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03 22:09:35

我这话一说完,刘总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毕竟谁也不想让自己家的风水坏下去。

他赶紧拍着胸脯表示他会不惜一切代价,价钱什么的都好商量。

我摆了摆手,闭上眼睛默默的感知了一下。

只感觉到一股浓烈的杀气正在向我冲来。

我睁开眼睛,毫不犹豫的说:“开棺。”

刘总一听犹豫了一瞬,当即就下定了决心。

直接就准备招人拿铲子开干,刘总要挖坟的消息,一下子就传了出去。

一下子就把整个村子的人给惊动了,今天几个自持身份的族老一来就开始哭天喊地。

一个七八十岁老头子,直接就开喷:“你爷爷奶奶要是知道,他们死了你们还要把他们坟给刨的话,一定会气得活回来的,我就从来没有见过要刨自己亲人的坟的。”

顿时群情激愤,他的意思要是没有个手段,说不定都要把刘总给撕了。

我看这情形,直接把铲子拿了过来。

往头顶一插,瞬间肚子里流出来的不是什么沙子。

那是滚滚的鲜血,鲜血瞬间染红了土堆。

一下子人群之中鸦雀无声,刘总一看时机到了,直接就说挖坟。

只不过是挖了几铲子,底下的情形就惊呆了所有人。

只见原来厚厚的黄土之下,却布满了各种各样的臭鱼烂虾。

我蹲下来闻了一闻,一股子浓烈的腥味就直冲我而来。

有一些无奈的说道:“看来刘总你得罪的人很阴损的,居然用了这么个手段。

刘总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铁青,直接就看一下这些乡亲们:“祖坟就是你们这么给我守着的,给我守成这么个样子,我每年给你们交的钱都去哪里了?”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一下子就挂不住脸,几个自持身份的族老,更是面红耳赤的说:“毕竟谁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经过这么一出,开棺再也没有人反对,在众人的帮助之下。

棺材很快就被开了出来,只见原本漆黑的棺材,此时却布满了整整的裂痕。

各种死鱼死虾都得遍布其中,甚至还能见着一两只死蛇。

而原本棺材的表面上的黑漆也早就脱落不见了,上面写着一个名字,我仔细辨认了了一下,那分明就是刘总女儿的名字。

我暗暗吸了口凉气,,这是要有多大的仇,怪不得六中女人的煞气那么大。

这分明就是她爷爷奶奶的怨气,再加上此地的风水被破坏的煞气能不大。

我向刘总解释了一下,刘总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得十分的狠厉。

直接向我说道:“小师傅,应该你有手段把他给我逼出来吧,只要把它给我逼出来,酬金我给你翻五倍。”

旁边的吴老六一听酬金翻五倍,两眼顿时就冒光,一点高人的风范都没有。

我轻微的点点头:“能找到是能找着,但是我需要的东西可能很难找。”

刘总一听顿时就拍着胸口表示,就算是他上刀山下火海,也一定要给我找出来。”

我略微思索了一下就开口:“我需要二十一个水晶球,需要那种纯洁无瑕的天然水晶,再加上每天清晨所接的露水,和一个跟这个其实相同尺寸的铜手掌,但是我需要跟他相反的那只手。”

刘总一听就赶紧下去安排去了,而一直打酱油的吴老六,此时却是暗暗的点头。

“没想到你小子还是用你爷爷当年的风范,安排事情有条不紊,现在我才觉得对你有点放心了。”

直到这时我才开始问:“你为什么要帮这个刘总?”

是的,直到现在我一直没有搞懂他为什么要帮这个刘总。

如果只是因为这点钱财的话我是不信的,虽然我跟他接触不多。

但是我有隐隐的感觉,他绝对不是那种贪财之人。

吴老六收起了嬉皮笑脸,语气十分的认真:“我之前不是跟你说了,我们需要他的一个东西,那只千年老鳖的甲片。”

我点点头,继续说道:“你懂我的意思,我问你的是咱们为什么要那个东西?”

吴老六一看瞒不住了,只能说:“为了让你逃命,而且不久之后我就要走了。”

他看我还想问什么,就直接堵住我的嘴:“行了,什么也别说了,你只需要知道我给你保驾护航的日子不多了,在这段时间之内,你要尽快提升你的能力,听你爷爷的都没错吧?”

