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10 23:39:40

所谓巨阴菩萨,就是用一块巨大的阴沉木,浸泡在各种女性的葵中之血,最后用这块木头雕刻出一个菩萨的模样。

这种东西一做出来,往往都是巨阴无比。

我把这个一说,盛代脸色一下子也不好看,我也看出来了,她其实是已经相信了,只不过是碍于面子,嘴上不敢承认而已。

“你得到这东西有多长时间了?”我看她的面相越来越不好,下意识的问道。

盛代手机突然响了,他一接电话眼睛立刻就是变得十分煞白,也不知道对面跟她说了一些什么,他马上就带了一抹哭腔,赶快说,马上到马上到。

之后一挂电话都来不及跟我们说一句话就往门外跑去,就当我俩一头雾水的时候。

王汇校长突然跑了过来,“小师傅,盛代走了吗?”

我点点头,而校长脸上却突然有一些慌张,赶快走来走去。

“怎么这个时候出了这么大的个事?”边走他边摇头,看起来很着急。

“怎么了?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说。”我有些好奇的问。

校长看了我一眼,“盛代他父亲是我的过命兄弟,就在刚刚他去视察工地的时候,突然被一个掉落的钢架给砸到了,现在人还在医院里抢救的呢。”

我盯着我手上的菩萨,突然想到这一切,说不定有什么联系。

“校长,你要是信我的话就带我去看看,说不定我能帮上什么忙。”这个时候也不是什么藏着的时候。

以前爷爷说过,只要是你进入了一件事情,如果要是不把这件事情给办完,就会产生因果,而一旦有了因果就不好剪断了。

校长看我那么积极,思索的片刻,就点点头。

一出门,校长就带着我和龙向文,坐上了他的专车,一路火花带闪电,十分快速的就到达了医院。

显然他也是早就得到了通知,直接就带着我们上到了最顶层。

最近从门口上写着一个VIP,我这才想起来,高中的时候就有人说盛代的家庭背景不一般,现在看来此话不是假的。

门口守着两个保镖,校长跟他俩说了一句,他俩就恭敬的把校长放了进去。

而当我们一进去,就看见盛代整个人满脸泪花的靠在一个中年美妇的身边,看起来是刚哭过一场。

而当我们一进来,盛代自然也就发现了我们,“校长您来了。”

她说完之后就转向了我,“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没有搭理她,而是扭头看见了躺在病床上的人,这个人就应该就是盛代的父亲。

龙向文一看见他,就快步走到他身边,仔细的端详了起来。

甚至还亲手触摸了一下。

我走到他身边,“怎么样,是不是同出一辙?”我看着手上的菩萨像说。

他重重点点头:“没错,看来你估计都不错,这一切的源头应该就是这个了。”

而屋子里有其他人,看我俩说的这段话,摸不清脑袋。

盛代母亲忍不住说了一句:“二位你们是?”

王汇一听就跳了出来,“嫂子,这是我请来的高人,别看他年纪轻,他本事可大着呢。”

盛代他妈一听,脸一下就就拉了下来,“王汇,平时你还是个挺聪明的,怎么今天犯起了傻,我老公是被砸伤了,你请个神棍来是什么意思?”

她毫不客气的就说,一点也不怕被我们两个听到。

而盛代一反常态,“妈,他俩的确是有本事,你就让他俩试试吧。”

