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23 23:36:09

“你小子疯了!怎么说话的?”老孙被吓得脸色煞白,连忙冲上前来一把攥住了陈飞的手臂,生怕陈飞动手。

“老孙你也看到了,这女人不由分说就拿花瓶砸我,要不是我身手敏捷,这花瓶砸脑袋上还不得进医院躺两天。”陈飞被气得不轻。

还在争执的时候,另一个花瓶已经迎面砸来。

眼看就要落在脑袋上了,陈飞眼神一狠,一记冲拳直挺听的砸在了空中。

那花瓶如同烟花一般爆裂开来,白色的粉末稀稀落落的散落一地。

这一幕让老孙和苏晴儿包括那个小女孩,三人全都瞪大了眼睛,震撼无比。

一拳砸碎一个花瓶不算什么本事。

可是把一个花瓶砸成粉末,这实在太过夸张了吧。

“妈妈,这个叔叔是武林高手吧?”小女孩眉头微微皱起,扎着两个冲天羊角辫儿,还在空中挥舞了一下小拳头,无比认真的开口说了一句。

苏晴儿也因此不敢再有所举动,看着陈飞的目光警惕了几分,将女孩拉到身后:“你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想跟业主动手?”

“如果你可以冷静下来,我可以跟你解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儿,如果你不能冷静,那么抱歉,我要离开了。”陈飞冷冷的看了苏晴儿一眼,转身就要离去。

“站住!”苏晴儿被陈飞的态度气的不轻。

她堂堂苏氏集团总裁,湘江赫赫有名的苏小姐,哪个男人见了她不是满脸笑容的献着殷勤?

什么时候被一个男人这样对待过,更何况还是一个小保安。

“苏小姐愿意听我解释?”陈飞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看了苏晴儿一眼。

“今天你要是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苏晴儿语气凶狠无比,而后瞪了老孙一眼:“你给我出去,我的房间是你能随便进来的吗?”

她忌惮于陈飞刚刚那一拳,但不代表她会给老孙好脸色。

“是是是,苏小姐不要动怒,我马上就出去。”老孙脑袋像小鸡啄米一般,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迅速离开了别墅,不过在走之前还是给了陈飞一个眼色,低声警示了一句。

“你小子等会儿一定要机灵一点,第一天上班可别给自己惹麻烦。”

“放心吧,我知道了。”陈飞点了点头,进到大厅之中与苏晴儿面对面坐着。

二人目光相触,毫不相让,火药味十足。

“说吧,我听听你如何解释昨天发生的事。”

“昨夜我正在巡逻,却见到你的房门大开,于是……”陈飞将昨天发生的事一一道来。

苏晴儿的脸色也渐渐好转:“原来我这个怪病叫寒毒。”

其实自身患有重病这件事儿,苏晴儿一直都知晓,她也找过许多名医诊治,可是那些名医甚至连她的病因都查不出来,再加上这个病每个月只有在来月事的时候会复发,不用管便会痊愈,所以苏晴儿也没当回事儿,今天还是头一次听到寒毒这两个字。

“你不是在哄骗我,为了给自己找借口吧?”苏晴儿警惕地问了一句。

“没关系,再等两年你入土之后,我会在你坟头上香的。”

陈飞冷冷一笑也没了兴致再跟这女人多说下去,他并没有医务救这女人。

听到这一句话,苏晴儿有些慌了,不过依旧无法放下对陈飞的警惕:“你说这些话不是为了又想占我一次便宜吧?”

在苏晴儿的心中,陈飞已经和那些臭流氓画上了等号。

毕竟苏晴儿身旁的男人大多数都是抱着目的接近她的,也难怪苏晴儿会这样警觉。

“信不信是你自己的事儿,你的生命又不是我的生命。”陈飞随意的耸了耸肩。

他能出手相救已经是这女人的造化了,又怎么可能给这女人解释,转身便要离开。

“你!你不准走!”苏晴儿猛地咬紧牙关,冲上前去想要抓住陈飞的手臂。

陈飞身子一个小角度的偏移,正巧躲开了她。

就这样站在原地,无论苏晴儿怎么抓就是抓不住陈飞。

急得苏晴儿直跳脚,可又无可奈何,眼眶渐渐红了。

从小到大,她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自己保护了二十多年的清白,没想到被一个小保安给毁了。

这些年来接近她身旁的青年才俊数不胜数。

苏晴儿都没有过半分松懈。

如今这一切化为乌有,想到这里苏晴儿的心中满不是滋味儿,再加上当下的委屈,眼前顿时雾蒙蒙的,两滴泪水落了下来。

原本冰冷的女总裁化身为一个可怜巴巴的小女孩,竟蹲在地上抹起了眼泪。

这让陈飞有些措手不及。

“你哭什么,我又没碰你,你自己抓不到我还怪我呢,玩不起吗?”

