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3 23:56:13

尸体完结的时候就在说,新书过几天就会上传,今天终于发布了。

新书《都市修仙5千年》,同样的配方,同样的装逼味道,可以直接搜索书名,我把链接放在最下面,但是只有网页版才能点开链接,app什么的就搜索一下吧。

新书和尸体是一脉相承的,怎么个承法,看了就知道。

尸体用了5年时间,让我们聚在一起,我不想大家走散,新书也许不合你们的胃口,也许你们不会再看新书了,但是我仍然会在新书区里等你们。

怎么说呢,再好的逼,我吹出来没人听,那不就是白吹了么。

人家很多作者都是各种什么军,什么团的,我想了想,难道我们也来个屌家军?屌丝团?

那肯定不行啊,咱们里很多人都是公司高管,亿万富翁,丐帮帮主之类有头有脸的,不能用这种头衔,所以就直接说帅哥靓女吧,简单又大气。

帅哥靓女们,咱们新书不见不散。

对了,我还给你们准备了个小礼物,在新书那边,弄了个抽奖的活动。

把新书加入收藏后,每投一张推荐票就能得到一张刮刮卡,刮奖的,最少都有10岩币,最高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花了不少钱,很心痛。

每天都可以刮奖的,反正投一张推荐票就是一张刮刮卡,你们一天有3张推荐票的,那么一天可以抽三次奖。

对了,别忘记把新书加入收藏,收藏之后投的推荐票才算数的。

app里的话,进入书籍首页,往下拉一点就能看到《作者任务》的提示,不明白这个活动的直接点进去就能投票拿刮刮卡。

活动是24号零点开始,持续3天,是给你们的一点小小福利啦,岩币不多,图个乐呵呗。

都来啊,捧捧场,看看书,吹吹牛,新书《都市修炼5千年》里等你们。

。。。。。。。。。

一章满2500字才能发布,我在下面稍微发一段新书的第一章,也算是凑凑字数吧,哈哈哈

。。。。。。。。。。。。。。。。。。。。。。。。。。。。。。。。。。。。。。。。。。

砰地一声巨响,一个人从二楼窗户被扔出来,砸破玻璃落在窗下的警车上,溅起满地玻璃碴。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当毒贩。”

身穿警服的江陵从大楼中走出,淡淡地看着车顶上的男人。

“你不是人,你是魔鬼!救命啊!”车顶上躺着的毒贩大叫了几声就昏死了过去。

而就在这时,一辆劳斯莱斯缓缓驶来,停在他身前,走下来一个70来岁的老人。

老人恭敬地递给他一条毛巾擦手:“老爷,你当警察已经15年了,该换个身份了,不然会有暴露的风险。”

要是有人知道首富俞鸿昌会如此恭敬地面对一个青年,不知道该有多么震惊。

“已经15年了么?时间过得可真快。”江陵苦笑一声。

没人会知道,他已经在这世上存在了5000年,为了防止长生5000年的事实暴露,他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换个身份。

想到这,江陵利索地脱下警服,目光深沉:“小俞,帮我处理一下,就说我和毒贩同归于尽,因公殉职。”

“是,老爷。”老人恭敬地接过警服。

江陵低头看到老人脸上密布的皱眉,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温和:“跟你说了多少次,别叫我老爷,你都是首富了,还叫我老爷?”

“祖祖辈辈不知道多少代都这么称呼您,一时半会我也改不过来。”老人摇头。

江陵怔怔地看着他,心生感慨,他的祖先跟随自己时,还是个爱流鼻涕的小毛孩,一转眼功夫就到了20世纪,数不清多少代的后人都70多岁了。

回想起这些,他满心无力。

老天啊,我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觉醒记忆?已经5000年了啊。

自从5000多年前重生归来后,一直到现在,他都没能彻底觉醒记忆,不清楚他究竟是谁,只知道自己是个威震宇内,横扫洪荒的大人物。

记忆一直没能彻底觉醒,长生不死的能力倒是与生俱来的,从这一点上他也能猜到自己的身份肯定不一般。

这5000年间,他一直默默无闻地在红尘中游历,想尽办法觉醒记忆。

世代追随他的家奴氏族,也在千年的经营下,在这一代成为了首富。

“别人重生都是怼天怼地,我重生就是个老不死的。”

“随缘吧,5千年都等了,我有的是耐心。”

见江陵在发呆,老人禁不住轻声询问:“老爷,你打算好下个身份没有?”

