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8 13:30:43

一大早,陆宁便被拉起来做造型,她打着哈欠看镜子里的自己,现在的她,还没有为救薄子瑜而毁容,五官漂亮精致,简直就像商店里待出售的瓷娃娃。

她长相酷似自己的母亲,也因此得到了秦老爷子的偏爱。

前世明明手里一把好牌,却被她自己打个稀碎。

化妆结束后,陆宁被拉着去换衣服,等从换衣间里出来,所有人眼里都充满了惊艳。

一身黑色的修身短裙,将她精致漂亮的锁骨露在外面,更是圈出细的足以盈盈一握的腰,未及膝的短裙下露出一双修长而又笔直的长腿。

说是人间尤物都不足为过。

陆宁看着全身镜里的自己,心里明白,这才是真正的自己。

前世她在刘琴的劝说下,总是选择那些不适合自己的服装跟妆容,外人眼里她仿佛小丑。

“小姐真是太好看了。”

陆宁唇角微勾,五官明媚了两分。

她走出房间,顺着楼梯下楼步入大厅,不少人的视线被吸引在她的身上。

“这是谁?秦家还有这么一位小姐吗?”

“不对啊,秦家不都是少爷吗?这是秦老大还是秦老二的未婚妻?”

众人纷纷议论着,其中有人看出陆宁眉眼间的熟悉,大声喊道,“是陆宁!”

陆宁?!

他们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楼梯上走下来的人,怎么可能是陆宁?

陆宁在他们眼里的形象向来都是奇装异服,这个精致如同公主一般的人,是陆宁?

陆婉站在人群背后,笑意僵在嘴边,手抓紧自己手里的酒杯,目光嫉恨的看着陆宁。

她怎么敢!怎么敢这么出现?

……

片刻后,陆婉走到陆宁身边,柔声道,“姐姐,你今天很漂亮。”

陆宁看向她,唇角笑意不减,夸道,“你也不差,你脖子上的这条项链,我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说这话的时候,陆宁眸底酝酿着一阵风暴。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是她妈妈的陪嫁,刘琴可真是好样的。

“确实挺好看的,是我妈刚给我买的。”陆婉笑着说道,这项链今晚可让她出尽风头,算得上是她的门面之一。

陆宁笑笑,并不接话。

很快,她的视线便被另外一处的人吸引过去。

面色苍白的少年站在别墅外面的树下,白色的衬衫被人吹得荡起,纤细的腰身若隐若现。

是薄霆。

陆宁唇角笑意微敛,抬步想要朝门外走去,却被陆婉拦在身前。

“让开!”陆宁皱眉看向陆婉。

陆宁鼓足了勇气看着陆宁,“姐姐,那是个跟我们完全不一样的人,他是薄家的私生子,听说生他的女人是在酒吧做那种生意的。”

闻言,陆宁脸色彻底冷了下来。

陆婉却像是毫无所觉一般,“从那种地方生出来的人,一定很脏,你不要去,爸爸知道会生气的。”

“你算什么?”陆宁说道。

“什么?”陆婉不解的看着陆宁,显然是没明白她的话。

陆宁掀眸冷冷的看向她,“他是私生子,你以为你自己是什么高贵的人吗?比我出生小半个月而已,你以为谁不知道你也是陆家的私生女。”

陆婉指甲深陷手心,勉强压下自己心里的暴戾,从她回到陆家,还没人敢这么直接的说她。

“我只是为你好。”

“不需要。”陆宁冷声道,“管好你自己,另外,别以为你自己好得到什么地方去。”

扔下这么一句话,她快步朝外面走去,深怕自己晚一步就会让少年离开。

薄霆目光暗淡的看着大厅,就在他以为永远都不可能见到自己心里那个人时,大厅的门被人从里面推开,光从里面透了出来。

陆宁气喘吁吁的跑到薄霆面前。

“你,是来找我的吗?”她眼神期盼的看着他问道。

薄霆看着面前精致的少女,耳根不由得发热,假装冷静的应了一声,“我是想要过来送你礼物的。”

礼物?

陆宁面上露出一抹茫然,什么礼物?

