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4 13:41:00

天呐!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我们惊恐地张大了嘴巴,来不及发出半点声音。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地抬起手臂护住了脸部。

然而,不可思议的事情却在这一刻发生了。

那辆卡车竟然从我们的面包车中间穿了过去!是的,穿了过去!

我知道这样形容会让人感觉非常奇怪,但是当时的场景确实就是这么的奇怪。

这么说吧,那辆卡车仿佛并不是真实存在的,而是像一道浮光掠影,虽然和我们迎面相撞,但它却只是一道影子,所以是从我们的面包车中间穿了过去。

咔——

戎飞重重地踩下刹车,四个车轮突然抱死,面包车在地上滑行了十数米,地面上留下了两道清晰可见的黑色胎印,就像两条蜿蜒爬行的黑蛇。

半晌,我们才从极度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刚才的瞬间,我几乎已经看见上帝了。

我不敢置信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又摸了摸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完好无损。

我又回头去看其他人,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惊愕,就跟商店里摆放的模特一样,表情极其呆滞,着实吓得不轻。

我迅速摇下车窗,探头张望,那辆卡车竟然不见了踪影,仿佛凭空消失了。

冷汗浸湿了我的背心,我木然地坐在座位上,小心肝就跟轰鸣的马达一样,突突突地跳个不停。

这……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吗?

沉寂了老半天,众人才缓缓“活”了过来。

“刚才是活见鬼了吗?”说这话的是韩静。

“太他娘的恐怖了,刚刚那个瞬间,我还以为我们死定了!”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王东禹,此刻的声音中却带着一丝颤抖。

宋明秋皱着眉头,不冷不热地说:“怎么刚出门就遇上了这样的诡异事情,真是要命!”

所有人里面,最为镇定的就是老骆了,他坐在面包车最后的角落里,歪着脑袋看向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别过头去,正准备喊戎飞发动汽车,却看见戎飞神情恍惚地坐在那里,跟喝醉了酒似的。

“戎飞!戎飞!”我推了推戎飞浑圆的臂膀。

戎飞一下子惊醒过来,扯着嗓门大叫:“幽灵卡车!刚刚过去的就是那辆无人驾驶的幽灵卡车!我看见了!我真的看见了!车厢里面没有司机!没有司机!那个车牌号……车牌号……黄学军……失踪的大卡车……”

戎飞的情绪显得异常激动,语无伦次,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戎飞!冷静一点!戎飞!”我将戎飞死死地按在座位上,点燃一根香烟塞进他的嘴巴里:“来,抽根烟,冷静一下!”

戎飞咬着烟头,狠狠地啜吸了两口,渐渐平静了下来。

外面的太阳依旧明亮,我问戎飞:“好点了吗?如果感觉好些了,我们就继续赶路吧!”

戎飞深吸了一口气,一脸沉郁地说:“我不走了!”

什么?!

不走了?!

王东禹这个火毛子脾气一下就冲了起来:“你开什么玩笑?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你把我们丢在这里算怎么回事?”

戎飞回头看着王东禹:“兄弟,我们这才走了一半的路程,就遇到了这样的怪事儿,出师不利呀!我劝你们也别去罗布泊了,跟我回敦煌吧,啊?”

李迎新道:“戎飞,我们可是谈好价格的,你不能出尔反尔!”

甘洪鑫道:“就是!你之前不是一直说只有你敢走这条死亡公路吗?现在看来,你也只是个吹牛皮的家伙!”

戎飞那张黑脸涨得通红,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的他抬不起头来。但是这厮也是个犟脾气,不管我们好说歹说,他就是不愿意开车。

一向沉默寡言的郝梦康突然走上前来,抽出鲨鱼刃架在戎飞的脖子上,一脸凶狠地说:“别给老子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要是再敢说半个不字,爷爷让你脑袋搬家!”

