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14 23:46:42

听到这话李牧有些犹豫的说的。

“从左下角那个地方开刀?是不是太不稳妥了?”

说实话这关乎莫玄朗半辈子的名声,所有的人都不敢儿戏。

樊山也是点了点头。

“若是这一刀下去什么都开不出来的话,老莫的名声可就毁了!”

“按我说的直接从中间一分为二如何?”

李牧双手合十然后再分开看着众人说道。

一旁的樊山冷哼一声。

“若是用这种无赖的把戏,老莫都不需要接下这场对决,你直接告诉所有人莫玄朗不要这张脸了不就行了,还接下这个赌约干嘛!”

听到这话李牧也是有些生气他指着樊山说的。

“tnd!那你说怎么办吧?”

樊山被问的也是哑口无言。

两个老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的目光一同落在了莫玄朗的身上。

他们两个人的眼神仿佛是在问莫玄朗。

到底是舍下一张脸皮从中间切开,还是相信眼前这位小友所说。

莫玄朗一时之间也是犯了难,若是用了前者肯定会让自己的名誉受损的。

但是不至于让自己的半辈子名声直接灰飞烟灭,顶多是被同届的人嘲笑一番罢了。

但若是用了莫凡的方法,有很大一部分的概率就是自己积攒了半辈子的名声直接烟消云散,而自己也得直接退出赌石界了。

毕竟名声这个东西建立起来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是摧毁它只需要一瞬间而已。

正当所有人都在沉思的时候,四楼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莫玄朗目光微微一凝。

“人!都来了!”

一时之间所有的目光全都落在楼梯口那里。

伴随着杂乱的脚步声,五六个身着各色西服的中年人缓缓的走了上来。

为首的中年人戴着一个黑色的方框眼镜,脸上笑眯眯的看着莫玄朗。

“莫大师不知道已经准备好了没有?”

看到为首的这个人,樊山跟李牧齐齐的大惊。

“邹明华!”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邹明华抬眼看向李牧和樊山然后哈哈大笑。

“这不是李总跟樊总吗?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呀!”

李牧上前一步指着邹明华大声说道。

“好你个邹明华!这整件事情是不是你搞的鬼?”

看着李牧生气的样子,邹明华毫不在意的说道。

“李总年龄大了就不要乱生气,要是气过去了,我们谁可担待不起,这件事情只不过是一个正常的赌约罢了,有什么捣鬼不捣鬼的?”

说话间邹明华摘下自己的眼镜,还擦了一擦然后戴上。

一旁的莫凡看着眼前这个中年人竟然有点眼熟。

“我说刘贺,眼前这个中年人你认识他吗?”

刘贺上下打量了邹明华一下之后缓缓的说道。

“看着眼熟,但就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就在此时一旁的樊子墨悄咪咪的说道。

“邹明华你都不认识!”

莫凡摇了摇头,笑着问道。

“怎么啦?他很有名气吗?”

樊子墨点了点头脸上有点警惕的看着邹明华说道。

“他是星光娱乐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咱们这个市里面的大大小小的酒吧,KTV百分之八十全都在他的名义底下!”

听到这话刘贺拍了一下大腿,猛然地想了起来。

“我说怎么看着这么熟悉呢?他不是咱们市里面的杰出代表吗!之前还上过电视来着!高中的时候咱们学校组织过观影看了纪录片里面就有他的身影!”

听到刘贺这话莫凡才想起来。

原来眼前这个叫邹明华的人竟然是市里面的杰出代表。

高中的时候莫凡还觉得能出现在纪录片里面的人都非常的厉害。

但是现在长大了,踏入社会之后才发现这个世界并不是想象中的非黑即白,更多的是处于黑白之间。

而邹明华手底下的KTV酒吧,这些娱乐设施不可能干干净净的。

邹明华之所以能被评为杰出代表,估计这里面也有运作的原因吧。

不过眼下看来邹明华跟咱们这一帮人好像有点冲突呀。

邹明华将双手背在身后,缓缓的向前一步越过了李牧,看着眼前这一人之高的原石笑着说道。

“不知道莫大师这一个星期的时间已经参悟透了没有啊?今天可就是咱们赌约的最后一天了。”

莫玄朗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些所谓的仇家叹了一口气之后说道。

“三块之中的两块我已经可以确定了,唯独眼前这个一人之高的原石我拿捏不准。”

邹明华笑着转过头来看向大家。

“莫大师都有拿不准的时候啊?想当年莫大师叱咤风云的时候,我等也是望其项背啊是不是?”

