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01 14:45:30

夏初雪站在盛氏大厦楼下,深呼吸了一口气。

她和宋祁廷还有盛齐唐约好了,一起去盛齐唐办公室谈事情。

鹿喜也在,就是谈关于鹿喜的事情。

当然还有一件事情,就是,鹿喜的拜师仪式。

鹿喜要正式成为宋祁廷的弟子了。

夏初雪询问了鹿喜自己的意见,也问了盛齐唐的意见。

夏初雪将手上的一张资料捏的很紧,不直达,盛齐唐,会不会相信她。

深呼吸一口气,夏初雪走进了盛齐唐的办公室。

钟初原在给小鹿喜讲数学题,一边的宋祁廷在和盛齐唐一直布置风水。

“我这个办公室,迟早要成为你做法事的道场。”盛齐唐一脸不满的说道。

“嗨,别人多想我去给他们办公室开开光呢,你倒如此不知好歹,再说,哥几个只有你的办公室辉煌大气一点,还不是为了给你女儿一个面子,怎么也得用下你的办公室才行啊。”

宋祁廷倒是丝毫不客气,叫杨明请了几个保安,该搬走的东西就搬走,该挪的东西也挪开了。

夏初雪从电梯里出来就看见几个人在各忙各的。

“你老婆来了。”宋祁廷指了指站在门口的夏初雪。

一声老婆,夏初雪立马红了耳根,在她的世界里,从来不敢奢求盛齐唐把她当做老婆来看。

因为盛太太的位置,其实是姐姐的,尽管到现在,她和盛齐唐有了孩子,那天在办公室又……

可是夏初雪依旧不敢奢望……盛齐唐会真的爱她。

他只是把自己当成失去了姐姐而发泄的替代品而已。

可是盛齐唐并没有反对宋祁廷的话,而是站在那里看着她。

夏初雪有点紧张,今天早上,凌清扬将盛齐唐和小鹿喜的亲子鉴定书拿到了她的办公室。

这事多亏了凌清扬,他用自己在医门的权限冻结了医门的人在盛齐唐和盛鹿喜的亲子鉴定这个程序,然后做出了一份正确的亲子鉴定。

如盛齐唐相信的那样,盛鹿喜,确实是他的亲生女儿。

而至于为什么医门的人将系统把盛鹿喜和凌海的DNA程序修改了,或许又是另一件事情了。

夏初雪鼓起勇气,走到盛齐唐旁边,将手里的那份报告,放在了盛齐唐的桌子上。

尽管盛齐唐很在意,但是还是假装不在意的拿起了那份报告。

尽管他心里一直相信鹿喜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尽管之前去夏初雪的办公室是为了故意上演那处自己不想相信夏初雪的戏给那些“暗处”的人看的。

但是当真相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盛齐唐还是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心。

“那个……我没想让你相信,但是我还是想说……”夏初雪顿了顿,“我从小到大只喜欢过你一个人,不管你相不相信,我跟凌海什么都没有,鹿喜是你的亲生女儿。”

“……”

在场的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钟初原停下了给小鹿喜讲题的动作。

小鹿喜也睁着眼睛眨巴眨巴着看着夏初雪不再找钟初原的茬。

宋祁廷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刚刚路过搬走宋祁廷两盆盆栽的工人见办公室的人都没动,他们抬着盆栽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此时此刻的夏初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脸哄到了耳根。

“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奔放的时刻?”宋祁廷笑了。

“妈咪!”小鹿喜放下手中的笔,从高脚凳上跳了下来,差点摔了个趔趄。

“小心点!”夏初雪张开了手,小鹿喜立马飞奔到了夏初雪身边。

盛齐唐也被夏初雪的这番话惊到了。

这大概是她第一次……如此直白的跟他说。

她喜欢他。

并且,她说,她从小到大只喜欢过他一个人。

盛齐唐突然觉得心情变好了。

看钟初原越看越顺眼,小鹿喜越来越好看了。

就连宋祁廷把他的办公室弄得面目全非了都不在意了。

“杨明,给今天办公室搬东西的人每人发500奖金。”盛齐唐扶了扶额,笑着说道。

“谢谢盛总,谢谢盛总。”工人们搬起东西来似乎丝毫不费劲了。

要知道,尽管盛氏开的工资跟其他小公司比已经很客观了,但是500块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了。

谁会先钱少呢?