“我不管,你欺负人!”苏晴儿通红的眼眶瞪着陈飞。

“我怎么欺负你了,你自己不讲理还打不过我,就知道哭。”陈飞甚是无奈,这样的女人他还真是没见过。

在山上,陈飞接触过最多的女人就是他的几个师姐。

没有一个是好欺负的主,更不可能流眼泪哭鼻子。

所以看到苏晴儿哭,陈飞的心稍有触动,一时间竟有了服软的意思。

“行吧,那你说说你想怎么样,就算我占了你的便宜,我弥补你总可以吧。”

“你拿什么弥补我?你不就是一个小保安吗?”苏晴儿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听到这话,陈飞笑了扬了扬头:“那你可能小瞧我了,这世上还真没有几件事儿是我办不成的。”

“什么事儿都不行,你都把我看完了,怎么弥补我?”苏晴儿抹了抹眼泪幽怨的瞪了陈飞一眼。

陈飞无奈的瞥了瞥嘴:“那就没办法了,我走了,再见。”

“你!”苏晴儿气得咬紧了牙关,冲着陈飞的背影呼喊道:“你是这里的保安,只要你在这里上一天班,我就不可能让你好过。”

“随时奉陪!”杨斐头也不回,冲着苏晴儿摆了摆手。

气得苏晴儿一巴掌拍在了沙发上,猛然咬紧了嘴唇。

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特别是想到昨天夜里不知道她昏迷的时候这个男人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就算什么也没做,光是这小子看过她,就足以让苏晴儿挖了这小子的一双眼睛才能解恨。

第十章 气哭苏小姐

“你小子疯了!怎么说话的?”老孙被吓得脸色煞白,连忙冲上前来一把攥住了陈飞的手臂,生怕陈飞动手。

“老孙你也看到了,这女人不由分说就拿花瓶砸我,要不是我身手敏捷,这花瓶砸脑袋上还不得进医院躺两天。”陈飞被气得不轻。

还在争执的时候,另一个花瓶已经迎面砸来。

眼看就要落在脑袋上了,陈飞眼神一狠,一记冲拳直挺听的砸在了空中。

那花瓶如同烟花一般爆裂开来,白色的粉末稀稀落落的散落一地。

这一幕让老孙和苏晴儿包括那个小女孩,三人全都瞪大了眼睛,震撼无比。

一拳砸碎一个花瓶不算什么本事。

可是把一个花瓶砸成粉末,这实在太过夸张了吧。

“妈妈,这个叔叔是武林高手吧?”小女孩眉头微微皱起,扎着两个冲天羊角辫儿,还在空中挥舞了一下小拳头,无比认真的开口说了一句。

苏晴儿也因此不敢再有所举动,看着陈飞的目光警惕了几分,将女孩拉到身后:“你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想跟业主动手?”

“如果你可以冷静下来,我可以跟你解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儿,如果你不能冷静,那么抱歉,我要离开了。”陈飞冷冷的看了苏晴儿一眼,转身就要离去。

“站住!”苏晴儿被陈飞的态度气的不轻。

她堂堂苏氏集团总裁,湘江赫赫有名的苏小姐,哪个男人见了她不是满脸笑容的献着殷勤?

什么时候被一个男人这样对待过,更何况还是一个小保安。

“苏小姐愿意听我解释?”陈飞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看了苏晴儿一眼。

“今天你要是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苏晴儿语气凶狠无比,而后瞪了老孙一眼:“你给我出去,我的房间是你能随便进来的吗?”

