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06 16:28:16

“不!不!啊.....不,你到底想干什么?”

常东冲过去想要抓住伏羲的肩膀,被却神秘的屏障给挡住,他一拳又一拳砸着,这是他少见的脾气控制不住的时刻。

屏障陡然消失,他又一拳挥了过去,拳头在空中颤抖着停下了。

这是李一然的身体,他不能这么做!

“哈哈哈哈哈!有趣有趣,人类的情感。”她张狂的笑着,将常东脸上的绝望当成艺术品一样欣赏着。

“魔种降临世间生灵涂炭,你明明看到了那样的未来,给你能力是让你去行动的,而你只知道窝在这里,还造什么时空之盾龟缩起来,你是什么乌龟王八吗?哈哈哈哈!”

这笑声是那么刺耳,深深的刺痛着常东。

难道自己照顾好自己有错吗,他有能力就必须要拯救苍生吗?

苍生给了他什么值得他去救?

凭什么这些神,就可以站在制高点上,指挥着人们干这干那,就凭借自己的喜好,肆意玩弄人类。

连灾难也阻止不了的神,也配叫神?

“喵!”

小七护主一般,冲了上来!

“滚开蠢猫!”

一脚被踢到了一边。

怎么敢的?杀我爱人,伤我爱猫!

常东心中愤怒的火焰熊熊燃烧,全身爆发出惊人的气场来,他抬起手来,想要将那附身的伏羲,像那天的紫蛇一般揪出来。

伏羲目光一愣,这小子想要干什么。

不会吧?不会真以为自己吃了个破果子,便能对付自己了吧。

他随手布下了几道八卦阵法,没想到顷刻间便破碎而开。

自己的灵魂分身竟然竟然出现了颤抖,伏羲有些不可思议。

手中又凭空浮现出几张不知名材料的卡片。

“够了!伏羲!你还要玩到什么时候?”李一然面孔清冷,双目透着恒古的幽远。

这声音...是女娲大大!

他突然感觉眼前的场景又变得模糊起来,画面的最中央出现了一个漩涡,将他召唤到了异界。

远处耸立着硕大的树木,直指天空,一眼望不到尽头。

“放心,刚刚只是伏羲对你施加的幻术,那个女孩并无大碍。”

蛇身人首的女娲游动过来,立在了常东的面前。

始作俑者伏羲,站在远处叉着手,脸上漏出了不屑的神色。

他也是蛇身,只不过上半身是龙族的模样。

“女娲,你瞅瞅这个基因奇点人,吃了果实不办事,真是暴殄天物。”

女娲语气冰冷,“闭嘴!”

她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一般,温柔的看着常东,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顶。

“孩子,伏羲的恶作剧你别放在心里。”

女娲随手点开了一道裂缝,一人几猫正安然无恙的躺在沙发之上。

恶作剧?可真够真实的,常东冒了一身的冷汗。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盖亚的时空之力越来越不稳定,我们能出手的机会不多了,万物终将会走向毁灭,希望你能走到最后,解决危机。我暂且将一缕神识灌输到这个姑娘的体内,在危难关头,希望能够帮助到你们二人。”

女娲的声音波澜不惊,却透露出一个重要的消息。

万物终将会毁灭,他一介凡人何德何能能够解决危机呢?

“这项任务...我不...”

话还没有说完,常东就被传送走了。

伏羲这时走到了女娲的身后,“这小子其实还有两手,果然是基因奇点的集大成者,前年了,也只有这个小子能够让世界之树接纳。”

女娲眼神看向了花园中那颗耸立的大树,“真不知道是时空果实选择了他,还他选择了时空果实。”

常东嗖的一声,进入了自己的房间,突然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亲切。

“小七小七!”

“喵~”

李一然此刻也死而复生,完好无损的躺在沙发上。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原来刚刚的一切都是幻觉,怪不得无法回忆,简直要吓死老子了。

常东想想都后怕,竟然顶撞了自己的祖宗。

就在这时,后面的可人睁开了眼睛。

“嗯?我这是在哪?”她揉了揉自己昏沉的脑袋,看清了眼前的人。

“常东,我怎么在你家?”

常东一脸的尴尬,要是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跟她说肯定吓坏她的。

“你刚刚主动找上门来了,然后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昏倒了,难道你忘了?”

李一然眼神中闪过一丝古老的气息,记忆被某伏羲篡改了,她一拍脑袋像是记起来了。

“对对对!我是来找你去见一位道长的!”

道长?哪个道长?“你说的,该不会是一个爆炸头吧?”

李一然如同小鸡啄米。

常东一拍脑门,晕!这世界怎么这么小的。

“一然,那人是骗人的,你不要信他。”

“哎呀我知道,但是人家不是好奇嘛?难道你这大英雄忍心看我一个弱女子,深更半夜的去一家精神病院拜访?”

二人对视,那双卡姿兰大眼睛,让常东那句不想咽回了喉咙。

第十五章 死而复生

“不!不!啊.....不,你到底想干什么?”

