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04 22:44:54

刘总的人脉很广,就算我要的东西很苛刻,也都在两个小时之内全都给凑齐了。

村子里的人一听说这里有一个人要改风水,全都乌泱乌泱的跑来。

如果不是刘总的人拦着,说不定我早就被人群给冲垮了。

这可以算是我真正意义来说的第一次办事,我深吸了一口气,稍微平复了一些略有波澜的心情。

强行提起了一口浩然正气,此时的我并没有休息什么秘法,所以只能不断的使用浩然正气。

但是这玩意儿也是有限度的,看来修法的日程要提上日程了。

留给我的机会只有这么一回,如果这回要失败的话,下回不知道又要等到什么时候。

他们一看我要动了,顿时就把目光聚集到我的身上。

我沉静的说道:“水拿过来。”旁边的小弟赶紧把一碗水递了过来。

这是取自日升之落水,天生带有浩然正气,更别说有净化的作用。

对付这种煞气再好不过了,我将浩然正气略微的抽离出了一丝注入到碗中。

瞬间一股热气就奔涌而出。

刘总的眼睛都瞪得直,一脸敬畏的看着我。

我看见前方高声大喝:“敕敕洋洋,日出东方,吾赐灵符,普扫不祥,口吐山脉之火,符飞门摄之光,提怪遍天逢历世。”我对着土堆一下子就泼了出去。

这碗露水在驱邪咒和浩然正气的加持之下,瞬间就把煞气去除了大半。

我扭头一看,果然刘总女儿眉心的煞气消散了不少。

正当我准备继续下去的时候,一场意外却突然发生了。

周围一个村民突然就往我这方向奔来,刘总的保镖也算给力。

眼疾手快的就把他给摁倒在地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按了半天非但没有给他按下去,看这意思居然一会儿就要起来了。

此时仪式已经进入到了关键时候,吴老六当机立断就站了出来,对站在一旁手足无措的刘总说:“我徒弟正在进行到关键的时候,万万不能让他打扰到我徒弟的心境,无论你想什么办法,也要把它给我按下去。”

而那个人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居然力气大的无比,把好几个膀大腰圆的保镖,一个个都要甩飞了。

眼看就要爬起来了,刘总一看这也不是个办法,直接就开口说道:“各位父老乡亲,只要你们来帮我把他按住,每人事后一万块钱。”

果不其然,金钱的力量是强大的,众人一听干活还有钱。

一个争先恐后的就围上了,生怕就轮不着自己。

而我此时全神贯注,外面的事情我一概不知。

把刚才还剩余的半碗露水,全部都均匀的倒在几百块钱的水晶球上。

之后按照,上艮下坎蒙卦,山下有水,山下有险,有阴陷而不定,复杂而显著之象,一一排列好。

然后再将铜做的那个手掌,稳稳的放到石头的旁边。

所有的一切就都布置好了,直到这时我才注意到外面的闹剧。

这个时候闹事的人力气是越发的大,居然让二十多个壮小伙,差点就压不住了。

我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只不过是被煞气给蒙了眼睛。

我赶紧走到他们面前,“都让开,他是被冲了心志,我想了想,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给他破解了呢。”我一狠心,将刚刚结痂的手掌又给撕开了。

将一滴醇厚的阳血就滴到他身上。

阳血是一个人的精气所在,对付煞气这种东西是有奇效的。

阳血一碰到这个人,直接就被吸了进去,周围都没见过这场景的村民一下子就开始议论纷纷。

而这个煞气一破,那个村民也是悠悠醒转过来。

周围人问他的时候他却是一问三不知。

我重重地喘了口气,解释的说:“他当然不可能知道的,他是被控制了心神你要是知道了那才怪呢。”

周围人听我这么一说,顿时就开口问道:“那你的意思是他是被别人给控制的吧,那这个别人是谁呢?”

我看了一眼这个村民,想一想之后开口说道:“你最近这两天碰见过什么奇怪的人吗?”