她忌惮于陈飞刚刚那一拳,但不代表她会给老孙好脸色。

“是是是,苏小姐不要动怒,我马上就出去。”老孙脑袋像小鸡啄米一般,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迅速离开了别墅,不过在走之前还是给了陈飞一个眼色,低声警示了一句。

“你小子等会儿一定要机灵一点,第一天上班可别给自己惹麻烦。”

“放心吧,我知道了。”陈飞点了点头,进到大厅之中与苏晴儿面对面坐着。

二人目光相触,毫不相让,火药味十足。

“说吧,我听听你如何解释昨天发生的事。”

“昨夜我正在巡逻,却见到你的房门大开,于是……”陈飞将昨天发生的事一一道来。

苏晴儿的脸色也渐渐好转:“原来我这个怪病叫寒毒。”

其实自身患有重病这件事儿,苏晴儿一直都知晓,她也找过许多名医诊治,可是那些名医甚至连她的病因都查不出来,再加上这个病每个月只有在来月事的时候会复发,不用管便会痊愈,所以苏晴儿也没当回事儿,今天还是头一次听到寒毒这两个字。

“你不是在哄骗我,为了给自己找借口吧?”苏晴儿警惕地问了一句。

“没关系,再等两年你入土之后,我会在你坟头上香的。”

陈飞冷冷一笑也没了兴致再跟这女人多说下去,他并没有医务救这女人。

听到这一句话,苏晴儿有些慌了,不过依旧无法放下对陈飞的警惕:“你说这些话不是为了又想占我一次便宜吧?”

在苏晴儿的心中,陈飞已经和那些臭流氓画上了等号。

毕竟苏晴儿身旁的男人大多数都是抱着目的接近她的,也难怪苏晴儿会这样警觉。

“信不信是你自己的事儿,你的生命又不是我的生命。”陈飞随意的耸了耸肩。

他能出手相救已经是这女人的造化了,又怎么可能给这女人解释,转身便要离开。

“你!你不准走!”苏晴儿猛地咬紧牙关,冲上前去想要抓住陈飞的手臂。

陈飞身子一个小角度的偏移,正巧躲开了她。

就这样站在原地,无论苏晴儿怎么抓就是抓不住陈飞。

急得苏晴儿直跳脚,可又无可奈何,眼眶渐渐红了。

从小到大,她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自己保护了二十多年的清白,没想到被一个小保安给毁了。

这些年来接近她身旁的青年才俊数不胜数。

苏晴儿都没有过半分松懈。

如今这一切化为乌有,想到这里苏晴儿的心中满不是滋味儿,再加上当下的委屈,眼前顿时雾蒙蒙的,两滴泪水落了下来。

原本冰冷的女总裁化身为一个可怜巴巴的小女孩,竟蹲在地上抹起了眼泪。

这让陈飞有些措手不及。

“你哭什么,我又没碰你,你自己抓不到我还怪我呢,玩不起吗?”

“我不管,你欺负人!”苏晴儿通红的眼眶瞪着陈飞。

“我怎么欺负你了,你自己不讲理还打不过我,就知道哭。”陈飞甚是无奈,这样的女人他还真是没见过。

在山上,陈飞接触过最多的女人就是他的几个师姐。

没有一个是好欺负的主,更不可能流眼泪哭鼻子。

所以看到苏晴儿哭,陈飞的心稍有触动,一时间竟有了服软的意思。

“行吧,那你说说你想怎么样,就算我占了你的便宜,我弥补你总可以吧。”

“你拿什么弥补我?你不就是一个小保安吗?”苏晴儿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听到这话,陈飞笑了扬了扬头:“那你可能小瞧我了,这世上还真没有几件事儿是我办不成的。”

“什么事儿都不行,你都把我看完了,怎么弥补我?”苏晴儿抹了抹眼泪幽怨的瞪了陈飞一眼。

陈飞无奈的瞥了瞥嘴:“那就没办法了,我走了,再见。”

“你!”苏晴儿气得咬紧了牙关,冲着陈飞的背影呼喊道:“你是这里的保安,只要你在这里上一天班,我就不可能让你好过。”

“随时奉陪!”杨斐头也不回,冲着苏晴儿摆了摆手。

气得苏晴儿一巴掌拍在了沙发上,猛然咬紧了嘴唇。

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特别是想到昨天夜里不知道她昏迷的时候这个男人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就算什么也没做,光是这小子看过她,就足以让苏晴儿挖了这小子的一双眼睛才能解恨。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