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6 12:26:00

我弯着腰在一旁干呕了半天,周围的景象逐渐又恢复了明亮。

不多时,我们又回到了刚才的那间房内,除了地上的脚印被什么

东西擦花了之外,其他一切都没有任何变化。

我将陈蓉拍醒,她一脸懵逼的站起来,十分不解的看着我说道:

“我们这是回来了?”

我点点头。

陈蓉喜极而泣,一叠声问我是怎么办到的。

其实我刚洒在地上额根本不是什么香灰,而是磷粉。

磷粉平时遇到氧气都会自燃,更何况是打火机。

看着自己死里逃生,陈蓉兴冲冲的就要往外走。

但就在此时,屋内的门柜突然间“咣当”一声被打开,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我忍不住走到衣柜的前面,将两扇门全部拉开。

眼前的景象让我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

这里面挂着整整八个穿着旗袍的男人!

他们无一例外的被挂在了衣架上,头垂着,从身体腐烂的程度来看,起码已经死了三个多月了。

陈蓉当场就扶着墙吐了出来。

我强忍着恶心,打量着这些男尸体。

八个人,有老有少,最老的那个估计都七八十了,像是高空跌落而死,白色的脑浆还凝固在外面。

八个男人全部被人套上了旗袍,看样子是死后穿戴上的,旗袍干干净净连一丝褶皱都没有。

这时,有一具男性尸体吸引了我的目光。

因此,他的手里紧紧攥着一个发亮的东西。

我走过去掰开了他的手,定睛一看,是一部手机。

此时手机的界面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那上面还在显示正在输入中,而对话的另一头,正是我!

此时,我已经意识到自己中了别人的圈套了。

且对方这么费尽力气将我骗了来,必定是不会让我轻易出去的....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此时我观察到的门确实出了些问题。

我记得很清楚,在我们刚刚进来的时候,门的把手是在我的右手方向。

那么当我在屋内时,面对着我的方向应该是左手边,但此时完完全全调转了方向,显得十分诡异。

所以到底是门内的世界是反的,还是门外的世界调了方向,现在不敢轻易去尝试破局。

既然如此,倒不如淡然处之,看对方能作出什么大妖。

但是陈蓉此刻却是坐不住了,她着急的在屋内团团转,见我没有下一步的打算,便急了。

“你还愣在这干嘛,快走啊。”

说着就准备拉开门出去。

见状,我一个健步上去将门死死抵住,声音带着些许愠怒,斥责她这一冲动行为。

“你干嘛!”陈蓉委屈巴巴的朝着我大声喊道:“这里都是死人,我们呆在这里干嘛,快点走啊!”

她越说越着急,最后直接不管不顾的要开门,甚至要和我大打出手。

我一边抵着门,一边抓住她不断在拧锁的手,将她连拉带拽的拖回了房间。

“放手!你这个疯子!”

她不断冲着我咆哮着,我充耳不闻,待她逐渐淡定后我才缓缓开口说道:

“骂够了?骂够了就听我说!”

陈蓉红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不发一言。

“你看看那衣柜里的旗袍,是不是和你烧掉的那一件一模一样?”

此时的她哪还有胆子过去看,只见她哆哆嗦嗦的蹲下身体,双手抱头蜷缩在一边,嘴里不住的喃喃自语道:

“我.....我不查了.....不查了,我们走吧!”

看着她这个样子,我气不打一处来。

凭什么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他么就必须得像个工具人一样被你来回使唤?

再说,到这一步了,是他妈你说不查,就能停止的吗!

想到此,我胸中不免怒火中烧,也不管蹲在地上的人如何无理哭闹,强行将她拖了过去。

“你今天不查也得查,没有退路了!别想逃跑!”

“啊—”

陈蓉的应激反应愈发的强烈,她捂住耳朵,疯了一样的摇着头,然后各种尖叫着。

“我不信,我要出去,你别想骗我,你这个臭屌丝给我滚开!”

说着她目光灼灼的瞪着我,之后一步两步的向后退去,直至门口。

我对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简直无语到了极点,冷冷的看着她,没有再去阻止。

“想走就走呗,你非要作死,我也不会拦着你。”

陈蓉冷笑了一声,竟然真的拧开门锁,转身就离开了.....

就在她开门的那一瞬,我借此机会清清楚楚的看到,叠在陈蓉手上的还有一双染着红指甲的白森森的一只手!

我刚想感慨一声这人怕是要废了,果然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门外就传来了陈蓉的惨叫声。

紧接着,大门被人“哐哐哐”使劲的砸着。

见此,我蹙眉,但却不得不准备去救这女人,就在这时,门却开了。

一阵黑雾冉冉升起,一个人踉踉跄跄的走了进来。

第36章没有退路了!