那村民想一想,有一些支支吾吾的说:“你要说奇怪的人,那还真有一个,那天我去干农活回来的路上,碰见了一个邋里邋遢的乞丐,那个乞丐一看见我,什么也不说,直接就往我兜里塞了个东西,塞完东西之后直接就跑了。”

那村民想了想,接着说:“哦,那东西我还留着呢。”说着他就要往兜子里掏了掏。

可是知道掏出来的却是一团灰烬。

第七章灰烬

刘总的人脉很广,就算我要的东西很苛刻,也都在两个小时之内全都给凑齐了。

村子里的人一听说这里有一个人要改风水,全都乌泱乌泱的跑来。

如果不是刘总的人拦着,说不定我早就被人群给冲垮了。

这可以算是我真正意义来说的第一次办事,我深吸了一口气,稍微平复了一些略有波澜的心情。

强行提起了一口浩然正气,此时的我并没有休息什么秘法,所以只能不断的使用浩然正气。

但是这玩意儿也是有限度的,看来修法的日程要提上日程了。

留给我的机会只有这么一回,如果这回要失败的话,下回不知道又要等到什么时候。

他们一看我要动了,顿时就把目光聚集到我的身上。

我沉静的说道:“水拿过来。”旁边的小弟赶紧把一碗水递了过来。

这是取自日升之落水,天生带有浩然正气,更别说有净化的作用。

对付这种煞气再好不过了,我将浩然正气略微的抽离出了一丝注入到碗中。

瞬间一股热气就奔涌而出。

刘总的眼睛都瞪得直,一脸敬畏的看着我。

我看见前方高声大喝:“敕敕洋洋,日出东方,吾赐灵符,普扫不祥,口吐山脉之火,符飞门摄之光,提怪遍天逢历世。”我对着土堆一下子就泼了出去。

这碗露水在驱邪咒和浩然正气的加持之下,瞬间就把煞气去除了大半。

我扭头一看,果然刘总女儿眉心的煞气消散了不少。

正当我准备继续下去的时候,一场意外却突然发生了。

周围一个村民突然就往我这方向奔来,刘总的保镖也算给力。

眼疾手快的就把他给摁倒在地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按了半天非但没有给他按下去,看这意思居然一会儿就要起来了。

此时仪式已经进入到了关键时候,吴老六当机立断就站了出来,对站在一旁手足无措的刘总说:“我徒弟正在进行到关键的时候,万万不能让他打扰到我徒弟的心境,无论你想什么办法,也要把它给我按下去。”

而那个人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居然力气大的无比,把好几个膀大腰圆的保镖,一个个都要甩飞了。

眼看就要爬起来了,刘总一看这也不是个办法,直接就开口说道:“各位父老乡亲,只要你们来帮我把他按住,每人事后一万块钱。”

果不其然,金钱的力量是强大的,众人一听干活还有钱。

一个争先恐后的就围上了,生怕就轮不着自己。

而我此时全神贯注,外面的事情我一概不知。

把刚才还剩余的半碗露水,全部都均匀的倒在几百块钱的水晶球上。

之后按照,上艮下坎蒙卦,山下有水,山下有险,有阴陷而不定,复杂而显著之象,一一排列好。

然后再将铜做的那个手掌,稳稳的放到石头的旁边。

所有的一切就都布置好了,直到这时我才注意到外面的闹剧。

这个时候闹事的人力气是越发的大,居然让二十多个壮小伙,差点就压不住了。

我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只不过是被煞气给蒙了眼睛。

我赶紧走到他们面前,“都让开,他是被冲了心志,我想了想,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给他破解了呢。”我一狠心,将刚刚结痂的手掌又给撕开了。

将一滴醇厚的阳血就滴到他身上。

阳血是一个人的精气所在,对付煞气这种东西是有奇效的。

阳血一碰到这个人,直接就被吸了进去,周围都没见过这场景的村民一下子就开始议论纷纷。

而这个煞气一破,那个村民也是悠悠醒转过来。

周围人问他的时候他却是一问三不知。

我重重地喘了口气,解释的说:“他当然不可能知道的,他是被控制了心神你要是知道了那才怪呢。”

周围人听我这么一说,顿时就开口问道:“那你的意思是他是被别人给控制的吧,那这个别人是谁呢?”

我看了一眼这个村民,想一想之后开口说道:“你最近这两天碰见过什么奇怪的人吗?”

那村民想一想,有一些支支吾吾的说:“你要说奇怪的人,那还真有一个,那天我去干农活回来的路上,碰见了一个邋里邋遢的乞丐,那个乞丐一看见我,什么也不说,直接就往我兜里塞了个东西,塞完东西之后直接就跑了。”

那村民想了想,接着说:“哦,那东西我还留着呢。”说着他就要往兜子里掏了掏。

可是知道掏出来的却是一团灰烬。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