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25 19:51:25

几天来一直在收拾房子。

那屋子是去年拿到手的,装修断断续续的做了有一年的时间。

基本上都是想起来一点,就找人做一点。平时,一来忙着生计,二来忙着写作,基本也没太多时间照顾。

高术完本,家人跟我说,差不多把心思往房子上面放放吧。

于是,劳动,劳动······

今天上来,本打算就着番外那个故事写,但偶然翻了翻书评区里的东西,发现这本书还真吸纳了不少的妖魔鬼怪。

我的权限可以直接把不顺眼的评论给删除掉,让它不出现在众人眼中。

但我觉得那样做太粗暴了。

我不敢说自已多么的高明吧。

其实,我想说的是,很多东西的答案,我都在书里写的很清楚了。

包括这个世界也是这样。

娑婆世界!

这世界的本质是什么?

答案很简单,本质就是动荡!

身处娑婆世界,需要我们做的是什么?

答案也很简单。

内心深处的安宁。

还有一点,这世界最不缺的就是神棍,神使,所谓看透一切真相的人。

真的太多,太多了。

有时候,我认为听这样的人说这要的话,大家都不如去看历史。

关于读史,个人觉得有史记很不错。

说史记不错,指的不是全部,而是那里面的一部叫做天官书的东西。

天官书很好的,它齐集了古代天文学的大成。

宇宙星象,与整个地球密不可分。同样,宇宙星象与我们每个人也都维持着紧密的联系。

读史记天官书。

对应参照华夏五千年的命运,很多事情,很多称之为脉络走向的东西自然也明了了。

史记天官书的阅读,要对古代天文有一定的了解。

然后对应现代天文的划分。

把这些东西的变化掌握下来后,再一参照历史,很多事情,都会有一个理性的了解了。

世界就是这样的。

一切都在动荡,变化。

接下来朝着哪个方向发展,我不是预言家,也不想当神棍。

我能说的就是,老天爷会奖励每一个用心做事,踏实做人的人。

人身上有两个最大的敌人,一个是恐惧,一个是痛苦。

恐惧和痛苦的来源是对这个身体的依赖。

身体是什么?

个人觉得,身体是心灵的一面镜子。

心里想什么,有了什么念头,身体就会反应出来,就会付诸于行动。

那么如何保持身体的安顿,远离恐惧和痛苦呢?

很简单,还是安宁。

无需置身哪一种环境,哪一个事件,永远保持住内心深处的安宁,这就是最重要的。

说过这个,顺便讲讲自个儿。

我一直都记得小时候的事,往前推的话,大概两三岁时候的记忆都能找到。

差不多是四岁那年,父母因为工作的关系,把我托付到爷爷奶奶家看管。

也是那个时候,我离开父母身边,身处农村的陌生环境,然后我脑子里忽然就想到了一个问题。

我想到的是死亡。

一个四岁的小屁孩儿,他会想死亡这个深奥的问题,原因是什么?

可能是我离开父母怀抱,感觉太孤独了吧。

那会儿我经常去爷爷家对面的小学校,然后到操场上散步,我在那里走着,脑子里却经常回味死亡这件事。

我知道人都会有一死。人都会离开这个世界。

我甚至能清晰感知到那种真正的寒冷和孤独。然后我晚上会做一些梦。在梦中,我看到了一个又一个分形的螺旋,无休无止,没有尽头,没有开始。

于是,我就在想,这个梦意味着什么,死亡究竟是一件什么样的事?

后来,父母给我接回去住了。

说一下,当时我家住的房子,那是镇子上一间很特别的房子。

因为在房园外的东北角立的就是镇卫生院的太平间。

然后在院子外,走大概五十凡米,有一个臭水泡。那里经常扔进去一些死了的弃婴。

就是这么一个风水。哈哈,我想这个地方,肯定犯了很多风水学上的大忌讳,犯了很多的说道。这样,那样的。

我经常看到有人把死人抬到太平间里。

有时候,我会独自一人,站在园子里,我盯着太平间破开的墙缝,望着那个穿了寿衣躺在上面的人。我会对自已说,他死了,那是一个死人,他失去了生命。

很奇怪,那个时候我并不害怕。

我就那么看着那个人。并且,在我们家居住的那几年中,也没有任何所谓的灵异事件出现。

更多的,是我对我生命的一些感悟。

生命是什么?我是谁?

