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6 13:39:58

上了5楼,白月飞明显感觉不到这是一个精英办公楼了。

好比毛坯房只刷了一层白墙,周边还散落着不少梯子和工具包。

抬头看了看,不远处果真有个后勤经理办公室,他敲了敲门,里面一声粗野的男声回答。

“进来!”

白月飞正纳闷。

怪了,我明明记得打电话的时候是个女声接的电话啊。

推开门后,里面的老板椅上正坐着一个在抽电子烟的男人。

此人正是东方证券中心后勤经理林静安。

“林经理你好,我是来开。。。”

“开什么开,不用开培训会了!都缺人缺的要死了,你们这帮来招聘的年轻仔还老是迟到!马上去跟隔壁的李姐报道!即刻开工上班!”

白月飞之前并没详细了解过开户的业务,这被一吼,有些慌了神,稀里糊涂的就去了隔壁。

作为资深保洁队长的李姐看到来的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一开始还有些诧异。

后面想想最近的经济形势也就释然了,大学出来又怎么样,还不是得来当保洁。

他给白月飞套上了绿色的工装服,又扔了一个长杆拖地神器和一个水桶给他。

“李姐,你知道开户吗?这还要走这么个流程?”

“开什么户啊开户,年轻人不认真工作?老想着来快钱,你没看见楼下那些人吗?赶紧麻溜的去12楼作清洁工作,那边有OL把咖啡给洒了。”

李姐不给白月飞说话的机会,推搡着他再次进了后勤电梯。

这真是彻底误会了,怎么成我来应聘保洁来了?

虽然疑惑,他还是无可奈何的上了12楼,刚开门就是一股香风迎面扑来。

是那种高端香水的味道,没休学之前他倒是经常在教授那个年轻的贴身小助理身上闻到。

这是一层普通办公区,除了空间更大外,其他倒是跟电视剧里演的一模一样。

一个个穿着整齐西装的男女在其中打着电话穿梭着。

而一个暗金色长发,修长的双腿穿着印花黑丝,鼻梁高挑,解开上方两颗西装扣子,身材极为有料的中层女精英OL正大声训斥着几个带着工牌的普通员工。

白月飞正发愣,迎面走来了一个同样穿着绿色工装的阿姨拍了他一把。

“倒霉了,碰见这活阎王今天心情不好,交给你去清理吧,在第四排第三格那里。”

白月飞拎着拖把扫视了一圈,这大姐不是坑人呢么,她刚说那个位置刚好就是距离那精英OL半格不到的距离。

虽然有些哭笑不得,但是他打定注意就当提前社会实践了。

随后大踏步走了过去,准备将那块地砖上脏兮兮的污渍拖干净。

他不知道的是,这位精英女OL正是管理这层办公区行政经理的私人贴身助理艾米,人长的美艳无比,极得行政经理的宠爱,在这12层办公区有着一人之上,百人之下的的权利,普通的中层干部都得给她面子。

仗着种种优越条件,她在这12层过着女王大人一般的生活。

就在艾米正在怒气冲冲训斥普通员工的时候,白月飞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在她的眼皮底下走到了她的身后。

因为手生疏的原因,他拖把的杆子还不小心打到了艾米的翘臀上。

本来白月飞过来拖地的时候,旁边还有几个小姐姐OL捂着嘴对自己偷笑,现在却各个都把头恨不得埋进桌子里。

感觉周边空气温度似乎热了几分,白月飞抬头一看,正看到了艾米那双快要冒出火星的眼睛。

一声如破弦小提琴的尖锐声音都快穿透白月飞的耳膜了。

“保安队来人啊,给我把这个不懂规矩的家伙给我拖出去!即刻开除!后勤的林静安呢?找他过来我办公室!!”

白月飞在一脸懵逼中让艾米的愤怒由那几个员工转到他身上。

看着之前那几个低眉顺眼挨训的员工正用戏谑的眼光看着自己。

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啪!”艾米抽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上级跟你们这帮下等人说话的时候要好好看着人家的眼睛知道吗?!”

白月飞捂着脸,稀里糊涂入职这不都开除了么,这怎么还打人呢。

保安还没来,艾米此时的怒气倒是到了极点,这清洁工居然还敢目中无人,一丝规矩不懂不说,竟然还用那么肮脏的拖把杆抽打自己的屁股,这可是只属于12层行政经理的东西!

眼见艾米又抬手要打,白月飞赶忙往后跳了一下。

“气死我了,你还敢躲是不是,把他的资料都给我查出来!我要他家人也全都下岗!”

这嚣张至极的语气,一个行政助理都有如此能耐,更何况这家的高层领导。

两个高大的保安终于从后勤电梯上来了,一左一右向白月飞围了过来。

“抓到了给我把他好好打一顿!”艾米咆哮着说道。

“我不是来当保洁的!你们误会了,我是来办业务的啊。”

还穿着绿色工装的白月飞紧张的解释着,却迎来周边员工的哄堂大笑。

把正在气头上的艾米都逗笑了。

“你身上这身工服,就代表着你永远都不可能正式从我们那个正大门的豪华电梯上来,别想着什么咸鱼翻身了,老实回家种地去吧。”

“你要是现在跪下来舔艾米大人的鞋她可能会原谅你哦。”

“一条脏狗他敢!”

艾米还没开口,一个个舔狗员工迫不及待的抨击白月飞向她献媚。

白月飞扔了拖把和水桶,插兜站在原地表示认命,瞎反抗搞不好弄得自己一身肌肉挫伤。

在保安快要抓住他脖领子的一瞬间,又是一声娇喝。

“谁现在敢再动他一下马上就收拾东西给我滚出去!!”

