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15 09:09:33

巨型飞艇掠过帝景酒店上空,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而更让人为之震撼的是,飞艇横幅上的十六个大字。

祝贺江先生,余小姐,新婚快乐,同心永结!

帝景酒店山下,全江城各地,数不尽的爱心气球,飘飞于空。

昏黄的天空仿若被气球染成了粉色!

一众千金大小姐惊呼大叫起来,眼中满是羡慕和欣喜。

钟墨羽脸色苍白,嫉妒咬牙道,“切,租一个破飞艇,放几个破气球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花里胡哨!”

“没错,刚才只是蒋老一时间没把我认出来,他们肯定是来参加我夏家订婚宴的,这破飞艇没什么大不了!”

夏剑也咬牙道:“我的女人才是今天江城的主角!”

话音刚落,蒋老等一众江东达官显贵齐刷刷下车,仿佛事先经过排练一样,站成两排,齐声恭贺。

“恭贺江先生,余小姐,新婚大喜,百年好合!”

声音洪亮,响彻天际。

与此同时,一辆牌照为京A8888的林肯轿车,缓缓驶入!

一个身着白色西装,如同影视剧中白马王子般的男人,从林肯车走出,目如璀璨星光,望着不远处的余忆然!

江凡!真的是江凡!

余忆然捂着嘴巴,满脸泪痕。

没有人知道从地狱到天堂是怎样的感觉,但今天她体验到了!

望着一众齐声高喝的江东权商,夏剑只觉得神情恍惚。

这些人原来都是为江凡而来的?可这…怎么可能!?

一众老总更是诚惶诚恐的看着江凡,能让这么多市内大佬助阵恭贺,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钟墨羽面露扭曲,嫉火中烧道:“车是租的,大人物是花钱请来的,等今天一过,你们全家都等着吃土去吧!”

“但夏少为我准备的聘礼,都是真金白银,你余忆然比不过我!”

“谁告诉你这聘礼是夏家送的?”

忽然一道充斥着讥诮的声音响起,赵宝龙从人群中走出,冷笑道:“这些聘礼是我代江先生,赠予余小姐的,礼盒底下还有余小姐的名字,若是不信,尽管检查!”

钟墨羽翻出一个礼盒验证,瞬间面色一变,这礼盒背后竟真的写着余忆然三字!

也就是说,自婚宴开始,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属于余忆然的?

这让她如何接受的了?

“这怎么可能?!都是假的!全都是假的!”

此时已经没人去关心钟墨羽夏剑如何了,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汇聚在江凡和余忆然身上。

此刻黄昏落下,夜幕降临,一朵朵绚丽的烟花在江城各处天空炸响,整个江城都处于一种欢庆的氛围当中。

帝景酒店天台,这里早已被布置成了婚宴现场,无论是桌椅饰品,还是为婚宴搭建的舞台都要比起钟墨羽的订婚宴奢华精致上百倍!

随着恢弘的音乐响起,婚礼仪式正式开始!

雪白的婚纱,搭配上优雅的气质和绝艳的五官,余忆然宛如童话故事里的公主,在江凡的搀扶下,一步一步走向舞台。

所有聚光灯,落在她的身上,看不出一丝瑕疵,这一刻的她,美的是那么不可方物!

“这件婚纱好像是意国著名设计师莱昂纳多的作品,名为白色公主!”

“没错,我之前在意国的展览会看到过,价值八百多万呢!”

“真是太浪漫啊,可怜某些人,以为一切都是为自己而准备的,结果啪啪打脸!”

众人的议论声,钟墨羽自然听在了耳内,她面目扭曲,心中的嫉妒几乎快要让她爆炸了!

“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江凡蹲了整整五年大牢,他哪来的能耐弄这场婚宴!”

郑钗更是一脸扭曲,如同厉鬼般抓着蒋正权,“蒋老,你们是搞错了对不对?江凡那死穷鬼根本不配得到你们的恭贺!”

蒋老甩手一巴掌将郑钗抽翻在地,满脸厌恶:“哪来的疯婆子,真让人反胃!”

“若非今天是江先生结婚大喜,不宜见血,就你方才那句话,我非得把你牙齿全部扇掉不可!”

说罢,他身上的煞气尽数消散,捧起贺礼,满脸笑容,走至舞台前:“祝江先生余小姐,新婚快乐,百年好合,蒋正权在此献上贺礼钻石项链一条!”

