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12 11:00:00

在这样的气势下,两个小时之后,监控系统终于有了线索。

“找到了!在七区!”

福格斯霍然站起,投影屏幕上的画面,也定格在一个身穿连帽衫、带着口罩、墨镜,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身影上!

“智脑综合身形、人体机械改造比重、以及步态检测结果判断,这个人是塞西尔的概率超过80%!”

“那还等什么?”

福格斯一跃而起,大步出门,“我去抓他,你们在这里帮我盯监控,别让他跑了!”

“哎!”温妮下意识想要去追他,可惜才刚出门,就看到福格斯已经消失在通往车库的楼道中。

川口所长像是想起了什么,下意识一摸腰间,才发现自己的车钥匙已经不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福格斯给顺走了。

两人面面相觑,这才知道,没有限制的硅人类是多么恐怖。

“算了,就照他说的,我们在这里盯监控吧!不然跟着去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累赘。”川口苦笑。

温妮默默地点点头。

福格斯下了楼,在快步冲下楼的同时就已经查到了川口所长的车牌,在停车场轻车熟路黑进管理系统之后,他没花多大力气,就把川口的车开了出来,直奔第七区而去。

第七区是工业区,大量的硅人类劳动力在这里工作、定居,是全公岛硅人类人口最密集的地方之一。而最近,福格斯作为最有威望的硅人类被暴徒狠揍的视频挑拨着绝大部分硅人类的纳米电路神经,他们借由解除硅人类武装人员受限的呼声,发起了更大规模的硅人类行使平等人权的游行——

于是,当他赶到第七区边界时,却听见智脑中传来温妮歉意的声音:“对不起,福格斯,我们把人跟丢了。”

“什么?!”福格斯火气一下就上来了,声音腾地高了八度,“我不是让你们把人盯好吗?”

“这事不怪温妮,确实是没办法。”川口所长接过话茬道,“因为那封邮件,现在全公岛的硅人类都上街游行了,敦促当局尽快抓住S先生,七区是游行活动的重灾区,现在已经乱成一团了,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的监控系统根本就是睁眼瞎。”

其实不用他们说,福格斯这时也已经看到了七区街上游行的队伍。

他飞快地操纵着磁浮车的中控台,磁浮车像拥有了自己的生命,灵活穿梭在人流之中,但随着他不断行进,速度还是越来越慢,最后几乎停滞。

因为大量的硅人类聚集在一起,几乎把街道堵塞。

他们排着长长的队列,手中高举着横幅,不断喊着抗议的口号,甚至不惜动用暴力,砸毁了街边的设施,疯狂谴责着当局在爆炸事件中的不作为。

“我明白了。”

福格斯长吐了一口气,灰色的二氧化硅粉末在眼前交织成一片蒙蒙的烟幕。

冷静了几秒钟之后,他强行删除了自己智脑中多余的感情数据,用毫无波澜的声音问道:“你说S先生的病毒完全放弃了网络传播途径,改由硅人类之间人传人的方式进行传染。这样的话,就需要大量硅人类聚集,人越多,传播效果越好,是不是这样?”

“对!足够多的硅人类,能够把病毒迅速带到公岛各处,而足够大的基数,又能让公岛官方无法在第一时间狠心将他们销毁,只要稍有犹豫,病毒的传播将不可避免……噢不!我的天哪!”

川口也猛地想明白了,惊叫道,“他这是打算孤注一掷,故意挑起游行示威,当作病毒传播的平台啊!要真发生了这种事,公岛官方肯定不会放过我的!必须阻止他!”

“真是个一箭双雕的好主意啊!”

福格斯用冰冷的语气说道,“这样一来,公岛的硅人类肯定全完蛋了,再不会构成什么威胁,而为了平息民愤,当局也肯定不会放过你们人类权利组织这些始作俑者的。既达成了自己的目的,又报复了你们对他的试验。他可真是好算计啊!”

