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6 09:22:22

唰。

这简单一句话,让石勇、石傲霜、吴文光三人心神狂震。

开始他们有多不相信李尧的医术,现在内心中的震撼就有多么强烈。

吴文光终于忍不住强烈的好奇心,上前两步来到床前。

“石家主,老朽斗胆帮你检查一下病情?”

“这位是?”石永福疑惑的问道。

“爸,这是国手吴文光神医,是我特意请来给你治病的。”石勇说道。

“哦,那多谢吴神医,你随便检查吧!”

吴文光不由得老脸一红。

他来了啥事没干,这时候被人称为神医就不是很对味了。

伸手往石永福的小腹位置一按,吴文光脸色狂震。

这......

原先的那股瘴气居然消失了?

这怎么可能?

针灸之术居然还有如此神奇的效果?

简直颠覆了吴文光数十年来对于医学的理解。

足足一分钟,吴文光都没有从剧烈的震撼中反应过来。

“吴神医,我爸的病情到底怎么样?”石勇问道。

吴文光这才反应过来。

干咳了两声掩饰他的尴尬,开口道:

“瘴气消失了!”

短短五个字,足以让石家父子三人震撼。

开始李尧说还需要施针几次才能彻底治愈,已经让人不敢相信了。

他们更多的也只是以为李尧暂时稳定住了病情。

可现在得到了吴文光的确定,他们再回想起李尧之前的话。

人家那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夸张。

还谦虚得不能再谦虚了。

震撼。

石化。

头皮发麻。

接下来的几十秒钟,谁也没有说一句话,整个房间落针可闻。

“师叔他老人家身体还很虚弱,还需要多休息,都别矗在房间里了。”李尧开口了。

众人这才看向李尧。

此刻他们看李尧的眼神都有些放光,仿佛仰望一尊神灵。

“都出去吧,我的确想在睡会,替我好好招待师侄。”石永福说道。

石家兄妹两人连连点头。

等众人退出房间,石傲雪才上前小声道:

“多谢你出手救了我父亲,我为之前的事情向你道歉。”

“嗯,你这态度就很不错,比你那个肾虚的哥强多了。”李尧说道。

石勇黑着一张脸,暗道:你妹的能不能别老提肾虚这两个字,还是当着自己妹妹和冷月的面,让他觉得很蛋疼。

可人家治好了他父亲,他也总得表示一下。

“谢了!”石勇冷声道。

“你说什么,声音这么小,看来你肾虚比较厉害啊,要不我现在就帮你扎一针?”李尧笑道。

石勇内心那个卧槽,实在没脸待下去了,直接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吴文光一直站在旁边,脸上满是犹豫之色。

李尧带给他的震撼太强烈了,他犹豫良久才上前说道:

“不知道能否和小兄弟交流一下行针之术?”

以吴文光的年纪和身份,对一个后生晚辈说出这样的话,要是让外面那些医学界的人知道,只怕要惊掉大牙。

可偏偏吴文光的脸上带着一抹虔诚之色。

李尧看了他一眼,淡淡道:

“您可是国手,小子我只是个乡野巫医,交流不敢当,再说我现在累了。”

说完李尧头也不回的离开,吴文光一脸尴尬的看着李尧的背影。

现在他觉得国手这两个字,简直就是对自己最大的侮辱。

众人在客厅中休息了一个多小时,石傲霜走下来道:

“冷月、李尧师弟,我父亲现在醒了,让你们两人上去。”

李尧微微一愣,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师叔会让冷月和自己一块上去?

“走吧,大神医。”冷月一把拉住李尧的手,大步上了楼。

再一次来到石永福的房间,此时石永福已经坐在床上,看起来起色要比刚才好了很多。

“师侄,真是多谢你了。”石永福道。

“这是我应该做的,师叔的情况比复杂,可能还需要运几次针才能彻底治好。”李尧道。

石永福点了点头,继续道:

“我找你们两人上来,是要说另外一件事情。”

“关于我父亲的死?”冷月冷声道。

“不错,即是关于你父亲的死,也是关于李尧师侄的身世。”石永福道。

李尧、冷月都是一愣。

两人都想不通,这两件事情之间会有什么联系?