我知道他是一个认准一个事情就绝对不会松口的人,只能停止了追问。

第六章追问

我这话一说完,刘总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毕竟谁也不想让自己家的风水坏下去。

他赶紧拍着胸脯表示他会不惜一切代价,价钱什么的都好商量。

我摆了摆手,闭上眼睛默默的感知了一下。

只感觉到一股浓烈的杀气正在向我冲来。

我睁开眼睛,毫不犹豫的说:“开棺。”

刘总一听犹豫了一瞬,当即就下定了决心。

直接就准备招人拿铲子开干,刘总要挖坟的消息,一下子就传了出去。

一下子就把整个村子的人给惊动了,今天几个自持身份的族老一来就开始哭天喊地。

一个七八十岁老头子,直接就开喷:“你爷爷奶奶要是知道,他们死了你们还要把他们坟给刨的话,一定会气得活回来的,我就从来没有见过要刨自己亲人的坟的。”

顿时群情激愤,他的意思要是没有个手段,说不定都要把刘总给撕了。

我看这情形,直接把铲子拿了过来。

往头顶一插,瞬间肚子里流出来的不是什么沙子。

那是滚滚的鲜血,鲜血瞬间染红了土堆。

一下子人群之中鸦雀无声,刘总一看时机到了,直接就说挖坟。

只不过是挖了几铲子,底下的情形就惊呆了所有人。

只见原来厚厚的黄土之下,却布满了各种各样的臭鱼烂虾。

我蹲下来闻了一闻,一股子浓烈的腥味就直冲我而来。

有一些无奈的说道:“看来刘总你得罪的人很阴损的,居然用了这么个手段。

刘总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铁青,直接就看一下这些乡亲们:“祖坟就是你们这么给我守着的,给我守成这么个样子,我每年给你们交的钱都去哪里了?”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一下子就挂不住脸,几个自持身份的族老,更是面红耳赤的说:“毕竟谁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经过这么一出,开棺再也没有人反对,在众人的帮助之下。

棺材很快就被开了出来,只见原本漆黑的棺材,此时却布满了整整的裂痕。

各种死鱼死虾都得遍布其中,甚至还能见着一两只死蛇。

而原本棺材的表面上的黑漆也早就脱落不见了,上面写着一个名字,我仔细辨认了了一下,那分明就是刘总女儿的名字。

我暗暗吸了口凉气,,这是要有多大的仇,怪不得六中女人的煞气那么大。

这分明就是她爷爷奶奶的怨气,再加上此地的风水被破坏的煞气能不大。

我向刘总解释了一下,刘总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得十分的狠厉。

直接向我说道:“小师傅,应该你有手段把他给我逼出来吧,只要把它给我逼出来,酬金我给你翻五倍。”

旁边的吴老六一听酬金翻五倍,两眼顿时就冒光,一点高人的风范都没有。

我轻微的点点头:“能找到是能找着,但是我需要的东西可能很难找。”

刘总一听顿时就拍着胸口表示,就算是他上刀山下火海,也一定要给我找出来。”

我略微思索了一下就开口:“我需要二十一个水晶球,需要那种纯洁无瑕的天然水晶,再加上每天清晨所接的露水,和一个跟这个其实相同尺寸的铜手掌,但是我需要跟他相反的那只手。”

刘总一听就赶紧下去安排去了,而一直打酱油的吴老六,此时却是暗暗的点头。

“没想到你小子还是用你爷爷当年的风范,安排事情有条不紊,现在我才觉得对你有点放心了。”

直到这时我才开始问:“你为什么要帮这个刘总?”

是的,直到现在我一直没有搞懂他为什么要帮这个刘总。

如果只是因为这点钱财的话我是不信的,虽然我跟他接触不多。

但是我有隐隐的感觉,他绝对不是那种贪财之人。

吴老六收起了嬉皮笑脸,语气十分的认真:“我之前不是跟你说了,我们需要他的一个东西,那只千年老鳖的甲片。”

我点点头,继续说道:“你懂我的意思,我问你的是咱们为什么要那个东西?”

吴老六一看瞒不住了,只能说:“为了让你逃命,而且不久之后我就要走了。”

他看我还想问什么,就直接堵住我的嘴:“行了,什么也别说了,你只需要知道我给你保驾护航的日子不多了,在这段时间之内,你要尽快提升你的能力,听你爷爷的都没错吧?”

我知道他是一个认准一个事情就绝对不会松口的人,只能停止了追问。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