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2 22:41:18

邰振芮三人诧异的看着对自己格外敬重的接待人员,对着莫名其妙的指导感受到了一丝异样,如果是为了掩饰每个人的身份那之前进入的人为什么没有被阻拦而进入了场地,难不成是因为代替玄老前辈的原因?

三人虽然疑惑,但是面对着接待人员一直举着请的手势也不好意思多作停留,微微的致谢后也是跟随着他的带领走离入口。

金碧辉煌的长廊挂着许多名贵的古董与画卷,虽然几人看不懂这是什么朝代,什么艺术家的作品,但是看着精致的装裱也能猜出这些价格的不菲。在外面的时候这个入口就像是一个废弃的停车场,小山洞。可是这里面的布景却是和外面天差地别。金丝红袖的地摊铺在各个走廊里,闪烁流光的礼灯悬挂在头顶上。整个会场都在流露出奢华的气息。

这个走廊并不长,但是因为三人的惊讶在每一幅画卷,每一组古董前都会仔细揣摩,短短1分钟的路程就磨蹭了十分钟之久。走在面前的接待并没有回头,但是却总能恰到好处的在几人想停下观摩的时候放缓步伐,而又在看过几眼后继续前进。就这样走走停停,被带领着的三人终于来到了一个没有任何标识的屋子门前。接待的小生对着三人微微示意,表示可以进去换衣服了。

“嗯……您好,请问这个就是更衣间吗?里面的衣服是自己选择的嘛?然后该怎么做。”邰振芮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自己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具体需要做些什么自己也不知道。现在莫名其妙的被带到这里来实在是有些摸不着门路的尴尬。

穿着西装正式的接待小生也并不对邰振芮的疑惑感到意外,向他们这种人能来到这里已经是自己想像不到的了。看着三人疑惑的样子,工作的规矩他也是微微的点头致敬。和善的微笑始终保留在脸上。

“先生您好,这里就是更衣室,里面的衣服您随意挑选,但一定要配备齐全,带着面具,长袍,皮靴等服饰进场。不允许流出露出个人面貌,不允许提到任何有关于姓名与个人信息的言辞,一切竞拍将使用人员编码。否则拍卖场将撤回您竞拍的权利。”

“靠!这是拍卖会还是化妆会啊,保密工作弄得这么隆重。要是都这么做也能理解,为什么只有我们几个需要这样啊,看不起我们吗?”于智洋一听到这么多要求瞬间不满,虽然这种地方会很严肃隆重些,但是这么严谨的方式还真是没想到,而且门口的那些人有说有笑的谈着生意,都互相寒暄着什么。哪个像是他们一样不能说话,不能露脸了。这样子弄的就好像自己给拍卖会丢了多大人一样。

“不好意思先生,这里有这里的规矩,当您进入了个门时您所认为的东西就应该发生变化了,这些条例是拍卖会的准则,如果您违反了这些条例那么我将代表会场取消您的竞拍资格,请您谅解。”接待人员礼貌的微笑着,非常客气的语气让别人挑不出什么毛病,对于每个人的敬重都是一样的,但虽然表面看上去是在尊敬的服务客人,可身上隐隐气息缺能让人感觉出来他的微笑只是尊敬客人,但不会惧怕任何客人。

“好的,我们知道了,还请你等我们一下,等待会出来还需要你带路,谢谢。”

刘宏远虽然也理解这里的规矩,但是这种莫名其妙的差别对待还真是摸不着头脑,虽然也没什么不妥,但总是感觉到有些奇怪。似乎自己和其他人是两种概念。从刚进门的时候自己就隐隐察觉到了什么,再看到自己的邀请函时接待人员明显震惊了一下,虽然恢复的很快,但是那个瞬间还是被自己捕捉到了。从进门到现在,一个主会场在正门,剩余八条走廊分布在左右两侧,身后的那些社会名流是由检查邀请函后直接进入了会场。而自己则是被带入了其中的一条走廊。如果不出所料的话剩余的七条通道也是和自己的情况相仿。

“这位先生您好,等你们换好衣服的时候可以直接进入屋子里的直梯,乘坐后将直接到达本会场8号VIP展厅,里面有现场的情况直播和竞价联络器,可以让您在高处纵观全局。”礼貌的接待人员再次点头致敬,客气的对着三人讲解着。在听到他这样的解释时,一下子不满的于智洋就释怀了,VIP的待遇啊!那当然得蒙面了,可以,这点小障碍自己还是可以接受的。