“不急,”江陵回过神来,“我马上要去见个人,回来再说。”

道别后,他去了人民医院,在病房里见到了此行的目标: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妇人。

江陵进去时,病床边围满了人,个个衣着不凡。

“这么多年了,岁月没有在你身上留下痕迹,你还是那么地年轻,可我却要死了。”

躺着的老妇人看到他后,情绪激动,干裂起皮的嘴唇在颤抖。

江陵沉默地看了她几眼,气冲顶门,目光混浊,神志昏沉,看来是活不过今晚,不禁感慨:“生死如常啊。”

老妇人是他的一个老朋友,不幸得了癌症,他是来见对方最后一面的。

生老病死,他见得太多了,都麻木了,并不会感到多么悲伤。

老妇人招手让床边围着的人出去,只留下她和江陵,哀求道:

“能不能拜托你件事,我孙女是我的唯一继承人,她父母双亡没人帮衬,底下还有一群叔叔舅舅挤兑,我放心不下她。能不能帮我照顾她?到她继承公司就行了。”

尽管她的地位和权势已经足够大了,可是只有江陵给她一种神秘叵测的感觉,直到现在,她都看不透江陵。

江陵皱着眉头想了会,还是拒绝了,他即将融入新的生活,按照他的做事习惯是不会再和以前的身份留下牵连的。

见他态度坚决,老妇人从枕头下面摸出来一块玉佩。

“是它。”见到玉佩,江陵眼神一凝。

“我记得小时候,你曾经问我要过这块玉佩,我们认识几十年了,你都是无欲无求,唯独对这块玉佩产生过兴趣,只要你答应我的请求,我可以把它送给你。”

“小时候的事,你居然都记得这么清楚。”江陵笑了笑。

再次看向玉佩时,他的面色顿时凝重起来。

5000多年来,他一直在试图觉醒记忆。换过无数身份,走遍大江南北,还真让他碰到一些东西,稍许觉醒了一丝记忆。

而老妇人所拥有的这块玉佩,就是其中之一。

他曾试过索要过来,但因为玉佩是老妇人的传家宝就作罢了,一直到今天江陵都没有开过第二次口。

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抢过来,可他有自己的傲气,不屑于做那种事。

“小天哥,从小到大,你的相貌都没变过,我知道你不是常人,求求你帮我最后一次吧。”

江陵有过无数姓名,“小天哥”是其中之一。

如果不是因为那块玉佩,他绝对不会到现在还跟老妇人保持联系。

“好,我答应你。”等了几十年的玉佩被主动送上门,他没有理由拒绝。

手握玉佩的瞬间,那股独特的感觉又出现了。

得到江陵的肯定回答,老妇人吊着的一口气溃散,在江陵离开后不久便去世了。

得知老妇人去世的消息,江陵立马给俞鸿昌打去电话,让他派人暗中保护老妇人的孙女。

他活了那么多年,基本上没什么事能让他上心,当然也不会亲自去照看一个小姑娘。

过了不到1小时,江陵的手机响了,是俞鸿昌打来的。

“老爷,出了点事。”电话那头语气凝重。

“说。”

“你让保护的那个叫莫幽兰的小姑娘,遭到了暗杀,我手下的人死了不少。”

“哦?怎么回事。”江陵随口一问。

“对面动枪了,而且有个高手,单枪匹马就杀了我不少人。”

“能解决吗?”

