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08 17:49:59

江羽的手段虽然让凌潇惊讶可是现在闺蜜的生命更加重要,她没有时间来陪一个傻子玩什么游戏,匆忙之间,她甚至拎起了旁边的一把椅子。

她本想着就算是个傻子也会躲开,可是她没想到当自己搬着椅子往江羽身上砸的时候,江羽竟然连眼睛没有眨一下,而且椅子砸到江羽身上之后他也没有任何反应。

“你让开啊!现在不是玩的时候!”

凌潇此时的声音有些撕心裂肺,江羽在这里她想做什么都做不了。

而此时江羽也终于转过了头,看了凌潇一眼,而江羽此时的眼神,凌潇恐怕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他的眼神是那样的深邃,仿佛里面装着银河与星斗,可是却没有一点感情。

“你究竟是不是医生?!”

此时凌潇有一些后悔,她被这件事情冲昏了头脑,她只听到了同事们议论江羽是个傻子肯定不会治病,可是她没有想江羽如果真的是医生的话……

江羽并没有回答他,因为此时电梯门开了,穿着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带着担架迅速跑了过来。

“羽神,医生来了。”

张伟见到江羽之后,迅速说道,他也看到了地上一旁的椅子不过没有想到这里刚才发生了什么。

医生动作也迅速,很快把刘羽倾抬上了担架,凌潇和张伟几人也跟着一起。

还好宏毅集团的规模比较大,而且重视非常事件的预防,电梯也是特殊安装的,所以才能装的下担架和这么多人。

电梯里,江羽一直在关注着刘羽倾的情况,还好,从刚才他看向凌潇的那一会,刘羽倾的血就已经止住了,只不过他看到刘羽倾的印堂依旧有些发黑,所以还是觉得有点担心。

最后刘羽倾被送上了救护车。

江羽让张伟在陈安队长那里请个假之后就跟着上了救护车,一起上来的还有凌潇,那个组长本来也想上来不过被医生拦下了,这才作罢。

“羽神,你的头怎么流血了。”

就当江羽上救护车的时候,站在江羽背后的张伟发现江羽的头竟然流血了,便问道,不过他没有得到答案,救护车便关上门开走了。

“你……流血了?对不起!”

救护车上,医生给刘羽倾安装上了监护仪,见刘羽倾情况还算是稳定,凌潇松了一口气,又回想起刚才上车前张伟说的话,知道一定是自己用椅子伤到了江羽,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便和江羽道歉道。

“不碍事。”

江羽摆了摆手,这些小伤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宏毅集团是在市中心附近,虽然距离医院距离不远,但是城市交通复杂,即便是有车辆给救护车让路,速度也不是很快。

此期间,凌潇不可避免的把注意力放到了江羽身上。

刚才那深邃的眼神让她心神很是触动,她不知道什么样的经历才能让一个人的眼神变得那么深邃,而且不是说他是一个傻子吗?为什么现在她一点都看不出来,还有,保安队的张伟为什么叫她羽神?

种种问题让凌潇百思不得其解,而此时也不是问这些事情的时候,她想等刘羽倾痊愈了之后自己好好的给江羽道个歉和道个谢。

多亏了广大高素质市民的让路和开道,救护车还是很快的到达了松山市第一人民医院。

医生也是没有停歇,在医院门口就做好了准备,因为在救护车上的时候医生就已经确定了刘羽倾的症状是颅内出血了并且也和医院做了联系,医院迅速响应并且准备好了抢救,所以救护车一停,刘羽倾就被送到了急救室。

江羽和凌潇在急救室外等待。

过了几分钟之后,一个护士从急救室出来,喊了一句。

“病人家属在吗?”

江羽和凌潇同时站起来。

“在!”