尤其是今天这种,本来只是顺道工作的时候,却凭空多出来500块。

“谢谢盛太太。”几个工人也是看脸色行事的人,办公室只有这么一个女的,并且还站在盛总的旁边。

刚刚她说的那番话,大家都听到了,并且看情况,都知道这个女人大概就是传言中很久以前离家出走的老板娘吧。

那么那个孩子……

一定是盛总的孩子了。

一切似乎都水落石出了,几个工人忙完了手中的活,都自觉的叫了声盛太太。

“啊啊啊。不是不是,你们叫错了。我不是盛太太。”夏初雪被吓到一边使劲摇着手,一边否认道。

可是盛齐唐并没有否认,而是任由手下的人说。

“妈咪。爹地!你们这是和好了吗?”

盛齐唐并没有回应夏初雪,这让夏初雪一时间不知道该是沮丧还是怎么样,但是小鹿喜似乎看穿了一切,直接说道。

“鹿喜。”夏初雪叫了一声,正准备冲鹿喜说点什么,宋祁廷却率先开口道。

“时间到了,鹿喜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小鹿喜看了看盛齐唐和小鹿喜。

这个时候,爸爸妈妈的意见比较重要。

宋祁廷之前就已经跟夏初雪和盛齐唐说好了,这个时候他们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于是夏初雪和盛齐唐同时点了点头。

小鹿喜吨吨吨的朝宋祁廷走去。

宋祁廷手里拿了两张纸,一张是自己的生辰八字,一张是小鹿喜真正的生辰八字,两张纸上。

最后宋祁廷划破了自己的中指指尖,将血弄在了自己的生辰八字那张纸上,然后又用小刀准备划破小鹿喜的中指指尖。

“你怕吗?”宋祁廷站在小鹿喜的面前,像是进行某种仪式般的看着小鹿喜。

“我不怕。”小鹿喜的眼神里满是认真,一脸诚恳的看着宋祁廷。

坚定,宋祁廷从小鹿喜眼中看到了这样的眼神。 

第27章 她的眼里满是坚定

夏初雪站在盛氏大厦楼下,深呼吸了一口气。

她和宋祁廷还有盛齐唐约好了,一起去盛齐唐办公室谈事情。

鹿喜也在,就是谈关于鹿喜的事情。

当然还有一件事情,就是,鹿喜的拜师仪式。

鹿喜要正式成为宋祁廷的弟子了。

夏初雪询问了鹿喜自己的意见,也问了盛齐唐的意见。

夏初雪将手上的一张资料捏的很紧,不直达,盛齐唐,会不会相信她。

深呼吸一口气,夏初雪走进了盛齐唐的办公室。

钟初原在给小鹿喜讲数学题,一边的宋祁廷在和盛齐唐一直布置风水。

“我这个办公室,迟早要成为你做法事的道场。”盛齐唐一脸不满的说道。

“嗨,别人多想我去给他们办公室开开光呢,你倒如此不知好歹,再说,哥几个只有你的办公室辉煌大气一点,还不是为了给你女儿一个面子,怎么也得用下你的办公室才行啊。”

宋祁廷倒是丝毫不客气,叫杨明请了几个保安,该搬走的东西就搬走,该挪的东西也挪开了。

夏初雪从电梯里出来就看见几个人在各忙各的。

“你老婆来了。”宋祁廷指了指站在门口的夏初雪。

一声老婆,夏初雪立马红了耳根,在她的世界里,从来不敢奢求盛齐唐把她当做老婆来看。

因为盛太太的位置,其实是姐姐的,尽管到现在,她和盛齐唐有了孩子,那天在办公室又……

可是夏初雪依旧不敢奢望……盛齐唐会真的爱她。

他只是把自己当成失去了姐姐而发泄的替代品而已。

可是盛齐唐并没有反对宋祁廷的话,而是站在那里看着她。

夏初雪有点紧张,今天早上,凌清扬将盛齐唐和小鹿喜的亲子鉴定书拿到了她的办公室。

这事多亏了凌清扬,他用自己在医门的权限冻结了医门的人在盛齐唐和盛鹿喜的亲子鉴定这个程序,然后做出了一份正确的亲子鉴定。

如盛齐唐相信的那样,盛鹿喜,确实是他的亲生女儿。

而至于为什么医门的人将系统把盛鹿喜和凌海的DNA程序修改了,或许又是另一件事情了。

夏初雪鼓起勇气,走到盛齐唐旁边,将手里的那份报告,放在了盛齐唐的桌子上。

尽管盛齐唐很在意,但是还是假装不在意的拿起了那份报告。

尽管他心里一直相信鹿喜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尽管之前去夏初雪的办公室是为了故意上演那处自己不想相信夏初雪的戏给那些“暗处”的人看的。

