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08 23:17:53

随后我们两个被宿管大妈,防贼似的死死的盯着,好像生怕我俩干坏事儿一样,直接弄得我俩一阵无语。

而当我一进来了这个宿舍,一种浓烈的感觉就在我心中升起。

四处都是阴气的弥漫,女生本体就体阴,所以说有阴气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相反的是,这里的阴气却过于的有那么一些浓郁了。

我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朝着昨天感知的方位走了过去。

最终走到了一间厕所之中,而一直跟在我身后的宿管大妈的眼神也更加奇怪了。

“感觉到了吗?”龙向文说。

我点点头:“估摸就是在这里头了。”

随后我直接把门给推了开来,而里头的场景却把我吓了一跳。

只见一个女人正一脸急切的酝酿着什么,她一见门打开了,突然啊的一声,吓得我直接把厕所门给关上了。

而就在不远处的宿管大妈一下子就冲了进来,一点不怀好意的看着我们,仿佛我俩一旦有一些奇怪的表现,就要毫不犹豫的惩恶扬善。

过了不到一会儿,厕所门被打开了,而我一看那个女生,一下子就愣住了,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前不久的刚见过的盛代。

盛代一看见我,顿时就一阵生气:“你是变态吗?”

“你是怎么进来的,这可是女生宿舍。”她质问。

这可让我一阵语塞,毕竟学校也不能说宣扬封建迷信吧,所以说我俩的身份是见不得光的。

“不是通知让你们走了吗你怎么还没走?”我问到。

而我趁机也观察了一下她,相比于上一次,此时她更显憔悴。

等我往厕所再看去的时候,一个东西顿时吸引了我的目光。

也顾不上跟她说话,直接就往厕所里走去。

“你干什么?”盛代说到。

而我一走进厕所整个人就呆住了,只进厕所的梳妆台上,有一个小的观音像,而唯一区别的就是这个观音像跟别的观音像不一样。

这个观音像浑身漆黑,显得异常的妖艳。

而我下意识的把他拿到了手里,顿时一股刺骨的冰凉就从观音像上了过来。

我下意识运转的玄气,这才只不过是刚刚抵挡得住。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呀,把我的东西放下来。”盛代指着雕像说。

听她那么一说,我就掂了掂手上的佛像,说:“你说这玩意是你的。”

盛代一听,顿时就被气笑了:“看你这话说的不是我的难不成还是你的?”

“这玩意儿你是从哪里来的?”我追问道。

她似乎是见了我眼神十分的尖锐,气势也是弱了两分,下意识的说:“还能是从哪里来的,庙里求的呗。”

和她说完之后,可能也是觉得自己的表现有些丢人,下意识的挺直了腰板:“再说了,我在哪里买的好像跟你没有什么关系吧。”

“的确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如果他要再不来的话,就只能给你收尸了。”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龙向文突然说。

而他这句话,一下子就把盛代给激怒了:“你们什么意思,咒老娘我找死是吧?”

我摇了摇头,“你有没有发现你最近精神有一些萎靡,甚至不止一处腰酸背疼,有的时候显得异常的暴躁,而且身体也越来越不好?”盛代一听,对谁就停止了动作,眼睛瞪得大大的。

显然我这句话给说到了心坎里,人体是一个平衡,阳气和阴气都不能过多,阴气一旦过少,人就会变得十分的暴躁,久而久之就会久病缠身,到时候人就离死不远了。

“你怎么知道的,到底是谁告诉你的,这些我可什么人也没有告诉。”她激动的说。

我微微一笑:“我不仅知道你的所有的病状,而且我还知道在观音像,你绝对不是在寺庙里求的。”

而盛代一听,更是难以置信:“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这事我可谁也没有说。”

我微微一笑,指着指手上的观音像:“当然是它告诉我的。”

“它,你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吗?”盛代质问的说。

我轻轻摇了摇头:“这可不是什么观音,这是能要了你的命的黑观音,说句不好听的要不是我今天碰见了,说不定几天之后你命都要没了。”

可能是刚才我说的症状跟他所有的症状全都对上了,其实她居然有一些相信我了。

“你说我所有症状都是它弄的,那这玩意儿是个什么东西?”盛代看着我手上的东西说。

“这玩意儿叫做巨阴菩萨。”