这句话是凌潇说的,毕竟江羽认都不认识刘羽倾,同时他也不知道刘羽倾和凌潇是什么关系。

“送来的很及时,病人已经开始抢救了,你们谁去存点钱?如果现在没有的话,可以先给你们走绿色通道。”

“我去吧。”

这句话也是凌潇说的,因为江羽身上一分钱也没有,找他干什么都行,就是要钱不行。

然后凌潇便下楼去交钱去了。

江羽则是留在原地,他并不担心刘羽倾的安危,因为他已经把刘羽倾从阎王爷的手上拉了回来,剩下的这点事情相信对于这个医院来说也是很简单的事情。

只不过他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他还能在刘羽倾的脸色上看出一些问题呢,按理说即便是命里有一劫这一劫也该过了啊。

难不成是家里的问题,江羽只能这么认为了,刘羽倾印堂发黑,不是她要出事就是她家里有问题。

不过这些问题也只能等到刘羽倾醒来才能知道了。

很快凌潇就回来了并且坐在了江羽旁边。

“你好,我叫凌潇。”

凌潇大方地伸出手来想和江羽握手。

“你好,我叫江羽。”

江羽并没有伸出手去握凌潇的手,这让凌潇觉得他似乎在生她的气,不过真正的原因只有江羽知道。

凌潇的体质也是纯阴之体,不过没有楚湘凝的阴凤体质那么特殊,但江羽若是与凌潇有任何肌肤上的接触的话都会导致凌潇依赖上江羽,那是潜意识上的,就像是人走在寒冷的雪地里时对温度的依赖,如果不接触就不会。

因为江羽的体质是志刚至阳的阳龙之体,如果接触了凌潇和楚湘凝这种纯阴之体就会对她们产生致命般的吸引,所以为了避免麻烦,江羽决定拒绝凌潇的握手。

凌潇虽然有些尴尬但毕竟也是心性成熟的成年人,并不会因为这件事就把江羽登上她的社交黑名单,反倒因此更加剧了她对江羽的亏歉之意。

她在想自己那会儿太冲动了,他一定很疼,而且明明是在救人却被误解心理上应该也会很难过吧。

“实在是对不起,那会儿我真的是太着急了。”

“没关系,真的不疼,我从小修炼这点小伤对我来说就是家常便饭,不足为奇!”

“修炼?!”

第十三章 又一个纯阴之女

江羽的手段虽然让凌潇惊讶可是现在闺蜜的生命更加重要,她没有时间来陪一个傻子玩什么游戏,匆忙之间,她甚至拎起了旁边的一把椅子。

她本想着就算是个傻子也会躲开,可是她没想到当自己搬着椅子往江羽身上砸的时候,江羽竟然连眼睛没有眨一下,而且椅子砸到江羽身上之后他也没有任何反应。

“你让开啊!现在不是玩的时候!”

凌潇此时的声音有些撕心裂肺,江羽在这里她想做什么都做不了。

而此时江羽也终于转过了头,看了凌潇一眼,而江羽此时的眼神,凌潇恐怕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他的眼神是那样的深邃,仿佛里面装着银河与星斗,可是却没有一点感情。

“你究竟是不是医生?!”

此时凌潇有一些后悔,她被这件事情冲昏了头脑,她只听到了同事们议论江羽是个傻子肯定不会治病,可是她没有想江羽如果真的是医生的话……

江羽并没有回答他,因为此时电梯门开了,穿着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带着担架迅速跑了过来。

“羽神,医生来了。”

张伟见到江羽之后,迅速说道,他也看到了地上一旁的椅子不过没有想到这里刚才发生了什么。

医生动作也迅速,很快把刘羽倾抬上了担架,凌潇和张伟几人也跟着一起。

还好宏毅集团的规模比较大,而且重视非常事件的预防,电梯也是特殊安装的,所以才能装的下担架和这么多人。

电梯里,江羽一直在关注着刘羽倾的情况,还好,从刚才他看向凌潇的那一会,刘羽倾的血就已经止住了,只不过他看到刘羽倾的印堂依旧有些发黑,所以还是觉得有点担心。

最后刘羽倾被送上了救护车。

江羽让张伟在陈安队长那里请个假之后就跟着上了救护车,一起上来的还有凌潇,那个组长本来也想上来不过被医生拦下了,这才作罢。

“羽神,你的头怎么流血了。”

就当江羽上救护车的时候,站在江羽背后的张伟发现江羽的头竟然流血了,便问道,不过他没有得到答案,救护车便关上门开走了。

“你……流血了?对不起!”

