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20 22:37:35

救人不像是打人,打人求的是一个快,用最快的速度,找准最佳角度,然后瞬间将对方放倒。

治病的过程跟这个恰恰相反,它需要严密的推理,一点点用抽丝剥茧的手段医治病人身上的疾病。

我和毕方商议了大概的计划,跟着我俩又一起开始商议细节。

这些细节同样很关键,因为我们要具体去分析小赵的心理。

小赵只是普通的复员战士,家里也没什么所谓的背景。

他的八字显示,他只是命局很普通的一个人,这辈子最适合从事一份稳稳当当的工作。

在分析的过程中,毕方建议我代入小赵的思维,去体会一下,他当初被人打时的心理。

我问毕方为什么不自已代入。

毕方摇头苦笑说:“代入分析法好是好,但也很容易让人迷失在里面。等我们把小赵治完的吧,我领你去见另外一个患者。另外,心病上,道家手段只是其中的一个方法。另一个很有用的方法是佛家的思想。”

我想了下说:“对,道家是手段,真正核心本质还要去借助佛家的一些思想,最终才能让人摆脱掉心理上的疾病困扰。这个代入法,我先试一下吧。”

代入分析法其实很简单。

这个东西在现代科学上讲,叫做代入心理分析,即将自已的心神,情绪,通过场景,物品,还有掌握到的资料,代入到目标人的心理当中。转尔,捕捉到目标人的心理变化,最终获取一定的线索。

这是科学的说法了。

不科学的说法,就是两个字,通灵!

正因如此,代入分析法一直以来很少被真正采用。

并且,往往有时候,明明分析的准确,并且在事后得到了验证,可还是不为人所认同。

究其根本,还是因为这东西通灵,而通灵就意味着与理性的唯物思想相违背。

并且,通灵这东西,太过于玄虚缥缈。一旦分析师掌握不好,极可能从通灵,变成走火入魔,转尔就胡言乱语起来。

但毕方却说我没事。

他这么说的原因我也懂,其实很简单,就是我是个练武的,身上阳气旺。有足够的理性来支撑我看到的东西。

同样,习武之人到了化劲后,身上所具备的灵性也是寻常人无法比拟的。

很快,我在毕方的帮助下,闭上眼,进入到了那种代入他人心理的状态。

这个过程真的很危险,因为,一不小心很容易就把自已搞丢。转尔醒来的时候,傻傻的分不清楚自已是谁了。

我慢慢的放开感知,在心里看着那一对在雨中用刚毅目光凝视前方的眼睛。

渐渐,我的身体松开,思绪宛如一张网,慢慢地散到了空中。

我很快就接上小赵的心了。

他很开心,那应该是他刚当兵的时候。

然后我追着这一缕念想,随他一起走进了军营。

军营很锻炼人,不仅是身体,更多的是心理。

它会让人清楚地看到自我的一些毛病,一些无法让自已融入社会,融入集体的毛病,转尔在别人的帮助下,慢慢地把毛病克服。

我跟随小赵的情绪一起慢慢的起伏波动,最终我看到了他伤心的时候。

那是他复员回家前的夜晚。

他跟战友们一起流着泪,唱着歌,大口大口地喝着酒,互相拥着,哭着,泪别······

画面一转,掠过这一段后,我体会到了小赵失落的情绪。

他独自在家中,无所事事,每天想的,念的都是他的战友,他给战友们打电话,聊着最近的感受,经常上网吧,跟战友们一起在网上聊天。

这段日子大概持续了半年多,战友们好像都忙了起来,然后小赵也找到了他的工作。

他很正直!

这种正直不是后天养成,而是先天带来的那种略显一丝傻气的正直。

现代社会,这种人很容易吃亏的。

所以,他在KTV做保安的日子,他过的并不开心。

画面流转,很快就到了事发那天,他看到那个女孩儿,让人架着往一辆车里推,他脑子里其实什么都没有想,他就是冲过去做了。

他大声吼着,然后让我感到惊诧的是,当时居然也有动手的情况。

好像是有人碰了他一下,他很快用了一个熟练的擒拿动作将那人放倒在地。

我估计是对方不想把事情搞的太大,所以他们没有继续为难小赵,他们放过了那个女孩儿。

女孩儿虽说是风尘女子,可她还是蛮讲义气的,她要请小赵吃宵夜,小赵拒绝了。

看到这儿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然后我从代入状态中清醒过来,睁眼对毕方说:“这么做,会不会是动用了什么高术?”

毕方摇头:“不是高术。术是规矩,方法。是按照一定规矩方法,把人身上一些潜在的力量给释放出来。那个是高术。我们这个不是,所谓代入分析的能力每个人都有,区别只是,有的人精通于此,并能游刃有余地让自已的心在不同的角色间切换,而有的人,试过一次,就再不敢试了。”

我笑了下:“这就好。”

于是我借着方才的劲,又一次走进了小赵的内心。

这次我看的很清楚,转尔当小赵被几个手持木棍的人围住的时候,我有一丝不解了。

以小赵的身手,他在当时的情况下,完全可以拔脚跑掉,可是他没有跑,他选择了挨打。他为什么这样做?

