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6 23:13:10

我将照片递还给赵叶,问她是什么时候发现的事情,赵叶告诉我,就在方武亮让他们来工地之前,有人来刑侦支队报案,说有洋娃娃伤人,赵叶他们便先去了现场调查,这才来晚了。

赵叶说道“陆哥,您看,什么时候回去看看,这件事,方队很是担心。”

我问她在现场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赵叶说,除了那两个娃娃,其他的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那里的阴气很浓郁,怀疑是厉鬼作祟。

我告诉赵叶先行回去,我们收拾一下就往回,赵叶听完便率队走了,我问贺生和雪薇还有没有别的需要我做的。

贺生问我,那个僵尸还会不会回来,我摇摇头告诉他,那只犼不会再来骚扰了,贺生这才放心,不过我告诉他,七天之内不要动土,七天之后正午时分斩雄鸡一只,以血祭天,方才可以动工。

贺生连忙答应,我跟贺生还有雪薇告了辞,一行人开车返回了酒馆。

到了酒馆,我先给冷英和白英安排了房间,其实,白英闭关两年,按理说应该回影山洞看看,不过白英见我在这儿有案子,就想留下来帮我,和柳如是住在了一起,冷英则自己住了一个房间。

我们安顿好后,我告诉小丫头和小雪,今晚先好好休息,明晚再开业,我则要去刑侦队一趟,小丫头不放心我,非要闹着跟去,我告诉她我现在已经跨过了仙凡之隔,只要不是真正的神仙,没有什么能伤的了我,小丫头这才半信半疑的放我出去。

到了刑侦队,我依旧来到了方武亮的房间,进入之后我就就着他不讲信用这件事大骂一通,方武亮黑着脸给我到了杯茶,“骂完了,骂完了说正事儿。”

方武亮拿起座机说,让一个叫李然的人进来,一分钟之后就想起了敲门声,一个年轻的道士走了进来,看穿着,竟然是五雷观的。

方武亮让李然给我介绍了一下案件的详情,李然向我施了一礼,便开始讲了起来。

整个案件的过程其实很简单,受害人是一个年轻的白领,叫孙默,从小到大就喜欢洋娃娃,有一天下班路过一个玩具店进去看了看,就被照片中的娃娃所吸引,买回去放在了家中。

可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她突然感觉有人在拽自己的头发,还在胸口上摸来摸去,孙默猛然惊醒,就看到这两个娃娃等着血红的眼睛看着她,吓得孙默直接就跳了起来,头发都被撤掉了大半。

张默打开灯逃了出去,然后就给刑侦队去了电话,刘明月想也没想,就将案子转到饿了特部。赵叶带人赶去的时候,那两个娃娃正坐在床上冷冷的看着她们,可当队里的道士刚要施法,两个娃娃的头顶就飘出了一阵黑气,盘旋一阵之后就消失不见,再看两个娃娃时,已经时躺倒在了床上,唯有拿两双眼睛,看着着实吓人,如人眼一般。

我心说那叫如啊,那就是人眼,我问李然,那两个娃娃现在在哪,我要看看。李然看了看方武亮,方武亮点点头,李然便出去取了两个娃娃递给我。

我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了看,除了眼睛并没有看出其他的线索,我随意的捏着两个娃娃,突然感觉她们的肚子里有些什么东西。

我想李然要了一把小刀,割开一个娃娃的肚子,里面,赫然是一截断掉的指骨,我又刨开另一娃娃,也有一截指骨。

我将两截指骨拿起来仔细的看了看,骨骼较细,应该是女性的,而且,从断口来看,这两截指骨,应该是一根完整的手指截断的,而在断口处的平面上,各有一个井字的符文。

道家自古又画井为牢的说法,我将指骨递给方武亮,“这要有多大恨,才能使用这种禁术。”

方武亮看了看断指,“没错,应该是那禁术替鬼身,小子,你觉得,能使用这种禁术的家伙,会是什么来路。”

我摇摇头,这种禁术虽然禁用,但却并不难学,只要有被害人的骨骼和替鬼身的经咒就可以了,甚至不需要气的支撑,这就如大海捞针一般,根本无处寻觅。

我对方武亮说道“这样,你让队里的人上街,只要是卖娃娃的地方,相似不相似的娃娃都找回来,看看能不能将这个骨骼完整的拼出来,先把魂放出来,再找那个该死的家伙算账。”

