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6 10:08:55

“你给我滚,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了?是你那么认为的,凭什么说我?”

“你还狡辩,我今天打死你!”

“你敢打我?老娘和你拼了!”

两个人瞬间扭成一团,就像是狗咬狗一般,你拽我衣服,我扯你头发,滚在地上,衣服都满是泥垢。

廖文也挑了挑眉毛,没想到两个人打架能有这激烈画面。

林冰有些诧异的看着廖文,刚才替她解围的,是眼前这个男人?

可他之前的性格,可绝对不敢做这样的事情?

为什么他会这么做?难道就是因为担心自己?

林冰心中百感交集,不知道如何猜测,想来想去,还是没有开口。

“我们走吧。”

廖文转过头,有些客气的小声提醒。

林冰答应一声,转过身上了车。

两个人开车离开车库,奔着公司的方向走去。

“廖文,今天的事情谢谢你。”

林冰犹豫半天,还是开口淡淡致谢。

“不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只是当时…”

咔嗤!

车子刚刚经过小路口,前面突然窜出一辆面包车,将路口拦住,吓得林冰急忙踩了一脚刹车。

措手不及之下,廖文差点和中控台来个亲密接触。

咔嗤!

后面也传出一阵刹车声,一辆面包车又堵住了退路。

别说林冰,就连廖文都能看得出来,这是有预谋的行为!

面包车车门打开,从车上走下来几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子,一言不发,抬步奔着林冰的车子走过来。

四五个人将将这个小路口都笼罩的一片黑暗,林冰也伸手将手机拿出来。

廖文眉头紧锁,生怕对方伤害到林冰,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打开车门,从车上走下来。

看到有人下车,黑衣人也有些诧异,上下打量廖文几眼。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拦住我们的去路?”

“你又是谁?”

两方人你问我问,倒是谁也没有回答对方的话。

不过廖文已经看见,黑衣人的手放在后腰的位置。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当街行凶,对方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

廖文虽然没吃过猪肉,但是也见过猪跑,电影里面的桥段瞬间浮现心头。

“我叫廖文,你们要找谁?”

“廖文?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们找的就是你,兄弟们,干掉他!”

杀手们一边说,一边将手枪拿出来,对准了廖文方向。

还真的是枪!

如果不是廖文亲眼所见,他都不敢相信,这个时代真的有人敢当街拿枪!

幸好廖文有了传承,身体已经得到了重塑,即便不用他做什么,身体遇到危险都会自动反应。

一套作战方案已经出现在廖文脑海中,手中也出现了一根银针。

自从昨天给杜会长治疗之后,廖文就识趣的买了一套银针以备不时之需。

没想到刚买完,这银针不是为了救人的,而是为了杀人的!

来不及多想,廖文盯着杀手手枪的位置,手腕一动,已经窜了出去。

……

而此时,在地下车库内,宋科拍着身上的尘土大步走出来。

“他妈的,这是晦气,竟然被这个女人被骗了!”

“还别人给侮辱了,不报仇的话,我宋科以后怎么混!”

一边说,宋科一边将手机拿出来,找到一个号码拨打出去。

“喂,川哥,我是宋科,你带人过来,帮我报个仇!”

“少废话,过来你就知道了,快点来!”

挂断电话,宋科拿出手机,打开软件,不知道按了什么,上面竟然显示出林冰车所在的位置。

“我操,还没有走远?小子,这可是你自寻死路!”

“一会儿不弄死你,我就不姓宋!”

砰!

手枪发出一道沉闷的响声,子弹径直奔着廖文冲去。

车里面的林冰饶是监管了场面,也吓得忍不住捂住小嘴,手中电话打得更加焦急。

可是廖文身体像是蛇一般,竟然躲过了子弹,手中银针也脱手而出,正中杀手手腕。

“啊!”