石永福叹了口气,抬头望向天花板,似乎是在回忆过去。

良久才开口道:

“20年前的一天,我爱人外出城隍庙上香,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了一个婴儿,当时婴儿的气息很微弱,

如果不及时治疗只怕要夭折,我学医不精只能求助师兄。”

“那个婴儿就是我?”李尧问道。

“嗯。”石永福点了点头。

冷月道:

“这和我父亲的死又什么关系?”

石永福道:

“当初我爱人带回李尧师侄的时候,同时还有两样东西,

一样是件绣花肚兜,上面绣着李尧两个大字,

另外一样是一块玉佩。”

说着石永福从床头的柜子中拿出一张照片递了过来。

李尧接过来一看,照片上是一块乳白色的龙形玉佩,整条龙看起来活灵活现,很显然玉佩的雕工很好。

最让人震惊的是,玉佩上那条龙的双眼居然是红色的,像血一般的鲜红。

冷月盯着照片看了一眼,激动道:

“我家也有这张龙形玉佩的照片。”

石永福道:

“不错,当初我看到这玉佩的第一眼,就知道这玉佩肯定大有来历,这绝对不是普通人家能有的。

说明李尧师侄的家庭肯定不简单。

于是我和师兄商量,由他带着李尧师侄住在山上,我负责找一下李尧师侄的家人,

当初我爱人是在燕京郊区的城隍庙发现的李尧师侄,所以我就在燕京打听,

结果整个燕京查遍了,也没有发现有一家姓李的大家族,后来没办法,我只能从那块龙血玉身上下手。”

顿了顿,石永福对冷月道:

“刚好我和你父亲认识,他就是一位玉器的资深收藏家,我找到了他,可没到后来玉佩丢了,你父亲也......”

冷月听到这里,眼泪已经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你说,我父亲是因为这块玉佩才死的?”

石永福无奈的点了点头,道:

“虽然我没有证据,但直觉告诉我,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秘密,才会被人下蛊害死。”

第六章 身世之谜

唰。

这简单一句话,让石勇、石傲霜、吴文光三人心神狂震。

开始他们有多不相信李尧的医术,现在内心中的震撼就有多么强烈。

吴文光终于忍不住强烈的好奇心,上前两步来到床前。

“石家主,老朽斗胆帮你检查一下病情?”

“这位是?”石永福疑惑的问道。

“爸,这是国手吴文光神医,是我特意请来给你治病的。”石勇说道。

“哦,那多谢吴神医,你随便检查吧!”

吴文光不由得老脸一红。

他来了啥事没干,这时候被人称为神医就不是很对味了。

伸手往石永福的小腹位置一按,吴文光脸色狂震。

这......

原先的那股瘴气居然消失了?

这怎么可能?

针灸之术居然还有如此神奇的效果?

简直颠覆了吴文光数十年来对于医学的理解。

足足一分钟,吴文光都没有从剧烈的震撼中反应过来。

“吴神医,我爸的病情到底怎么样?”石勇问道。

吴文光这才反应过来。

干咳了两声掩饰他的尴尬,开口道:

“瘴气消失了!”

短短五个字,足以让石家父子三人震撼。

开始李尧说还需要施针几次才能彻底治愈,已经让人不敢相信了。

他们更多的也只是以为李尧暂时稳定住了病情。

可现在得到了吴文光的确定,他们再回想起李尧之前的话。

人家那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夸张。

还谦虚得不能再谦虚了。

震撼。

石化。

头皮发麻。

接下来的几十秒钟,谁也没有说一句话,整个房间落针可闻。

“师叔他老人家身体还很虚弱,还需要多休息,都别矗在房间里了。”李尧开口了。

众人这才看向李尧。

此刻他们看李尧的眼神都有些放光,仿佛仰望一尊神灵。

“都出去吧,我的确想在睡会,替我好好招待师侄。”石永福说道。

石家兄妹两人连连点头。

等众人退出房间,石傲雪才上前小声道:

“多谢你出手救了我父亲,我为之前的事情向你道歉。”