差不多六七岁的时候,我想的最多的,就是这样的一个问题。

这种情况真的让人非常抓狂。

包括我跟同龄人在一起玩的时候,我得承认,投入的那一刻,我能够跟小伙伴一起很好的玩耍。

但只要静下来,我就会反复思索,我是谁,生命,死亡,经历,等等这些古老的问题。

我后来学了医。

当然,我不是一个好学生。

学医数年,我记得唯一清楚的一件事,就是当地发生了一起命案。

受害人的脑袋没了,抬到我们学校的解剖室进行解剖。

我记得他们快完工的时候,我和几个同学过去看热闹。

人都散了,我不知怎么就走了过去,然后我看着那个没有了脑袋的受害人。我看着他的身体,我在想,人,就是这样。

生前,他是一条鲜活,有思考,有行为能力的生命。

死后,他躺在这里,就是一具躯壳。

学医那几年,尤其是头两个学期,我经常跟尸体打交道,有时候,我会盯着泡在瓶子里的标本,一动不动地看着。

脑子里没有什么想法,只是盯着看,然后去看那些组织,血管,骨骼,器官。

大概如此吧,我对人类身体的直观了解,可能比一些人要强那么一点点。

在整个这个学医的过程中,包括小时候······

对了儿时,经常会遇到坟地,很普通的遇到过。

可是,我没有遇见那些传说中的灵物。

但我知道,这些都存在,只不过是以一种肉眼看不见的方式存在。

所以,我对死去的生命,还有看不见的所谓灵物,始终都抱着一个敬的观念。

如同敬畏活着的,每一个人,每一个生灵一样。

我这种类型的人,如果按作八字命数来讲,就是那种,所谓的僧道门前客吧。

本身还不是什么僧道。

什么原因呢?

我想这就是命数,老天注定让人做什么,真的是注定的事情。

好吧,现在再回到死亡,生命这个话题上。

还有,什么是本我。

我不想用宗教式的语气来讲,我试着用一种探讨,讨论的方式,提出我的论点。

其实我觉得,人活在世上,他去遵守基本的道德行为准则,做一个有智慧,有益于他人的人。

这本身就是一种最好的修行了。

千万不要做那种精致的,明白的,利已主义者。

其实看我的书,如果有心的话,应该已经能明白,这个每个人的本我是谁了。

看不明白的,我再说一遍。

知识,科学,这些可以同化。

但是思想,千万,千万不要同化。

每个人的思想,都是这世上最宝贵的财富。

甭管你的思想有多么的另类,多么的怎样,只要它不危害他人,不是建立在损害他人利益基础上的。这个思想,就是最最宝贵的东西。

千万,千万记住这一点,不要理会别人的嘲笑,讽刺,怎样,怎样。

只要有了一份独立的思想,这就是最最宝贵的东西。

那么,这份独立的,宝贵的思想是什么?

其实很简单。

它在文中出现过很多次了。

它的名字,就叫,初心。

时不时的静下来,寻求到内心的安宁,然后,找一找自已的初心。

让初心,让我们找回那个不曾被其它思想同化的自已。

找到了,小心的呵护,让它一点点成长。

最终,每个人都是成功者。

好了,今天,继继续续的,又扯了很多,哈哈。

接下来,还是会不定时的写那个番外故事。

然后,新书差不多在十二月份吧。这段时间真的是太忙了,很难静下心来写。

十二月份吧,写一写新书。

新书的故事框架已经有了,并且,新书会试着往人性方面更深去写一下。

最后总结一下,今儿这篇随笔的中心思想,哈哈。

很简单,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人的思想都是最宝贵的。

怎么来找到这个呢?

内心上的安宁,不为外因所动。寻找初心,一点点的呵护。

初心是什么?