小赵人虽然直性了一些,可他是一个心智健全的成年人。

打不过就跑这个道理,就算是一个傻子也知道,他当初为什么不跑呢?

不对,事发现场肯定还有什么隐情。

我抓住这一点,深入分析去看。

许久之后,我虽然没有看到一些具体,真切的影像,人物,但我知道了当时事发的一个大概。

小赵在保护什么人。

当时除了他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在现场,而那个人是帮他的。

只不过,这个帮小赵的人,他本身的实力有限,他冲过去后,不仅没帮到小赵,反而害的小赵为了保护他,白挨了一通棍棒。

这个人是谁,他为什么会冲出来?

这个问题非常的关键,因为一旦搞不清楚对方的身份,不能完全复原事发现场,小赵的心病,可能就没有办法医治了。

思索至此,我睁开眼,看着对面的毕方说:“不对,现场还应该有一个人。”

毕方听了这话,他眼睛一亮说:“快讲讲·······”

我说:“小赵当时完全有能力逃开那些恶人的纠缠,他没有逃走,说明他是想保护什么人。但那伙恶人的目标只是他一人呐,所以这里面就出现了一个矛盾点。”

“我抓住了这个矛盾点,用代入的方法分析,我发现,应该还有另外一个人。并且对方可能也是像小赵一样,是个正直,脑子只有一根筋,实力却又很不济的那么一个人。”

毕方听此他赞了一句说:“太好了,你终于把我要找的那个人给揪出来了。说实话,小赵的病,我一直没有下手医治,原因就是,感觉好像还差了点什么。”

“你知道,给人看病不是儿戏,差的这么一点点,在表面看来好像是没什么。实质落到治疗当中,可能就因为这一点点,引发一系列难以估计的后果。毕竟,咱们医的是心呐。”

我点了点头。

毕方说:“找人吧,看能不能把这个人找出来。”

我看着他笑说:“有什么具体的计划吗?”

毕方:“找当初施暴的人,我想办法搞一个名单出来。然后,咱们一起去探监。”

我说:“好,直接去问当事人,问清楚后,小赵的病才有把握医治。”世间的事就是这样,我没有想到,小赵的这个病,最后竟又牵出来一个人,然后又引到另外一条没有了结的因缘上。

站岗的士兵-2

救人不像是打人,打人求的是一个快,用最快的速度,找准最佳角度,然后瞬间将对方放倒。

治病的过程跟这个恰恰相反,它需要严密的推理,一点点用抽丝剥茧的手段医治病人身上的疾病。

我和毕方商议了大概的计划,跟着我俩又一起开始商议细节。

这些细节同样很关键,因为我们要具体去分析小赵的心理。

小赵只是普通的复员战士,家里也没什么所谓的背景。

他的八字显示,他只是命局很普通的一个人,这辈子最适合从事一份稳稳当当的工作。

在分析的过程中,毕方建议我代入小赵的思维,去体会一下,他当初被人打时的心理。

我问毕方为什么不自已代入。

毕方摇头苦笑说:“代入分析法好是好,但也很容易让人迷失在里面。等我们把小赵治完的吧,我领你去见另外一个患者。另外,心病上,道家手段只是其中的一个方法。另一个很有用的方法是佛家的思想。”

我想了下说:“对,道家是手段,真正核心本质还要去借助佛家的一些思想,最终才能让人摆脱掉心理上的疾病困扰。这个代入法,我先试一下吧。”

代入分析法其实很简单。

这个东西在现代科学上讲,叫做代入心理分析,即将自已的心神,情绪,通过场景,物品,还有掌握到的资料,代入到目标人的心理当中。转尔,捕捉到目标人的心理变化,最终获取一定的线索。

这是科学的说法了。

不科学的说法,就是两个字,通灵!