我惊讶地看着郝梦康,之前就听叶教授说郝梦康是个狠角色,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有时候,对付这种犟脾气就要用一些非正常的手段,我也不失时机地添油加醋:“你看这公路两边都是茫茫沙漠,我们把你杀了,然后随便往沙漠里一扔,恐怕没人会知道吧?要不了三五天,你的尸体就会迅速腐烂,运气不好的话,最后还会被野兽吃进肚子里……”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戎飞二话不说,一脸铁青地踩下油门,面包车再次飞驰在公路上。

“哎,算我倒霉,我真是遇上你们了!”戎飞说。

中午的时候,面包车在路边停了下来。

我们下车活动筋骨,顺便解决午餐。

坐了整整一上午的车,骨头都快散架了,稍稍活动一下筋骨,关节就噼里啪啦的作响。

烈日当空,地上的黄沙都被晒得滚烫,柏油公路仿佛都要被烤得融化了。

四周没有遮阴的地方,我们就像是烤架上的肉干,汗水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赶了半天的路,众人也是腹中饥饿,从背包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营养便当。吃饱喝足之后,众人回到车上开始打起了盹。戎飞不要我睡觉,让我跟他聊天,因为在这种一望无际的公路上行驶,司机最容易产生大脑疲劳,不小心就会引发车祸,所以就需要有人不停地和司机聊天,让他保持清醒的头脑。

聊着聊着,戎飞忽然疑惑地说道:“咦!变天了吗?前面的天色怎么这样黑呀!”

只见之前还明艳艳的天空,此时却突然暗了下来。远方的天空仿佛出现了一张黑色的大嘴巴,死亡公路一直通往那张黑色的大嘴里面,那里就像是地狱的入口,而我们正朝着地狱的入口飞快驶去。

四周忽然飘起了古怪的黑色迷雾,那黑色的迷雾就像墨汁一样,又黑又黏,浓得化不开。面包车从迷雾中间穿过,竟然能够看见迷雾翻涌的波纹。

我把脸颊贴在车窗上,惊奇地看着外面的浓雾,心中隐隐感到一丝不安,这迷雾来得实在是太古怪了!

迷雾来得很快,转眼就吞噬了前方的道路,巴图只得减慢了车速,同时打开了车头大灯。然而车头射出的灯光,却只能照亮五六米远的距离,五六米之外就是浓浓的黑暗,灯光怎么也照射不出去,仿佛在那里就被浓雾给生生切断了。

天上地下,一片漆黑,我们仿佛进入了一个陌生的黑暗世界,四周安静的可怕。

戎飞一脸紧张地看着车窗外面,前方的道路已经完全看不见了,面包车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向前移动着,就像是一只在公路上爬行的大蜗牛。

“这是晚上了吗?我这一觉还睡得真沉呢!”王东禹打着呵欠说。

“你也就睡了一个钟头而已!”我说。

王东禹怔了怔:“啊?不会吧?那这外面的天色……”

“这是阴鬼过界!”很少说话的老骆突然阴沉沉地来了这么一句,把我们吓了一大跳。

王东禹掏了掏耳朵:“什么东西?阴鬼过界?”

老骆点点头:“对,老一辈的人就是这么说的!大家关好车窗,然后闭上眼睛,待会儿不管听到任何声音,都不能睁开眼睛,更不能走下车去,否则,你就走不回来了!”说这话的时候,老骆一脸严肃,看上去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老骆常年在关外行走,所见所闻都比我们要多,江湖经验更是比我们丰富,既然他如此吩咐,我们也就照他说的话去做。

“好了,闭上眼睛吧!我再跟你们说一次,千万别睁眼,更别走下车!”说着,老骆当先闭上了眼睛。

我们也跟着闭上了眼睛,说句实话,此刻我的心里还是非常紧张的,听老骆说的那么玄乎,就知道这所谓的阴鬼过界肯定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儿。

四周很安静,安静地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咚咚!咚咚!

不知道是太过紧张,还是太过困乏,闭上眼睛没有多久,我就昏昏沉沉地打起了瞌睡。就在我快要和周公见面的时候,耳畔忽然传来“啊!”的一声尖叫。我猛地一惊,下意识地就想睁开眼睛。

“大家不要睁眼!”老骆低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突然就想起了老骆的嘱咐,忍不住打了个激灵,顿时睡意全无。

刚才的那声尖叫是谁发出来的?我敢肯定的是,不是车上的任何一个人发出来的,但那声音却又切切实实的在耳畔响起,难道车厢外面还有其他人?

一想到车厢外面可能正有一个长发披散、面容腐烂、眼角流血的女人贴着车窗看着我们,我就感到一阵阵心悸,一颗心怎么也不能平静下来,我迫切地想要睁开眼睛看个究竟。

但是老骆的嘱咐又时时刻刻在我的脑海里萦绕,睁开眼睛与不睁开眼睛这两种意识在我的脑海里反复交战,几乎要撑爆我的脑袋,我感到非常难受,就连呼吸也变得艰难起来。

第五十九章 阴鬼过界

天呐!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我们惊恐地张大了嘴巴,来不及发出半点声音。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地抬起手臂护住了脸部。

然而,不可思议的事情却在这一刻发生了。

那辆卡车竟然从我们的面包车中间穿了过去!是的,穿了过去!