第十八章巨阴菩萨

随后我们两个被宿管大妈,防贼似的死死的盯着,好像生怕我俩干坏事儿一样,直接弄得我俩一阵无语。

而当我一进来了这个宿舍,一种浓烈的感觉就在我心中升起。

四处都是阴气的弥漫,女生本体就体阴,所以说有阴气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相反的是,这里的阴气却过于的有那么一些浓郁了。

我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朝着昨天感知的方位走了过去。

最终走到了一间厕所之中,而一直跟在我身后的宿管大妈的眼神也更加奇怪了。

“感觉到了吗?”龙向文说。

我点点头:“估摸就是在这里头了。”

随后我直接把门给推了开来,而里头的场景却把我吓了一跳。

只见一个女人正一脸急切的酝酿着什么,她一见门打开了,突然啊的一声,吓得我直接把厕所门给关上了。

而就在不远处的宿管大妈一下子就冲了进来,一点不怀好意的看着我们,仿佛我俩一旦有一些奇怪的表现,就要毫不犹豫的惩恶扬善。

过了不到一会儿,厕所门被打开了,而我一看那个女生,一下子就愣住了,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前不久的刚见过的盛代。

盛代一看见我,顿时就一阵生气:“你是变态吗?”

“你是怎么进来的,这可是女生宿舍。”她质问。

这可让我一阵语塞,毕竟学校也不能说宣扬封建迷信吧,所以说我俩的身份是见不得光的。

“不是通知让你们走了吗你怎么还没走?”我问到。

而我趁机也观察了一下她,相比于上一次,此时她更显憔悴。

等我往厕所再看去的时候,一个东西顿时吸引了我的目光。

也顾不上跟她说话,直接就往厕所里走去。

“你干什么?”盛代说到。

而我一走进厕所整个人就呆住了,只进厕所的梳妆台上,有一个小的观音像,而唯一区别的就是这个观音像跟别的观音像不一样。

这个观音像浑身漆黑,显得异常的妖艳。

而我下意识的把他拿到了手里,顿时一股刺骨的冰凉就从观音像上了过来。

我下意识运转的玄气,这才只不过是刚刚抵挡得住。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呀,把我的东西放下来。”盛代指着雕像说。

听她那么一说,我就掂了掂手上的佛像,说:“你说这玩意是你的。”

盛代一听,顿时就被气笑了:“看你这话说的不是我的难不成还是你的?”

“这玩意儿你是从哪里来的?”我追问道。

她似乎是见了我眼神十分的尖锐,气势也是弱了两分,下意识的说:“还能是从哪里来的,庙里求的呗。”

和她说完之后,可能也是觉得自己的表现有些丢人,下意识的挺直了腰板:“再说了,我在哪里买的好像跟你没有什么关系吧。”

“的确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如果他要再不来的话,就只能给你收尸了。”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龙向文突然说。

而他这句话,一下子就把盛代给激怒了:“你们什么意思,咒老娘我找死是吧?”

我摇了摇头,“你有没有发现你最近精神有一些萎靡,甚至不止一处腰酸背疼,有的时候显得异常的暴躁,而且身体也越来越不好?”盛代一听,对谁就停止了动作,眼睛瞪得大大的。

显然我这句话给说到了心坎里,人体是一个平衡,阳气和阴气都不能过多,阴气一旦过少,人就会变得十分的暴躁,久而久之就会久病缠身,到时候人就离死不远了。

“你怎么知道的,到底是谁告诉你的,这些我可什么人也没有告诉。”她激动的说。

我微微一笑:“我不仅知道你的所有的病状,而且我还知道在观音像,你绝对不是在寺庙里求的。”

而盛代一听,更是难以置信:“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这事我可谁也没有说。”

我微微一笑,指着指手上的观音像:“当然是它告诉我的。”

“它,你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吗?”盛代质问的说。

我轻轻摇了摇头:“这可不是什么观音,这是能要了你的命的黑观音,说句不好听的要不是我今天碰见了,说不定几天之后你命都要没了。”

可能是刚才我说的症状跟他所有的症状全都对上了,其实她居然有一些相信我了。

“你说我所有症状都是它弄的,那这玩意儿是个什么东西?”盛代看着我手上的东西说。

“这玩意儿叫做巨阴菩萨。”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