“赵林斌在此献上贺礼,帝王绿手镯一对!”

“陈冰冰在此献上贺礼,龙凤耳环一双!”

“邵浩然在此献上……”

不过片刻,江东顶流权商献上的贺礼已堆积了满满半个舞台。

一众受夏家邀请的江城来宾也纷纷夺回的贺礼,将上面的名字改为余忆然,来到舞台前,有模有样的祝贺着二位新人。

原本高朋满座的夏家订婚宴,此刻空无一人,只留下满脸绝望的夏剑和钟墨羽母女!

婚礼最后,五百架无人机腾空而飞。

当看到那闪耀的无人机在半空组成余忆然那绝艳容貌时,现场所有人都爆发出了一阵惊叹的呼叫。

小草更是欢乐的拉着余忆然的手,“妈妈快看啊,那是你吖!”

余忆然犹如置身梦境当中,激动,不安,困惑,无数种复杂情绪交杂在她的心中。

直到小草的轻呼声传来,她才潘然醒悟过来,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江凡,这婚宴…”

江凡抓起她的手,眼神坚定,柔情道:“这场婚宴只是你我人生道路上的一个小节点。”

“我江凡在此立誓,即便穷尽一生,也要带你们母女,看遍人间繁华!”

眼看婚礼即将结束,夏剑不断摇晃着夏剑的手臂:“夏少你想想办法啊,难道就这样看着江凡骑在咱的头上撒欢吗?”

夏剑刚要开口,余光撇到人群中的一个中年男人。

帝景酒店老板,田书海!

他连忙迈步上前,质问道:“田老板,今天帝景酒店不是已经被夏家包下来了吗?你居然还让江凡在这举行婚礼,就不怕我夏家问责吗?”

田老板瞥了他一眼,轻蔑一笑:“问责?你们夏家能撑过今晚再说吧!”

夏剑脸色一变:“田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

话音刚落,一道冰冷冷的声音便传来过来:

“夏少爷,自我出狱以来,今天已是第三天,你准备好给我母亲下跪了吗?!”

第十四章 弱肉强食,强者生存?

巨型飞艇掠过帝景酒店上空,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而更让人为之震撼的是,飞艇横幅上的十六个大字。

祝贺江先生,余小姐,新婚快乐,同心永结!

帝景酒店山下,全江城各地,数不尽的爱心气球,飘飞于空。

昏黄的天空仿若被气球染成了粉色!

一众千金大小姐惊呼大叫起来,眼中满是羡慕和欣喜。

钟墨羽脸色苍白,嫉妒咬牙道,“切,租一个破飞艇,放几个破气球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花里胡哨!”

“没错,刚才只是蒋老一时间没把我认出来,他们肯定是来参加我夏家订婚宴的,这破飞艇没什么大不了!”

夏剑也咬牙道:“我的女人才是今天江城的主角!”

话音刚落,蒋老等一众江东达官显贵齐刷刷下车,仿佛事先经过排练一样,站成两排,齐声恭贺。

“恭贺江先生,余小姐,新婚大喜,百年好合!”

声音洪亮,响彻天际。

与此同时,一辆牌照为京A8888的林肯轿车,缓缓驶入!

一个身着白色西装,如同影视剧中白马王子般的男人,从林肯车走出,目如璀璨星光,望着不远处的余忆然!

江凡!真的是江凡!

余忆然捂着嘴巴,满脸泪痕。

没有人知道从地狱到天堂是怎样的感觉,但今天她体验到了!

望着一众齐声高喝的江东权商,夏剑只觉得神情恍惚。

这些人原来都是为江凡而来的?可这…怎么可能!?

一众老总更是诚惶诚恐的看着江凡,能让这么多市内大佬助阵恭贺,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钟墨羽面露扭曲,嫉火中烧道:“车是租的,大人物是花钱请来的,等今天一过,你们全家都等着吃土去吧!”

“但夏少为我准备的聘礼,都是真金白银,你余忆然比不过我!”

“谁告诉你这聘礼是夏家送的?”

忽然一道充斥着讥诮的声音响起,赵宝龙从人群中走出,冷笑道:“这些聘礼是我代江先生,赠予余小姐的,礼盒底下还有余小姐的名字,若是不信,尽管检查!”

