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06 09:18:01

“怎么样大师兄,天尊怎么说?”

众人的闭口禅被解开了,将陈师行这颗爆炸头围在了最中间,七嘴八舌了起来。

“师傅...咳咳,天尊是不是给你留下了什么锦囊秘籍。”

面对这些提问,陈师行只是摇头。

“什么都没有,只是留下一句话。”

“且!那天尊自己走了,难不成是让咱们自己腿过去?”

一阵子无语,也不能怪师傅烦躁。

感觉在什么地方待久了,可能真的会沾染上那个地方的气息。

“废话少说,跟我走吧。”

几层墙壁之外,是脱落的墙皮,墙上爬满了爬墙虎,门口的灯光暗的不像话,墙上挂着一块已经不亮的霓虹灯招牌-北郊精神病院。不亮的原因是交不起电费。

垃圾桶已经被塞的满满的,因为没交物业费。

早些年还有人上门催收,但是天尊将自己那痴呆的目光拿出来,害!谁会和一帮精神病计较这些呢?

找那些社会福利组织催收行了。

独自在家的李一然只觉得今晚的胸口格外的憋闷,恰好被那第一声响雷给惊醒了过来。

她将床头桌上的平安符拿了起来,发现上面竟然闪烁着微弱的光。

胸闷的感觉顿时就好了起来。

“看来果真有用。”

透过窗帘,她发现今晚天空的异常,“天空这么暗,会不会有什么事啊...”

说着,她便想到了今天和自己逛街为自己表演法术的憨货,明明有那种能力,还那么的低调,真是暴殄天物啊...说起来,现在这个点他应该还没睡吧。

拥有那种能力,不匡扶正义,岂不可惜!

这呆子,明天我就去给他说道说道,他忍心看着那些孩子在魔种的手下嚎啕大哭吗?

怎么联系道长啊,应该让他给常东演示演示。

天空中划过一道闪电,沿着天空成了龙的模样!

李一然的脑袋像是遭受了电击一般,无数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信息,一瞬间就进入她的脑海里。

她的眼神中没有带着丝毫的感情,环视四周像是在确认自己所在的方位。

“咻”的一声,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此刻的李一然,已经不是她了,而是更高一级的存在。

“啊~~”

常东抽完烟,张着大嘴打了一个哈欠的功夫,房间中突然出现了一道曼妙的身影。

这丝质的白睡衣,黑长直,难不成是天上掉下来一个林妹妹!

哎,不对啊,怎么现在人人进自己家都不需要敲门了...

对了,人...?

“妈呀,鬼啊!”常东大喊着,躲到了窗帘的后面。

待那林妹妹转过身来,他愣住了,还真是林妹妹,“怎么是你!”

只见李一然的眼神中没有丝毫的气息,只是愣愣的看着他。

“你怎么了?”

常东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不敢靠近,又不敢离的太远。

这不远不近的距离,要是真是鬼上身了,可以保证他最大限度的动用自己的能力救治,或者逃走。

“真是个蠢货,女娲真是看走了眼,让你吃了果实。”

李一然的嘴唇之中,流露出那不似人又极其陌生的腔调。

这...这不是,那诱惑我吃果子的女娲!到底是谁上了她的神。

“吃下果实又怎么样,你谁啊?”

常东顿时有些生气,你谁啊,随随便便上别人的身体,还指手画脚的。

这炎夏大陆上还有没有王法了?还有讲不讲法律了?

人女娲都让我想干啥就干啥,难不成你别女娲还大?

那番不知名的存在,显然被这番无礼的话逗乐了。

“我?我是你祖宗!”

“我干你妹的,不管你是谁,赶紧从我女友身上滚出去!”

常东罕见的爆了句粗口。

没想到这句话,惹毛了那存在。

“谁人不知我伏羲氏为炎夏之始祖!无知小儿,竟敢口出狂言。”

坏了!这尼玛真是大佬来了,干他妹的岂不是...

谁人不知伏羲氏是和女娲兄妹相婚。

“大佬我错...”

常东话音未落。

只见李一然的手臂快速的抬了起来,手成爪状猛然的戳向自己的心脏。

白色的丝绸睡衣,瞬间就被鲜血所染红,大动脉直接破裂,鲜血如注。

站在面前的常东,直接就被淋了一个血人。

心脏被整颗摘了出来,在手中还在跳动着,“碰碰碰”

“这是对你亵渎神灵的惩罚”

“你!你!”

常东有些语无伦次,他震惊了,这些神也太不把人类当回事了。

小草的生命也不至于会这样践踏,所谓的神明就是这样冷漠无情的吗?

他拼命的幻想着刚刚伏羲手中的动作,并开始头疼欲裂起来,那画面他越想就变得越发的模糊。

他吃下了世界之树的果子,掌握了时间之力,不就是为了做这种逆天之事吗!

可是怎么回忆,都回忆不起来。

那段记忆像是被人用橡皮擦抹除了一般,空白一片。

常东懵了,这是他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就算他能将水变成热水,变成冰水,那又怎么样呢?

就算他能够将普通的物理规则进行运用,那又怎么样呢?

就算他拥有时光之力,将时光倒流,那又怎么样呢?

还不是看着心爱的女子,在自己面前丧失生命,而什么也做不了。

第十四章 伏羲降临

“怎么样大师兄,天尊怎么说?”