“不行,绝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川口急得满头热汗,宛如热锅上的蚂蚁,几乎是在哀求福格斯了,“拜托!找到他!阻止他!”

“不用你说我也会做的!”

福格斯深吸一口气,大量氧气让他体内的氧化作用更为剧烈,大量的能量冲向智脑,让他的计算速度都提升了至少三分之一。

他在一瞬间模拟了上百种方案,然后才道:“告诉我,传播病毒有没有什么硬性要求,比如制高点之类的……”

“有!”

川口所长只是微微一思考,就点头道,“病毒传播除了需要硅人类个体作为范本之外,还需要一个大功率的信号基站,二者大概就相当于生物病毒的培养皿和散播器的作用……”

“大功率信号基站么……我明白了!”

福格斯道,“现在,你调动研究所的超算,辅助我把所有适宜进行病毒投放的基站位置全部标记出来,供我选择!”

“没问题!”

川口也知道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二话不说,也不管会造成多大损失了,直接下令停止研究所内的全部项目,所有算力全部供给福格斯。

在超算的协助下,福格斯只用了极短的时间,就获取了整个七区所有基站的详细资料。

他飞快地一一对比着每一座基站的资料,分析塞西尔可能选择或者不选择的概率,终于,他的目光最后定格在了一栋商场的楼顶!

“马上调取这家商场的监控资料!”他一边飞速换挡,一边下令道。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吗?”温妮在通讯中问道。

“照办!”

福格斯催促了一句,才道,“还记得我们之前从川口那里得到的信息吗?塞西尔的父母死于硅人类人权暴动,我查阅了户籍档案和当年的案件调查卷宗,发现事发地恰好在一处商场中!”

“难道就是这座商场?”

“不错!”

福格斯猛打方向盘,躲过街上密集的人群,惹来骂声一片,沉声道,“我想,如果塞西尔想要选一个向硅人类报仇雪恨的地方,没有比这里更好的了!”

而几乎就在同时,温妮也惊喜地大叫一声:“找到了!他果然在这里!”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世纪之末 下(10)

在这样的气势下,两个小时之后,监控系统终于有了线索。

“找到了!在七区!”

福格斯霍然站起,投影屏幕上的画面,也定格在一个身穿连帽衫、带着口罩、墨镜,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身影上!

“智脑综合身形、人体机械改造比重、以及步态检测结果判断,这个人是塞西尔的概率超过80%!”

“那还等什么?”

福格斯一跃而起,大步出门,“我去抓他,你们在这里帮我盯监控,别让他跑了!”

“哎!”温妮下意识想要去追他,可惜才刚出门,就看到福格斯已经消失在通往车库的楼道中。

川口所长像是想起了什么,下意识一摸腰间,才发现自己的车钥匙已经不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福格斯给顺走了。

两人面面相觑,这才知道,没有限制的硅人类是多么恐怖。

“算了,就照他说的,我们在这里盯监控吧!不然跟着去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累赘。”川口苦笑。

温妮默默地点点头。

福格斯下了楼,在快步冲下楼的同时就已经查到了川口所长的车牌,在停车场轻车熟路黑进管理系统之后,他没花多大力气,就把川口的车开了出来,直奔第七区而去。

第七区是工业区,大量的硅人类劳动力在这里工作、定居,是全公岛硅人类人口最密集的地方之一。而最近,福格斯作为最有威望的硅人类被暴徒狠揍的视频挑拨着绝大部分硅人类的纳米电路神经,他们借由解除硅人类武装人员受限的呼声,发起了更大规模的硅人类行使平等人权的游行——

于是,当他赶到第七区边界时,却听见智脑中传来温妮歉意的声音:“对不起,福格斯,我们把人跟丢了。”

“什么?!”福格斯火气一下就上来了,声音腾地高了八度,“我不是让你们把人盯好吗?”