“VIP展厅?玄老前辈的身份这么大吗?”邰振芮听着接待人员的解释也是不禁一愣,外面排队的人随随便便拿出来一个也算是富翁级别的,听着一些谈吐甚至有身边那些品牌企业的老总。可是……就是这样的人都在外面依次排队进场,而在一个偏远小城的鉴定专家却可以获得这样的尊贵待遇,玄道阳的身份实在是猜不透。不过,这样一来邰振芮倒是有了些更大的兴趣,莫名其妙成为尊贵客人的他倒是很想知道剩余的7个人,又是什么样!现在……自己倒是能理解这样安排了。相比在特别会展厅的每一个人都想知道对方的身份吧。在心里想着问题的邰振芮嘴角突然微微上扬了起来,率先推开门朝着屋子里走去,瞧一瞬间变的雷厉风行的他倒是把刘宏远两人弄的诧异了起来。

“来吧,节约时间!该到我们上场了!”

不在门口多墨迹的邰振芮已经钻进了屋子里,看着接待人员做出请的手势刘宏远两人也不好多磨蹭,推着复古的红木门便进入其中。本以为里面的布置也会如同外面一般华丽,可是进来之后的于智洋却大失所望,这场景就像是一个后台的化妆间,除了衣架上了几套衣服和一些能掩盖自己身份的装饰品以外就没什么东西了,廉价的化妆镜和塑料板凳与外面的场景仅有一门之隔却差出天际。不过好在几人根本也不在意这东西,简单的套上了黑色长袍与面具后三人也开始寻找起直接通往会展的电梯。屋子并不大,也没有很多东西能遮挡住几人的视线,可是三人四处查看着屋子内的布置就是没有看到内置电梯门在哪。就当于智洋想开门询问的时候却发现门已经被锁死了,不明所以的他连续的拍打着出口,试图呼唤门外的接待小生。

“喂!你们怎么回事!门怎么都锁住了?电梯呢?逗我玩吗,难不成还想把我们困在这里吗?”随着叫喊的声音,门外并没有任何答复,只有屋子内能听见拍打房门的震动声和喊话的回音。

“靠!我们不是被绑架了吧!上了贼船?就被这么扣在屋子里?”连续拍打喊叫却毫无反应的于智洋也疲惫的坐在了地上。虽然自己被困在了这里,但是心里却没什么异样的波动。换做以前如果发生这种事恐怕早就慌乱了。现在经历过了生与死,又有着灵动力这种超乎常人的奇技傍身,这点困境已经不算什么了。要是真被难到出不去的时候三人一剑也就把这个木门破开了。只有在这个时候于智洋自己才意识到了自己踏入这场纷争的好处,虽然在那个混乱的世界自己微不足道,但是在这个平凡的世界自己已经成为了普通人不可超越的存在。

“行了,别发牢骚了。省点力气做竞拍吧。”邰振芮一把拽起坐在地上的于智洋又清了清嗓子凭空说道。

“我们准备完毕了,不会泄露自己身份,请你把电梯开启吧。我们也不是什么都不懂。”邰振芮对着空荡荡屋子里说着,面对着两人不解的神情也没有多做解释,正当刘宏远想要开口询问的时候整个屋子突然一震,像是地震了一般开始摇晃起来。于智洋瞬间跑了过来开启灵动力就要破门而出。

“等等!别冲动!这不是地震。”刘宏远感受着屋子里的异样也才反应过来,连忙拉扯着就要破门而出的于智洋。刚才听完邰振芮的话才明白过来。不是这个屋子里没有电梯!而是这个屋子本身就是一个电梯!里面简单的布置表面上看着是更衣间,但实际上是一个装潢到毫无破绽的布局。其实刚才于智洋折腾的时候自己就发现了异样,拍打木门时的金属沉闷声,屋子里折叠般的回音声都是这里的破绽。但是很显然邰振芮要比自己发现的早很多。

在刘宏远苦笑着思维不够灵敏的时候邰振芮已经淡然的把情况给于智洋讲了一遍,看着于智洋懵逼的样子自己是放心了,还好,有对比自己就不是特别笨。

嘎吱~~~被锁着的门开了,璀璨的金光照耀了进来,三人微微眯着眼睛,盯着刺眼的光芒向前方走去,一脚刚踏入屋子里,就被眼前的景象瞬间震惊。

“三位贵宾,欢迎来到焚净山拍卖会!”