众人的闭口禅被解开了,将陈师行这颗爆炸头围在了最中间,七嘴八舌了起来。

“师傅...咳咳,天尊是不是给你留下了什么锦囊秘籍。”

面对这些提问,陈师行只是摇头。

“什么都没有,只是留下一句话。”

“且!那天尊自己走了,难不成是让咱们自己腿过去?”

一阵子无语,也不能怪师傅烦躁。

感觉在什么地方待久了,可能真的会沾染上那个地方的气息。

“废话少说,跟我走吧。”

几层墙壁之外,是脱落的墙皮,墙上爬满了爬墙虎,门口的灯光暗的不像话,墙上挂着一块已经不亮的霓虹灯招牌-北郊精神病院。不亮的原因是交不起电费。

垃圾桶已经被塞的满满的,因为没交物业费。

早些年还有人上门催收,但是天尊将自己那痴呆的目光拿出来,害!谁会和一帮精神病计较这些呢?

找那些社会福利组织催收行了。

独自在家的李一然只觉得今晚的胸口格外的憋闷,恰好被那第一声响雷给惊醒了过来。

她将床头桌上的平安符拿了起来,发现上面竟然闪烁着微弱的光。

胸闷的感觉顿时就好了起来。

“看来果真有用。”

透过窗帘,她发现今晚天空的异常,“天空这么暗,会不会有什么事啊...”

说着,她便想到了今天和自己逛街为自己表演法术的憨货,明明有那种能力,还那么的低调,真是暴殄天物啊...说起来,现在这个点他应该还没睡吧。

拥有那种能力,不匡扶正义,岂不可惜!

这呆子,明天我就去给他说道说道,他忍心看着那些孩子在魔种的手下嚎啕大哭吗?

怎么联系道长啊,应该让他给常东演示演示。

天空中划过一道闪电,沿着天空成了龙的模样!

李一然的脑袋像是遭受了电击一般,无数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信息,一瞬间就进入她的脑海里。

她的眼神中没有带着丝毫的感情,环视四周像是在确认自己所在的方位。

“咻”的一声,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此刻的李一然,已经不是她了,而是更高一级的存在。

“啊~~”

常东抽完烟,张着大嘴打了一个哈欠的功夫,房间中突然出现了一道曼妙的身影。

这丝质的白睡衣,黑长直,难不成是天上掉下来一个林妹妹!

哎,不对啊,怎么现在人人进自己家都不需要敲门了...

对了,人...?

“妈呀,鬼啊!”常东大喊着,躲到了窗帘的后面。

待那林妹妹转过身来,他愣住了,还真是林妹妹,“怎么是你!”

只见李一然的眼神中没有丝毫的气息,只是愣愣的看着他。

“你怎么了?”

常东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不敢靠近,又不敢离的太远。

这不远不近的距离,要是真是鬼上身了,可以保证他最大限度的动用自己的能力救治,或者逃走。

“真是个蠢货,女娲真是看走了眼,让你吃了果实。”

李一然的嘴唇之中,流露出那不似人又极其陌生的腔调。

这...这不是,那诱惑我吃果子的女娲!到底是谁上了她的神。

“吃下果实又怎么样,你谁啊?”

常东顿时有些生气,你谁啊,随随便便上别人的身体,还指手画脚的。

这炎夏大陆上还有没有王法了?还有讲不讲法律了?

人女娲都让我想干啥就干啥,难不成你别女娲还大?

那番不知名的存在,显然被这番无礼的话逗乐了。

“我?我是你祖宗!”

“我干你妹的,不管你是谁,赶紧从我女友身上滚出去!”

常东罕见的爆了句粗口。

没想到这句话,惹毛了那存在。

“谁人不知我伏羲氏为炎夏之始祖!无知小儿,竟敢口出狂言。”

坏了!这尼玛真是大佬来了,干他妹的岂不是...

谁人不知伏羲氏是和女娲兄妹相婚。

“大佬我错...”

常东话音未落。

只见李一然的手臂快速的抬了起来,手成爪状猛然的戳向自己的心脏。

白色的丝绸睡衣,瞬间就被鲜血所染红,大动脉直接破裂,鲜血如注。

站在面前的常东,直接就被淋了一个血人。

心脏被整颗摘了出来,在手中还在跳动着,“碰碰碰”

“这是对你亵渎神灵的惩罚”

“你!你!”

常东有些语无伦次,他震惊了,这些神也太不把人类当回事了。

小草的生命也不至于会这样践踏,所谓的神明就是这样冷漠无情的吗?

他拼命的幻想着刚刚伏羲手中的动作,并开始头疼欲裂起来,那画面他越想就变得越发的模糊。

他吃下了世界之树的果子,掌握了时间之力,不就是为了做这种逆天之事吗!

可是怎么回忆,都回忆不起来。

那段记忆像是被人用橡皮擦抹除了一般,空白一片。

常东懵了,这是他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就算他能将水变成热水,变成冰水,那又怎么样呢?

就算他能够将普通的物理规则进行运用,那又怎么样呢?

就算他拥有时光之力,将时光倒流,那又怎么样呢?

还不是看着心爱的女子,在自己面前丧失生命,而什么也做不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