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3 11:24:59

夏初雪躺在病床上,依旧在颤抖,三天三夜的疼痛已经把她折磨得不知道自己是活着还是死去了。

闭上眼睛,大概一切都要结束了。

或许就这么死去也不是一件坏事,就让她的死亡来结束这一切吧。

结束她对盛齐唐的爱,让她解脱。

结束盛齐唐对她的恨,让他也解脱。

夏初雪在想,或许真的,她死了,一切也就都解脱了。

夏初雪不知道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她只知道,自己醒了又睡,睡了又醒。

疼痛依旧伴随着她,但是她已经分不清是哪里痛了。

朦胧之中她好像看见了盛齐唐,但是想努力睁开眼睛看清楚是不是他的时候,她也没有力气了。

感觉有针在狠狠的扎自己,又感觉有什么在撕扯着自己的身体。

她好像听到了一声啼哭,随即又很快昏睡了过去。

夏初雪昏迷期间,凌海和盛齐唐打了一架,就在凌海准备给自己父亲打电话让父亲不管怎么样都要想办法给夏初雪剖腹产的时候,盛齐唐出现在了医院。

看着盛齐唐冷漠的从护士手里拿过手术同意书,签完字就准备离开。

凌海想到这几天夏初雪在产房里经历的一切,又想到电话里盛齐唐那冷漠的反应和那句挑衅的女声,替夏初雪感到如此的不值。

于是凌海和盛齐唐在产房外打了起来。

两个俊美的男人在产房外打架,无疑引起了一阵哗然,其中还有一个是他们医院的凌主任,更是院长的太子爷,一时间人民医院的八卦在医生护士里传了开来。

“是个女婴,夏初雪的家属呢?”护士的一句话结束了两人的厮打。

盛齐唐在原地愣了一下,凌海一拳打到了他的脸上,一时间,盛齐唐觉得清醒了许多。

再次愣了一下,护士把孩子抱了出来,盛齐唐下意识的上前接过孩子,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就这样当了父亲。

夏初雪完全清醒过来已经是生完孩子的五天后了。

期间她依旧只记得自己醒了又睡,睡了又醒,完全清醒过来的一瞬间,她没想到自己见到的人,竟然是盛齐唐。

原来自己还活着。

可是,为什么还要让自己活着?

下意识闭上眼睛,努力回想自己生孩子的这几天,发生的一切。

算了,不想了,没什么好回忆的。

“孩子呢?”夏初雪现在只关心这个。

窗边的人没有反应。

算了,没反应就没反应吧,反正自己在他心中也只是一个杀人凶手而已。

夏初雪翻了个身,背对着盛齐唐。

然而这个动作在盛齐唐眼里却变成了不想理他,他走到床边,冷笑着道:“你以为生个孩子就能弥补你杀人凶手的事实吗?夏初雪,你不要太天真了。”

“齐唐,我不是杀人凶手,这是我说的最后一遍,我不想再解释了。”夏初雪再次别过头,闭上眼睛不再看他。

反正也决定一刀两断了,再多说都显得多余。

她刚醒来,十分疲惫,唯一撑着她的念头就是想看看孩子。

可她的举动却触怒了盛齐唐。

不想再解释?什么时候轮到她反客为主了?

盛齐唐一把拉过夏初雪,让她面对着自己。

“不想解释?呵呵,夏初雪,你是没得解释吧,你这个杀人凶手。”盛齐唐恶狠狠的说道。

夏初雪将盛齐唐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放下,他弄疼她了,剖腹产的伤口还没有复原,她手上还打着吊针。

她在反抗他?她在拒绝他?她有什么资格?

