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6 10:41:42

“不是了,盛齐唐,我们早就不是夫妻了!”夏初雪摇着头挣扎道。

“离婚协议我还没签呢,在法律上,我们做点夫妻之实的事情,岂不是合乎情理?”

夏初雪越是挣扎,盛齐唐越是愤怒,她全然不顾他的感受离开了这么多年。

孩子是吗?已经生了一个,不在乎再多一个吧?

反正她也是杀人凶手,反正她也是个狠心的人。

五年没见自己的女儿,盛齐唐想到这里越发的气愤。

再次进入的时候,夏初雪直觉得疼。

她突然意识到了,这么多年过去了,盛齐唐依旧恨她。

没有丝毫怜惜的房事,完事后,夏初雪只得空洞的躺在床上。

衣服已经被脱光,尽管是寒冬,可夏初雪丝毫感觉不到冷。

身体上的寒冷怎么比得上心里的寒冷。

完事起身,盛齐唐离开了她的身体。

在这事上,他跟多年前的感觉一样,没有变过。

可……她再也没有了当初的感觉。

当年她爱他,尽管他把自己当成了姐姐,可是他是温柔的,所以她配合,乖巧,温柔,懂事。

而现在,他霸道无情,她无关紧要。

仿佛只是一个仪式,他想要占有她的仪式。

只是看着她白皙的肌肤暴露在外,微微颤抖,似乎在抽泣。

眼角有滴泪无声的落下,夏初雪不敢睁开眼睛,害怕被盛齐唐看见自己的眼泪。

她也会哭吗?

他以为,不管是曾经的离开,还是刚刚她说她要走,不管怎样,她都是不会难过的。

盛齐唐转身去浴室洗澡,却下意识的走到暖气开关旁将暖气的温度调到最高。

听到浴室的水声,夏初雪才缓缓睁开眼睛,穿好衣服,提前溜走。

给夏慕齐和鹿喜打了电话以后,在盛世大厦楼下,找到了他们两个。

“妈咪,你怎么脸红红的?咦?脖子上也红红的。”小鹿喜的观察力极强,夏初雪的情绪自然是逃不过她的眼睛。

夏初雪摸了摸脖子,刚刚盛齐唐狠狠地咬了她几下,想必是留下了印记。

“嘴巴也肿肿的哦。”小鹿喜再次人小鬼大的说道。

“……”夏初雪觉得,面对自己这个人精女儿,她还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的好。

一行人离开了盛世大厦,临走前夏慕齐回头望了一下大楼,唉,好可惜,虽然见到了偶像,但是还有关于黑客方面的问题,他都没有来得及跟他请教。

算了,妈妈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盛氏大厦,21楼。

盛齐唐洗完澡出来,发现夏初雪已经不在了。

刚刚他没有做任何措施,只是……

万一夏初雪再怀孕怎么办?

刚刚的画面还在盛齐唐脑海里,盛齐唐捏了捏拳头,一拳打在墙壁上。

换好衣服,杨明带来了新的消息。

“盛总,SQT那边说,最近沈城出现了一个黑客高手,接了不少单子,所有单子的酬劳汇款都显示收款地在沈城,但是对方技术过硬,不管怎么样都查不到收款人的姓名。”

盛齐唐皱着眉头听着,前两天“如梦”遭遇到的黑客袭击,他查了半天,最后只差一秒就能查出对方的地址和域名了,可是却被对方发现了。

但是还是定位到了大概位置,就是沈城。

所以他立马派了查了最近沈城有没有新兴的黑客组织或者黑客猎人。

“查出黑客代号了吗?”

“是MQ。”杨明说道。

MQ?这个名字盛齐唐并不陌生。

他跟MQ交手过几次,因为盛大那边之前的游戏插件被公司的间谍卖给了竞争对手,自己用病毒入侵了竞争对手的公司。

可是对方也不是个善茬,显然早有准备。

后来盛齐唐才查出,那段时间对方公司在STEAL组织下了单,聘请当时的黑客猎人守住公司的内部系统服务器,赏金高达千万。

于是当时就有一个黑客高手接了这个单,跟盛齐唐交手。

盛齐唐尽管知道当时那个黑客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在有的代码程序中,有些方面,盛齐唐发现,其实自己并不是他的对手。