神剑传说第九十六章 隆重的拍卖会

邰振芮三人诧异的看着对自己格外敬重的接待人员,对着莫名其妙的指导感受到了一丝异样,如果是为了掩饰每个人的身份那之前进入的人为什么没有被阻拦而进入了场地,难不成是因为代替玄老前辈的原因?

三人虽然疑惑,但是面对着接待人员一直举着请的手势也不好意思多作停留,微微的致谢后也是跟随着他的带领走离入口。

金碧辉煌的长廊挂着许多名贵的古董与画卷,虽然几人看不懂这是什么朝代,什么艺术家的作品,但是看着精致的装裱也能猜出这些价格的不菲。在外面的时候这个入口就像是一个废弃的停车场,小山洞。可是这里面的布景却是和外面天差地别。金丝红袖的地摊铺在各个走廊里,闪烁流光的礼灯悬挂在头顶上。整个会场都在流露出奢华的气息。

这个走廊并不长,但是因为三人的惊讶在每一幅画卷,每一组古董前都会仔细揣摩,短短1分钟的路程就磨蹭了十分钟之久。走在面前的接待并没有回头,但是却总能恰到好处的在几人想停下观摩的时候放缓步伐,而又在看过几眼后继续前进。就这样走走停停,被带领着的三人终于来到了一个没有任何标识的屋子门前。接待的小生对着三人微微示意,表示可以进去换衣服了。

“嗯……您好,请问这个就是更衣间吗?里面的衣服是自己选择的嘛?然后该怎么做。”邰振芮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自己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具体需要做些什么自己也不知道。现在莫名其妙的被带到这里来实在是有些摸不着门路的尴尬。

穿着西装正式的接待小生也并不对邰振芮的疑惑感到意外,向他们这种人能来到这里已经是自己想像不到的了。看着三人疑惑的样子,工作的规矩他也是微微的点头致敬。和善的微笑始终保留在脸上。

“先生您好,这里就是更衣室,里面的衣服您随意挑选,但一定要配备齐全,带着面具,长袍,皮靴等服饰进场。不允许流出露出个人面貌,不允许提到任何有关于姓名与个人信息的言辞,一切竞拍将使用人员编码。否则拍卖场将撤回您竞拍的权利。”

“靠!这是拍卖会还是化妆会啊,保密工作弄得这么隆重。要是都这么做也能理解,为什么只有我们几个需要这样啊,看不起我们吗?”于智洋一听到这么多要求瞬间不满,虽然这种地方会很严肃隆重些,但是这么严谨的方式还真是没想到,而且门口的那些人有说有笑的谈着生意,都互相寒暄着什么。哪个像是他们一样不能说话,不能露脸了。这样子弄的就好像自己给拍卖会丢了多大人一样。

“不好意思先生,这里有这里的规矩,当您进入了个门时您所认为的东西就应该发生变化了,这些条例是拍卖会的准则,如果您违反了这些条例那么我将代表会场取消您的竞拍资格,请您谅解。”接待人员礼貌的微笑着,非常客气的语气让别人挑不出什么毛病,对于每个人的敬重都是一样的,但虽然表面看上去是在尊敬的服务客人,可身上隐隐气息缺能让人感觉出来他的微笑只是尊敬客人,但不会惧怕任何客人。

“好的,我们知道了,还请你等我们一下,等待会出来还需要你带路,谢谢。”

刘宏远虽然也理解这里的规矩,但是这种莫名其妙的差别对待还真是摸不着头脑,虽然也没什么不妥,但总是感觉到有些奇怪。似乎自己和其他人是两种概念。从刚进门的时候自己就隐隐察觉到了什么,再看到自己的邀请函时接待人员明显震惊了一下,虽然恢复的很快,但是那个瞬间还是被自己捕捉到了。从进门到现在,一个主会场在正门,剩余八条走廊分布在左右两侧,身后的那些社会名流是由检查邀请函后直接进入了会场。而自己则是被带入了其中的一条走廊。如果不出所料的话剩余的七条通道也是和自己的情况相仿。

“这位先生您好,等你们换好衣服的时候可以直接进入屋子里的直梯,乘坐后将直接到达本会场8号VIP展厅,里面有现场的情况直播和竞价联络器,可以让您在高处纵观全局。”礼貌的接待人员再次点头致敬,客气的对着三人讲解着。在听到他这样的解释时,一下子不满的于智洋就释怀了,VIP的待遇啊!那当然得蒙面了,可以,这点小障碍自己还是可以接受的。