正因如此,代入分析法一直以来很少被真正采用。

并且,往往有时候,明明分析的准确,并且在事后得到了验证,可还是不为人所认同。

究其根本,还是因为这东西通灵,而通灵就意味着与理性的唯物思想相违背。

并且,通灵这东西,太过于玄虚缥缈。一旦分析师掌握不好,极可能从通灵,变成走火入魔,转尔就胡言乱语起来。

但毕方却说我没事。

他这么说的原因我也懂,其实很简单,就是我是个练武的,身上阳气旺。有足够的理性来支撑我看到的东西。

同样,习武之人到了化劲后,身上所具备的灵性也是寻常人无法比拟的。

很快,我在毕方的帮助下,闭上眼,进入到了那种代入他人心理的状态。

这个过程真的很危险,因为,一不小心很容易就把自已搞丢。转尔醒来的时候,傻傻的分不清楚自已是谁了。

我慢慢的放开感知,在心里看着那一对在雨中用刚毅目光凝视前方的眼睛。

渐渐,我的身体松开,思绪宛如一张网,慢慢地散到了空中。

我很快就接上小赵的心了。

他很开心,那应该是他刚当兵的时候。

然后我追着这一缕念想,随他一起走进了军营。

军营很锻炼人,不仅是身体,更多的是心理。

它会让人清楚地看到自我的一些毛病,一些无法让自已融入社会,融入集体的毛病,转尔在别人的帮助下,慢慢地把毛病克服。

我跟随小赵的情绪一起慢慢的起伏波动,最终我看到了他伤心的时候。

那是他复员回家前的夜晚。

他跟战友们一起流着泪,唱着歌,大口大口地喝着酒,互相拥着,哭着,泪别······

画面一转,掠过这一段后,我体会到了小赵失落的情绪。

他独自在家中,无所事事,每天想的,念的都是他的战友,他给战友们打电话,聊着最近的感受,经常上网吧,跟战友们一起在网上聊天。

这段日子大概持续了半年多,战友们好像都忙了起来,然后小赵也找到了他的工作。

他很正直!

这种正直不是后天养成,而是先天带来的那种略显一丝傻气的正直。

现代社会,这种人很容易吃亏的。

所以,他在KTV做保安的日子,他过的并不开心。

画面流转,很快就到了事发那天,他看到那个女孩儿,让人架着往一辆车里推,他脑子里其实什么都没有想,他就是冲过去做了。

他大声吼着,然后让我感到惊诧的是,当时居然也有动手的情况。

好像是有人碰了他一下,他很快用了一个熟练的擒拿动作将那人放倒在地。

我估计是对方不想把事情搞的太大,所以他们没有继续为难小赵,他们放过了那个女孩儿。

女孩儿虽说是风尘女子,可她还是蛮讲义气的,她要请小赵吃宵夜,小赵拒绝了。

看到这儿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然后我从代入状态中清醒过来,睁眼对毕方说:“这么做,会不会是动用了什么高术?”

毕方摇头:“不是高术。术是规矩,方法。是按照一定规矩方法,把人身上一些潜在的力量给释放出来。那个是高术。我们这个不是,所谓代入分析的能力每个人都有,区别只是,有的人精通于此,并能游刃有余地让自已的心在不同的角色间切换,而有的人,试过一次,就再不敢试了。”

我笑了下:“这就好。”

于是我借着方才的劲,又一次走进了小赵的内心。

这次我看的很清楚,转尔当小赵被几个手持木棍的人围住的时候,我有一丝不解了。

以小赵的身手,他在当时的情况下,完全可以拔脚跑掉,可是他没有跑,他选择了挨打。他为什么这样做?

小赵人虽然直性了一些,可他是一个心智健全的成年人。

打不过就跑这个道理,就算是一个傻子也知道,他当初为什么不跑呢?

不对,事发现场肯定还有什么隐情。

我抓住这一点,深入分析去看。

许久之后,我虽然没有看到一些具体,真切的影像,人物,但我知道了当时事发的一个大概。

小赵在保护什么人。

当时除了他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在现场,而那个人是帮他的。

只不过,这个帮小赵的人,他本身的实力有限,他冲过去后,不仅没帮到小赵,反而害的小赵为了保护他,白挨了一通棍棒。

这个人是谁,他为什么会冲出来?

这个问题非常的关键,因为一旦搞不清楚对方的身份,不能完全复原事发现场,小赵的心病,可能就没有办法医治了。

思索至此,我睁开眼,看着对面的毕方说:“不对,现场还应该有一个人。”

毕方听了这话,他眼睛一亮说:“快讲讲·······”

我说:“小赵当时完全有能力逃开那些恶人的纠缠,他没有逃走,说明他是想保护什么人。但那伙恶人的目标只是他一人呐,所以这里面就出现了一个矛盾点。”

“我抓住了这个矛盾点,用代入的方法分析,我发现,应该还有另外一个人。并且对方可能也是像小赵一样,是个正直,脑子只有一根筋,实力却又很不济的那么一个人。”

毕方听此他赞了一句说:“太好了,你终于把我要找的那个人给揪出来了。说实话,小赵的病,我一直没有下手医治,原因就是,感觉好像还差了点什么。”

“你知道,给人看病不是儿戏,差的这么一点点,在表面看来好像是没什么。实质落到治疗当中,可能就因为这一点点,引发一系列难以估计的后果。毕竟,咱们医的是心呐。”

我点了点头。

毕方说:“找人吧,看能不能把这个人找出来。”

我看着他笑说:“有什么具体的计划吗?”

毕方:“找当初施暴的人,我想办法搞一个名单出来。然后,咱们一起去探监。”

我说:“好,直接去问当事人,问清楚后,小赵的病才有把握医治。”世间的事就是这样,我没有想到,小赵的这个病,最后竟又牵出来一个人,然后又引到另外一条没有了结的因缘上。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