不是因欲望和情绪而生的那个东西。

它是一道音符,一个频律,一个很特别,每个人都不同的东西。

晚安。

我的书友。

乙巳日的闲话

几天来一直在收拾房子。

那屋子是去年拿到手的,装修断断续续的做了有一年的时间。

基本上都是想起来一点,就找人做一点。平时,一来忙着生计,二来忙着写作,基本也没太多时间照顾。

高术完本,家人跟我说,差不多把心思往房子上面放放吧。

于是,劳动,劳动······

今天上来,本打算就着番外那个故事写,但偶然翻了翻书评区里的东西,发现这本书还真吸纳了不少的妖魔鬼怪。

我的权限可以直接把不顺眼的评论给删除掉,让它不出现在众人眼中。

但我觉得那样做太粗暴了。

我不敢说自已多么的高明吧。

其实,我想说的是,很多东西的答案,我都在书里写的很清楚了。

包括这个世界也是这样。

娑婆世界!

这世界的本质是什么?

答案很简单,本质就是动荡!

身处娑婆世界,需要我们做的是什么?

答案也很简单。

内心深处的安宁。

还有一点,这世界最不缺的就是神棍,神使,所谓看透一切真相的人。

真的太多,太多了。

有时候,我认为听这样的人说这要的话,大家都不如去看历史。

关于读史,个人觉得有史记很不错。

说史记不错,指的不是全部,而是那里面的一部叫做天官书的东西。

天官书很好的,它齐集了古代天文学的大成。

宇宙星象,与整个地球密不可分。同样,宇宙星象与我们每个人也都维持着紧密的联系。

读史记天官书。

对应参照华夏五千年的命运,很多事情,很多称之为脉络走向的东西自然也明了了。

史记天官书的阅读,要对古代天文有一定的了解。

然后对应现代天文的划分。

把这些东西的变化掌握下来后,再一参照历史,很多事情,都会有一个理性的了解了。

世界就是这样的。

一切都在动荡,变化。

接下来朝着哪个方向发展,我不是预言家,也不想当神棍。

我能说的就是,老天爷会奖励每一个用心做事,踏实做人的人。

人身上有两个最大的敌人,一个是恐惧,一个是痛苦。

恐惧和痛苦的来源是对这个身体的依赖。

身体是什么?

个人觉得,身体是心灵的一面镜子。

心里想什么,有了什么念头,身体就会反应出来,就会付诸于行动。

那么如何保持身体的安顿,远离恐惧和痛苦呢?

很简单,还是安宁。

无需置身哪一种环境,哪一个事件,永远保持住内心深处的安宁,这就是最重要的。

说过这个,顺便讲讲自个儿。

我一直都记得小时候的事,往前推的话,大概两三岁时候的记忆都能找到。

差不多是四岁那年,父母因为工作的关系,把我托付到爷爷奶奶家看管。

也是那个时候,我离开父母身边,身处农村的陌生环境,然后我脑子里忽然就想到了一个问题。

我想到的是死亡。

一个四岁的小屁孩儿,他会想死亡这个深奥的问题,原因是什么?

可能是我离开父母怀抱,感觉太孤独了吧。

那会儿我经常去爷爷家对面的小学校,然后到操场上散步,我在那里走着,脑子里却经常回味死亡这件事。

我知道人都会有一死。人都会离开这个世界。

我甚至能清晰感知到那种真正的寒冷和孤独。然后我晚上会做一些梦。在梦中,我看到了一个又一个分形的螺旋,无休无止,没有尽头,没有开始。

于是,我就在想,这个梦意味着什么,死亡究竟是一件什么样的事?

后来,父母给我接回去住了。

说一下,当时我家住的房子,那是镇子上一间很特别的房子。

因为在房园外的东北角立的就是镇卫生院的太平间。

然后在院子外,走大概五十凡米,有一个臭水泡。那里经常扔进去一些死了的弃婴。

就是这么一个风水。哈哈,我想这个地方,肯定犯了很多风水学上的大忌讳,犯了很多的说道。这样,那样的。

我经常看到有人把死人抬到太平间里。

有时候,我会独自一人,站在园子里,我盯着太平间破开的墙缝,望着那个穿了寿衣躺在上面的人。我会对自已说,他死了,那是一个死人,他失去了生命。

很奇怪,那个时候我并不害怕。

我就那么看着那个人。并且,在我们家居住的那几年中,也没有任何所谓的灵异事件出现。

更多的,是我对我生命的一些感悟。

生命是什么?我是谁?