钟墨羽翻出一个礼盒验证,瞬间面色一变,这礼盒背后竟真的写着余忆然三字!

也就是说,自婚宴开始,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属于余忆然的?

这让她如何接受的了?

“这怎么可能?!都是假的!全都是假的!”

此时已经没人去关心钟墨羽夏剑如何了,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汇聚在江凡和余忆然身上。

此刻黄昏落下,夜幕降临,一朵朵绚丽的烟花在江城各处天空炸响,整个江城都处于一种欢庆的氛围当中。

帝景酒店天台,这里早已被布置成了婚宴现场,无论是桌椅饰品,还是为婚宴搭建的舞台都要比起钟墨羽的订婚宴奢华精致上百倍!

随着恢弘的音乐响起,婚礼仪式正式开始!

雪白的婚纱,搭配上优雅的气质和绝艳的五官,余忆然宛如童话故事里的公主,在江凡的搀扶下,一步一步走向舞台。

所有聚光灯,落在她的身上,看不出一丝瑕疵,这一刻的她,美的是那么不可方物!

“这件婚纱好像是意国著名设计师莱昂纳多的作品,名为白色公主!”

“没错,我之前在意国的展览会看到过,价值八百多万呢!”

“真是太浪漫啊,可怜某些人,以为一切都是为自己而准备的,结果啪啪打脸!”

众人的议论声,钟墨羽自然听在了耳内,她面目扭曲,心中的嫉妒几乎快要让她爆炸了!

“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江凡蹲了整整五年大牢,他哪来的能耐弄这场婚宴!”

郑钗更是一脸扭曲,如同厉鬼般抓着蒋正权,“蒋老,你们是搞错了对不对?江凡那死穷鬼根本不配得到你们的恭贺!”

蒋老甩手一巴掌将郑钗抽翻在地,满脸厌恶:“哪来的疯婆子,真让人反胃!”

“若非今天是江先生结婚大喜,不宜见血,就你方才那句话,我非得把你牙齿全部扇掉不可!”

说罢,他身上的煞气尽数消散,捧起贺礼,满脸笑容,走至舞台前:“祝江先生余小姐,新婚快乐,百年好合,蒋正权在此献上贺礼钻石项链一条!”

“赵林斌在此献上贺礼,帝王绿手镯一对!”

“陈冰冰在此献上贺礼,龙凤耳环一双!”

“邵浩然在此献上……”

不过片刻,江东顶流权商献上的贺礼已堆积了满满半个舞台。

一众受夏家邀请的江城来宾也纷纷夺回的贺礼,将上面的名字改为余忆然,来到舞台前,有模有样的祝贺着二位新人。

原本高朋满座的夏家订婚宴,此刻空无一人,只留下满脸绝望的夏剑和钟墨羽母女!

婚礼最后,五百架无人机腾空而飞。

当看到那闪耀的无人机在半空组成余忆然那绝艳容貌时,现场所有人都爆发出了一阵惊叹的呼叫。

小草更是欢乐的拉着余忆然的手,“妈妈快看啊,那是你吖!”

余忆然犹如置身梦境当中,激动,不安,困惑,无数种复杂情绪交杂在她的心中。

直到小草的轻呼声传来,她才潘然醒悟过来,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江凡,这婚宴…”

江凡抓起她的手,眼神坚定,柔情道:“这场婚宴只是你我人生道路上的一个小节点。”

“我江凡在此立誓,即便穷尽一生,也要带你们母女,看遍人间繁华!”

眼看婚礼即将结束,夏剑不断摇晃着夏剑的手臂:“夏少你想想办法啊,难道就这样看着江凡骑在咱的头上撒欢吗?”

夏剑刚要开口,余光撇到人群中的一个中年男人。

帝景酒店老板,田书海!

他连忙迈步上前,质问道:“田老板,今天帝景酒店不是已经被夏家包下来了吗?你居然还让江凡在这举行婚礼,就不怕我夏家问责吗?”

田老板瞥了他一眼,轻蔑一笑:“问责?你们夏家能撑过今晚再说吧!”

夏剑脸色一变:“田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

话音刚落,一道冰冷冷的声音便传来过来:

“夏少爷,自我出狱以来,今天已是第三天,你准备好给我母亲下跪了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