我弯着腰在一旁干呕了半天,周围的景象逐渐又恢复了明亮。

不多时,我们又回到了刚才的那间房内,除了地上的脚印被什么

东西擦花了之外,其他一切都没有任何变化。

我将陈蓉拍醒,她一脸懵逼的站起来,十分不解的看着我说道:

“我们这是回来了?”

我点点头。

陈蓉喜极而泣,一叠声问我是怎么办到的。

其实我刚洒在地上额根本不是什么香灰,而是磷粉。

磷粉平时遇到氧气都会自燃,更何况是打火机。

看着自己死里逃生,陈蓉兴冲冲的就要往外走。

但就在此时,屋内的门柜突然间“咣当”一声被打开,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我忍不住走到衣柜的前面,将两扇门全部拉开。

眼前的景象让我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

这里面挂着整整八个穿着旗袍的男人!

他们无一例外的被挂在了衣架上,头垂着,从身体腐烂的程度来看,起码已经死了三个多月了。

陈蓉当场就扶着墙吐了出来。

我强忍着恶心,打量着这些男尸体。

八个人,有老有少,最老的那个估计都七八十了,像是高空跌落而死,白色的脑浆还凝固在外面。

八个男人全部被人套上了旗袍,看样子是死后穿戴上的,旗袍干干净净连一丝褶皱都没有。

这时,有一具男性尸体吸引了我的目光。

因此,他的手里紧紧攥着一个发亮的东西。

我走过去掰开了他的手,定睛一看,是一部手机。

此时手机的界面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那上面还在显示正在输入中,而对话的另一头,正是我!

此时,我已经意识到自己中了别人的圈套了。

且对方这么费尽力气将我骗了来,必定是不会让我轻易出去的....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此时我观察到的门确实出了些问题。

我记得很清楚,在我们刚刚进来的时候,门的把手是在我的右手方向。

那么当我在屋内时,面对着我的方向应该是左手边,但此时完完全全调转了方向,显得十分诡异。

所以到底是门内的世界是反的,还是门外的世界调了方向,现在不敢轻易去尝试破局。

既然如此,倒不如淡然处之,看对方能作出什么大妖。

但是陈蓉此刻却是坐不住了,她着急的在屋内团团转,见我没有下一步的打算,便急了。

“你还愣在这干嘛,快走啊。”

说着就准备拉开门出去。

见状,我一个健步上去将门死死抵住,声音带着些许愠怒,斥责她这一冲动行为。

“你干嘛!”陈蓉委屈巴巴的朝着我大声喊道:“这里都是死人,我们呆在这里干嘛,快点走啊!”

她越说越着急,最后直接不管不顾的要开门,甚至要和我大打出手。

我一边抵着门,一边抓住她不断在拧锁的手,将她连拉带拽的拖回了房间。

“放手!你这个疯子!”

她不断冲着我咆哮着,我充耳不闻,待她逐渐淡定后我才缓缓开口说道:

“骂够了?骂够了就听我说!”

陈蓉红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不发一言。

“你看看那衣柜里的旗袍,是不是和你烧掉的那一件一模一样?”

此时的她哪还有胆子过去看,只见她哆哆嗦嗦的蹲下身体,双手抱头蜷缩在一边,嘴里不住的喃喃自语道:

“我.....我不查了.....不查了,我们走吧!”

看着她这个样子,我气不打一处来。

凭什么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他么就必须得像个工具人一样被你来回使唤?

再说,到这一步了,是他妈你说不查,就能停止的吗!

想到此,我胸中不免怒火中烧,也不管蹲在地上的人如何无理哭闹,强行将她拖了过去。

“你今天不查也得查,没有退路了!别想逃跑!”

“啊—”

陈蓉的应激反应愈发的强烈,她捂住耳朵,疯了一样的摇着头,然后各种尖叫着。

“我不信,我要出去,你别想骗我,你这个臭屌丝给我滚开!”

说着她目光灼灼的瞪着我,之后一步两步的向后退去,直至门口。

我对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简直无语到了极点,冷冷的看着她,没有再去阻止。

“想走就走呗,你非要作死,我也不会拦着你。”

陈蓉冷笑了一声,竟然真的拧开门锁,转身就离开了.....

就在她开门的那一瞬,我借此机会清清楚楚的看到,叠在陈蓉手上的还有一双染着红指甲的白森森的一只手!

我刚想感慨一声这人怕是要废了,果然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门外就传来了陈蓉的惨叫声。

紧接着,大门被人“哐哐哐”使劲的砸着。

见此,我蹙眉,但却不得不准备去救这女人,就在这时,门却开了。

一阵黑雾冉冉升起,一个人踉踉跄跄的走了进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