常东冲过去想要抓住伏羲的肩膀,被却神秘的屏障给挡住,他一拳又一拳砸着,这是他少见的脾气控制不住的时刻。

屏障陡然消失,他又一拳挥了过去,拳头在空中颤抖着停下了。

这是李一然的身体,他不能这么做!

“哈哈哈哈哈!有趣有趣,人类的情感。”她张狂的笑着,将常东脸上的绝望当成艺术品一样欣赏着。

“魔种降临世间生灵涂炭,你明明看到了那样的未来,给你能力是让你去行动的,而你只知道窝在这里,还造什么时空之盾龟缩起来,你是什么乌龟王八吗?哈哈哈哈!”

这笑声是那么刺耳,深深的刺痛着常东。

难道自己照顾好自己有错吗,他有能力就必须要拯救苍生吗?

苍生给了他什么值得他去救?

凭什么这些神,就可以站在制高点上,指挥着人们干这干那,就凭借自己的喜好,肆意玩弄人类。

连灾难也阻止不了的神,也配叫神?

“喵!”

小七护主一般,冲了上来!

“滚开蠢猫!”

一脚被踢到了一边。

怎么敢的?杀我爱人,伤我爱猫!

常东心中愤怒的火焰熊熊燃烧,全身爆发出惊人的气场来,他抬起手来,想要将那附身的伏羲,像那天的紫蛇一般揪出来。

伏羲目光一愣,这小子想要干什么。

不会吧?不会真以为自己吃了个破果子,便能对付自己了吧。

他随手布下了几道八卦阵法,没想到顷刻间便破碎而开。

自己的灵魂分身竟然竟然出现了颤抖,伏羲有些不可思议。

手中又凭空浮现出几张不知名材料的卡片。

“够了!伏羲!你还要玩到什么时候?”李一然面孔清冷,双目透着恒古的幽远。

这声音...是女娲大大!

他突然感觉眼前的场景又变得模糊起来,画面的最中央出现了一个漩涡,将他召唤到了异界。

远处耸立着硕大的树木,直指天空,一眼望不到尽头。

“放心,刚刚只是伏羲对你施加的幻术,那个女孩并无大碍。”

蛇身人首的女娲游动过来,立在了常东的面前。

始作俑者伏羲,站在远处叉着手,脸上漏出了不屑的神色。

他也是蛇身,只不过上半身是龙族的模样。

“女娲,你瞅瞅这个基因奇点人,吃了果实不办事,真是暴殄天物。”

女娲语气冰冷,“闭嘴!”

她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一般,温柔的看着常东,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顶。

“孩子,伏羲的恶作剧你别放在心里。”

女娲随手点开了一道裂缝,一人几猫正安然无恙的躺在沙发之上。

恶作剧?可真够真实的,常东冒了一身的冷汗。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盖亚的时空之力越来越不稳定,我们能出手的机会不多了,万物终将会走向毁灭,希望你能走到最后,解决危机。我暂且将一缕神识灌输到这个姑娘的体内,在危难关头,希望能够帮助到你们二人。”

女娲的声音波澜不惊,却透露出一个重要的消息。

万物终将会毁灭,他一介凡人何德何能能够解决危机呢?

“这项任务...我不...”

话还没有说完,常东就被传送走了。

伏羲这时走到了女娲的身后,“这小子其实还有两手,果然是基因奇点的集大成者,前年了,也只有这个小子能够让世界之树接纳。”

女娲眼神看向了花园中那颗耸立的大树,“真不知道是时空果实选择了他,还他选择了时空果实。”

常东嗖的一声,进入了自己的房间,突然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亲切。

“小七小七!”

“喵~”

李一然此刻也死而复生,完好无损的躺在沙发上。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原来刚刚的一切都是幻觉,怪不得无法回忆,简直要吓死老子了。

常东想想都后怕,竟然顶撞了自己的祖宗。

就在这时,后面的可人睁开了眼睛。

“嗯?我这是在哪?”她揉了揉自己昏沉的脑袋,看清了眼前的人。

“常东,我怎么在你家?”

常东一脸的尴尬,要是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跟她说肯定吓坏她的。

“你刚刚主动找上门来了,然后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昏倒了,难道你忘了?”

李一然眼神中闪过一丝古老的气息,记忆被某伏羲篡改了,她一拍脑袋像是记起来了。

“对对对!我是来找你去见一位道长的!”

道长?哪个道长?“你说的,该不会是一个爆炸头吧?”

李一然如同小鸡啄米。

常东一拍脑门,晕!这世界怎么这么小的。

“一然,那人是骗人的,你不要信他。”

“哎呀我知道,但是人家不是好奇嘛?难道你这大英雄忍心看我一个弱女子,深更半夜的去一家精神病院拜访?”

二人对视,那双卡姿兰大眼睛,让常东那句不想咽回了喉咙。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