盛齐唐变得更加火冒三丈,他扯着夏初雪的手腕,强迫她看着他。

夏初雪手上的针头被扯歪了,血逆流到了针管中,手上传来钻心的疼,想收回手撑着床让自己坐起来,腹部却传来一阵疼痛。

“痛。”夏初雪痛出了声,因为过度疼痛,语气里都带着哭腔。

“你也知道痛?呵呵,你看到雨晴最后的样子了吗?你有什么资格说痛,雨晴死之前有该有多痛你知道吗?你要是早点告诉我雨晴走了,我一定会找她,我早点去找她,她就不会死……”

盛齐唐又开始重复那一番话,越来越深的误解让夏初雪已经无心再听,反正她怎么说他也不会相信他。

夏初雪努力起身,让自己能够够得着护士站的铃声,盛齐唐却将她重重的摔在了床上。

疼得几乎要窒息,夏初雪感觉到身下有血液在流出,她才剖腹产没几天啊,盛齐唐是有多恨她,才能在这个时候都能下得了这么重的手。

“你在干什么?”这个时候,凌海出现了。

凌海上前,一把将盛齐唐从夏初雪身边推开,“你还她伤得不够深么?你个混蛋!”

凌海将夏初雪扶到病床上,呼叫了护士站的护士来给她处理手上和身下的伤口。

“孩子你就别想见了,呵呵,我也不想让孩子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个杀人犯,夏初雪,你不配!”盛齐唐冷哼一声。

已经当着自己的面和别的男人拉拉扯扯了?呵……怪不得她不再解释,原来已经找好了下家。

“好。”夏初雪出乎意料的回答地很冷静。

冷静到盛齐唐在一瞬间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她。

“你说我是杀人犯,那么我还你一条命,齐唐,以后,我们互不相欠,永不相见。”夏初雪面无表情的说道。

空气瞬间安静,盛齐唐的脸色越来越黑,他以为她会挣扎,会拒绝,会乞求他的原谅从而来换取见孩子的机会。

可是她说永不相见,连孩子也不见。

呵呵,果然是杀人犯,心狠到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

可是,她杀了他最爱的女人,怎么可能互不相欠呢?

他要折磨她一辈子,他们才能互不相欠!

护士和医生赶到病房,给夏初雪清理好了手上的伤口。

大夫检查了剖腹产的伤口,下身是恶露,还好,只是伤口有裂开,需要缝合。

“请闲杂人等先出去,我们要重新清理病人的手术伤口。”医生看也不看在场的人,直接吩咐护士开始赶人。

盛齐唐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凌海,只得出了病房。

第3章 我不是杀人凶手

夏初雪躺在病床上,依旧在颤抖,三天三夜的疼痛已经把她折磨得不知道自己是活着还是死去了。

闭上眼睛,大概一切都要结束了。

或许就这么死去也不是一件坏事,就让她的死亡来结束这一切吧。

结束她对盛齐唐的爱,让她解脱。

结束盛齐唐对她的恨,让他也解脱。

夏初雪在想,或许真的,她死了,一切也就都解脱了。

夏初雪不知道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她只知道,自己醒了又睡,睡了又醒。

疼痛依旧伴随着她,但是她已经分不清是哪里痛了。

朦胧之中她好像看见了盛齐唐,但是想努力睁开眼睛看清楚是不是他的时候,她也没有力气了。

感觉有针在狠狠的扎自己,又感觉有什么在撕扯着自己的身体。

她好像听到了一声啼哭,随即又很快昏睡了过去。

夏初雪昏迷期间,凌海和盛齐唐打了一架,就在凌海准备给自己父亲打电话让父亲不管怎么样都要想办法给夏初雪剖腹产的时候,盛齐唐出现在了医院。

看着盛齐唐冷漠的从护士手里拿过手术同意书,签完字就准备离开。

凌海想到这几天夏初雪在产房里经历的一切,又想到电话里盛齐唐那冷漠的反应和那句挑衅的女声,替夏初雪感到如此的不值。

于是凌海和盛齐唐在产房外打了起来。

两个俊美的男人在产房外打架,无疑引起了一阵哗然,其中还有一个是他们医院的凌主任,更是院长的太子爷,一时间人民医院的八卦在医生护士里传了开来。

“是个女婴,夏初雪的家属呢?”护士的一句话结束了两人的厮打。

盛齐唐在原地愣了一下,凌海一拳打到了他的脸上,一时间,盛齐唐觉得清醒了许多。

再次愣了一下,护士把孩子抱了出来,盛齐唐下意识的上前接过孩子,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就这样当了父亲。

夏初雪完全清醒过来已经是生完孩子的五天后了。

期间她依旧只记得自己醒了又睡,睡了又醒,完全清醒过来的一瞬间,她没想到自己见到的人,竟然是盛齐唐。

原来自己还活着。

可是,为什么还要让自己活着?