对方胜在有创新,而盛齐唐也是查了好久才查出来接这个单子的人。

他在黑客猎人圈内的代号,叫MQ。

“尽全力查到这个MQ本人,我要见他。”盛齐唐说道。

“好的,还有一件事……”杨明迟疑了一下。

“说。”

“有人给您寄了一份文件,您的文件一向都是我先看一遍然后重要的再给您的,但是这一份……”杨明再次又遇到。

“你以前说话可不是这么吞吞吐吐的。”

杨明察觉出了盛齐唐今天的心情不太好,可能是因为今天来找他的那几个人吧。

盛齐唐结果文件,打开一看,是一份来自医门的信函和鉴定书。

亲子鉴定书。

他和盛鹿喜的。

鉴定书显示,盛鹿喜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杨明感觉到空气瞬间凝固。

他刚刚拿到文件的时候就已经看见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跟盛齐唐解释。

于是他直接把文件给了盛齐唐。

这种事情不可能瞒着的。

只是,这件事情惊动了医门,还要用医门的名义给他发信函。

说明,这件事情不止盛齐唐一个人在意!

电话响了。

“礼物,还满意吗?”电话那头是一个男声。

“你是谁?”盛齐唐直接开口问道。

“盛齐唐,盛家待了三十年,是不是把你呆傻了?认为盛家只是你一个人的了?”电话那边的盛天恩语气突然凛冽起来。

盛天恩,盛齐唐母亲唐晚清陪嫁丫头苏晴和父亲的私生女,在盛齐唐五岁的时候出生了。

盛天恩五岁那年,苏晴想要转正,设计害死了盛齐唐的母亲。

那一年,十岁的盛齐唐将苏晴抓到母亲墓前以死谢罪,盛天恩也被盛齐唐的父亲逐出家门送往国外,从此不允许再踏进盛家半步。

没想到十五年后,盛天恩回来了,还跟医门有了牵扯。

沈城的医生世家只有凌家人,便是凌海一家,想要打听医门之事,得从凌家下手。

而盛家一直将势力分布在商业版图上,想要对付盛天恩。

“盛总,您忘了,夫人从前可是医学高材生。”

杨明提醒道。

第12章 鹿喜不是他亲生的

“不是了,盛齐唐,我们早就不是夫妻了!”夏初雪摇着头挣扎道。

“离婚协议我还没签呢,在法律上,我们做点夫妻之实的事情,岂不是合乎情理?”

夏初雪越是挣扎,盛齐唐越是愤怒,她全然不顾他的感受离开了这么多年。

孩子是吗?已经生了一个,不在乎再多一个吧?

反正她也是杀人凶手,反正她也是个狠心的人。

五年没见自己的女儿,盛齐唐想到这里越发的气愤。

再次进入的时候,夏初雪直觉得疼。

她突然意识到了,这么多年过去了,盛齐唐依旧恨她。

没有丝毫怜惜的房事,完事后,夏初雪只得空洞的躺在床上。

衣服已经被脱光,尽管是寒冬,可夏初雪丝毫感觉不到冷。

身体上的寒冷怎么比得上心里的寒冷。

完事起身,盛齐唐离开了她的身体。

在这事上,他跟多年前的感觉一样,没有变过。

可……她再也没有了当初的感觉。

当年她爱他,尽管他把自己当成了姐姐,可是他是温柔的,所以她配合,乖巧,温柔,懂事。

而现在,他霸道无情,她无关紧要。

仿佛只是一个仪式,他想要占有她的仪式。

只是看着她白皙的肌肤暴露在外,微微颤抖,似乎在抽泣。

眼角有滴泪无声的落下,夏初雪不敢睁开眼睛,害怕被盛齐唐看见自己的眼泪。

她也会哭吗?