救护车上,医生给刘羽倾安装上了监护仪,见刘羽倾情况还算是稳定,凌潇松了一口气,又回想起刚才上车前张伟说的话,知道一定是自己用椅子伤到了江羽,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便和江羽道歉道。

“不碍事。”

江羽摆了摆手,这些小伤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宏毅集团是在市中心附近,虽然距离医院距离不远,但是城市交通复杂,即便是有车辆给救护车让路,速度也不是很快。

此期间,凌潇不可避免的把注意力放到了江羽身上。

刚才那深邃的眼神让她心神很是触动,她不知道什么样的经历才能让一个人的眼神变得那么深邃,而且不是说他是一个傻子吗?为什么现在她一点都看不出来,还有,保安队的张伟为什么叫她羽神?

种种问题让凌潇百思不得其解,而此时也不是问这些事情的时候,她想等刘羽倾痊愈了之后自己好好的给江羽道个歉和道个谢。

多亏了广大高素质市民的让路和开道,救护车还是很快的到达了松山市第一人民医院。

医生也是没有停歇,在医院门口就做好了准备,因为在救护车上的时候医生就已经确定了刘羽倾的症状是颅内出血了并且也和医院做了联系,医院迅速响应并且准备好了抢救,所以救护车一停,刘羽倾就被送到了急救室。

江羽和凌潇在急救室外等待。

过了几分钟之后,一个护士从急救室出来,喊了一句。

“病人家属在吗?”

江羽和凌潇同时站起来。

“在!”

这句话是凌潇说的,毕竟江羽认都不认识刘羽倾,同时他也不知道刘羽倾和凌潇是什么关系。

“送来的很及时,病人已经开始抢救了,你们谁去存点钱?如果现在没有的话,可以先给你们走绿色通道。”

“我去吧。”

这句话也是凌潇说的,因为江羽身上一分钱也没有,找他干什么都行,就是要钱不行。

然后凌潇便下楼去交钱去了。

江羽则是留在原地,他并不担心刘羽倾的安危,因为他已经把刘羽倾从阎王爷的手上拉了回来,剩下的这点事情相信对于这个医院来说也是很简单的事情。

只不过他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他还能在刘羽倾的脸色上看出一些问题呢,按理说即便是命里有一劫这一劫也该过了啊。

难不成是家里的问题,江羽只能这么认为了,刘羽倾印堂发黑,不是她要出事就是她家里有问题。

不过这些问题也只能等到刘羽倾醒来才能知道了。

很快凌潇就回来了并且坐在了江羽旁边。

“你好,我叫凌潇。”

凌潇大方地伸出手来想和江羽握手。

“你好,我叫江羽。”

江羽并没有伸出手去握凌潇的手,这让凌潇觉得他似乎在生她的气,不过真正的原因只有江羽知道。

凌潇的体质也是纯阴之体,不过没有楚湘凝的阴凤体质那么特殊,但江羽若是与凌潇有任何肌肤上的接触的话都会导致凌潇依赖上江羽,那是潜意识上的,就像是人走在寒冷的雪地里时对温度的依赖,如果不接触就不会。

因为江羽的体质是志刚至阳的阳龙之体,如果接触了凌潇和楚湘凝这种纯阴之体就会对她们产生致命般的吸引,所以为了避免麻烦,江羽决定拒绝凌潇的握手。

凌潇虽然有些尴尬但毕竟也是心性成熟的成年人,并不会因为这件事就把江羽登上她的社交黑名单,反倒因此更加剧了她对江羽的亏歉之意。

她在想自己那会儿太冲动了,他一定很疼,而且明明是在救人却被误解心理上应该也会很难过吧。

“实在是对不起,那会儿我真的是太着急了。”

“没关系,真的不疼,我从小修炼这点小伤对我来说就是家常便饭,不足为奇!”

“修炼?!”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