下意识闭上眼睛,努力回想自己生孩子的这几天,发生的一切。

算了,不想了,没什么好回忆的。

“孩子呢?”夏初雪现在只关心这个。

窗边的人没有反应。

算了,没反应就没反应吧,反正自己在他心中也只是一个杀人凶手而已。

夏初雪翻了个身,背对着盛齐唐。

然而这个动作在盛齐唐眼里却变成了不想理他,他走到床边,冷笑着道:“你以为生个孩子就能弥补你杀人凶手的事实吗?夏初雪,你不要太天真了。”

“齐唐,我不是杀人凶手,这是我说的最后一遍,我不想再解释了。”夏初雪再次别过头,闭上眼睛不再看他。

反正也决定一刀两断了,再多说都显得多余。

她刚醒来,十分疲惫,唯一撑着她的念头就是想看看孩子。

可她的举动却触怒了盛齐唐。

不想再解释?什么时候轮到她反客为主了?

盛齐唐一把拉过夏初雪,让她面对着自己。

“不想解释?呵呵,夏初雪,你是没得解释吧,你这个杀人凶手。”盛齐唐恶狠狠的说道。

夏初雪将盛齐唐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放下,他弄疼她了,剖腹产的伤口还没有复原,她手上还打着吊针。

她在反抗他?她在拒绝他?她有什么资格?

盛齐唐变得更加火冒三丈,他扯着夏初雪的手腕,强迫她看着他。

夏初雪手上的针头被扯歪了,血逆流到了针管中,手上传来钻心的疼,想收回手撑着床让自己坐起来,腹部却传来一阵疼痛。

“痛。”夏初雪痛出了声,因为过度疼痛,语气里都带着哭腔。

“你也知道痛?呵呵,你看到雨晴最后的样子了吗?你有什么资格说痛,雨晴死之前有该有多痛你知道吗?你要是早点告诉我雨晴走了,我一定会找她,我早点去找她,她就不会死……”

盛齐唐又开始重复那一番话,越来越深的误解让夏初雪已经无心再听,反正她怎么说他也不会相信他。

夏初雪努力起身,让自己能够够得着护士站的铃声,盛齐唐却将她重重的摔在了床上。

疼得几乎要窒息,夏初雪感觉到身下有血液在流出,她才剖腹产没几天啊,盛齐唐是有多恨她,才能在这个时候都能下得了这么重的手。

“你在干什么?”这个时候,凌海出现了。

凌海上前,一把将盛齐唐从夏初雪身边推开,“你还她伤得不够深么?你个混蛋!”

凌海将夏初雪扶到病床上,呼叫了护士站的护士来给她处理手上和身下的伤口。

“孩子你就别想见了,呵呵,我也不想让孩子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个杀人犯,夏初雪,你不配!”盛齐唐冷哼一声。

已经当着自己的面和别的男人拉拉扯扯了?呵……怪不得她不再解释,原来已经找好了下家。

“好。”夏初雪出乎意料的回答地很冷静。

冷静到盛齐唐在一瞬间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她。

“你说我是杀人犯,那么我还你一条命,齐唐,以后,我们互不相欠,永不相见。”夏初雪面无表情的说道。

空气瞬间安静,盛齐唐的脸色越来越黑,他以为她会挣扎,会拒绝,会乞求他的原谅从而来换取见孩子的机会。

可是她说永不相见,连孩子也不见。

呵呵,果然是杀人犯,心狠到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

可是,她杀了他最爱的女人,怎么可能互不相欠呢?

他要折磨她一辈子,他们才能互不相欠!

护士和医生赶到病房,给夏初雪清理好了手上的伤口。

大夫检查了剖腹产的伤口,下身是恶露,还好,只是伤口有裂开,需要缝合。

“请闲杂人等先出去,我们要重新清理病人的手术伤口。”医生看也不看在场的人,直接吩咐护士开始赶人。

盛齐唐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凌海,只得出了病房。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