邹明华转过头来看着陪同自己一起来的众人笑呵呵的说的。

众人闻言也是哈哈大笑。

眼前这一幕,可把樊山跟李牧两个老头子气得不轻。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

樊山怒吼着说道。

邹明华转过头来,看着樊山笑嘻嘻的说道。

“欺人太甚,你们也知道欺人太甚?想当年莫玄朗,靠着赌石逼死我父亲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欺人太甚这四个字能从你的嘴巴里面说出来!”

邹明华原本脸上笑嘻嘻的,表情瞬间变得阴沉。

来的这些人全都是莫玄朗的仇家,他们无一例外全都在莫玄朗手上吃过亏。

邹明华的父亲在与莫玄朗一次赌石之中败给了莫玄朗,然后气急攻心直接就死在了当场。

邹明华父亲的死亡同样也将莫玄朗的名声推向顶峰。

两家之间的恩怨自然而然的就这么结了下来。

莫玄朗看着眼前的邹明华缓缓地说道。

“想当初我已经劝过你父亲,但你父亲仍然执迷不悟,要与我赌上一场,正所谓成王败寇,你父亲输了也就输了,谁知他能够发生这样的事情,若是当初我能够遇见未来的话,说什么也不跟他赌上这一场了。”

邹明华看着莫玄朗这幅模样愤怒的说道。

“莫玄朗我告诉你,你现在不要在这里给我惺惺作态!老子现在带人已经过来了,今天就赌石你也别想赖账!只要你今天败了,就宣布彻底退出赌石界!”

第八十三章 杠上了

听到这话李牧有些犹豫的说的。

“从左下角那个地方开刀?是不是太不稳妥了?”

说实话这关乎莫玄朗半辈子的名声,所有的人都不敢儿戏。

樊山也是点了点头。

“若是这一刀下去什么都开不出来的话,老莫的名声可就毁了!”

“按我说的直接从中间一分为二如何?”

李牧双手合十然后再分开看着众人说道。

一旁的樊山冷哼一声。

“若是用这种无赖的把戏,老莫都不需要接下这场对决,你直接告诉所有人莫玄朗不要这张脸了不就行了,还接下这个赌约干嘛!”

听到这话李牧也是有些生气他指着樊山说的。

“tnd!那你说怎么办吧?”

樊山被问的也是哑口无言。

两个老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的目光一同落在了莫玄朗的身上。

他们两个人的眼神仿佛是在问莫玄朗。

到底是舍下一张脸皮从中间切开,还是相信眼前这位小友所说。

莫玄朗一时之间也是犯了难,若是用了前者肯定会让自己的名誉受损的。

但是不至于让自己的半辈子名声直接灰飞烟灭,顶多是被同届的人嘲笑一番罢了。

但若是用了莫凡的方法,有很大一部分的概率就是自己积攒了半辈子的名声直接烟消云散,而自己也得直接退出赌石界了。

毕竟名声这个东西建立起来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是摧毁它只需要一瞬间而已。

正当所有人都在沉思的时候,四楼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莫玄朗目光微微一凝。

“人!都来了!”

一时之间所有的目光全都落在楼梯口那里。

伴随着杂乱的脚步声,五六个身着各色西服的中年人缓缓的走了上来。

为首的中年人戴着一个黑色的方框眼镜,脸上笑眯眯的看着莫玄朗。

“莫大师不知道已经准备好了没有?”

看到为首的这个人,樊山跟李牧齐齐的大惊。

“邹明华!”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邹明华抬眼看向李牧和樊山然后哈哈大笑。

“这不是李总跟樊总吗?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呀!”