而此时的我根本就没空理他们,因为我发现我现在正在面临一个棘手的问题。

此时一股浓烈的阴气,正紧紧的围绕着盛代父亲的身上,而人的身体阴气一旦变重,相应的运势也会比较低。

此时盛代父亲自然也是这种情况,但是让我很不解的是,按照一般的情况来,就算盛代的阴气十分的浓厚。

也不会影响到家里人,然而现在的情况却不一样。

“盛夫人,能否让我俩去你家一趟,到了之后我们俩才会好判断一点。”我扭头说。

盛代妈妈自然是不相信我俩,但是耐不住王汇再三劝阻,最终也只能轻轻点点头。

盛代的家一看就十分的豪华,当我一进到这里的时候。

顿时眼花缭乱的场景,就让我看的眼睛一眨都不眨。

“这里的格局可不错呀。”龙向文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说。

我也看了一眼,也是点点头,“不错,一看就是经过大师设计的,这开发商有点脑袋,这也算是值这个价。

第十九章奇怪的风水

所谓巨阴菩萨,就是用一块巨大的阴沉木,浸泡在各种女性的葵中之血,最后用这块木头雕刻出一个菩萨的模样。

这种东西一做出来,往往都是巨阴无比。

我把这个一说,盛代脸色一下子也不好看,我也看出来了,她其实是已经相信了,只不过是碍于面子,嘴上不敢承认而已。

“你得到这东西有多长时间了?”我看她的面相越来越不好,下意识的问道。

盛代手机突然响了,他一接电话眼睛立刻就是变得十分煞白,也不知道对面跟她说了一些什么,他马上就带了一抹哭腔,赶快说,马上到马上到。

之后一挂电话都来不及跟我们说一句话就往门外跑去,就当我俩一头雾水的时候。

王汇校长突然跑了过来,“小师傅,盛代走了吗?”

我点点头,而校长脸上却突然有一些慌张,赶快走来走去。

“怎么这个时候出了这么大的个事?”边走他边摇头,看起来很着急。

“怎么了?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说。”我有些好奇的问。

校长看了我一眼,“盛代他父亲是我的过命兄弟,就在刚刚他去视察工地的时候,突然被一个掉落的钢架给砸到了,现在人还在医院里抢救的呢。”

我盯着我手上的菩萨,突然想到这一切,说不定有什么联系。

“校长,你要是信我的话就带我去看看,说不定我能帮上什么忙。”这个时候也不是什么藏着的时候。

以前爷爷说过,只要是你进入了一件事情,如果要是不把这件事情给办完,就会产生因果,而一旦有了因果就不好剪断了。

校长看我那么积极,思索的片刻,就点点头。

一出门,校长就带着我和龙向文,坐上了他的专车,一路火花带闪电,十分快速的就到达了医院。

显然他也是早就得到了通知,直接就带着我们上到了最顶层。

最近从门口上写着一个VIP,我这才想起来,高中的时候就有人说盛代的家庭背景不一般,现在看来此话不是假的。

门口守着两个保镖,校长跟他俩说了一句,他俩就恭敬的把校长放了进去。

而当我们一进去,就看见盛代整个人满脸泪花的靠在一个中年美妇的身边,看起来是刚哭过一场。

而当我们一进来,盛代自然也就发现了我们,“校长您来了。”

她说完之后就转向了我,“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没有搭理她,而是扭头看见了躺在病床上的人,这个人就应该就是盛代的父亲。

龙向文一看见他,就快步走到他身边,仔细的端详了起来。

甚至还亲手触摸了一下。

我走到他身边,“怎么样,是不是同出一辙?”我看着手上的菩萨像说。

他重重点点头:“没错,看来你估计都不错,这一切的源头应该就是这个了。”

而屋子里有其他人,看我俩说的这段话,摸不清脑袋。

盛代母亲忍不住说了一句:“二位你们是?”

王汇一听就跳了出来,“嫂子,这是我请来的高人,别看他年纪轻,他本事可大着呢。”

盛代他妈一听,脸一下就就拉了下来,“王汇,平时你还是个挺聪明的,怎么今天犯起了傻,我老公是被砸伤了,你请个神棍来是什么意思?”

她毫不客气的就说,一点也不怕被我们两个听到。

而盛代一反常态,“妈,他俩的确是有本事,你就让他俩试试吧。”

而此时的我根本就没空理他们,因为我发现我现在正在面临一个棘手的问题。

此时一股浓烈的阴气,正紧紧的围绕着盛代父亲的身上,而人的身体阴气一旦变重,相应的运势也会比较低。

此时盛代父亲自然也是这种情况,但是让我很不解的是,按照一般的情况来,就算盛代的阴气十分的浓厚。

也不会影响到家里人,然而现在的情况却不一样。

“盛夫人,能否让我俩去你家一趟,到了之后我们俩才会好判断一点。”我扭头说。

盛代妈妈自然是不相信我俩,但是耐不住王汇再三劝阻,最终也只能轻轻点点头。

盛代的家一看就十分的豪华,当我一进到这里的时候。

顿时眼花缭乱的场景,就让我看的眼睛一眨都不眨。

“这里的格局可不错呀。”龙向文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说。

我也看了一眼,也是点点头,“不错,一看就是经过大师设计的,这开发商有点脑袋,这也算是值这个价。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