方武亮点点头,也只好这么办了。

第五十四章、七宗罪-恨

我将照片递还给赵叶,问她是什么时候发现的事情,赵叶告诉我,就在方武亮让他们来工地之前,有人来刑侦支队报案,说有洋娃娃伤人,赵叶他们便先去了现场调查,这才来晚了。

赵叶说道“陆哥,您看,什么时候回去看看,这件事,方队很是担心。”

我问她在现场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赵叶说,除了那两个娃娃,其他的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那里的阴气很浓郁,怀疑是厉鬼作祟。

我告诉赵叶先行回去,我们收拾一下就往回,赵叶听完便率队走了,我问贺生和雪薇还有没有别的需要我做的。

贺生问我,那个僵尸还会不会回来,我摇摇头告诉他,那只犼不会再来骚扰了,贺生这才放心,不过我告诉他,七天之内不要动土,七天之后正午时分斩雄鸡一只,以血祭天,方才可以动工。

贺生连忙答应,我跟贺生还有雪薇告了辞,一行人开车返回了酒馆。

到了酒馆,我先给冷英和白英安排了房间,其实,白英闭关两年,按理说应该回影山洞看看,不过白英见我在这儿有案子,就想留下来帮我,和柳如是住在了一起,冷英则自己住了一个房间。

我们安顿好后,我告诉小丫头和小雪,今晚先好好休息,明晚再开业,我则要去刑侦队一趟,小丫头不放心我,非要闹着跟去,我告诉她我现在已经跨过了仙凡之隔,只要不是真正的神仙,没有什么能伤的了我,小丫头这才半信半疑的放我出去。

到了刑侦队,我依旧来到了方武亮的房间,进入之后我就就着他不讲信用这件事大骂一通,方武亮黑着脸给我到了杯茶,“骂完了,骂完了说正事儿。”

方武亮拿起座机说,让一个叫李然的人进来,一分钟之后就想起了敲门声,一个年轻的道士走了进来,看穿着,竟然是五雷观的。

方武亮让李然给我介绍了一下案件的详情,李然向我施了一礼,便开始讲了起来。

整个案件的过程其实很简单,受害人是一个年轻的白领,叫孙默,从小到大就喜欢洋娃娃,有一天下班路过一个玩具店进去看了看,就被照片中的娃娃所吸引,买回去放在了家中。

可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她突然感觉有人在拽自己的头发,还在胸口上摸来摸去,孙默猛然惊醒,就看到这两个娃娃等着血红的眼睛看着她,吓得孙默直接就跳了起来,头发都被撤掉了大半。

张默打开灯逃了出去,然后就给刑侦队去了电话,刘明月想也没想,就将案子转到饿了特部。赵叶带人赶去的时候,那两个娃娃正坐在床上冷冷的看着她们,可当队里的道士刚要施法,两个娃娃的头顶就飘出了一阵黑气,盘旋一阵之后就消失不见,再看两个娃娃时,已经时躺倒在了床上,唯有拿两双眼睛,看着着实吓人,如人眼一般。

我心说那叫如啊,那就是人眼,我问李然,那两个娃娃现在在哪,我要看看。李然看了看方武亮,方武亮点点头,李然便出去取了两个娃娃递给我。

我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了看,除了眼睛并没有看出其他的线索,我随意的捏着两个娃娃,突然感觉她们的肚子里有些什么东西。

我想李然要了一把小刀,割开一个娃娃的肚子,里面,赫然是一截断掉的指骨,我又刨开另一娃娃,也有一截指骨。

我将两截指骨拿起来仔细的看了看,骨骼较细,应该是女性的,而且,从断口来看,这两截指骨,应该是一根完整的手指截断的,而在断口处的平面上,各有一个井字的符文。

道家自古又画井为牢的说法,我将指骨递给方武亮,“这要有多大恨,才能使用这种禁术。”

方武亮看了看断指,“没错,应该是那禁术替鬼身,小子,你觉得,能使用这种禁术的家伙,会是什么来路。”

我摇摇头,这种禁术虽然禁用,但却并不难学,只要有被害人的骨骼和替鬼身的经咒就可以了,甚至不需要气的支撑,这就如大海捞针一般,根本无处寻觅。

我对方武亮说道“这样,你让队里的人上街,只要是卖娃娃的地方,相似不相似的娃娃都找回来,看看能不能将这个骨骼完整的拼出来,先把魂放出来,再找那个该死的家伙算账。”

方武亮点点头,也只好这么办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