的参天古树将阳光遮挡的严严实实的,虽然偶尔会有点阳光透过树叶穿透过来,不过也是杯水车薪而已,根本无法给这个灰暗的世界带来光明,而且我们的夜眼水平都不是很高,不得不借助火把向前行走,另一个,这熊熊燃烧的火苗,也给我们带来了不少安慰,或者说是支撑。

我们继续往前走着,就快到古墓的时候,许山师兄示意我们停下,我问师兄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师兄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好重的阴气。”

按理说,古墓周边有阴气是很正常的事情,尤其是出现了僵尸的古墓,阴气重一些也很好理解,可是许山师兄却说,这股阴气很不寻常,甚至就连他师父跟他说的尸王都比不了,至于为什么,那就是,这股阴气很纯,纯净的让人感到害怕,似乎是从地府直接涌上来的一样。

师兄又四处看了看,确定了没有危险才让我们继续往前走,不过也提醒我们将桃木剑和符箓准备好,万一碰到僵尸,第一时间就给他来一下子,打得过就打,打不过抓紧走,回山里搬救兵。

师兄的做法在当时来看无异于是最正确的选择,当然,前提是,那只僵尸的级别在飞僵一下。

我们继续往前走,来到了古墓的入口,我们队里有一个叫刘封的人,其祖上都是风水看地的术士,所以对古墓一直很有研究,他看了看墓道,就知道这个古墓少说也有200年以上的历史,似乎是宋末元出,甚至更早。

我们对于古墓的年份并不感兴趣,重点是那只僵尸有没有在里面,许山师兄跟我们说,让我和刘封跟他进去,另外两个守在墓道口,里面万一有僵尸,也省得被一网打尽,连回山里报信的都没有。

可是,没等许山师兄说完,我之前说起过,和门派里一位前辈关系不浅的弟子就冲了进去,那人叫做王明,说实话,如果说他现在还活着的话,我第一个要找的也就不是你们行夜一脉了。

王明带头冲了进去,许山师兄虽说有些恼,但也没有说什么,似乎那时候他就知道这人的背景,只得对我们说千万小心,然后我们追着王明的脚步就走了进去。

可谁知,追了半天也没有见到王明的身影,当然也没有见到那只僵尸,这墓道虽然长,但就是一条直线,旁边连一座耳室都没有,怎么可能追不到。

正在我们纳闷的时候,一声声低沉的嘶吼之声传了出来,那感觉,就像是择人而食的野兽一样,让人心惊。

许山师兄明显也有些慌乱,毕竟我们都是第一次下山办案,没有多少经验,可他毕竟是这次行动的话事人,稳住了心神之后,让我们按四方剑阵站立,千万不要乱跑。

我们有些想要退回来,可是许师兄却说,无论如何也要先将王明找到,一起进来的,无论死活都要一起回去,我们当时被许师兄悲壮的声音感染,齐齐答应,按照四方剑阵往前走,当时是许山师兄在前,刘封殿后,我和另一位师兄分走两侧,一边感受着阴气的变化,一边寻找着王明的踪迹。

可是,就在我们仔细寻找的时候,不知道何时,殿后的刘封消失不见了,我们以为他是没有跟上,回去找时,却发现刘封已经躺在地上不动,脖子上,有一道清晰地剑痕,已经是不活了。

我和另一位师兄看着刘封的尸体都哭了出来,我们当时很是害怕,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对许山师兄说,我们走吧,不要管王明了,许山却摇摇头,将王明的身世说了出来,原来,王明是那位前辈的儿子,也可以说是私生子,而那位前辈与许山的师傅交情最好,临走时托付许山照顾王明,因此,无论如何,他都要将王明找回来。

可此时的我们根本听不进去,一心只想离开这里,最后,许山师兄让我和另一位师兄将刘封的尸首带出墓道,这里阴气太重,他自己则要进去寻找王明的踪迹,另一位师兄,也就是周晔,不放心他一个人去,便让我自己将刘封带走。

我见说服不了他们,只能叮嘱他们小心,之后背着刘封的尸首往墓道走去,临走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他们也正冲着我在笑,你知道吗,那是我这辈子,看过的最悲伤也最坚定的笑脸,而后这么多年,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我背着刘封走了出去,做到墓道口静静地等着,从日上三竿等到月上中天,也没见到他们人出来,我在墓道口等的焦急万分,几次想要进去却都犹豫不决,正当我下定决心要进去的时候,里面突然传出了一阵阵野兽一样的怒吼和一声凄厉的尖叫,我能听出那是王明的声音,王明喊道“张鸣,快来救我们。”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