“VIP展厅?玄老前辈的身份这么大吗?”邰振芮听着接待人员的解释也是不禁一愣,外面排队的人随随便便拿出来一个也算是富翁级别的,听着一些谈吐甚至有身边那些品牌企业的老总。可是……就是这样的人都在外面依次排队进场,而在一个偏远小城的鉴定专家却可以获得这样的尊贵待遇,玄道阳的身份实在是猜不透。不过,这样一来邰振芮倒是有了些更大的兴趣,莫名其妙成为尊贵客人的他倒是很想知道剩余的7个人,又是什么样!现在……自己倒是能理解这样安排了。相比在特别会展厅的每一个人都想知道对方的身份吧。在心里想着问题的邰振芮嘴角突然微微上扬了起来,率先推开门朝着屋子里走去,瞧一瞬间变的雷厉风行的他倒是把刘宏远两人弄的诧异了起来。

“来吧,节约时间!该到我们上场了!”

不在门口多墨迹的邰振芮已经钻进了屋子里,看着接待人员做出请的手势刘宏远两人也不好多磨蹭,推着复古的红木门便进入其中。本以为里面的布置也会如同外面一般华丽,可是进来之后的于智洋却大失所望,这场景就像是一个后台的化妆间,除了衣架上了几套衣服和一些能掩盖自己身份的装饰品以外就没什么东西了,廉价的化妆镜和塑料板凳与外面的场景仅有一门之隔却差出天际。不过好在几人根本也不在意这东西,简单的套上了黑色长袍与面具后三人也开始寻找起直接通往会展的电梯。屋子并不大,也没有很多东西能遮挡住几人的视线,可是三人四处查看着屋子内的布置就是没有看到内置电梯门在哪。就当于智洋想开门询问的时候却发现门已经被锁死了,不明所以的他连续的拍打着出口,试图呼唤门外的接待小生。

“喂!你们怎么回事!门怎么都锁住了?电梯呢?逗我玩吗,难不成还想把我们困在这里吗?”随着叫喊的声音,门外并没有任何答复,只有屋子内能听见拍打房门的震动声和喊话的回音。

“靠!我们不是被绑架了吧!上了贼船?就被这么扣在屋子里?”连续拍打喊叫却毫无反应的于智洋也疲惫的坐在了地上。虽然自己被困在了这里,但是心里却没什么异样的波动。换做以前如果发生这种事恐怕早就慌乱了。现在经历过了生与死,又有着灵动力这种超乎常人的奇技傍身,这点困境已经不算什么了。要是真被难到出不去的时候三人一剑也就把这个木门破开了。只有在这个时候于智洋自己才意识到了自己踏入这场纷争的好处,虽然在那个混乱的世界自己微不足道,但是在这个平凡的世界自己已经成为了普通人不可超越的存在。

“行了,别发牢骚了。省点力气做竞拍吧。”邰振芮一把拽起坐在地上的于智洋又清了清嗓子凭空说道。

“我们准备完毕了,不会泄露自己身份,请你把电梯开启吧。我们也不是什么都不懂。”邰振芮对着空荡荡屋子里说着,面对着两人不解的神情也没有多做解释,正当刘宏远想要开口询问的时候整个屋子突然一震,像是地震了一般开始摇晃起来。于智洋瞬间跑了过来开启灵动力就要破门而出。

“等等!别冲动!这不是地震。”刘宏远感受着屋子里的异样也才反应过来,连忙拉扯着就要破门而出的于智洋。刚才听完邰振芮的话才明白过来。不是这个屋子里没有电梯!而是这个屋子本身就是一个电梯!里面简单的布置表面上看着是更衣间,但实际上是一个装潢到毫无破绽的布局。其实刚才于智洋折腾的时候自己就发现了异样,拍打木门时的金属沉闷声,屋子里折叠般的回音声都是这里的破绽。但是很显然邰振芮要比自己发现的早很多。

在刘宏远苦笑着思维不够灵敏的时候邰振芮已经淡然的把情况给于智洋讲了一遍,看着于智洋懵逼的样子自己是放心了,还好,有对比自己就不是特别笨。

嘎吱~~~被锁着的门开了,璀璨的金光照耀了进来,三人微微眯着眼睛,盯着刺眼的光芒向前方走去,一脚刚踏入屋子里,就被眼前的景象瞬间震惊。

“三位贵宾,欢迎来到焚净山拍卖会!”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