但是当真相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盛齐唐还是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心。

“那个……我没想让你相信,但是我还是想说……”夏初雪顿了顿,“我从小到大只喜欢过你一个人,不管你相不相信,我跟凌海什么都没有,鹿喜是你的亲生女儿。”

“……”

在场的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钟初原停下了给小鹿喜讲题的动作。

小鹿喜也睁着眼睛眨巴眨巴着看着夏初雪不再找钟初原的茬。

宋祁廷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刚刚路过搬走宋祁廷两盆盆栽的工人见办公室的人都没动,他们抬着盆栽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此时此刻的夏初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脸哄到了耳根。

“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奔放的时刻?”宋祁廷笑了。

“妈咪!”小鹿喜放下手中的笔,从高脚凳上跳了下来,差点摔了个趔趄。

“小心点!”夏初雪张开了手,小鹿喜立马飞奔到了夏初雪身边。

盛齐唐也被夏初雪的这番话惊到了。

这大概是她第一次……如此直白的跟他说。

她喜欢他。

并且,她说,她从小到大只喜欢过他一个人。

盛齐唐突然觉得心情变好了。

看钟初原越看越顺眼,小鹿喜越来越好看了。

就连宋祁廷把他的办公室弄得面目全非了都不在意了。

“杨明,给今天办公室搬东西的人每人发500奖金。”盛齐唐扶了扶额,笑着说道。

“谢谢盛总,谢谢盛总。”工人们搬起东西来似乎丝毫不费劲了。

要知道,尽管盛氏开的工资跟其他小公司比已经很客观了,但是500块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了。

谁会先钱少呢?

尤其是今天这种,本来只是顺道工作的时候,却凭空多出来500块。

“谢谢盛太太。”几个工人也是看脸色行事的人,办公室只有这么一个女的,并且还站在盛总的旁边。

刚刚她说的那番话,大家都听到了,并且看情况,都知道这个女人大概就是传言中很久以前离家出走的老板娘吧。

那么那个孩子……

一定是盛总的孩子了。

一切似乎都水落石出了,几个工人忙完了手中的活,都自觉的叫了声盛太太。

“啊啊啊。不是不是,你们叫错了。我不是盛太太。”夏初雪被吓到一边使劲摇着手,一边否认道。

可是盛齐唐并没有否认,而是任由手下的人说。

“妈咪。爹地!你们这是和好了吗?”

盛齐唐并没有回应夏初雪,这让夏初雪一时间不知道该是沮丧还是怎么样,但是小鹿喜似乎看穿了一切,直接说道。

“鹿喜。”夏初雪叫了一声,正准备冲鹿喜说点什么,宋祁廷却率先开口道。

“时间到了,鹿喜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小鹿喜看了看盛齐唐和小鹿喜。

这个时候,爸爸妈妈的意见比较重要。

宋祁廷之前就已经跟夏初雪和盛齐唐说好了,这个时候他们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于是夏初雪和盛齐唐同时点了点头。

小鹿喜吨吨吨的朝宋祁廷走去。

宋祁廷手里拿了两张纸,一张是自己的生辰八字,一张是小鹿喜真正的生辰八字,两张纸上。

最后宋祁廷划破了自己的中指指尖,将血弄在了自己的生辰八字那张纸上,然后又用小刀准备划破小鹿喜的中指指尖。

“你怕吗?”宋祁廷站在小鹿喜的面前,像是进行某种仪式般的看着小鹿喜。

“我不怕。”小鹿喜的眼神里满是认真,一脸诚恳的看着宋祁廷。

坚定,宋祁廷从小鹿喜眼中看到了这样的眼神。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