“没什么大问题,老爷,我已经在调动人手了,很快就能赶到。”

江陵沉吟片刻:“不用了,我亲自去一趟吧,如果有高手的话,你的人派过去也要死不少。”

“老爷,小心点。”电话那头苍老的声音关心地叮嘱。

他并不是担心江陵的安危,就怕这个老爷一时兴起展露出太强的力量,被监控拍到引起世人的震惊。

挂掉电话,江陵微微一笑。高手么?有点意思。

新书来了

尸体完结的时候就在说,新书过几天就会上传,今天终于发布了。

新书《都市修仙5千年》,同样的配方,同样的装逼味道,可以直接搜索书名,我把链接放在最下面,但是只有网页版才能点开链接,app什么的就搜索一下吧。

新书和尸体是一脉相承的,怎么个承法,看了就知道。

尸体用了5年时间,让我们聚在一起,我不想大家走散,新书也许不合你们的胃口,也许你们不会再看新书了,但是我仍然会在新书区里等你们。

怎么说呢,再好的逼,我吹出来没人听,那不就是白吹了么。

人家很多作者都是各种什么军,什么团的,我想了想,难道我们也来个屌家军?屌丝团?

那肯定不行啊,咱们里很多人都是公司高管,亿万富翁,丐帮帮主之类有头有脸的,不能用这种头衔,所以就直接说帅哥靓女吧,简单又大气。

帅哥靓女们,咱们新书不见不散。

对了,我还给你们准备了个小礼物,在新书那边,弄了个抽奖的活动。

把新书加入收藏后,每投一张推荐票就能得到一张刮刮卡,刮奖的,最少都有10岩币,最高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花了不少钱,很心痛。

每天都可以刮奖的,反正投一张推荐票就是一张刮刮卡,你们一天有3张推荐票的,那么一天可以抽三次奖。

对了,别忘记把新书加入收藏,收藏之后投的推荐票才算数的。

app里的话,进入书籍首页,往下拉一点就能看到《作者任务》的提示,不明白这个活动的直接点进去就能投票拿刮刮卡。

活动是24号零点开始,持续3天,是给你们的一点小小福利啦,岩币不多,图个乐呵呗。

都来啊,捧捧场,看看书,吹吹牛,新书《都市修炼5千年》里等你们。

。。。。。。。。。

一章满2500字才能发布,我在下面稍微发一段新书的第一章,也算是凑凑字数吧,哈哈哈

。。。。。。。。。。。。。。。。。。。。。。。。。。。。。。。。。。。。。。。。。。

砰地一声巨响,一个人从二楼窗户被扔出来,砸破玻璃落在窗下的警车上,溅起满地玻璃碴。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当毒贩。”

身穿警服的江陵从大楼中走出,淡淡地看着车顶上的男人。

“你不是人,你是魔鬼!救命啊!”车顶上躺着的毒贩大叫了几声就昏死了过去。

而就在这时,一辆劳斯莱斯缓缓驶来,停在他身前,走下来一个70来岁的老人。

老人恭敬地递给他一条毛巾擦手:“老爷,你当警察已经15年了,该换个身份了,不然会有暴露的风险。”

要是有人知道首富俞鸿昌会如此恭敬地面对一个青年,不知道该有多么震惊。

“已经15年了么?时间过得可真快。”江陵苦笑一声。

没人会知道,他已经在这世上存在了5000年,为了防止长生5000年的事实暴露,他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换个身份。

想到这,江陵利索地脱下警服,目光深沉:“小俞,帮我处理一下,就说我和毒贩同归于尽,因公殉职。”

“是,老爷。”老人恭敬地接过警服。

江陵低头看到老人脸上密布的皱眉,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温和:“跟你说了多少次,别叫我老爷,你都是首富了,还叫我老爷?”

“祖祖辈辈不知道多少代都这么称呼您,一时半会我也改不过来。”老人摇头。

江陵怔怔地看着他,心生感慨,他的祖先跟随自己时,还是个爱流鼻涕的小毛孩,一转眼功夫就到了20世纪,数不清多少代的后人都70多岁了。

回想起这些,他满心无力。

老天啊,我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觉醒记忆?已经5000年了啊。

自从5000多年前重生归来后,一直到现在,他都没能彻底觉醒记忆,不清楚他究竟是谁,只知道自己是个威震宇内,横扫洪荒的大人物。

记忆一直没能彻底觉醒,长生不死的能力倒是与生俱来的,从这一点上他也能猜到自己的身份肯定不一般。

这5000年间,他一直默默无闻地在红尘中游历,想尽办法觉醒记忆。

世代追随他的家奴氏族,也在千年的经营下,在这一代成为了首富。

“别人重生都是怼天怼地,我重生就是个老不死的。”

“随缘吧,5千年都等了,我有的是耐心。”

见江陵在发呆,老人禁不住轻声询问:“老爷,你打算好下个身份没有?”