我知道这样形容会让人感觉非常奇怪,但是当时的场景确实就是这么的奇怪。

这么说吧,那辆卡车仿佛并不是真实存在的,而是像一道浮光掠影,虽然和我们迎面相撞,但它却只是一道影子,所以是从我们的面包车中间穿了过去。

咔——

戎飞重重地踩下刹车,四个车轮突然抱死,面包车在地上滑行了十数米,地面上留下了两道清晰可见的黑色胎印,就像两条蜿蜒爬行的黑蛇。

半晌,我们才从极度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刚才的瞬间,我几乎已经看见上帝了。

我不敢置信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又摸了摸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完好无损。

我又回头去看其他人,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惊愕,就跟商店里摆放的模特一样,表情极其呆滞,着实吓得不轻。

我迅速摇下车窗,探头张望,那辆卡车竟然不见了踪影,仿佛凭空消失了。

冷汗浸湿了我的背心,我木然地坐在座位上,小心肝就跟轰鸣的马达一样,突突突地跳个不停。

这……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吗?

沉寂了老半天,众人才缓缓“活”了过来。

“刚才是活见鬼了吗?”说这话的是韩静。

“太他娘的恐怖了,刚刚那个瞬间,我还以为我们死定了!”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王东禹,此刻的声音中却带着一丝颤抖。

宋明秋皱着眉头,不冷不热地说:“怎么刚出门就遇上了这样的诡异事情,真是要命!”

所有人里面,最为镇定的就是老骆了,他坐在面包车最后的角落里,歪着脑袋看向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别过头去,正准备喊戎飞发动汽车,却看见戎飞神情恍惚地坐在那里,跟喝醉了酒似的。

“戎飞!戎飞!”我推了推戎飞浑圆的臂膀。

戎飞一下子惊醒过来,扯着嗓门大叫:“幽灵卡车!刚刚过去的就是那辆无人驾驶的幽灵卡车!我看见了!我真的看见了!车厢里面没有司机!没有司机!那个车牌号……车牌号……黄学军……失踪的大卡车……”

戎飞的情绪显得异常激动,语无伦次,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戎飞!冷静一点!戎飞!”我将戎飞死死地按在座位上,点燃一根香烟塞进他的嘴巴里:“来,抽根烟,冷静一下!”

戎飞咬着烟头,狠狠地啜吸了两口,渐渐平静了下来。

外面的太阳依旧明亮,我问戎飞:“好点了吗?如果感觉好些了,我们就继续赶路吧!”

戎飞深吸了一口气,一脸沉郁地说:“我不走了!”

什么?!

不走了?!

王东禹这个火毛子脾气一下就冲了起来:“你开什么玩笑?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你把我们丢在这里算怎么回事?”

戎飞回头看着王东禹:“兄弟,我们这才走了一半的路程,就遇到了这样的怪事儿,出师不利呀!我劝你们也别去罗布泊了,跟我回敦煌吧,啊?”

李迎新道:“戎飞,我们可是谈好价格的,你不能出尔反尔!”

甘洪鑫道:“就是!你之前不是一直说只有你敢走这条死亡公路吗?现在看来,你也只是个吹牛皮的家伙!”

戎飞那张黑脸涨得通红,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的他抬不起头来。但是这厮也是个犟脾气,不管我们好说歹说,他就是不愿意开车。

一向沉默寡言的郝梦康突然走上前来,抽出鲨鱼刃架在戎飞的脖子上,一脸凶狠地说:“别给老子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要是再敢说半个不字,爷爷让你脑袋搬家!”