差不多六七岁的时候,我想的最多的,就是这样的一个问题。

这种情况真的让人非常抓狂。

包括我跟同龄人在一起玩的时候,我得承认,投入的那一刻,我能够跟小伙伴一起很好的玩耍。

但只要静下来,我就会反复思索,我是谁,生命,死亡,经历,等等这些古老的问题。

我后来学了医。

当然,我不是一个好学生。

学医数年,我记得唯一清楚的一件事,就是当地发生了一起命案。

受害人的脑袋没了,抬到我们学校的解剖室进行解剖。

我记得他们快完工的时候,我和几个同学过去看热闹。

人都散了,我不知怎么就走了过去,然后我看着那个没有了脑袋的受害人。我看着他的身体,我在想,人,就是这样。

生前,他是一条鲜活,有思考,有行为能力的生命。

死后,他躺在这里,就是一具躯壳。

学医那几年,尤其是头两个学期,我经常跟尸体打交道,有时候,我会盯着泡在瓶子里的标本,一动不动地看着。

脑子里没有什么想法,只是盯着看,然后去看那些组织,血管,骨骼,器官。

大概如此吧,我对人类身体的直观了解,可能比一些人要强那么一点点。

在整个这个学医的过程中,包括小时候······

对了儿时,经常会遇到坟地,很普通的遇到过。

可是,我没有遇见那些传说中的灵物。

但我知道,这些都存在,只不过是以一种肉眼看不见的方式存在。

所以,我对死去的生命,还有看不见的所谓灵物,始终都抱着一个敬的观念。

如同敬畏活着的,每一个人,每一个生灵一样。

我这种类型的人,如果按作八字命数来讲,就是那种,所谓的僧道门前客吧。

本身还不是什么僧道。

什么原因呢?

我想这就是命数,老天注定让人做什么,真的是注定的事情。

好吧,现在再回到死亡,生命这个话题上。

还有,什么是本我。

我不想用宗教式的语气来讲,我试着用一种探讨,讨论的方式,提出我的论点。

其实我觉得,人活在世上,他去遵守基本的道德行为准则,做一个有智慧,有益于他人的人。

这本身就是一种最好的修行了。

千万不要做那种精致的,明白的,利已主义者。

其实看我的书,如果有心的话,应该已经能明白,这个每个人的本我是谁了。

看不明白的,我再说一遍。

知识,科学,这些可以同化。

但是思想,千万,千万不要同化。

每个人的思想,都是这世上最宝贵的财富。

甭管你的思想有多么的另类,多么的怎样,只要它不危害他人,不是建立在损害他人利益基础上的。这个思想,就是最最宝贵的东西。

千万,千万记住这一点,不要理会别人的嘲笑,讽刺,怎样,怎样。

只要有了一份独立的思想,这就是最最宝贵的东西。

那么,这份独立的,宝贵的思想是什么?

其实很简单。

它在文中出现过很多次了。

它的名字,就叫,初心。

时不时的静下来,寻求到内心的安宁,然后,找一找自已的初心。

让初心,让我们找回那个不曾被其它思想同化的自已。

找到了,小心的呵护,让它一点点成长。

最终,每个人都是成功者。

好了,今天,继继续续的,又扯了很多,哈哈。

接下来,还是会不定时的写那个番外故事。

然后,新书差不多在十二月份吧。这段时间真的是太忙了,很难静下心来写。

十二月份吧,写一写新书。

新书的故事框架已经有了,并且,新书会试着往人性方面更深去写一下。

最后总结一下,今儿这篇随笔的中心思想,哈哈。

很简单,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人的思想都是最宝贵的。

怎么来找到这个呢?

内心上的安宁,不为外因所动。寻找初心,一点点的呵护。

初心是什么?

不是因欲望和情绪而生的那个东西。

它是一道音符,一个频律,一个很特别,每个人都不同的东西。

晚安。

我的书友。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