他以为,不管是曾经的离开,还是刚刚她说她要走,不管怎样,她都是不会难过的。

盛齐唐转身去浴室洗澡,却下意识的走到暖气开关旁将暖气的温度调到最高。

听到浴室的水声,夏初雪才缓缓睁开眼睛,穿好衣服,提前溜走。

给夏慕齐和鹿喜打了电话以后,在盛世大厦楼下,找到了他们两个。

“妈咪,你怎么脸红红的?咦?脖子上也红红的。”小鹿喜的观察力极强,夏初雪的情绪自然是逃不过她的眼睛。

夏初雪摸了摸脖子,刚刚盛齐唐狠狠地咬了她几下,想必是留下了印记。

“嘴巴也肿肿的哦。”小鹿喜再次人小鬼大的说道。

“……”夏初雪觉得,面对自己这个人精女儿,她还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的好。

一行人离开了盛世大厦,临走前夏慕齐回头望了一下大楼,唉,好可惜,虽然见到了偶像,但是还有关于黑客方面的问题,他都没有来得及跟他请教。

算了,妈妈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盛氏大厦,21楼。

盛齐唐洗完澡出来,发现夏初雪已经不在了。

刚刚他没有做任何措施,只是……

万一夏初雪再怀孕怎么办?

刚刚的画面还在盛齐唐脑海里,盛齐唐捏了捏拳头,一拳打在墙壁上。

换好衣服,杨明带来了新的消息。

“盛总,SQT那边说,最近沈城出现了一个黑客高手,接了不少单子,所有单子的酬劳汇款都显示收款地在沈城,但是对方技术过硬,不管怎么样都查不到收款人的姓名。”

盛齐唐皱着眉头听着,前两天“如梦”遭遇到的黑客袭击,他查了半天,最后只差一秒就能查出对方的地址和域名了,可是却被对方发现了。

但是还是定位到了大概位置,就是沈城。

所以他立马派了查了最近沈城有没有新兴的黑客组织或者黑客猎人。

“查出黑客代号了吗?”

“是MQ。”杨明说道。

MQ?这个名字盛齐唐并不陌生。

他跟MQ交手过几次,因为盛大那边之前的游戏插件被公司的间谍卖给了竞争对手,自己用病毒入侵了竞争对手的公司。

可是对方也不是个善茬,显然早有准备。

后来盛齐唐才查出,那段时间对方公司在STEAL组织下了单,聘请当时的黑客猎人守住公司的内部系统服务器,赏金高达千万。

于是当时就有一个黑客高手接了这个单,跟盛齐唐交手。

盛齐唐尽管知道当时那个黑客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在有的代码程序中,有些方面,盛齐唐发现,其实自己并不是他的对手。

对方胜在有创新,而盛齐唐也是查了好久才查出来接这个单子的人。

他在黑客猎人圈内的代号,叫MQ。

“尽全力查到这个MQ本人,我要见他。”盛齐唐说道。

“好的,还有一件事……”杨明迟疑了一下。

“说。”

“有人给您寄了一份文件,您的文件一向都是我先看一遍然后重要的再给您的,但是这一份……”杨明再次又遇到。

“你以前说话可不是这么吞吞吐吐的。”

杨明察觉出了盛齐唐今天的心情不太好,可能是因为今天来找他的那几个人吧。

盛齐唐结果文件,打开一看,是一份来自医门的信函和鉴定书。

亲子鉴定书。

他和盛鹿喜的。

鉴定书显示,盛鹿喜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杨明感觉到空气瞬间凝固。

他刚刚拿到文件的时候就已经看见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跟盛齐唐解释。

于是他直接把文件给了盛齐唐。

这种事情不可能瞒着的。

只是,这件事情惊动了医门,还要用医门的名义给他发信函。

说明,这件事情不止盛齐唐一个人在意!

电话响了。

“礼物,还满意吗?”电话那头是一个男声。

“你是谁?”盛齐唐直接开口问道。

“盛齐唐,盛家待了三十年,是不是把你呆傻了?认为盛家只是你一个人的了?”电话那边的盛天恩语气突然凛冽起来。

盛天恩,盛齐唐母亲唐晚清陪嫁丫头苏晴和父亲的私生女,在盛齐唐五岁的时候出生了。

盛天恩五岁那年,苏晴想要转正,设计害死了盛齐唐的母亲。

那一年,十岁的盛齐唐将苏晴抓到母亲墓前以死谢罪,盛天恩也被盛齐唐的父亲逐出家门送往国外,从此不允许再踏进盛家半步。

没想到十五年后,盛天恩回来了,还跟医门有了牵扯。

沈城的医生世家只有凌家人,便是凌海一家,想要打听医门之事,得从凌家下手。

而盛家一直将势力分布在商业版图上,想要对付盛天恩。

“盛总,您忘了,夫人从前可是医学高材生。”

杨明提醒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