我惊讶地看着郝梦康,之前就听叶教授说郝梦康是个狠角色,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有时候,对付这种犟脾气就要用一些非正常的手段,我也不失时机地添油加醋:“你看这公路两边都是茫茫沙漠,我们把你杀了,然后随便往沙漠里一扔,恐怕没人会知道吧?要不了三五天,你的尸体就会迅速腐烂,运气不好的话,最后还会被野兽吃进肚子里……”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戎飞二话不说,一脸铁青地踩下油门,面包车再次飞驰在公路上。

“哎,算我倒霉,我真是遇上你们了!”戎飞说。

中午的时候,面包车在路边停了下来。

我们下车活动筋骨,顺便解决午餐。

坐了整整一上午的车,骨头都快散架了,稍稍活动一下筋骨,关节就噼里啪啦的作响。

烈日当空,地上的黄沙都被晒得滚烫,柏油公路仿佛都要被烤得融化了。

四周没有遮阴的地方,我们就像是烤架上的肉干,汗水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赶了半天的路,众人也是腹中饥饿,从背包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营养便当。吃饱喝足之后,众人回到车上开始打起了盹。戎飞不要我睡觉,让我跟他聊天,因为在这种一望无际的公路上行驶,司机最容易产生大脑疲劳,不小心就会引发车祸,所以就需要有人不停地和司机聊天,让他保持清醒的头脑。

聊着聊着,戎飞忽然疑惑地说道:“咦!变天了吗?前面的天色怎么这样黑呀!”

只见之前还明艳艳的天空,此时却突然暗了下来。远方的天空仿佛出现了一张黑色的大嘴巴,死亡公路一直通往那张黑色的大嘴里面,那里就像是地狱的入口,而我们正朝着地狱的入口飞快驶去。

四周忽然飘起了古怪的黑色迷雾,那黑色的迷雾就像墨汁一样,又黑又黏,浓得化不开。面包车从迷雾中间穿过,竟然能够看见迷雾翻涌的波纹。

我把脸颊贴在车窗上,惊奇地看着外面的浓雾,心中隐隐感到一丝不安,这迷雾来得实在是太古怪了!

迷雾来得很快,转眼就吞噬了前方的道路,巴图只得减慢了车速,同时打开了车头大灯。然而车头射出的灯光,却只能照亮五六米远的距离,五六米之外就是浓浓的黑暗,灯光怎么也照射不出去,仿佛在那里就被浓雾给生生切断了。

天上地下,一片漆黑,我们仿佛进入了一个陌生的黑暗世界,四周安静的可怕。

戎飞一脸紧张地看着车窗外面,前方的道路已经完全看不见了,面包车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向前移动着,就像是一只在公路上爬行的大蜗牛。

“这是晚上了吗?我这一觉还睡得真沉呢!”王东禹打着呵欠说。

“你也就睡了一个钟头而已!”我说。

王东禹怔了怔:“啊?不会吧?那这外面的天色……”

“这是阴鬼过界!”很少说话的老骆突然阴沉沉地来了这么一句,把我们吓了一大跳。

王东禹掏了掏耳朵:“什么东西?阴鬼过界?”

老骆点点头:“对,老一辈的人就是这么说的!大家关好车窗,然后闭上眼睛,待会儿不管听到任何声音,都不能睁开眼睛,更不能走下车去,否则,你就走不回来了!”说这话的时候,老骆一脸严肃,看上去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老骆常年在关外行走,所见所闻都比我们要多,江湖经验更是比我们丰富,既然他如此吩咐,我们也就照他说的话去做。

“好了,闭上眼睛吧!我再跟你们说一次,千万别睁眼,更别走下车!”说着,老骆当先闭上了眼睛。

我们也跟着闭上了眼睛,说句实话,此刻我的心里还是非常紧张的,听老骆说的那么玄乎,就知道这所谓的阴鬼过界肯定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儿。

四周很安静,安静地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咚咚!咚咚!

不知道是太过紧张,还是太过困乏,闭上眼睛没有多久,我就昏昏沉沉地打起了瞌睡。就在我快要和周公见面的时候,耳畔忽然传来“啊!”的一声尖叫。我猛地一惊,下意识地就想睁开眼睛。

“大家不要睁眼!”老骆低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突然就想起了老骆的嘱咐,忍不住打了个激灵,顿时睡意全无。

刚才的那声尖叫是谁发出来的?我敢肯定的是,不是车上的任何一个人发出来的,但那声音却又切切实实的在耳畔响起,难道车厢外面还有其他人?

一想到车厢外面可能正有一个长发披散、面容腐烂、眼角流血的女人贴着车窗看着我们,我就感到一阵阵心悸,一颗心怎么也不能平静下来,我迫切地想要睁开眼睛看个究竟。

但是老骆的嘱咐又时时刻刻在我的脑海里萦绕,睁开眼睛与不睁开眼睛这两种意识在我的脑海里反复交战,几乎要撑爆我的脑袋,我感到非常难受,就连呼吸也变得艰难起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