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5 23:50:36

韩青没有说话,将酒杯倒满,一口喝了下去。

李倩薇想要阻止,韩青却说道:“没有关系,这点酒还喝不醉我。”

见王虎再次开头,众人便开始了第二轮“敬酒。”

几分钟过去,韩青又喝了一轮,依旧面不改色。

这让王虎等人感到无比诧异。

“王先生,还喝吗?”韩青看向王虎说道。

王虎不信这个邪了,拍了一下桌子,说道:“谁怕谁。”

“我们单独喝,一人一杯,如何?”

韩青已经喝了二十多杯,而王虎只喝了三杯,他不信这种情况下,他还喝不赢韩青。

“行。”韩青答道。

王虎势在必得,想到了一个点子,“我们来打个赌,如果谁先喝不下,就自己扇自己耳光,如果自己下不了手,就由对方帮忙,如何?”

韩青心中冷笑,王虎这是给自己挖坑,既然如此,他只能不客气了。

“我先来吧。”韩青一口又喝掉了一杯酒。

韩青有恃无恐的模样让王虎有些纳闷,不过没有多想,也喝掉了一杯酒。

这场精彩的拼酒赛让其他人兴奋起来,纷纷大喊加油。

不过都是给王虎加油的,韩青这边只有李倩薇一人。

两杯。

四杯。

八杯。

王虎开始将速度放缓,因为他此时已经头昏目眩。

反观韩青,就好像他刚才喝的都是水一般,没有一丝醉意。

平常人哪怕是喝了那么多的水,肚子也会撑得难受,韩青这样根本就不科学啊。

可是韩青喝的时候,大家都看着,是真真切切的喝进嘴里,吞入腹中的。

“王先生,醉了吗?”见王虎迟迟没有喝下手中酒,韩青问道。

这小子怎么回事?难不成是神仙?

王虎摇晃了一下眩晕的脑袋,已经开始想着怎么给自己找台阶下。

“虎哥,既然喝了那么多都不分胜负,要不就这样算了吧。”

有人开始给王虎找台阶,即便这个台阶好像并不怎么合理。

“王先生,我们可是有赌约的,喝不了的人,就自己扇自己耳光。”

“不过王先生想要抵赖的话也无所谓,今天是王先生摆的宴席,我总不能扇王先生耳光吧。”

韩青两句话便吧王虎的台阶给拆了。

“你小子什么意思?”

那名叫做陈云的微胖青年怒指韩青,说道:“我们虎哥是不想跟你喝了,怕你出丑,你居然还不识好歹。”

“我看你是这辈子没有喝过好酒,所以想借机多喝点吧。”

王虎强顶醉意,猛拍桌子说道:“小子,让你坐这是给你面子,要不是我,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来这种地方吃饭。”

说着,王虎把身前的一个餐具朝韩青砸了过去。

韩青伸手一接,精准的借助了扔过来的餐具。

如果不是念及这里都是李倩薇的同学,他已经把王虎打成猪头了。

“王虎,你干什么?”

李倩薇大怒,拉着韩青说道:“我们走。”

王虎本就醉了八九分,怒火一下就上来了,冲到韩青面前,将他们拦下。

“我让你走了吗?敢不给我面子,我今天弄死你。”

“还有你,李倩薇,不就是当个破部门经理,有什么了不起的,现在我就把你霸王硬上弓了。”

韩青皱眉,冷声说道:“让开,不然我会把你打成猪头的。”

“哈哈哈…”王虎大笑,“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君悦酒店,我哥的酒店,我把你打成猪头还差不多。”

说着,王虎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后说道:“哥,我在你的酒店,这里有个家伙说要把我打成猪头。”

“在三楼,包间名字好像是…对了,叫做山水间。”

32

韩青没有说话,将酒杯倒满,一口喝了下去。

李倩薇想要阻止,韩青却说道:“没有关系,这点酒还喝不醉我。”

见王虎再次开头,众人便开始了第二轮“敬酒。”

几分钟过去,韩青又喝了一轮,依旧面不改色。

这让王虎等人感到无比诧异。

“王先生,还喝吗?”韩青看向王虎说道。

王虎不信这个邪了,拍了一下桌子,说道:“谁怕谁。”

“我们单独喝,一人一杯,如何?”

韩青已经喝了二十多杯,而王虎只喝了三杯,他不信这种情况下,他还喝不赢韩青。

“行。”韩青答道。

王虎势在必得,想到了一个点子,“我们来打个赌,如果谁先喝不下,就自己扇自己耳光,如果自己下不了手,就由对方帮忙,如何?”

韩青心中冷笑,王虎这是给自己挖坑,既然如此,他只能不客气了。

“我先来吧。”韩青一口又喝掉了一杯酒。

韩青有恃无恐的模样让王虎有些纳闷,不过没有多想,也喝掉了一杯酒。

这场精彩的拼酒赛让其他人兴奋起来,纷纷大喊加油。

不过都是给王虎加油的,韩青这边只有李倩薇一人。

两杯。

四杯。

八杯。

王虎开始将速度放缓,因为他此时已经头昏目眩。

反观韩青,就好像他刚才喝的都是水一般,没有一丝醉意。

平常人哪怕是喝了那么多的水,肚子也会撑得难受,韩青这样根本就不科学啊。

可是韩青喝的时候,大家都看着,是真真切切的喝进嘴里,吞入腹中的。

“王先生,醉了吗?”见王虎迟迟没有喝下手中酒,韩青问道。

这小子怎么回事?难不成是神仙?

王虎摇晃了一下眩晕的脑袋,已经开始想着怎么给自己找台阶下。

“虎哥,既然喝了那么多都不分胜负,要不就这样算了吧。”

有人开始给王虎找台阶,即便这个台阶好像并不怎么合理。

“王先生,我们可是有赌约的,喝不了的人,就自己扇自己耳光。”

“不过王先生想要抵赖的话也无所谓,今天是王先生摆的宴席,我总不能扇王先生耳光吧。”

韩青两句话便吧王虎的台阶给拆了。

“你小子什么意思?”

那名叫做陈云的微胖青年怒指韩青,说道:“我们虎哥是不想跟你喝了,怕你出丑,你居然还不识好歹。”

“我看你是这辈子没有喝过好酒,所以想借机多喝点吧。”

王虎强顶醉意,猛拍桌子说道:“小子,让你坐这是给你面子,要不是我,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来这种地方吃饭。”

说着,王虎把身前的一个餐具朝韩青砸了过去。

韩青伸手一接,精准的借助了扔过来的餐具。

如果不是念及这里都是李倩薇的同学,他已经把王虎打成猪头了。

“王虎,你干什么?”

李倩薇大怒,拉着韩青说道:“我们走。”

王虎本就醉了八九分,怒火一下就上来了,冲到韩青面前,将他们拦下。

“我让你走了吗?敢不给我面子,我今天弄死你。”

“还有你,李倩薇,不就是当个破部门经理,有什么了不起的,现在我就把你霸王硬上弓了。”

韩青皱眉,冷声说道:“让开,不然我会把你打成猪头的。”

“哈哈哈…”王虎大笑,“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君悦酒店,我哥的酒店,我把你打成猪头还差不多。”

说着,王虎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后说道:“哥,我在你的酒店,这里有个家伙说要把我打成猪头。”

“在三楼,包间名字好像是…对了,叫做山水间。”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