“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薄霆问道。

原来是今天。

陆宁才反应过来,秦舟如此大费周章的举办宴会,并不只是为了表明她的身份,更是为了她的生日。

前世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过过生日,也就没将这个日子记着。

81.原来

一大早,陆宁便被拉起来做造型,她打着哈欠看镜子里的自己,现在的她,还没有为救薄子瑜而毁容,五官漂亮精致,简直就像商店里待出售的瓷娃娃。

她长相酷似自己的母亲,也因此得到了秦老爷子的偏爱。

前世明明手里一把好牌,却被她自己打个稀碎。

化妆结束后,陆宁被拉着去换衣服,等从换衣间里出来,所有人眼里都充满了惊艳。

一身黑色的修身短裙,将她精致漂亮的锁骨露在外面,更是圈出细的足以盈盈一握的腰,未及膝的短裙下露出一双修长而又笔直的长腿。

说是人间尤物都不足为过。

陆宁看着全身镜里的自己,心里明白,这才是真正的自己。

前世她在刘琴的劝说下,总是选择那些不适合自己的服装跟妆容,外人眼里她仿佛小丑。

“小姐真是太好看了。”

陆宁唇角微勾,五官明媚了两分。

她走出房间,顺着楼梯下楼步入大厅,不少人的视线被吸引在她的身上。

“这是谁?秦家还有这么一位小姐吗?”

“不对啊,秦家不都是少爷吗?这是秦老大还是秦老二的未婚妻?”

众人纷纷议论着,其中有人看出陆宁眉眼间的熟悉,大声喊道,“是陆宁!”

陆宁?!

他们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楼梯上走下来的人,怎么可能是陆宁?

陆宁在他们眼里的形象向来都是奇装异服,这个精致如同公主一般的人,是陆宁?

陆婉站在人群背后,笑意僵在嘴边,手抓紧自己手里的酒杯,目光嫉恨的看着陆宁。

她怎么敢!怎么敢这么出现?

……

片刻后,陆婉走到陆宁身边,柔声道,“姐姐,你今天很漂亮。”

陆宁看向她,唇角笑意不减,夸道,“你也不差,你脖子上的这条项链,我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说这话的时候,陆宁眸底酝酿着一阵风暴。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是她妈妈的陪嫁,刘琴可真是好样的。

“确实挺好看的,是我妈刚给我买的。”陆婉笑着说道,这项链今晚可让她出尽风头,算得上是她的门面之一。

陆宁笑笑,并不接话。

很快,她的视线便被另外一处的人吸引过去。

面色苍白的少年站在别墅外面的树下,白色的衬衫被人吹得荡起,纤细的腰身若隐若现。

是薄霆。

陆宁唇角笑意微敛,抬步想要朝门外走去,却被陆婉拦在身前。

“让开!”陆宁皱眉看向陆婉。

陆宁鼓足了勇气看着陆宁,“姐姐,那是个跟我们完全不一样的人,他是薄家的私生子,听说生他的女人是在酒吧做那种生意的。”

闻言,陆宁脸色彻底冷了下来。

陆婉却像是毫无所觉一般,“从那种地方生出来的人,一定很脏,你不要去,爸爸知道会生气的。”

“你算什么?”陆宁说道。

“什么?”陆婉不解的看着陆宁,显然是没明白她的话。

陆宁掀眸冷冷的看向她,“他是私生子,你以为你自己是什么高贵的人吗?比我出生小半个月而已,你以为谁不知道你也是陆家的私生女。”

陆婉指甲深陷手心,勉强压下自己心里的暴戾,从她回到陆家,还没人敢这么直接的说她。

“我只是为你好。”

“不需要。”陆宁冷声道,“管好你自己,另外,别以为你自己好得到什么地方去。”

扔下这么一句话,她快步朝外面走去,深怕自己晚一步就会让少年离开。

薄霆目光暗淡的看着大厅,就在他以为永远都不可能见到自己心里那个人时,大厅的门被人从里面推开,光从里面透了出来。

陆宁气喘吁吁的跑到薄霆面前。

“你,是来找我的吗?”她眼神期盼的看着他问道。

薄霆看着面前精致的少女,耳根不由得发热,假装冷静的应了一声,“我是想要过来送你礼物的。”

礼物?

陆宁面上露出一抹茫然,什么礼物?

“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薄霆问道。

原来是今天。

陆宁才反应过来,秦舟如此大费周章的举办宴会,并不只是为了表明她的身份,更是为了她的生日。

前世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过过生日,也就没将这个日子记着。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