“这事不怪温妮,确实是没办法。”川口所长接过话茬道,“因为那封邮件,现在全公岛的硅人类都上街游行了,敦促当局尽快抓住S先生,七区是游行活动的重灾区,现在已经乱成一团了,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的监控系统根本就是睁眼瞎。”

其实不用他们说,福格斯这时也已经看到了七区街上游行的队伍。

他飞快地操纵着磁浮车的中控台,磁浮车像拥有了自己的生命,灵活穿梭在人流之中,但随着他不断行进,速度还是越来越慢,最后几乎停滞。

因为大量的硅人类聚集在一起,几乎把街道堵塞。

他们排着长长的队列,手中高举着横幅,不断喊着抗议的口号,甚至不惜动用暴力,砸毁了街边的设施,疯狂谴责着当局在爆炸事件中的不作为。

“我明白了。”

福格斯长吐了一口气,灰色的二氧化硅粉末在眼前交织成一片蒙蒙的烟幕。

冷静了几秒钟之后,他强行删除了自己智脑中多余的感情数据,用毫无波澜的声音问道:“你说S先生的病毒完全放弃了网络传播途径,改由硅人类之间人传人的方式进行传染。这样的话,就需要大量硅人类聚集,人越多,传播效果越好,是不是这样?”

“对!足够多的硅人类,能够把病毒迅速带到公岛各处,而足够大的基数,又能让公岛官方无法在第一时间狠心将他们销毁,只要稍有犹豫,病毒的传播将不可避免……噢不!我的天哪!”

川口也猛地想明白了,惊叫道,“他这是打算孤注一掷,故意挑起游行示威,当作病毒传播的平台啊!要真发生了这种事,公岛官方肯定不会放过我的!必须阻止他!”

“真是个一箭双雕的好主意啊!”

福格斯用冰冷的语气说道,“这样一来,公岛的硅人类肯定全完蛋了,再不会构成什么威胁,而为了平息民愤,当局也肯定不会放过你们人类权利组织这些始作俑者的。既达成了自己的目的,又报复了你们对他的试验。他可真是好算计啊!”

“不行,绝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川口急得满头热汗,宛如热锅上的蚂蚁,几乎是在哀求福格斯了,“拜托!找到他!阻止他!”

“不用你说我也会做的!”

福格斯深吸一口气,大量氧气让他体内的氧化作用更为剧烈,大量的能量冲向智脑,让他的计算速度都提升了至少三分之一。

他在一瞬间模拟了上百种方案,然后才道:“告诉我,传播病毒有没有什么硬性要求,比如制高点之类的……”

“有!”

川口所长只是微微一思考,就点头道,“病毒传播除了需要硅人类个体作为范本之外,还需要一个大功率的信号基站,二者大概就相当于生物病毒的培养皿和散播器的作用……”

“大功率信号基站么……我明白了!”

福格斯道,“现在,你调动研究所的超算,辅助我把所有适宜进行病毒投放的基站位置全部标记出来,供我选择!”

“没问题!”

川口也知道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二话不说,也不管会造成多大损失了,直接下令停止研究所内的全部项目,所有算力全部供给福格斯。

在超算的协助下,福格斯只用了极短的时间,就获取了整个七区所有基站的详细资料。

他飞快地一一对比着每一座基站的资料,分析塞西尔可能选择或者不选择的概率,终于,他的目光最后定格在了一栋商场的楼顶!

“马上调取这家商场的监控资料!”他一边飞速换挡,一边下令道。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吗?”温妮在通讯中问道。

“照办!”

福格斯催促了一句,才道,“还记得我们之前从川口那里得到的信息吗?塞西尔的父母死于硅人类人权暴动,我查阅了户籍档案和当年的案件调查卷宗,发现事发地恰好在一处商场中!”

“难道就是这座商场?”

“不错!”

福格斯猛打方向盘,躲过街上密集的人群,惹来骂声一片,沉声道,“我想,如果塞西尔想要选一个向硅人类报仇雪恨的地方,没有比这里更好的了!”

而几乎就在同时,温妮也惊喜地大叫一声:“找到了!他果然在这里!”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