“不急,”江陵回过神来,“我马上要去见个人,回来再说。”

道别后,他去了人民医院,在病房里见到了此行的目标: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妇人。

江陵进去时,病床边围满了人,个个衣着不凡。

“这么多年了,岁月没有在你身上留下痕迹,你还是那么地年轻,可我却要死了。”

躺着的老妇人看到他后,情绪激动,干裂起皮的嘴唇在颤抖。

江陵沉默地看了她几眼,气冲顶门,目光混浊,神志昏沉,看来是活不过今晚,不禁感慨:“生死如常啊。”

老妇人是他的一个老朋友,不幸得了癌症,他是来见对方最后一面的。

生老病死,他见得太多了,都麻木了,并不会感到多么悲伤。

老妇人招手让床边围着的人出去,只留下她和江陵,哀求道:

“能不能拜托你件事,我孙女是我的唯一继承人,她父母双亡没人帮衬,底下还有一群叔叔舅舅挤兑,我放心不下她。能不能帮我照顾她?到她继承公司就行了。”

尽管她的地位和权势已经足够大了,可是只有江陵给她一种神秘叵测的感觉,直到现在,她都看不透江陵。

江陵皱着眉头想了会,还是拒绝了,他即将融入新的生活,按照他的做事习惯是不会再和以前的身份留下牵连的。

见他态度坚决,老妇人从枕头下面摸出来一块玉佩。

“是它。”见到玉佩,江陵眼神一凝。

“我记得小时候,你曾经问我要过这块玉佩,我们认识几十年了,你都是无欲无求,唯独对这块玉佩产生过兴趣,只要你答应我的请求,我可以把它送给你。”

“小时候的事,你居然都记得这么清楚。”江陵笑了笑。

再次看向玉佩时,他的面色顿时凝重起来。

5000多年来,他一直在试图觉醒记忆。换过无数身份,走遍大江南北,还真让他碰到一些东西,稍许觉醒了一丝记忆。

而老妇人所拥有的这块玉佩,就是其中之一。

他曾试过索要过来,但因为玉佩是老妇人的传家宝就作罢了,一直到今天江陵都没有开过第二次口。

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抢过来,可他有自己的傲气,不屑于做那种事。

“小天哥,从小到大,你的相貌都没变过,我知道你不是常人,求求你帮我最后一次吧。”

江陵有过无数姓名,“小天哥”是其中之一。

如果不是因为那块玉佩,他绝对不会到现在还跟老妇人保持联系。

“好,我答应你。”等了几十年的玉佩被主动送上门,他没有理由拒绝。

手握玉佩的瞬间,那股独特的感觉又出现了。

得到江陵的肯定回答,老妇人吊着的一口气溃散,在江陵离开后不久便去世了。

得知老妇人去世的消息,江陵立马给俞鸿昌打去电话,让他派人暗中保护老妇人的孙女。

他活了那么多年,基本上没什么事能让他上心,当然也不会亲自去照看一个小姑娘。

过了不到1小时,江陵的手机响了,是俞鸿昌打来的。

“老爷,出了点事。”电话那头语气凝重。

“说。”

“你让保护的那个叫莫幽兰的小姑娘,遭到了暗杀,我手下的人死了不少。”

“哦?怎么回事。”江陵随口一问。

“对面动枪了,而且有个高手,单枪匹马就杀了我不少人。”

“能解决吗?”

“没什么大问题,老爷,我已经在调动人手了,很快就能赶到。”

江陵沉吟片刻:“不用了,我亲自去一趟吧,如果有高手的话,你的人派过去也要死不少。”

“老爷,小心点。”电话那头苍老的声音关心地叮嘱。

他并不是担心江陵的安危,就怕这个老爷一时兴起展露出太强的力量,被监控拍到引起世人的震惊。

挂掉电话,江陵微微一笑。高手么?有点意思。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