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04 22:46:08

那村民一看这灰烬,顿时就挠挠脑袋,“这不应该呀,我记得我当时还看了一眼,那玩意儿像是一个平安福啊,要不然的话我早就给他扔了。”他这一说完我就顿时意识到了。

随后我十分严肃的对刘总说:“估计是有人要谋害你了,他就像是一个旗子,如果要不是那么多村民来了,说不定今天的施法就真的要被打破了。”

刘总一听就赶紧问:“小师傅你有办法找到那个施法的人吗?”

虽然说我还没有入玄门之中,但我也觉得也是早晚的事儿了,玄门之人讲究因果,一般来说都是不会把事做绝的。

但是今天如果他打扰我办事的话,对我的损失也绝对不会小的。

于是我扭头看了一眼老六,“师傅,你在这看了半天,不得给我动动手。”

老六一听,顿时就笑了起来:“你小子真是够滑头的,行吧看在你还没有入门的份上,我就帮你一次。”

刚刚说完,老六的气势整个人就是一变,再也没有了平时那种慵懒的样子。

不知道从哪里掏出那个符,单手就是一扔,居然就飞得出去。

直接冲着人群之中的一个人就贴上去,贴上去之后它就松不开了。

而那个人此时正是一脸慌张,拼命的想给撕下去。

老六一看,顿时就是嘿嘿一笑:“看来我真是一点也没有猜错,能干出这事来的也就只有同族的人了。”

就算是再迟钝的人,此时也都反应过来了,顿时人群之中,就开始破口大骂:“没想到啊,平时看你挺老实的一个孩子,居然这么会害人。”

而那个人此时却是一脸的平静,“这关我什么事情,我只不过是拿钱办事而已,如果要不是这姓刘的,不得罪他那兄弟,人家会让我干这事吗?”

我听着他的这个无耻言论,十分的气不过,开口就骂道:“哼,我还是头一回听见,把无耻当做一种自豪的。”

刘老板一挥手,直接就把这个人给带了出去。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刚刚出尽风头的老六。

正当这个时候,突然一阵嘈杂的声音就从人群中传来。

一个吊儿郎当的青年就走了过来,这个人浑身是名牌,但是看着样式像是几年之前的。

刘总一看见这个人,顿时恨的牙痒痒。

我稍微一猜就知道这个可能就是,刘总那个所谓的兄弟了。

我只不过是看了一眼,就将此人的面相全部都了如指掌,其实他脸上就是一副衰像,不出意外的话,马上就要一场牢狱之灾。

而兄弟宫从此之后就断裂了。

刘总那个所谓的亲兄弟,一看事情败露了,索性也就不在隐藏:“你说你要是早点借我钱的话,哪有那么多事儿,本来我是不想找人收拾你的,但是凭什么咱俩都是一个妈生的,你住那么好的房子,而我就要这么穷困潦倒。”

此时的刘总整个人就是一副静止的模样,任谁遭遇这样的打击,都短时间内恢复不过来吧,就算再冷血心肠的人,此时也是接受不了。”

刘总压低声音说:“你老实说我亏待过你,你身上穿的衣服哪一件不是我给你的,如果你不去赌的话,我会不照顾你,不要怪我不照顾你,这都是你自己选择的结果。”

刘总这兄弟一听,非但没有任何悔过之情,反而还哈哈大笑:“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但是要是能拉着你们一家陪葬的话,那可是无比划算的。”

说完之后他直接把衣服一撕,此时他的身上画满了密密麻麻的符咒。

整个人显得十分的诡异,正当我准备仔细看的时候,他身上的那些符咒顿时显现了一道红光。

直接就冲着刘总飘了过来,一下子就没入刘总身体之后消失不见。

之后整个人就像是一堆枯骨一样,倒在地上,不住的狂笑。

时间发生的太快,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众人一看这一幕,顿时就吓得四散而逃。

留在场上的只不过寥寥几人而已,我赶紧上前查看刘总的身体,奇怪的是,非但我没有察觉出任何的异常。

反而觉得他身体比以前还要更好。

而此时的吴老六却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等我找了半天才终于在刘总的兄弟旁边找到他,他可能是因为消耗过大,此时正是整个人昏迷不醒的时候。

吴老六整个人仔细的摸着他身上的那些纹路,整个人显得严肃无比,他见我过来了,就冲我招手说:“你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吗?”