第3章 耳光抽的响亮!

上了5楼,白月飞明显感觉不到这是一个精英办公楼了。

好比毛坯房只刷了一层白墙,周边还散落着不少梯子和工具包。

抬头看了看,不远处果真有个后勤经理办公室,他敲了敲门,里面一声粗野的男声回答。

“进来!”

白月飞正纳闷。

怪了,我明明记得打电话的时候是个女声接的电话啊。

推开门后,里面的老板椅上正坐着一个在抽电子烟的男人。

此人正是东方证券中心后勤经理林静安。

“林经理你好,我是来开。。。”

“开什么开,不用开培训会了!都缺人缺的要死了,你们这帮来招聘的年轻仔还老是迟到!马上去跟隔壁的李姐报道!即刻开工上班!”

白月飞之前并没详细了解过开户的业务,这被一吼,有些慌了神,稀里糊涂的就去了隔壁。

作为资深保洁队长的李姐看到来的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一开始还有些诧异。

后面想想最近的经济形势也就释然了,大学出来又怎么样,还不是得来当保洁。

他给白月飞套上了绿色的工装服,又扔了一个长杆拖地神器和一个水桶给他。

“李姐,你知道开户吗?这还要走这么个流程?”

“开什么户啊开户,年轻人不认真工作?老想着来快钱,你没看见楼下那些人吗?赶紧麻溜的去12楼作清洁工作,那边有OL把咖啡给洒了。”

李姐不给白月飞说话的机会,推搡着他再次进了后勤电梯。

这真是彻底误会了,怎么成我来应聘保洁来了?

虽然疑惑,他还是无可奈何的上了12楼,刚开门就是一股香风迎面扑来。

是那种高端香水的味道,没休学之前他倒是经常在教授那个年轻的贴身小助理身上闻到。

这是一层普通办公区,除了空间更大外,其他倒是跟电视剧里演的一模一样。

一个个穿着整齐西装的男女在其中打着电话穿梭着。

而一个暗金色长发,修长的双腿穿着印花黑丝,鼻梁高挑,解开上方两颗西装扣子,身材极为有料的中层女精英OL正大声训斥着几个带着工牌的普通员工。

白月飞正发愣,迎面走来了一个同样穿着绿色工装的阿姨拍了他一把。

“倒霉了,碰见这活阎王今天心情不好,交给你去清理吧,在第四排第三格那里。”

白月飞拎着拖把扫视了一圈,这大姐不是坑人呢么,她刚说那个位置刚好就是距离那精英OL半格不到的距离。

虽然有些哭笑不得,但是他打定注意就当提前社会实践了。

随后大踏步走了过去,准备将那块地砖上脏兮兮的污渍拖干净。

他不知道的是,这位精英女OL正是管理这层办公区行政经理的私人贴身助理艾米,人长的美艳无比,极得行政经理的宠爱,在这12层办公区有着一人之上,百人之下的的权利,普通的中层干部都得给她面子。

仗着种种优越条件,她在这12层过着女王大人一般的生活。

就在艾米正在怒气冲冲训斥普通员工的时候,白月飞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在她的眼皮底下走到了她的身后。

因为手生疏的原因,他拖把的杆子还不小心打到了艾米的翘臀上。

本来白月飞过来拖地的时候,旁边还有几个小姐姐OL捂着嘴对自己偷笑,现在却各个都把头恨不得埋进桌子里。

感觉周边空气温度似乎热了几分,白月飞抬头一看,正看到了艾米那双快要冒出火星的眼睛。

一声如破弦小提琴的尖锐声音都快穿透白月飞的耳膜了。

“保安队来人啊,给我把这个不懂规矩的家伙给我拖出去!即刻开除!后勤的林静安呢?找他过来我办公室!!”

白月飞在一脸懵逼中让艾米的愤怒由那几个员工转到他身上。

看着之前那几个低眉顺眼挨训的员工正用戏谑的眼光看着自己。

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啪!”艾米抽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上级跟你们这帮下等人说话的时候要好好看着人家的眼睛知道吗?!”

白月飞捂着脸,稀里糊涂入职这不都开除了么,这怎么还打人呢。

保安还没来,艾米此时的怒气倒是到了极点,这清洁工居然还敢目中无人,一丝规矩不懂不说,竟然还用那么肮脏的拖把杆抽打自己的屁股,这可是只属于12层行政经理的东西!

眼见艾米又抬手要打,白月飞赶忙往后跳了一下。

“气死我了,你还敢躲是不是,把他的资料都给我查出来!我要他家人也全都下岗!”

这嚣张至极的语气,一个行政助理都有如此能耐,更何况这家的高层领导。

两个高大的保安终于从后勤电梯上来了,一左一右向白月飞围了过来。

“抓到了给我把他好好打一顿!”艾米咆哮着说道。

“我不是来当保洁的!你们误会了,我是来办业务的啊。”

还穿着绿色工装的白月飞紧张的解释着,却迎来周边员工的哄堂大笑。

把正在气头上的艾米都逗笑了。

“你身上这身工服,就代表着你永远都不可能正式从我们那个正大门的豪华电梯上来,别想着什么咸鱼翻身了,老实回家种地去吧。”

“你要是现在跪下来舔艾米大人的鞋她可能会原谅你哦。”

“一条脏狗他敢!”

艾米还没开口,一个个舔狗员工迫不及待的抨击白月飞向她献媚。

白月飞扔了拖把和水桶,插兜站在原地表示认命,瞎反抗搞不好弄得自己一身肌肉挫伤。

在保安快要抓住他脖领子的一瞬间,又是一声娇喝。

“谁现在敢再动他一下马上就收拾东西给我滚出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