李牧上前一步指着邹明华大声说道。

“好你个邹明华!这整件事情是不是你搞的鬼?”

看着李牧生气的样子,邹明华毫不在意的说道。

“李总年龄大了就不要乱生气,要是气过去了,我们谁可担待不起,这件事情只不过是一个正常的赌约罢了,有什么捣鬼不捣鬼的?”

说话间邹明华摘下自己的眼镜,还擦了一擦然后戴上。

一旁的莫凡看着眼前这个中年人竟然有点眼熟。

“我说刘贺,眼前这个中年人你认识他吗?”

刘贺上下打量了邹明华一下之后缓缓的说道。

“看着眼熟,但就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就在此时一旁的樊子墨悄咪咪的说道。

“邹明华你都不认识!”

莫凡摇了摇头,笑着问道。

“怎么啦?他很有名气吗?”

樊子墨点了点头脸上有点警惕的看着邹明华说道。

“他是星光娱乐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咱们这个市里面的大大小小的酒吧,KTV百分之八十全都在他的名义底下!”

听到这话刘贺拍了一下大腿,猛然地想了起来。

“我说怎么看着这么熟悉呢?他不是咱们市里面的杰出代表吗!之前还上过电视来着!高中的时候咱们学校组织过观影看了纪录片里面就有他的身影!”

听到刘贺这话莫凡才想起来。

原来眼前这个叫邹明华的人竟然是市里面的杰出代表。

高中的时候莫凡还觉得能出现在纪录片里面的人都非常的厉害。

但是现在长大了,踏入社会之后才发现这个世界并不是想象中的非黑即白,更多的是处于黑白之间。

而邹明华手底下的KTV酒吧,这些娱乐设施不可能干干净净的。

邹明华之所以能被评为杰出代表,估计这里面也有运作的原因吧。

不过眼下看来邹明华跟咱们这一帮人好像有点冲突呀。

邹明华将双手背在身后,缓缓的向前一步越过了李牧,看着眼前这一人之高的原石笑着说道。

“不知道莫大师这一个星期的时间已经参悟透了没有啊?今天可就是咱们赌约的最后一天了。”

莫玄朗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些所谓的仇家叹了一口气之后说道。

“三块之中的两块我已经可以确定了,唯独眼前这个一人之高的原石我拿捏不准。”

邹明华笑着转过头来看向大家。

“莫大师都有拿不准的时候啊?想当年莫大师叱咤风云的时候,我等也是望其项背啊是不是?”

邹明华转过头来看着陪同自己一起来的众人笑呵呵的说的。

众人闻言也是哈哈大笑。

眼前这一幕,可把樊山跟李牧两个老头子气得不轻。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

樊山怒吼着说道。

邹明华转过头来,看着樊山笑嘻嘻的说道。

“欺人太甚,你们也知道欺人太甚?想当年莫玄朗,靠着赌石逼死我父亲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欺人太甚这四个字能从你的嘴巴里面说出来!”

邹明华原本脸上笑嘻嘻的,表情瞬间变得阴沉。

来的这些人全都是莫玄朗的仇家,他们无一例外全都在莫玄朗手上吃过亏。

邹明华的父亲在与莫玄朗一次赌石之中败给了莫玄朗,然后气急攻心直接就死在了当场。

邹明华父亲的死亡同样也将莫玄朗的名声推向顶峰。

两家之间的恩怨自然而然的就这么结了下来。

莫玄朗看着眼前的邹明华缓缓地说道。

“想当初我已经劝过你父亲,但你父亲仍然执迷不悟,要与我赌上一场,正所谓成王败寇,你父亲输了也就输了,谁知他能够发生这样的事情,若是当初我能够遇见未来的话,说什么也不跟他赌上这一场了。”

邹明华看着莫玄朗这幅模样愤怒的说道。

“莫玄朗我告诉你,你现在不要在这里给我惺惺作态!老子现在带人已经过来了,今天就赌石你也别想赖账!只要你今天败了,就宣布彻底退出赌石界!”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