“嗯,你这态度就很不错,比你那个肾虚的哥强多了。”李尧说道。

石勇黑着一张脸,暗道:你妹的能不能别老提肾虚这两个字,还是当着自己妹妹和冷月的面,让他觉得很蛋疼。

可人家治好了他父亲,他也总得表示一下。

“谢了!”石勇冷声道。

“你说什么,声音这么小,看来你肾虚比较厉害啊,要不我现在就帮你扎一针?”李尧笑道。

石勇内心那个卧槽,实在没脸待下去了,直接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吴文光一直站在旁边,脸上满是犹豫之色。

李尧带给他的震撼太强烈了,他犹豫良久才上前说道:

“不知道能否和小兄弟交流一下行针之术?”

以吴文光的年纪和身份,对一个后生晚辈说出这样的话,要是让外面那些医学界的人知道,只怕要惊掉大牙。

可偏偏吴文光的脸上带着一抹虔诚之色。

李尧看了他一眼,淡淡道:

“您可是国手,小子我只是个乡野巫医,交流不敢当,再说我现在累了。”

说完李尧头也不回的离开,吴文光一脸尴尬的看着李尧的背影。

现在他觉得国手这两个字,简直就是对自己最大的侮辱。

众人在客厅中休息了一个多小时,石傲霜走下来道:

“冷月、李尧师弟,我父亲现在醒了,让你们两人上去。”

李尧微微一愣,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师叔会让冷月和自己一块上去?

“走吧,大神医。”冷月一把拉住李尧的手,大步上了楼。

再一次来到石永福的房间,此时石永福已经坐在床上,看起来起色要比刚才好了很多。

“师侄,真是多谢你了。”石永福道。

“这是我应该做的,师叔的情况比复杂,可能还需要运几次针才能彻底治好。”李尧道。

石永福点了点头,继续道:

“我找你们两人上来,是要说另外一件事情。”

“关于我父亲的死?”冷月冷声道。

“不错,即是关于你父亲的死,也是关于李尧师侄的身世。”石永福道。

李尧、冷月都是一愣。

两人都想不通,这两件事情之间会有什么联系?

石永福叹了口气,抬头望向天花板,似乎是在回忆过去。

良久才开口道:

“20年前的一天,我爱人外出城隍庙上香,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了一个婴儿,当时婴儿的气息很微弱,

如果不及时治疗只怕要夭折,我学医不精只能求助师兄。”

“那个婴儿就是我?”李尧问道。

“嗯。”石永福点了点头。

冷月道:

“这和我父亲的死又什么关系?”

石永福道:

“当初我爱人带回李尧师侄的时候,同时还有两样东西,

一样是件绣花肚兜,上面绣着李尧两个大字,

另外一样是一块玉佩。”

说着石永福从床头的柜子中拿出一张照片递了过来。

李尧接过来一看,照片上是一块乳白色的龙形玉佩,整条龙看起来活灵活现,很显然玉佩的雕工很好。

最让人震惊的是,玉佩上那条龙的双眼居然是红色的,像血一般的鲜红。

冷月盯着照片看了一眼,激动道:

“我家也有这张龙形玉佩的照片。”

石永福道:

“不错,当初我看到这玉佩的第一眼,就知道这玉佩肯定大有来历,这绝对不是普通人家能有的。

说明李尧师侄的家庭肯定不简单。

于是我和师兄商量,由他带着李尧师侄住在山上,我负责找一下李尧师侄的家人,

当初我爱人是在燕京郊区的城隍庙发现的李尧师侄,所以我就在燕京打听,

结果整个燕京查遍了,也没有发现有一家姓李的大家族,后来没办法,我只能从那块龙血玉身上下手。”

顿了顿,石永福对冷月道:

“刚好我和你父亲认识,他就是一位玉器的资深收藏家,我找到了他,可没到后来玉佩丢了,你父亲也......”

冷月听到这里,眼泪已经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你说,我父亲是因为这块玉佩才死的?”

石永福无奈的点了点头,道:

“虽然我没有证据,但直觉告诉我,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秘密,才会被人下蛊害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