杀手痛呼一声,手腕上一麻,再也没有力气拿住手枪,掉在了地上。

廖文三下五除二,直接跑到几个杀手面前,手掌一拍,便卸掉对方一条手臂。

几秒钟,一气呵成,廖文已经将几个杀手的四肢全部卸下来,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却无法起身。

廖文狠狠松了一口气,这才发觉自己后背已经满是大汗。

要不是有传承在,恐怕他现在已经去找阎王爷喝茶了!

阵阵后怕,廖文手指都微微颤抖,脑门也沁出汗珠来。

“廖文,你没事吧?”

林冰也从车上走下来,上下打量廖文,如冰的脸上也带着一抹担忧。

廖文摸了摸自己身体,确定没事,这才摇了摇头。

林冰紧咬下唇,也知道这件事情一定是因她而起,这里面,还有太多廖文不知道的秘密。

只是连她都没有想到,对方下手竟然如此狠辣,丧心病狂到让杀手过来袭击!

不过最让她诧异的,是廖文的身手,让她心中感叹不已,更加震惊不已。

自己随便找的一个男人,本来就是挡箭牌而已,却没有想到,竟然捡到宝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报警?”

廖文手足无措,有些尴尬的挠挠头。

“不需要,我秘书马上就到,她会安排好善后的工作,我们先走吧!”

林冰淡淡摇摇头,转身奔着车上走去。

“还想走?今天谁也走不了,有一个,算一个!”

突然,一道狞笑声从后面的路口传出来,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走过来。

为首的正是在刚才在地下车库的宋科,旁边还跟着一个彪形大汉。

这群人手里都拿着家伙事,一个个身子歪七扭八,走路都像是胯骨要断了一般,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林冰,刚才你们这么羞辱我,现在就想走?”

“我宋科今天不报这个仇,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那小子,胳膊给我卸下来一条,我就当做…”

宋科一边走,一边嚣张的大喊着,直到走到近前,话语才戛然而止。

不是他不想说,而是后面的话说不出来了。

眼前地上掉着几把枪,还有几个杀手躺在地上,四肢全部脱臼,哼哼唧唧的爬不起来。

旁边站着一个廖文!

第19章 羞辱

“你给我滚,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了?是你那么认为的,凭什么说我?”

“你还狡辩,我今天打死你!”

“你敢打我?老娘和你拼了!”

两个人瞬间扭成一团,就像是狗咬狗一般,你拽我衣服,我扯你头发,滚在地上,衣服都满是泥垢。

廖文也挑了挑眉毛,没想到两个人打架能有这激烈画面。

林冰有些诧异的看着廖文,刚才替她解围的,是眼前这个男人?

可他之前的性格,可绝对不敢做这样的事情?

为什么他会这么做?难道就是因为担心自己?

林冰心中百感交集,不知道如何猜测,想来想去,还是没有开口。

“我们走吧。”

廖文转过头,有些客气的小声提醒。

林冰答应一声,转过身上了车。

两个人开车离开车库,奔着公司的方向走去。

“廖文,今天的事情谢谢你。”

林冰犹豫半天,还是开口淡淡致谢。

“不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只是当时…”

咔嗤!

车子刚刚经过小路口,前面突然窜出一辆面包车,将路口拦住,吓得林冰急忙踩了一脚刹车。

措手不及之下,廖文差点和中控台来个亲密接触。

咔嗤!

后面也传出一阵刹车声,一辆面包车又堵住了退路。

别说林冰,就连廖文都能看得出来,这是有预谋的行为!

面包车车门打开,从车上走下来几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子,一言不发,抬步奔着林冰的车子走过来。

四五个人将将这个小路口都笼罩的一片黑暗,林冰也伸手将手机拿出来。

廖文眉头紧锁,生怕对方伤害到林冰,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打开车门,从车上走下来。

看到有人下车,黑衣人也有些诧异,上下打量廖文几眼。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拦住我们的去路?”

“你又是谁?”

两方人你问我问,倒是谁也没有回答对方的话。

不过廖文已经看见,黑衣人的手放在后腰的位置。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当街行凶,对方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

廖文虽然没吃过猪肉,但是也见过猪跑,电影里面的桥段瞬间浮现心头。

“我叫廖文,你们要找谁?”