第八章纹路

那村民一看这灰烬,顿时就挠挠脑袋,“这不应该呀,我记得我当时还看了一眼,那玩意儿像是一个平安福啊,要不然的话我早就给他扔了。”他这一说完我就顿时意识到了。

随后我十分严肃的对刘总说:“估计是有人要谋害你了,他就像是一个旗子,如果要不是那么多村民来了,说不定今天的施法就真的要被打破了。”

刘总一听就赶紧问:“小师傅你有办法找到那个施法的人吗?”

虽然说我还没有入玄门之中,但我也觉得也是早晚的事儿了,玄门之人讲究因果,一般来说都是不会把事做绝的。

但是今天如果他打扰我办事的话,对我的损失也绝对不会小的。

于是我扭头看了一眼老六,“师傅,你在这看了半天,不得给我动动手。”

老六一听,顿时就笑了起来:“你小子真是够滑头的,行吧看在你还没有入门的份上,我就帮你一次。”

刚刚说完,老六的气势整个人就是一变,再也没有了平时那种慵懒的样子。

不知道从哪里掏出那个符,单手就是一扔,居然就飞得出去。

直接冲着人群之中的一个人就贴上去,贴上去之后它就松不开了。

而那个人此时正是一脸慌张,拼命的想给撕下去。

老六一看,顿时就是嘿嘿一笑:“看来我真是一点也没有猜错,能干出这事来的也就只有同族的人了。”

就算是再迟钝的人,此时也都反应过来了,顿时人群之中,就开始破口大骂:“没想到啊,平时看你挺老实的一个孩子,居然这么会害人。”

而那个人此时却是一脸的平静,“这关我什么事情,我只不过是拿钱办事而已,如果要不是这姓刘的,不得罪他那兄弟,人家会让我干这事吗?”

我听着他的这个无耻言论,十分的气不过,开口就骂道:“哼,我还是头一回听见,把无耻当做一种自豪的。”

刘老板一挥手,直接就把这个人给带了出去。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刚刚出尽风头的老六。

正当这个时候,突然一阵嘈杂的声音就从人群中传来。

一个吊儿郎当的青年就走了过来,这个人浑身是名牌,但是看着样式像是几年之前的。

刘总一看见这个人,顿时恨的牙痒痒。

我稍微一猜就知道这个可能就是,刘总那个所谓的兄弟了。

我只不过是看了一眼,就将此人的面相全部都了如指掌,其实他脸上就是一副衰像,不出意外的话,马上就要一场牢狱之灾。

而兄弟宫从此之后就断裂了。

刘总那个所谓的亲兄弟,一看事情败露了,索性也就不在隐藏:“你说你要是早点借我钱的话,哪有那么多事儿,本来我是不想找人收拾你的,但是凭什么咱俩都是一个妈生的,你住那么好的房子,而我就要这么穷困潦倒。”

此时的刘总整个人就是一副静止的模样,任谁遭遇这样的打击,都短时间内恢复不过来吧,就算再冷血心肠的人,此时也是接受不了。”

刘总压低声音说:“你老实说我亏待过你,你身上穿的衣服哪一件不是我给你的,如果你不去赌的话,我会不照顾你,不要怪我不照顾你,这都是你自己选择的结果。”

刘总这兄弟一听,非但没有任何悔过之情,反而还哈哈大笑:“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但是要是能拉着你们一家陪葬的话,那可是无比划算的。”

说完之后他直接把衣服一撕,此时他的身上画满了密密麻麻的符咒。

整个人显得十分的诡异,正当我准备仔细看的时候,他身上的那些符咒顿时显现了一道红光。

直接就冲着刘总飘了过来,一下子就没入刘总身体之后消失不见。

之后整个人就像是一堆枯骨一样,倒在地上,不住的狂笑。

时间发生的太快,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众人一看这一幕,顿时就吓得四散而逃。

留在场上的只不过寥寥几人而已,我赶紧上前查看刘总的身体,奇怪的是,非但我没有察觉出任何的异常。

反而觉得他身体比以前还要更好。

而此时的吴老六却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等我找了半天才终于在刘总的兄弟旁边找到他,他可能是因为消耗过大,此时正是整个人昏迷不醒的时候。

吴老六整个人仔细的摸着他身上的那些纹路,整个人显得严肃无比,他见我过来了,就冲我招手说:“你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