“廖文?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们找的就是你,兄弟们,干掉他!”

杀手们一边说,一边将手枪拿出来,对准了廖文方向。

还真的是枪!

如果不是廖文亲眼所见,他都不敢相信,这个时代真的有人敢当街拿枪!

幸好廖文有了传承,身体已经得到了重塑,即便不用他做什么,身体遇到危险都会自动反应。

一套作战方案已经出现在廖文脑海中,手中也出现了一根银针。

自从昨天给杜会长治疗之后,廖文就识趣的买了一套银针以备不时之需。

没想到刚买完,这银针不是为了救人的,而是为了杀人的!

来不及多想,廖文盯着杀手手枪的位置,手腕一动,已经窜了出去。

……

而此时,在地下车库内,宋科拍着身上的尘土大步走出来。

“他妈的,这是晦气,竟然被这个女人被骗了!”

“还别人给侮辱了,不报仇的话,我宋科以后怎么混!”

一边说,宋科一边将手机拿出来,找到一个号码拨打出去。

“喂,川哥,我是宋科,你带人过来,帮我报个仇!”

“少废话,过来你就知道了,快点来!”

挂断电话,宋科拿出手机,打开软件,不知道按了什么,上面竟然显示出林冰车所在的位置。

“我操,还没有走远?小子,这可是你自寻死路!”

“一会儿不弄死你,我就不姓宋!”

砰!

手枪发出一道沉闷的响声,子弹径直奔着廖文冲去。

车里面的林冰饶是监管了场面,也吓得忍不住捂住小嘴,手中电话打得更加焦急。

可是廖文身体像是蛇一般,竟然躲过了子弹,手中银针也脱手而出,正中杀手手腕。

“啊!”

杀手痛呼一声,手腕上一麻,再也没有力气拿住手枪,掉在了地上。

廖文三下五除二,直接跑到几个杀手面前,手掌一拍,便卸掉对方一条手臂。

几秒钟,一气呵成,廖文已经将几个杀手的四肢全部卸下来,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却无法起身。

廖文狠狠松了一口气,这才发觉自己后背已经满是大汗。

要不是有传承在,恐怕他现在已经去找阎王爷喝茶了!

阵阵后怕,廖文手指都微微颤抖,脑门也沁出汗珠来。

“廖文,你没事吧?”

林冰也从车上走下来,上下打量廖文,如冰的脸上也带着一抹担忧。

廖文摸了摸自己身体,确定没事,这才摇了摇头。

林冰紧咬下唇,也知道这件事情一定是因她而起,这里面,还有太多廖文不知道的秘密。

只是连她都没有想到,对方下手竟然如此狠辣,丧心病狂到让杀手过来袭击!

不过最让她诧异的,是廖文的身手,让她心中感叹不已,更加震惊不已。

自己随便找的一个男人,本来就是挡箭牌而已,却没有想到,竟然捡到宝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报警?”

廖文手足无措,有些尴尬的挠挠头。

“不需要,我秘书马上就到,她会安排好善后的工作,我们先走吧!”

林冰淡淡摇摇头,转身奔着车上走去。

“还想走?今天谁也走不了,有一个,算一个!”

突然,一道狞笑声从后面的路口传出来,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走过来。

为首的正是在刚才在地下车库的宋科,旁边还跟着一个彪形大汉。

这群人手里都拿着家伙事,一个个身子歪七扭八,走路都像是胯骨要断了一般,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林冰,刚才你们这么羞辱我,现在就想走?”

“我宋科今天不报这个仇,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那小子,胳膊给我卸下来一条,我就当做…”

宋科一边走,一边嚣张的大喊着,直到走到近前,话语才戛然而止。

不是他不想说,而是后面的话说不出来了。

眼前地上掉着几把枪,还有几个杀手躺在地上,四肢全部脱臼,哼哼唧唧的爬不起来。

旁边站着一个廖文!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